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02 智謀近妖

這座高山,聳入九天之外,外通宙宇.
  端立其巔,放眼望去,宛如置身世界之外,進入了那茫茫宙宇之中,星河如卷,日月生輝,壯闊浩瀚無比。
  陳汐從未想過,玄寰域中怎會存在這樣一座山峰,它雄峻入空,仿若擎天之柱般,俯瞰而下,那云海晴空、山河湖海、紅塵世間……都如此渺小,宛如一幅畫卷般層次分明地展現在眼前,令人憑生一股至高無上的感覺。
  “這里便是獨峰,位居不可知之地內,傳聞是由太古一塊頑鐵所化,自古至今極少有人能登臨此處,我也是無意之間從師門典籍中發現有關此處的記載,”
  離央衣袂飄舞,星眸澄凈,道:“在此地觀戰,足以窺盡一切。”
  說著,她隨意坐在一處巖石上,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道,示意陳汐也坐過來。
  “不可知之地,獨峰……”
  坐在離央身旁,陳汐心中依舊不免有些震動,一剎那間而已,自己竟已從九華劍派,抵達于那玄寰域中最為神秘的不可知之地內,這等瞬移之法,已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小師姐,這場浩劫……”
  不等陳汐說完,離央就輕聲打斷道:“浩劫之事,牽著甚廣,多說無用,你也不會明白,等那些大人物交鋒時,你自己看一看就明白了。”
  陳汐怔了怔,便不再多言。
  他收斂心神,眺望遠方,隱約感覺,整個玄寰域蒼穹上,不知何時已彌漫上一絲難以言喻的晦澀波動。
  似有一種恐怖的力量正在其中循環、醞釀一般。
  這種波動一直持續了三天之久,并且越來越晦澀,產生出一股令人壓抑心悸的氣息。
  這一幕,不止是被陳汐所察覺,更驚動了玄寰域眾多修士,一時之間,人心惶惶,皆都感覺到,似乎不久之后,就將有一場驚天大變要開始上演。
  “要變天了!”
  “這一場浩劫,沒想到會這么快降臨。”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為今之計,只剩一戰了!”
  玄寰域中,無論是那些隱世不出的老古董,還是那些棄天者,只要自身力量超出人間界范疇的存在,在這一刻,神色皆都變得凝重無比。
  “師姐,這浩劫之下,我的那些同伴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這一天,陳汐猛地心中一揪,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身邊有師姐離央,自不虞擔心什么危險,可大師兄火莫勒、靈白他們呢?
  “他們?”離央從打坐中睜開眼睛,搖頭道:“放心吧,這場交鋒,可不是誰都能摻合進來的。”
  陳汐這才暗松了一口氣,旋即心中又是一驚,想起了師姐離央之前的囑咐——“一些不該存在于人間界的力量,都將在這一場浩劫中湮滅,無人能夠幸免……”
  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
  還未等陳汐想明白,一聲沉悶的驚雷轟震,徹響整個玄寰域,劇烈無比,仿似在重開天地,眾生皆顫。
  旋即,整個玄寰域的蒼穹像碎裂的綢布一般,出現許許多多扭曲的裂縫,猶如整個天幕都將支離破碎一般。
  與此同時,一道道手臂粗細的雷電透過扭曲的裂縫轟涌而下,光耀天下,雷鳴震八方,將整個玄寰域籠罩。
  幾乎是剎那間,這天地之內,已是被一股毀滅般的晦澀波動覆蓋!
  這一刻,所有修士都抬頭,眺望蒼穹,全都駭然失色,神魂劇顫,幾欲跌坐于地。
  不止是那天幕在瀕臨破碎,就連那原本循環于天地之間的天道法則之力,居然在崩潰破壞之中!
  “老天,這是末日要降臨嗎?”
  “這這這……”
  “蒼穹崩,天道毀,這是大劫要降臨玄寰域嗎?”
  所有修者驚恐,惶惶不安,或失聲驚呼,或蟄伏于洞府,施展各種自保手段,所有一切,都顯得措手不及、慌亂不已。
  “要開始了。”
  離央霍然起身,遙遙望向遠處,星眸泛光,彌漫出迷離虛幻的光澤。
  與此同時。
  九華劍派深處,沖出三道神芒萬丈的身影,猶若天神一般,沖入蒼穹,那赫然是九華三圣風霆、鄧塵、飛靈!
  三者當空而立,互視一眼,皆都流露出一抹決然之色。
  下一剎那,三人已消失于空中。
  “那些該死的混蛋,拿人間界為博弈之地,真他姥姥的惡心,踏天,快跟為師一起去殺賊!”
