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00 血海深仇殺殺殺(完)


  第三更!強烈呼喚收藏!收藏!
  ——
  護族大陣!
  聽到這句話,遠處觀戰的一眾修士不由面色一變。
  在修行界,就像宗門有護山大陣一樣,每個底蘊龐大的家族也會在自己的地盤上布下一座厲害之極的大陣,非生死存亡之際,絕對不會發動。
  此刻為了滅殺陳汐一個人,李家竟然要發動護族大陣,這等狀況簡直是千年罕見,在李家的歷史上也根本沒有出現過。
  而這也從側面證明,孤身一個人的陳汐,已經威脅到李家的存亡問題了!
  正是因為意識到此點,那遠處觀戰的修士才個個神色一變,也令他們再次對陳汐的實力重新作出評估。
  轟!轟!轟!
  伴隨著隆隆雷霆一般的巨響,在那占地萬里的李家府邸上空,以中央的湖泊為中心,以四道綿延如巨龍的城墻為軸,陡然撐起一座巨大無比的光幕,仿似一個蛋殼一般把整個李家府邸封死。
  光幕烏光流轉,碧森森的火焰游走不定,遠遠一望,李家府邸就像一個洶涌噴發的火山,只不過那火焰是碧綠色的,泛著一股令人心悸的陰邪氣息。
  “碧焰鎖蒼穹,這是南疆三千年前的一個邪道冥化真人創下的碧焰九龍陣!”
  “啊!我想起來了,據說此陣一成,固若金湯,能夠抗下冥化真人全力攻擊,非陣法大師根本無法破陣。并且其上流轉的碧焰,乃是從怨恨而死的尸體白骨中抽取的碧磷火,陰邪歹毒,任何修士稍一碰觸,便如陰鬼附體,魂魄最終會被腐蝕吞吃掉!”
  “看來陳汐這次危險了,哪怕他殺光李家之人,恐怕也難以從中走出啊!”
  觀戰眾人皆面色凝重無比,他們不是在為陳汐擔憂,而是突然發現,李家所擁有的實力,已大大超出了他們的估計。
  ——
  “陳汐,你逃不掉的,在我李家的護族大陣中,哪怕是冥化真人,也難以逃走,還是乖乖受死吧!”李鳳圖冷笑說道,同時加快攻擊,六口飛劍似狂風驟雨一般,緊緊咬住陳汐不放。
  陳汐的身影如煙如風,沒有絲毫停手的打算,不過,他也已不再與組成小六合陣的李家六位長老纏斗,而是奔行在假山流水之間,飛遁在樓宇閣樓之上,在李家萬里范圍的府邸內四處飛遁。
  看到陳汐亂頭蒼蠅似的逃奔,李鳳圖等人皆是冷笑不已,攻擊愈發凌厲,六口飛劍爆射出漫天的劍雨,頻頻朝陳汐轟炸而去。
  就在這種摧枯拉朽般的瘋狂轟炸中,李家府邸內的煉丹房、習武場、珍寶樓、后宅……悉數化作一堆堆廢墟。
  “不好!這小畜生故意這么做的,想借助我們之手,毀掉我李家的千古基業!”一個長老幡然醒悟過來,勃然變色,咆哮不已。
  “該死!上當了!”
  “但是,不這樣做,什么時候能夠殺死這小畜生?”
  李鳳圖臉色已是鐵青一片,心頭滴血不已,煉丹房內貯存如山的丹藥、典藏樓內十萬冊的典籍、珍寶樓內積蓄千年之久的珍惜靈材……全毀了!
  轟!
  又是一聲轟隆響聲,一座漆黑古樸的石制建筑,轟然倒塌。
  “祖屋!”李鳳圖一聲驚呼,頓時額頭青筋根根爆綻,面容猙獰扭曲,胸口如風箱一樣急劇起伏。
  李家從建立之初便已修建的祖屋,如今在自己手中毀去,那種感覺,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殺!殺了這小畜生!把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抽筋扒皮!”李鳳圖徹底暴走了,咬牙切齒狠狠咆哮。
  嘩啦啦~
  飛劍潑灑,劍氣縱橫,整個天地充斥著匹練般的劍芒殺意,所過之處,樹木化作碎末,假山被絞碎坍塌,地面更是被犁出一道道觸目心驚的巨大溝壑,塵土飛揚。
  “殺!他一個紫府境的小家伙,逃的雖快,但卻逃不出這碧焰九龍陣,我等耗也要把耗死!”
  李鳳圖再次咆哮一聲。
  “殺!”
  “宰了這小畜生!”
  “老子要把他挖心掏肺,四肢撕爛!”
  李家六位長老徹底暴怒,呼嘯于半空中,六口飛劍對著陳汐逃竄的身影狂轟濫炸,一刻都不肯停歇。
  暴怒了么……
  陳汐瞥了一眼天空,眸中滑過一絲冷厲殺意。
  砰!
  一座紫氣繚繞的山峰驀地從陳汐手中飛出,滴溜溜一旋轉,倏然散發出一抹瀲滟紫光,覆蓋百丈范圍的天地間。
  紫銅玄重峰,半成品法寶,威力堪比地階法寶的神奇存在!
  那瀲滟的紫氣乃是玄重紫煞,能夠凝聚出百丈范圍的重力場,置身其中,猶如雙肩上壓著一座大山,壓力暴增。
  “這是什么!”
  “不好!”
  “怎么回事?”
