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05 浩劫降臨

大羅之境,無復真宰,唯大梵之炁,包羅諸天,上無色根,云層峨峨。
  這是對大羅金仙的贊頌,說仙人抵達大羅之境后,周身仙元發生蛻變,蘊含大梵之真氣,可包羅諸天,可塑造一方新世界,能力無窮,好比那巍峨無垠的云空。
  而在仙界,大羅金仙的存在,已屬于中流砥柱,一方霸主!
  那朱云叟只是一尊天仙,連玄仙都不如,哪曾會想到自己的對手,會是一尊大羅金仙?若早知如此,他只怕早早就亡命逃奔了。
  可惜,這世上之事從沒有后悔可言。
  就在他嘶聲大吼出聲之后,一股浩大的光芒力量,籠罩而下,將其身影包裹其中,熾盛奪目,令人看不清楚究竟。
  “啊——!怎么可能,這人間界的天道法則之下,怎可能允許大羅金仙存在其中!怎么可能……”
  凄厲而驚恐的慘呼傳出,滲人無比,聞者皆驚。
  那朱云叟附近的一眾男女原本打算出手相助,可卻被飛鳩婆厲聲攔下,那可是光明法則,蘊含大梵真炁,稍一沾染,就是身魂皆滅的下場!
  很快,朱云叟的慘呼就戛然而止。
  光明消弭,眾人的視野重新恢復清明,看卻再也尋覓不到朱云叟的蹤跡,宛如人間蒸發了一般,連一丁點的痕跡氣息都沒有留下,死的一干二凈。
  這種情景,甚至要比血淋淋的畫面更震撼人心,一尊天仙啊,就這么突兀地消失不見,其隕落之際,又遭受了何等樣的痛苦?
  沒有人能想象出來,也正因如此,才愈發令人心驚和畏懼。
  大羅金仙!
  一剎那間,那傅云等人看向卿秀衣的目光都變了,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和崇慕,若是放在凡俗紅塵中,都能被人當做神明,供奉在廟宇中,祈禱膜拜。
  而那飛鳩婆等人,則一個個神色慘淡,臉上寫滿驚駭,像蔫壞了的茄子,再不復之前的強勢和兇橫。
  大羅金仙這等可怖的存在,是根本不允許出現在人間界的,這是三界公認的鐵律,可偏偏地,眼前就有這樣一尊存在,這讓飛鳩婆等人哪還敢心存僥幸?
  “你們似乎在等人?”
  卿秀衣低頭看了看地上,一盞琉璃沙漏孤零零立著,其內如夢幻般的七彩沙粒,已快要流逝殆盡。
  這是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話,令傅云等人一頭霧水。
  唯有陳汐隱約猜出一些什么,地上沙漏中的沙礫,大致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這些來自仙界的家伙,氣勢洶洶而來,卻故布疑陣,以一炷香時間為限,逼迫傅云等人臣服,這未免有些多余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是受命前來靈華大殿,但卻并未接到命令該如何處置傅云等人,所以才會以一炷香時間為限,以此來等候其幕后主使人前來。
  果然,當卿秀衣話音剛落下,那飛鳩婆等人齊齊色變,原本心中一絲僅存的堅持,也是轟然崩潰,臉色變得暗淡絕望之際。
  連這都被人窺破,那等待他們的,還有什么好下場?
  “趁此時間,說出你們此行目的,你們可以不說,不過我保證,在你們的援助抵達之前,你們必死無疑。”
  不過令他們意外的是,卿秀衣并沒有痛下殺手,而是問起了他們的目的。
  是啊,這些家伙自仙界降臨,又是為何而來?
  這是傅云等人皆都疑惑不解的地方。
  不管如何,卿秀衣這句話,還是令那飛鳩婆等人暗松了口氣,他們堅信,只要等自己的援助抵達,一定可以扭轉眼前局面,死里逃生。
  “說起來,我們也是同出一門,只不過我等來自仙界九華劍派,此次乃是奉仙君之命,為收回宗門圣器道厄之劍而來……”
  那飛鳩婆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驚悸,緩緩開口。
  按照她的說法,上次和他們同門的梅落霄和魚鐘霞前來,卻久久未歸,直至后來才發現,梅魚二人寄存在宗派中的命魂牌破碎,已是殞命在人間界中。
  這個發現令仙界九華劍派震動,仙君發怒,于是派出他們一行人降臨人間界,查探原因,并索回宗門圣器道厄之劍。
  當飛鳩婆說完,其他人皆都一怔,有些不敢相信,唯有傅云臉上皆都泛起一抹冷笑,仙界九華劍派?蒙誰呢!
  “你撒謊!”
