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996 胡攪蠻纏

萬流山之巔。
  隨著楚江王季康毫不避諱地道出自己的謀劃,氣氛頓時變得凝固而死寂。
  一個局,以陳汐為誘餌,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釣出背后的黃泉大帝,將其徹底抹殺。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楚江王季康犧牲了諸多屬下,隱忍不動,更早早知會了其他四殿閻羅,要以絕對優勢將這一切做成一個死局。
  而眼前發生的一幕幕,也無不表明,這個局已經到了收網的時候,一大一小兩條魚,只需徹底抹殺掉,就能完美落幕。
  可以想象,當這一切都結束,沒了黃泉大帝坐鎮的黃泉域,必然要落入楚江王季康所代表的仙界陣營中。
  同時,殺死陳汐這個第三任幽冥大帝的傳人,更是能從其身上搜刮獲得“火照神拳”“裁決七式”“沉淪鎮天經”等無上道法。
  一舉兩得。
  也怪不得到了此刻,以楚江王季康的深沉城府,也再忍不住大笑出聲,換做任何一人,見到這樣一幕,只怕都會驕傲自豪無比。
  相交于此,黃泉大帝的臉色卻是陰沉無比,沉默不言。
  陳汐同樣如此,面對在場這一個個通天般的大人物,他根本沒什么存在感,就像案板上的魚肉,看似是只能任人宰割了。
  “如果老夫拼命,你們之中或許會傷亡不止一個。”突然,黃泉大帝開口,聲音如鐵,透著鏗鏘冰冷的味道。
  說著,他一指陳汐,道:“放走他,老夫任你們處置,黃泉域也隨你們拿去,這是老夫的底線。”
  此話一出,陳汐心中一震,動容不已。
  他和黃泉大帝在之前只有一面之緣,可如今,卻僅僅因為自己身為第三任幽冥大帝傳人的身份,不恤以命來換取自己的安全,這等氣魄和胸襟,令陳汐如何不動容?
  “前輩……”陳汐開口。
  “不必多說。”黃泉大帝揮手,斬釘截鐵,決然無比。
  陳汐抿嘴默然,心潮起伏,久久無法平息,他說不清楚這是怎樣一種情緒,但他很肯定,自此時此刻起,他欠了黃泉大帝一個天大的恩情。
  若能僥幸而存,當不負今日所望!
  陳汐暗暗咬牙,做出決定。
  “為了一個人間界的小螻蟻,竟不惜以命換命,不愧是執掌黃泉域無盡歲月的黃泉大帝,這等胸襟和氣度,可著實稱得上是感天動地啊。”
  楚江王季康輕笑開口,聲音中卻是毫不掩飾譏誚之意,“可惜,你未免把自己的命看得太重要。本王布下這個局,早已防范著你狗急跳墻的情況發生,又怎可能讓你稱心如意?”
  話音剛落。
  整個萬流山上下,倏然彌散出一縷縷渾濁霞光,將天地都渲染成昏黃之色,猶如日暮黃昏,透著一股悲壯的氛圍。
  轟隆隆!
  與此同時,那萬流山之畔的苦海中,沖起億萬浪濤,奔騰如龍,竟是從四面八方朝萬流山奔來。
  像千軍萬馬!
  更像萬流歸宗!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仿若斗轉星移,日月變遷,那萬流山四周的情景,已是徹底變成另外一副模樣。
  濁浪滔滔,轟鳴如雷,而矗立其中的萬流山,猶如被無盡渾濁海水包裹,除了那崖坪之地,其他地方悉數被海水所淹沒。
  一剎那間,陳汐感覺,這天地都被摒棄,被一股莫名而恐怖的力場所囚禁,而自己就像身處一處逃無可逃的牢籠中,成了階下之囚。
  “萬流囚神陣!”
  黃泉大帝臉色微微一變,目光中泛起一抹冰冷和難以置信。
  “不錯,正是萬流囚神!”
  楚江王季康笑吟吟道,“以萬流山為陣基,以苦海為力量源泉,可禁天地,可囚諸神!這可是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親手所布下,可惜,當年與諸神征戰時,這座大陣還未被用上,第三任幽冥大帝就被鎮殺,因而令得此陣也是未能為世人所熟知。”
  “如此不是更好,這齊匹夫一心要光復第三任幽冥大帝的道統,如今死在這萬流囚神陣中,倒也可以瞑目了。”
  一旁,秦廣王杜嬰哈哈笑道。
  旁邊的宋帝王趙恒云泰山王蔡神荼卞城王周渾也都面露笑容,目光中盡是嘲諷憐憫之色。
  一心要重塑第三任幽冥大帝的道統,如今卻要死在其所布下的大陣中,這是何等一種諷刺?
  黃泉大帝明白這些笑容中的含義,神色愈發陰沉,看著這一切精心為自己布置的一切,哪怕他已決定不恤以性命相拼,也禁不住心中一陣寒冷,感到一種悲愴。
  第三任幽冥大帝何其雄才大略,在位時期,一統幽冥,神佛不敢逾越,仙魔不敢褻瀆,可如今,其留下的大陣卻被仙界的走狗賊子挪用,何其不幸!?
