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00 光明法則

九華劍派山門前,宛如化作鬧市,人聲鼎沸。
  那些未曾見過陳汐的弟子,皆都睜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望過去,見對方清俊峻拔,舉手抬足之間,風采無雙,心中皆都喝彩不已。
  那些知曉陳汐的弟子和長老,則都一臉自豪,向身旁的新人們介紹陳汐的種種輝煌事跡,與有榮焉。
  卿秀衣瞥了一眼陳汐,道:“沒想到,你挺受歡迎的。”
  見到這一幕時,陳汐也是微微一怔,此時再聽到卿秀衣的調侃,不由摸了摸鼻子,聳肩道:“總比沒人搭理我強,對吧。”
  說到最后,他心中其實頗為感慨,猶記得當年初來九華劍派,處處被東華峰岳池長老刁難,而如今,整個門派上下,再無一人敢小覷自己。
  這就是威勢!
  歸根究底,還是來源于“力量”二字上。
  這時候,掌教溫華庭,已率領刑罰長老烈鵬等一眾長老抵達,看見陳汐,皆都眼睛一亮,欣喜不已。
  不過當目光觸及卿秀衣時,眾人皆都微微一怔,旋即瞳孔猛地一縮,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震驚之色。
  對此,陳汐自是心知肚明,卿秀衣哪怕再收斂氣勢,可終究已是大羅金仙的修為,別說掌教溫華庭等人,就是尋常天仙玄仙見到她,也都會感受到一股本能中的壓抑氣息。
  不過,他并不愿解釋那么多,只是笑著上前,向溫華庭等人行禮,然后將卿秀衣陳安陳瑜一一介紹給眾人。
  得知那兩個根骨不凡的少年,一個是陳汐之子,一個是陳汐侄兒,在場一眾長老皆都眼睛一亮,心中火熱不已。
  “這個,陳汐啊,這倆小家伙還沒有師門吧?不如就跟隨在我身邊如何?”一名長老按捺不住,一臉希冀地望著陳汐。
  當下就有一名隱世不出的長老反駁道:“不行!這等天賦無雙的好苗子,哪能讓你孟老怪糟蹋了,還是讓我來親自指點他們為好。”
  “羅長老,你未免太貪心了,不行,老夫也要收一個!”
  “哼,你們這些家伙,一個個吃碗里看鍋里,好沒道理!放眼整個九華劍派,老夫修為雖非最強的,可若論授受功法方面,老夫自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一下子,現場亂成一團,那些個長老一個個像看到小白兔的大灰狼似的,爭得面紅耳赤,只差大打出手了。
  那山門前的一眾弟子見此,皆都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地上,不敢相信,往日里威嚴無比,偉岸如神祗般的宗門高層們,怎會一下子變成這般模樣,什么風度什么儀態什么威嚴,都是蕩然無存。
  陳汐啞然,看向掌教溫華庭。
  卻見溫華庭干咳一聲,道:“陳汐啊,你也知道,我已經很多年沒收徒了,這兩個小家伙不錯,我看不如……”
  “不行!”
  那些長老們一下子放下爭執,齊聲反對。
  陳汐有些無奈,看了看身旁的陳瑜和陳安,似乎在說,你看,你們兩個小家伙比我都受歡迎……
  而陳瑜和陳安也都怔住了,被眼前發生這一幕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你們兩個小家伙,你愿不愿意拜老夫為師?只要愿意,你們想要什么,學什么,老夫統統答應。”
  一名長老直接將目標轉移在了陳瑜和陳安身上,聲音中無比的慈祥。
  “能不能讓我變得和像伯父一般強?”
  “我只想父親不讓我失望。”
  前一個是陳瑜的回答,后一個是陳安的回答,可無論哪一個回答,都讓那長老神色一僵,有些愁眉苦臉。
  不止是他,其他長老也紛紛止聲,不再爭執,神色皆都有些怔然。
  捫心自問,無論是巔峰道法神奇丹藥還是強**寶,他們皆都敢應承下來,唯獨這兩個回答,他們可都不敢保證能夠做到。
  畢竟,這世上可只有一個陳汐,已駐足在人間界的巔峰,實力在同輩之中獨步天下,他們哪敢保證能把兩個小家伙教授得像陳汐那般強大?
  “能不能換個條件?”一名長老猶不死心。
  “像伯母那般強大也可以。”陳瑜嘻嘻一笑,抬頭看向卿秀衣。
  聞言,那長老登時頹然,不再多言。
  卿秀衣?那可是和陳汐不相上下的存在,如今氣息如淵如獄,比之陳汐都令人心悸,這讓他如何能辦到?