  當即,傅云已毫不客氣開口。
  不過當他要說出緣由時,卻又硬生生忍住了,因為此事,唯有宗派高層知曉,且早已被封鎖,若是泄露,只怕會在宗派中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人人自危。
  被一個地仙強者指責,飛鳩婆眉頭一皺,道:“事實便是如此。”
  “她的確在撒謊。”這時候,陳汐在一旁冷冷開口。
  他對此事可謂是心知肚明,更是親眼看著邪蓮殺死的梅落霄和魚鐘霞,或許飛鳩婆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可唯獨在仙界九華劍派這事上撒了謊。
  因為此時,九華劍派在仙界中的勢力,早已被敵對勢力所滅!
  “看來,你是存心尋死了。”傅云的話,或許不能讓卿秀衣相信,但陳汐的話,她可從未懷疑過。
  所以,當聲音還未落下,她已動手,光明涌現,匯聚為滔天法則之力,朝飛鳩婆籠罩而去。
  飛鳩婆面色急劇變幻,萬沒想到,對方是如何看破自己的謊言的,更是沒想到,卿秀衣竟是說動手就動手,根本就不給她辯解的機會。
  “不要殺我,我說,我說——!”
  那飛鳩婆欲要逃,卻根本逃不開光明的束縛,一下子被籠罩全身,發出一聲凄厲而驚恐的尖叫。
  可惜,卿秀衣已是根本沒興趣聽了,光明奔涌,直接將那飛鳩婆焚化,消失一空,步入了朱云叟的后塵。
  一下子,場中就只剩下那些跟隨在朱云叟和飛鳩婆前來的一眾男女,一個個嚇得亡魂大冒,惶惶不可終日。
  不等卿秀衣開口,就有人忍不住叫道:“我說,我說,求前輩放過我一條生路……”
  轟!
  聲音剛說到一半,一縷光明之火,飄落其身上,將其瞬間焚化。
  “時間到了。”卿秀衣一指地面,那一盞琉璃沙漏中,七彩沙粒堆積底部,已是再沒了沙粒傾瀉其中。
  那種冰冷淡漠無情的態度,已快要把那些人折磨瘋掉。
  “混賬!什么大羅金仙,殺了我們縹緲仙山之人,你們一個也別想活!”一名男子再忍不住心中恐懼,瘋狂大叫起來。
  縹緲仙山!
  陳汐眸中亮芒一閃,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
  如果他猜測不錯,這縹緲仙山所代表的勢力,只怕就是滅亡仙界九華劍派的兇手!
  再結合道蓮邪蓮的說法,這一股勢力的掌控者,甚至有可能就是當年算計“混沌神蓮”的仇敵之一!
  想到這,陳汐向卿秀衣示意,后者瞬間明白過來,不再與之消磨時間,隨意一拂袖,已將那些男女徹底滅殺于一瞬間。
  那干脆利落的殺敵手法,輕描淡寫的神情,令得傅云等人都是一陣心驚,對卿秀衣也是愈發的敬畏起來。
  實在很難想象,才時隔多久,卿秀衣怎會一躍成為了一尊大羅金仙?
  別說他們,就是陳汐在得知此事時,都心生一抹難以言喻的震撼,若非此時見識了卿秀衣的手段,他也差點不敢相信了。
  “既然來了,還想走?”
  就在此時,卿秀衣似發現什么,清眸中泛起一抹冷冽光澤,說話時,她人已憑空消失在原地。
  眾人怔了怔,旋即就明白,卿秀衣應該是追擊那朱云叟等人一直在等待的援兵去了。
  但不管如何,卿秀衣甫一離開,在場每個人心中皆都不約而同地暗松了一口氣,沒辦法,大羅金仙的威勢太強大了,哪怕不是針對他們,也令他們感到一種來自神魂深處的壓抑氣息。
  “娘親她……”陳安低聲道,俊秀的臉頰上浮現一抹擔憂。
  “沒事,她待會就回來。”
  陳汐溫聲安慰了一句。
  “大伯,伯母她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厲害了?我記得當年在群星大會時,伯母的實力好像還不如您呢。”
  一旁,陳瑜驚嘆道。
  “群星大會……”
  陳汐恍惚間想起,當年在錦繡城參加群星大會時,自己正是擊敗了卿秀衣,方才贏得了第一名。
  而當時,陳瑜這小家伙才六七歲大小,一轉眼間,當年的小家伙就已長成一個雄峻英武的青年了。
  而安兒,何嘗不是如此?
  “你伯母可不是一般人啊。”陳汐笑著感慨了一句。
  這句話,令傅云等人皆都很認同。
  卿秀衣當然不是普通人,早在數千年前,都能一夜渡劫九重天,是玄寰域公認的天之驕女,如今歷經百世輪回,斬除前世重重業果,其修行步伐,早已走在了一個令人只能仰望的高度!
  噗通!
  這時候,一道黑影被從大殿外拋進來,滾地葫蘆似的墜落地面。
  與此同時,卿秀衣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陳汐身邊,淡淡道:“這家伙就是他們的援兵了,一個玄仙級強者,我想他應該知道更多的事情,所以就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