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001 縹緲仙山

天地間一片瑯澈,清寧莊肅。
  唯有陳汐的聲音如天籟梵音,悠悠飄蕩,帶著一股令人心靜的禪韻,空氣中,仿似都蘊生出一縷縷的道韻在裊娜。
  一眾九華弟子盤膝而坐,神色已從最初的激動,化作一股恬靜之色。
  這一刻,就連那西華峰上的飛禽走獸,也皆都安靜臥倒于地,靜心聆聽。
  卿秀衣孑然立在遠處,望著那道壇中央盤膝而坐的峻拔身影,眸光瑩瑩,彌散著一絲絲異彩漣漪。
  在太古時期,道統未開之際,大賢者傳經授業,并無門戶之見,更不論出身尊卑,萬物生靈,皆可以聆聽妙音,參與論道之中。
  那時候,神魔縱橫、圣者如云,道法鼎盛,百家爭鳴,絕對是修行界最輝煌而燦爛的一段歲月。
  可惜,隨著時光流逝,修行界開始衍生出等級森嚴的體系,開始出現道統相爭的殺伐之事,再不復當初那般“大而無為,道傳天下”的局面。
  眼前這一幕,讓卿秀衣依稀看見了一絲上古風韻,或許唯有如此胸襟,方才能放眼三界,與萬世爭鋒,傲立大道之巔。
  這就是格局。
  敝帚自珍,終究難成大器。
  當然,卿秀衣所認定的大器,乃是放眼三界,縱觀古今所言。
  在她看來,雖然如今的陳汐,仍舊受修為限制,格局拘泥于人間界之中,不過,只要他擁有這般胸襟和氣度,堅定走下去,道途之廣,注定不可估量。
  ……
  “道本無名,強名之道,道之妙諦,蘊于天地,呈于萬物之肌理,心若無垢,如塵盡而光,則處處皆為道。”
  “陰陽分,而天地開,五行生,則世界定,風雷一動,萬物萌生,晨曦日暮,光暗無常,四季反復,生生而不息,所謂道諦,皆蘊含于其中矣。”
  “法者,道之韻,道法之意……”
  清越如晨鐘暮鼓的聲音,依舊在徐徐傳達而開,陳汐神色沉靜,古井不波,渾身彌散出一股莊肅巍峨的氣息。
  雖是傳經授業,只不過是他自身所學,一路所悟的一些經驗而已,談不上驚天動地,更無法與上古諸賢相比,但對那些九華門人而言,卻宛如當頭棒喝,醍醐灌頂,令他們大有所悟,茅塞頓開,如癡如醉。
  這便是“法無高下分,道無大小名”,往往最需要的,方才是最直抵人心的。
  更何況,陳汐畢生所學,無不是至高無上道典、臻至圓滿地步的大道奧妙,像《大羅真解》、《不朽道典》、《大輪回訣》……像五行、陰陽、風雷等等大道奧義。
  這一切的感悟和經驗,被他以最簡練而生動的字眼講解而出,別說是那些九華門人,就連一些長老都聽得心神皆醉,不可自拔。
  直至后來,就連一些隱世不出的長老,也皆都開始聆聽,與自身所學一一印證,仿若兩大高手在切磋經驗一般,也是從中大有斬獲,獲益匪淺,解決了不少一直困擾于心的疑難困惑。
  對于這一切,陳汐恍若未覺,這時候的他,已陷入一個奇異的境地中,心神剔透純凈,升起一種種感悟。
  這種傳道的過程,本就是一個對于自身的一個梳理和總結,去蕪存菁,唯留下最本源的精華存在。
  就像讀書,有人能把一本書讀厚,有人能把一本書讀薄,而又的人則能把一本書讀厚再讀薄。
  讀厚,就是觸類旁通,舉一反三。
  讀薄,就是去蕪存菁,唯留精華。
  這個過程,又恰如人生,經歷萬事變遷、總結所得所失、沉淀所悟所感,如此,在人生道途上方才走得更遠、更高、更從容。
  這一刻的陳汐,便像是在沉淀,在蘊積力量,是在未曾羽化天仙之前,對自己一路走來所感所悟的總結。
  當抵達天仙之際,那就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而這種總結,就是為其鋪墊一條更寬廣的道路,讓其在新的征程上走的更踏實和穩健。
  ……
  山中無甲子,歲寒不知年。
  晃晃悠悠,已是過去了將近一月的時間。
  這一天,陳汐心血來潮,從那一股奇異狀態中驚醒,眼眸中涌現星辰變幻,深邃浩瀚若宙宇更迭。
  四周寂靜無聲,一眾九華弟子依舊沉浸在一重重感悟之中,或皺眉凝思,或若有所悟,或唇含微笑,或不動如山。
  竟是無一人察覺,那一道渺渺如天籟,仿若梵音傳唱的聲音已消失。
  見此,陳汐并未打擾他們,起身,悄無聲息來到陳安和陳瑜兩人身前,將兩個小家伙從打坐中叫醒,就離開了道壇。
  洗劍池之畔,庭院之中。
  卿秀衣孑然靜立,如火暮色映照在她那如畫眉目上,泛起一抹夢幻而美麗的光澤,宛如沐浴神輝的仙子。