  陳汐瞪了陳瑜一眼,很清楚,這兩小家伙是不打算拜這些宗門長輩為師了,所以才會故意說出如此條件。
  陳瑜訕訕,撓了撓頭。
  這時候,掌教溫華庭已是笑道:“好了,陳汐剛返回宗門,有什么事情,等一切都安頓下來再說吧。”
  一眾長老見此,也知道收徒無望,當下不再提及此事,他們也很清楚,有陳汐和卿秀衣這樣的長輩在,這倆小家伙根本就不用拜師,就足以快速成長起來。
  當下,浩浩蕩蕩的迎接隊伍開始返回,進入山門之內。
  而這一天,九華劍派西華峰之主陳汐返回玄寰域的消息,也像長了翅膀一般,擴散至整個修行界,引起全天下嘩然。
  畢竟,當年他獨闖天衍道宗,以地仙之姿斬殺冰釋天分身那一戰,可著實太轟動了,可以說現如今的修行界中,陳汐的名頭簡直是如日中天,如雷貫耳,婦孺皆知。
  若還有不知道陳汐是誰的修者,那絕對會遭到人們的唾棄和鄙夷。
  ……
  西華峰。
  當陳汐帶著卿秀衣陳瑜陳安秋云生抵達時,就看見山峰上人影幢幢,許多熟悉的身影早已等候在那里。
  大師兄火莫勒二師兄盧生三師兄奕塵子四師兄段易五師姐阿九六師兄青雨,還有靈白木奎白魁阿蠻殤狐姬雪妍沈言……
  只遠遠看見他們,陳汐心中就忍不住生出一抹暖流。
  這一切,皆都清楚地在告訴他,哪怕以后的道途維艱,充斥荊棘險惡,可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如此,則足矣。
  當晚,西華峰酒席如流水,歡聲笑語不斷。
  久別重逢,自當飲酒共樂。
  而陳汐很清楚,這樣的聚會,只怕以后會越來越少了,因為卿秀衣一個月后就要離開,而他自己也要為沖擊地仙九重做準備了……
  這就是人生,當征途不止,注定相聚太短。
  翌日一早。
  天剛蒙蒙亮。
  陳汐就從打坐中醒來,這時候的庭院外,已是響起一陣喧嘩聲。
  他推門而出,就看見陳瑜和陳安,正在一絲不茍地演練道法,旁邊還立著靈白木奎阿蠻白魁沈言等在觀看,不時出聲稱贊。
  見到這一幕,陳汐心中不由一動,做出一個決定。
  “我想著,既然打算將自身所學的一些感悟,傳授給瑜兒和安兒,倒不如開一個道壇,讓九華弟子也都前來聆聽,如此一來,也不負掌教他們對我的恩情。”
  陳汐找到卿秀衣,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卿秀衣。
  “可以。”
  卿秀衣點頭,她知道,陳汐是想聽一聽她的意見,略一思忖就說道,“傳經授業本就是一件功德無量之事,早在太古時期,諸般道統還未確立時,一些擁有大智慧的賢者能者,皆都會以‘開道壇,誦真經’的方式,廣邀天下生靈前來論道。”
  “這便是道統起源時的雛形,當聆聽道法的生靈越來越多,就有了師徒關系,同門之誼,隨著時間推移,就漸漸就形成了一方道統。”
  說到這,卿秀衣眸光盈盈,凝視陳汐,道:“當有朝一日,你能為這三界眾生講道之時,那可就是這三界的真正主宰了。”
  陳汐一怔,搖頭苦笑道:“我可不敢奢求什么三界主宰,只希望在飛升仙界前,將自己的感悟留下來,能讓我九華子弟少走一些彎路罷了。”
  “你啊……”卿秀衣笑了笑,沒有再多說。
  當天上午。
  一個消息以驚人的速度擴散整個九華劍派上下——陳汐長老要開道壇,授妙法,誰人都可以去聆聽!
  當得知這一切,所有弟子,無論內門外門,皆都瘋了似的,第一時間朝西華峰涌去,唯恐慢了一步,就被人搶先了。
  對于此,掌教溫華庭當即作出指示,命令一眾長老,前往西華峰維系秩序,不等喧嘩,違令者取消聆聽資格!
  時值正午,西華峰上空碧云裊裊,煙霞蒸騰。
  當陳汐抵達道場時,也不禁被那壯觀的一幕嚇了一跳。
  若從蒼穹上俯瞰,就會發現,整個道壇四周乃至于西華峰上下,到處都是人影,皆都肅穆盤膝坐于地,竟有上萬人之多!
  據陳汐所知,整個九華劍派內門外門真傳核心等等弟子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是這個數目。
  換而言之,這次整個門派中的弟子十有**都到齊了!
  不過很快,他就恢復沉靜,踱步至道壇中央,盤膝坐下。
  “大道三千,各有無窮玄妙,我輩修真之士,窮盡一生也難將其完全掌握,自即日起,我會把自身所學,一路所悟,皆都融于授課之中……”
  略一沉吟,陳汐徐徐出聲,音如洪鐘大呂,晨鐘暮鼓,清晰傳達在天地之間。
  這一刻,西華峰上下眾人神色皆都一肅,洗耳恭聽,氣氛寂靜而清寧,帶著一股莊重肅穆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