  “動手吧,遲則生變。”
  一旁,秦廣王杜嬰提醒道。
  “哈哈,也好,開胃小菜已經品嘗過了,接下來就是享受豐盛大餐的時候了。”楚江王季康大笑。
  下一刻,他們五位閻羅王倏然臨空,各自坐鎮五行之方位,或持道書或持寶劍或持旗幡或持銅爐,一個個如神祗下凡,繚繞金仙法則,綻放盛輝,奪盡天下光明。
  “鎮!”
  “定!”
  “縛!”
  “困!”
  “斬!”
  寥寥五個字,宛如神音轟鳴,從五位閻羅王唇中發出,蘊含著莫大威勢,仿似天神發布號令,降下旨意,振聾發聵,直抵人心。
  驀地,無窮渾濁海水翻滾,化作可怖重重異象,朝黃泉大帝和陳汐撲殺而來。
  那異象宛如實質,或如煉獄血海六道鎮魂,或如彼岸無涯,萬魔沉淪,或如鬼門大開,群鬼肆虐……
  每一重異象,都蘊含著可怖無比的力量波動,鎮殺而至,單單是氣勢,都讓人如墜冰窟,心生無盡絕望。
  “小友,抱歉,老夫對于此陣,也是無力破之。”
  陳汐耳畔,傳來黃泉大帝的嘆息,透著一抹不甘和絕望,這是萬流囚神陣,由第三任幽冥大帝親手布下,如今由五位閻羅王親自坐鎮,放眼整個幽冥界,誰也無法從中脫困了。
  話雖如此說,可黃泉大帝那枯瘦高大的身影,還是于此刻擋在了陳汐身前,“為今之計,唯有**以獻祭,拼一拼了……”
  轟隆!
  此時,那一重重異象已是破殺而至,那熾盛而可怖的光澤倒映在黃泉大帝臉頰上,變幻不定,唯有一抹堅定決然之色,從無動搖。
  顯然,他已決定犧牲自我,去拼一把,哪怕是螳臂擋車。
  見此,那楚江王等人皆都流露出一抹不屑,這齊山河,怪不得人人皆稱其為“齊匹夫”,徒具匹夫之勇,卻看不清大勢,死不足惜!
  “讓我來吧。”
  就在此時,一道低沉而蒼老的聲音,在黃泉大帝耳畔響起,還不等他有所反應,一只修長的大手出現在視野中。
  這只大手寬厚堅凝像盤虬崖岸之畔的蒼松。
  掌間握著一只筆,似鐵非鐵,似玉非玉,通體漆黑,黑的沒有一絲瑕疵,是一種純凈到極致的黑色,通體冰冷,上書誅邪二字,蒼虬剛勁,甫一凝視,就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殺氣撲面而來,刺的黃泉大帝眼睛都一陣刺痛。
  一瞬間而已。
  整個天地都歸于寂靜,重重異象凝固,就連那虛空中涌蕩的無匹殺機恐怖波動,皆都像受到致命驚嚇般,蕩然無蹤。
  這一切,僅僅只是因為多了一支筆。
  當看清這支筆的模樣,以及那兩個蒼遒剛勁的兩個古樸大字,即便以黃泉大帝之鎮定,心中也禁不住狠狠一震,心潮起伏,目光中爆綻出激動無比之色。
  “這是?”
  “發生了何事?”
  “怎么會這樣?”
  一陣驚疑聲傳出,那楚江王季康等人,皆都被這一幕搞得有些措手不及,不知發生了何事。
  但旋即,他們的目光就被場中一個人吸引。
  那是一道峻拔的身影,面容清俊,正是陳汐,可此時的他,卻是氣質大變,隨意立在黃泉大帝身前,竟有著一股俯瞰天地,掌控宙宇乾坤般的威勢。
  尤其是那一對眼眸,深邃滄桑彌漫著歲月的氣息,仔細一看,又像沒有一點情緒,只有一抹漠然平靜無情的味道。
  與之相比,就連黃泉大帝都暗淡許多,像米粒之珠,無法與皓月爭輝。
  當觸及到這一對目光,楚江王等人心中皆是一跳,感受到一股來自神魂的壓抑,像臣子面見一尊帝皇一般,產生一股莫名驚恐。
  這小家伙究竟是誰?
  眾人色變,皆都清楚,造成這一切的,皆都是陳汐,只不過此時的他,已和之前判若兩人,完全沒法相提并論。
  因為之前的他,即便擁有地仙巔峰王者的實力,可在他們看來,依舊渺小的像不堪一擊的螻蟻一般。
  可現在的他,竟讓他們這些幽冥中的至高人物,修為皆在大羅金仙之境的大人物,感受到了一絲惶恐!
  “那……那是……”
  就在此時,秦廣王失聲開口,目光死死盯著陳汐的雙手,眼睛圓睜,一副如遭雷擊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