  不可知之地,那件木屋中,一個枯瘦老頭丟掉手中的木刀,惱火地咒罵了一聲,將滿地的木碗、木杯、木椅、木盆全都砸爛,這才晃了晃腦袋,一步步朝蒼穹走去。
  “唔,要殺賊了,終于他娘的要來了嗎?喂,師傅,先別走,小師妹還在閉關,喂,干嘛走那么快……”
  踏天大圣甕聲甕氣大吼了一聲,化身萬丈,身高比天,一拳砸破蒼穹,追隨著那枯瘦老者,消失于蒼穹。
  “待云嵐出關,就令她離開宗門。”
  先天魔宗,一襲如雪白衣的方斬眉冷冷吩咐了一句,抬手抓裂虛空,大步而去。
  “混賬東西們,老子走了,什么時候回來,看心情。”
  紫荊白家,白驚辰一口吸溜光大碗中的面條,大聲咆哮了一句,就一腳踢爛虛空,大搖大擺離開。
  這一刻,在玄寰域每個地方,皆都閃現出一道道偉岸身影,沖霄而去,不朽靈山、大禪林寺、羽化圣地、不可知之地、十大仙門、魔門六脈……
  甚至是那萬丈紅塵的世俗中,也都有一道道身影似感應到什么,或搖頭嘆息,或神態決然,或罵罵咧咧地離開。
  轟隆隆!
  玄寰域上空,天道破碎,時空幻滅,涌現出一個個觸目驚心的黑洞,無數強橫的生命就從這些黑洞中不停地走了出來。
  其中有力大無窮,身高萬丈的山巖巨人,有白骨森森,手持鐮刀的骷髏鬼妖,有肋生雙翼,千只手臂粉碎真空的恐怖大魔……
  凡此種種,源源不絕。
  那些從玄寰域中沖天而起的偉岸身影,很快就殺入了那破損的天幕中,和那一種種可怖而神秘的生命對決。
  一時之間,整個蒼穹,都彌漫上熾盛的光,戰意縱橫,光雨飛灑,廝殺吶喊聲震蕩九天十地。
  “這……就是浩劫?”
  陳汐震驚,遍體生寒,他能夠清楚感知到,如果自己摻合進去,只怕瞬間就會被撕碎齏粉。
  “這只是一小部分,你看,那里才是真正的大人物爭鋒之地。”
  離央探出修長白皙的手指,遙遙指了指那蒼穹更高的地方。
  陳汐抬頭望去,只見那里一片混沌,閃爍著可怖而驚世的光,刺得他眼睛都一陣生疼,根本看不清楚究竟。
  不過下一剎那,他就施展神諦之眼,這才清晰看見,原來在那破碎無邊的蒼穹之上,還有著一場更為恐怖而浩蕩的戰場。
  那里,一道道令天地為之色變的強橫意志從虛空深處橫掃而出,轟隆隆不斷碰撞在一起,每一次撞擊都是石破天驚,日月無光,引發周圍無數的時空破滅。
  再往深處,就能看見,一只只仿若從宙宇深處探出的遮天大手在交鋒,或彌漫毀滅之氣,或浩瀚如海,或圣潔如月,或陰邪噬魂……有的大手上,還托著各色各樣擁有滅世之威的法寶,輕輕一抓,時空崩碎、虛空湮滅,可怖到了極致!
  這是一場屬于大能者之間的交鋒,萬物粉碎,血肉化燼,整個玄寰域上空,都被卷入一場混亂無比的亂流之中。
  陳汐甚至清晰看見,一根充斥古老滄桑之意的手指,從虛空深處探出,橫跨星河而至,輕輕一按,附近一顆顆星辰就被其碾碎,化作粉末!
  可就是這樣一根擁有滅世之威的手指,卻被一柄銹跡斑駁的鐵劍輕輕一揮,就齊根斬落!
  這一剎那,陳汐感覺心神劇烈晃動,頭皮發麻,渾身都禁不住冒出一股徹骨寒意,這等層次的交鋒,著實太過可怖,一招一式,都能碾碎星辰、轟爆時空,實在很難想象,究竟擁有何等修為,才能發揮出這般威勢。
  陳汐連連深呼吸幾口氣,這才稍稍驅散心中的震駭,旋即腦海中又浮現出一個個疑惑。
  他們是誰?
  為何要在此激戰?
  發動這一場浩劫,究竟是為了什么?
  “這只是一場小浩劫而已,只出動了三界中一小撮大人物,真正的博弈者還都躲在幕后,冷眼旁觀。”
  旁邊,離央櫻唇輕啟,徐徐出聲,毫不掩飾聲音中的譏諷之色。
  這……還只是一場小浩劫?
  陳汐又是一陣恍惚,這未免太過駭人聽聞,實在很難想象,當三界真正的動蕩開始時,又該是何等可怖的一幕。
  “師弟,靜心修煉吧,越快成長起來越好,當三界動蕩之際,可是誰都無法置身事外的……”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離央突然幽幽一嘆,悵然若失。
  陳汐心中一震,旋即神色已是變得堅定之極,道“師姐,到時候,我一定可以為你分憂解難的!”
  “不是為我,是為咱們神衍山,并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比我所預期的更出色。”
  離央抬頭,凝視著陳汐,星眸如水,帶著一抹欣慰之色。
  旋即,她便移開目光,遙望那遠處戰場,唇邊泛起一抹意味難明的弧度,道:“師弟,現在天道法則破碎,大人物們自顧不暇,這可是撈取好處的大好時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