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第一章陳汐


  南疆,松煙城。
  暮色沉沉,夕陽如火。
  像往常一樣,陳汐推門走進了張氏雜貨店。
  張氏雜貨店只是松煙城內一家普通的商鋪,規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維持買賣,買賣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這也是張氏雜貨店的生存之本,買賣不大,勝在細水長流,勉強能在松煙城立足。
  “制符,符紙、符筆、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簡單,其中的門道卻是復雜的很,從今天開始,你們便先學習符紙的辨別、符筆的運用、以及墨汁的構成,等基礎扎實了,我再教授你們制符。”
  陳汐這才發現,店里又招了七八個面孔稚嫩的制符學徒。老板張大永正在訓話,干癟的聲音在雜貨店內回蕩。
  “我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滿意,那就還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們要記住,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符師,勤學苦練是你們唯一的途徑,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
  新招來的七八個符徒工目光中充滿興奮和渴望,躍躍欲試。
  “唔,陳汐來了。”
  張大永扭頭看見陳汐,笑瞇瞇打了個招呼。
  “張大叔,這是今天的三十張火云符。“陳汐摸出一沓淺青色符箓,遞了過去。
  張大永擺擺手:“不急,既然你來了,就先幫我教教這些小家伙,工錢另算,唔,就按一個時辰三塊元石的價錢,咋樣?”
  思索片刻,陳汐點點頭:“好!”
  三十張火云符能賣出十塊元石,卻花費他近五個時辰去制作,這么算的話,這個價錢的確夠豐厚了。
  張大永笑了笑,轉身望向那群新招來的符徒工,神色一肅,沉聲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為了更好地讓你們入門,你們的前輩陳汐,會給您們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別的我不敢說,但若說制符基本功之扎實,整個松煙城沒有人比陳汐更出色,這方面連我也自愧不如,你們要好好看,好好學,千萬莫錯失了這個機會。”
  刷!
  七八道目光齊齊落在陳汐身上,可是當看到對方只是一個面色瘦削蒼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幾歲時,少年們眼眸中不由浮起一絲狐疑,這家伙真有張大叔說的那么厲害?
  陳汐神色不變,仿似沒有察覺周圍氣氛的微妙,徑直來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淺青色符紙平展桌面,而后拎筆蘸墨,揮毫而下。
  動作嫻熟流暢,如同信手拈來。
  少年們見此,連忙圍攏過來。
  手執符筆,陳汐的氣質為之一變,目光沉凝澄澈,手腕擺動如蛇,筆尖輕靈活潑,沙沙沙……纖細曼妙的殷紅弧線在符紙上蔓延而開,仿似縷縷炊煙裊裊而生,宛如行云流水,舒暢自然。
  新招來的符徒工睜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陳汐的手腕、符筆、以及淺青色符紙上漸露雛形的符紋,心頭漸漸涌起一抹震驚。
  符箓九品,一品火云符僅僅只是最基礎的符箓之一,自然地,它也是最低階的符箓。少年們原本對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的陳汐并不如何看重,然而,當親眼看到陳汐制符,雖然也只是那么幾個動作,但是卻充滿了曼妙靈動的美感和精準的掌控力,他們的心瞬間便被征服了。
  陳汐神色專注,渾然忘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周圍目光的變化,一旦制符,他便沉浸在一種玄妙寧靜的狀態,眼中只有符紙上那一條條纖細繁密的符線。
  看著少年們臉色的吃驚之色,張大永不禁會心一笑,別說這些新人了,就是他自己每一次親眼目睹,心頭也忍不住浮起驚艷之色,正如他所說那樣,在基礎符箓的造詣上,陳汐的確已達到了超凡的水準。
  筆鋒點、撥、勾、劃、旋,力道鋒利精準,薄薄一張淺青色松紋符紙,在陳汐符筆揮灑下,漸漸形成一個繁密精致的圖案。
  一炷香之后。
  呼!
  符紙驟然一亮,仿似一呼一吸,旋即恢復如初。
  陳汐擱下符筆,渾身像散了架一般,酸脹難當,那張削瘦清雋的臉頰蒼白幾欲透明。
  來雜貨店之前,他已制作了三十張一品張火云符,真元早已耗掉七七八八不說,心力也消耗極大,此時完成這張符箓,徹底把他的真元榨干,心力憔悴。
  新招來的少年符徒工卻沒有注意這些,見陳汐如此流暢地完成一道符箓,瞬間炸開了鍋。
  “好厲害!運筆的速度、靈活度和精準度可真嚇人啊!”
  “哇,陳汐前輩一次性制符成功,這樣的成功率只能用完美來形容了!”