  李家六位長老猝不及防之下,齊齊被覆蓋在玄重紫煞的覆蓋范圍中,暴掠的身影齊齊一滯,東倒西歪。
  咻!咻!咻!
  便在這時,八柄玄冥飛劍飛馳而至,冷厲鋒銳的劍刃遙相呼應,組成湮風流光劍陣,當頭罩住三名李家長老,劍刃交錯沖鋒,瞬間成了三具無頭尸體。
  “三弟!四弟!六弟!”
  李鳳圖目眥欲裂,悲呼出聲。
  而趁此間隙,八柄玄冥飛劍余勢不減,再次收割兩顆頭顱,正待滅殺李鳳圖,卻被他察覺,連連躲避了過去。
  從祭出紫銅玄重峰,到滅殺五名李氏長老,只一眨眼的時間,場中已只剩下李鳳圖一個人,而地上,則多處五具無頭尸體。
  這一擊,陳汐拿捏得妙至巔峰,趁其暴怒,而后以玄重紫煞令對方措不及防,而八柄蓄勢以待的玄冥飛劍同時飆射而出,環環相扣,幾乎在同時發生,端的是狠辣果決。若被其他人看到,恐怕會膽寒于陳汐這種縝密果決到極致的戰術。
  “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李鳳圖瘋狂咆哮,整個人猶如一頭暴怒的野獸,手中驀地多出一顆珠子,烏光繚繞,邪氣沖霄,甫一出現,整個天地仿似被蒙上了一層黑漆漆的血腥之氣,
  “烏光血煞珠!”
  陳汐眸光一凝,他曾聽爺爺提及過,在李家有著一件具有毀天滅地威力的珠子,乃是采集天下三十六種至陰血煞,煉制而成。一顆珠子足以媲美兩儀金丹境的全力一擊,恐怖之極。
  “死吧!在這碧焰九龍陣中,你逃也逃不掉的,這顆烏光血煞珠,足以把你抹殺千百次!我李家沒了,你也得一起陪葬!哈哈哈……”
  李鳳圖此時已跟瘋掉差不多,眼睛中盡是暴虐瘋狂,抬手就打算拋出,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只覺識海中嗡地一聲,神魂猶如被一把萬鈞重錘狠狠砸了一下,疼得他腦海出現一個短暫的空白。
  咻!
  劍光閃過,徑直洞穿其喉嚨,而后向下一切,其緊握烏光血煞珠的右手也被完整割斷,瞬間被暴掠而來的陳汐撈在手中。
  “咯!咯!”李鳳圖捂住自己喉嚨,雙目怒瞪著身邊的陳汐,斷斷續續道:“你……你逃……不出去的。”話音剛落,他腦袋一歪,整個人從半空墜落,砸在地上,摔得血漿橫流。
  陳汐落至地面,看著之前還豪奢精美的李家府邸,如今化作滿目瘡痍的近萬里廢墟,身心雖已疲憊到了極點,心靈卻似是打破了一道沉重的枷鎖,得以釋放。
  砰!
  陳汐跪倒在地,跪倒在李氏族人慘死匯聚的血泊之中,喃喃道:“爺爺,您看到了么,李家上下都死了,孫兒終于報了大仇,您放心,毀滅我陳氏一族的罪魁禍首,我也要把他們揪出來,用他們的血來祭奠我陳氏一族的亡魂……”
  許久之后,陳汐從地上站起,望了望頭頂天空中覆蓋的禁錮一切的光幕,那是碧焰九龍陣,那游走不休的碧焰,是從冤死的尸體白骨中汲取,陰邪歹毒,足以抗下冥化真人全力攻擊。
  “這就是天意么……”
  陳汐低頭,右手中多出一柄三尺長的黝黑竹子,其內隱隱飄散出一股凜冽陽罡之極的毀滅力量,赫然便是庚金劍竹。
  嗖!
  陳汐不再逗留,身子一掠,空破而起,庚金劍竹通體驀地爆出一團團炫亮之極的雷霆電弧。
  嗤啦!
  一劍刺去,雷光奔涌,電弧流轉,那光幕像紙糊的一樣輕易被撕裂出一個巨大的口子。
  天地之間,雷霆至剛至陽,專克一切陰邪污穢之物。那碧焰九龍陣是由陰邪歹毒的碧磷之火凝聚,碰到這凜冽殺伐的雷霆,無疑遇到了克星。
  一座足以抗下冥化真人全力攻擊的大陣,就這樣被陳汐一劍破除,逃離李家禁錮一切的樊籠,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這些陰邪碧焰應該都是從李家虐殺的無辜之輩的白骨中汲取,生前痛苦,死后想必也怨憤不甘。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們,焚燒掉整個李家府邸吧!”
  喃喃自語中,陳汐在光幕上空飛快游走,庚金劍竹噴涌出的雷霆之力,就像世間最鋒利的刀刃,幾個呼吸之間,已把覆蓋整個李家府邸的光幕撕裂成一點點的碧火。
  “去!”
  陳汐袖袍一揮,億萬點碧焰火星,遍灑李家府邸近萬里地的每個角落。
  轟!
  火光沖天而起,整個李家熊熊燃燒起來,碧焰滾滾,煙霧彌漫,仿似在訴說著此地曾經發生的無數罪惡。
  ——
  終于在今天搞定這最難寫的三章,大腦已經徹底麻木空白,我先睡了,若有紕漏,我明天再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