  她似是早已等在那里多時,見陳汐和陳安、陳瑜抵達,只是微微一笑,道:“我要離開了。”
  聲音空靈清澈,帶著一份獨有的寧靜。
  可落在陳安耳中,卻令他眼圈一下紅了,俊秀的臉龐上涌出一抹難掩的不舍。
  陳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安慰道:“又非生死離別,只是暫時的離開罷了,等你和瑜兒修煉成仙,自可以再一次相聚。”
  陳安狠狠點頭,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見此,卿秀衣走上前,探手撫摸了一下陳安的頭,靜靜道:“我在仙界等你們,不要懈怠。”
  “娘親放心,孩兒一定會的。”陳安那俊秀的臉頰上,已是泛起一抹濃濃的堅定之色。
  卿秀衣點點頭,轉身看著陳汐:“等你抵達仙界,我會來找你的。”
  聲音還在裊裊飄散,她人已化作一抹燦爛熾盛無比的光,倏然貫沖蒼穹,這一剎那,天地都涌起一抹抹金燦燦的神輝,將十萬里山河映照。
  這一幅畫面,太過熾盛輝煌,宛如天降金光、神曦拱衛,其中隱隱傳來一陣陣龍吟鳳鳴,祥和飄渺,傾蓋八荒。
  這便是羽化飛升嗎?
  陳汐、陳瑜、陳安抬頭,遙望蒼穹,怔怔不語。
  這一天,輪回百世歷練的卿秀衣,斬無上業果,破虛空而去,金光普照,天降瑞音,震驚天下!
  這一天,域外異族十位圣皇,橫空出現,統馭大軍,發動了對十大仙門、魔門六脈等大勢力的戰爭。
  玄寰域,徹底大亂!
  不過此時,距離那早已被諸多大能者窺伺到的“三界動蕩”時期,猶還剩下近九百年光陰。
  “要提前了嗎?”
  這一天,浩瀚無垠的玄寰域上,一些隱世之地中,不約而同涌現出一道道通天般的恐怖意念,橫掃天下,最終皆都發出同一聲驚疑。
  這一天,九華劍派全面戒備,開啟護山大陣,九華三圣、以及一些隱世長老皆從閉關中走出。
  也是這一天,一個女扮男裝眉目如畫的少女,飄然來到了西華峰上。
  “唔,這倆小家伙就是我的師侄嘍?”
  庭院中,離央甫一出現,就笑吟吟打量著陳瑜和陳安,星眸流轉之間,閃現一抹毫不掩飾的喜愛之色。
  她隨手從中摸出兩塊玉簡,拋了過去,道:“喏,這是師姑我的見面禮,記住,不能讓任何人看到哦。”
  說著,她甚至忍不住上前,伸手在陳瑜和陳安的臉頰上捏了捏,眼睛亮晶晶的,盡是寵溺。
  陳瑜和陳安呆若木雞,有些手足無措,他們都修行近百年了,還被人像孩子一樣捏臉蛋,這種感覺讓他們很別扭。
  對于離央師姐的突兀出現,令得陳汐也怔了一下,這時候見陳瑜和陳安一副被調戲了一般的羞惱神情,不由一陣好笑,揮揮手,就將兩個小家伙離開了。
  兩人一離開,離央的神色便恢復平靜,上下打量了一番陳汐,這才道:“在幽冥中,可是見到了第三任幽冥大帝?”
  陳汐點了點頭,他對這位小師姐的無所不知早已司空見慣,見她提及第三任幽冥大帝,倒并沒有多驚訝。
  “那位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存在。”離央感慨了一聲,旋即神色認真提醒道,“不過那終結道意,你暫時可莫要參悟。”
  “這個我明白。”
  陳汐笑了笑,猛地注意到,離央那眉宇之間,竟依稀有著一抹無法掩飾的疲憊之色,不由關心道:“師姐,可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離央笑吟吟道:“想知道?”
  陳汐點頭。
  離央抬頭,星眸迷離如幻,凝視蒼穹許久,這才道:“一場小浩劫要爆發了,從此之后,就將拉開三界動蕩的帷幕……”
  說著,她扭過頭,看著陳汐說道:“要不要讓我帶你去見識一下,一些三界大人物之間的交鋒?”
  陳汐心中一震,眸綻縷縷神芒,那等層次的交鋒,又該有多恐怖?
  “你可要做好準備,一些不該存在于人間界的力量,都將在這一場浩劫中湮滅,無人能夠幸免……”
  說了一句諱莫如深的話后,離央探手一翻,清冽的星光飄灑,帶著陳汐倏然消失在原地。
  當陳汐回過神來時,就看見自己不知何時,已佇立在一座高聳入九天之外的古老山峰之上,抬眼望去,那宙宇星空都能纖毫畢現地盡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