  “以后一定要跟陳汐前輩好好討教,如此嫻熟的筆法,我一定也要練會!”
  ……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在店門口突兀響起。
  “哼,制作一品的基礎符箓有什么了不起,給你們五年的時間,也能像面癱陳一樣,把基礎符箓玩出花來。你們怎么不問問面癱陳,什么時候能制作出二品符箓?就他的水準,也只能唬一唬你們這些菜鳥。”
  雜貨店門口,不知何時立著一個吊兒郎當的青年,他面頰狹長,雙臂抱胸,一對金魚眼盡是不屑之色。
  聞言,所有的贊嘆聲瞬間消失無影無蹤,少年們原本火熱崇敬的目光里,多了一絲狐疑、怪異之色。
  五年的時間才只掌握了一品基礎符箓?
  這樣的資質該有多爛啊!
  面癱陳,哈,好形象的綽號……
  等等,原來是他!
  新來的符徒工終于想起陳汐是誰,目光齊齊流露出怪異之色。
  在松煙城,面癱陳之名家喻戶曉,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掃把星。
  他出生那天,原本躋身一流家族的陳氏家族,卻在一夜之間被仇家毀去,只剩下他的爺爺、父親、母親。
  一歲時,爺爺病重臥床,修為盡失,成了廢人一個,一家四口也被迫搬進了松煙城平民區。
  兩歲時,他的弟弟陳昊出生,母親左丘雪不知所蹤,傳聞是嫌棄陳家沒落,忍受不了這種清貧生活,跟著一個年輕英俊的公子哥私奔了。
  三歲時,他的父親陳鈞離家而走,至今未歸。
  四歲時,原本跟他指腹為親的南疆蘇家,派遣黃庭境高手十余名,立于天空之上,當著松煙城所有人的面,撕毀婚契,飄然而去。
  連續五年,發生在陳汐身上的倒霉事情,一件挨著一件,一件比一件轟動,松煙城本就不大,很快,陳汐掃把星之名便像長了翅膀一般,傳遍松煙城,婦孺皆知。
  由于陳汐自幼不茍言笑,神色冷漠,誰都沒見他笑過,再加上一些好事之徒的宣傳,面癱陳這個綽號,徹底響亮松煙城。
  “張大叔,我明天再來。”
  氣氛很怪異,陳汐能夠感受到,換句話說,他這些年就是在這種目光中長大的,早已習之以常,朝張大叔點點頭,神色平靜地轉身離開。
  “哼!”
  在陳汐離開不久,張大永狠狠瞪了門口青年一眼,呵斥道:“云鴻,你跟我來!”
  “姑父,我……”
  叫云鴻的青年一怔,張嘴想要辯解,卻見姑父早已走進后堂,連忙小跑跟了過去,嘴中兀自悻悻嘀咕道:”莫名其妙,不就說了點面癱陳的實話嘛,何必那么認真呢。”
  二人甫一離開,一眾新招來的符徒工就忍不住討論起來。
  “唉,原來是面癱陳,早知道就不來了,跟他學習制符,也不知道會不會沾上霉運。”
  “啊!糟糕了,剛才面癱陳制符時,我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不行,我得趕緊回家洗澡。”
  “哈哈,瞧把你們嚇得,我聽父親說,面癱陳這個掃把星只禍害他們陳家人,跟咱們可沒有關系的。”
  ……
  夜色如墨,繁星點點。
  凜冽風中,陳汐默默松開攥得指節發白的拳頭,緊了緊身上單薄的衣衫,快步朝家走去。
  臨近家門時,他猛地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坐在門前,借著星光,他依稀能辨清楚,那正是自己的弟弟陳昊。
  “哥,你回來了。”才只十二歲的陳昊站起身子,歡快地喊了一聲,然后他似乎察覺不妥,趕忙低下了頭。
  “抬起頭。”陳汐走上前,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
  陳昊像犯錯的孩子,卻是倔犟地不抬頭,囁嚅道:“爺爺在等你吃飯呢,咱們先進去吧。”說著,他轉身就要進屋,卻被陳汐從背后伸手一把拽住。
  “又跟人打架了?”
  陳汐伸手抬起陳昊的下巴,看著弟弟小臉上的一塊塊紅腫傷痕,眉頭不由微微一蹙。
  陳昊猛地掙開陳汐的手,抬起頭,眼神倔犟如故,大聲道:“他們罵我是野種,罵哥哥是掃把星,罵咱們一家早晚都得死光,我當然要揍他們。”
  陳汐怔了怔,看著倔強的弟弟,看著他稚嫩小臉上的憤怒不甘之色,心頭驀地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疼痛。
  ————
  新書上傳,求收藏、紅票、點擊!拜謝各位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