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006 天道崩碎

嗚嗚嗚~~
  只有風的尖嘯在耳畔響起,陳汐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他的眼睛、仙念已感知不到一切,只有本能在告訴他,自己好像穿梭了一重重空間壁障,越過了一處處晶瑩界壁,一層層飛升。
  而且越往上升,四周的時空法則就越是澎湃,宛如洪流一般,不斷沖刷著他的身軀,令得他的身軀和神魂都在發生一次次奇妙的蛻變。
  仙念,化作了仙識,在眉心識海中洶涌。
  仙元,化作了仙力,呼嘯于四肢百骸之間。
  就連周身皮膜、筋骨、血漿、氣機……乃至于通體毛發,皆都在產生著快速蛻變。
  這就是“羽化”。
  一種生命本質的蛻變,只要成功,就能躋身天仙之列,與萬古同壽!
  可是,這種蛻變卻極其消耗力量,他那混洞世界中的仙元何其龐大,可在這個過程中,卻在急劇消耗,就連蒼梧幼苗都難以跟上消耗的速度。
  轟!
  一股劇痛涌入靈魂深處,陳汐當即臉色一變。
  飛升之前,他已了解到,地仙境的體魄、神魂、仙元,都會在這種“羽化”的過程中產生蛻變,徹底化作天仙根基。
  可他卻疏忽了一點,那就是他的體魄、神魂、仙元,太過龐大,根基扎實無比,起碼是尋常地仙九重境強者的百倍有余。
  想要將其徹底蛻變,同樣也比其他地仙要困難百倍。
  這就是根基渾厚的一個弊端了,雖然在同輩之中,能夠處于絕對的碾壓地位,可若想晉級,卻同樣比其他人要更困難。
  同樣,也比其他人要更痛苦。
  就像這一刻,他就感到渾身像遭受萬蟻啃噬,又像一柄柄鈍刀在身上撕割,那種來自靈魂深處般的劇痛,刺激得他渾身都顫粟起來。
  終于,在轟的一聲巨響之后,他就徹底沉睡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陳汐恢復意識時,只覺渾身像浸在一座水池中,濕漉漉的難受,甚至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嘩啦!
  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被人給拎了起來,噗通一聲丟在地上。
  同時,耳畔響起一道譏笑,“居然在化仙池中昏迷了,這資質可真夠差勁的,也不知怎么飛升上來的。”
  “唉,這就叫一代不如一代,現在的人間界修士,為了追求境界提升,一味吞服各種靈丹妙藥,看似晉級快,實則根基孱弱不堪,就像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啊。”另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帶著一抹感慨之色。
  聞言,一陣哄堂大笑傳出。
  化仙池?
  原來果然已經到了仙界。
  聽到這個字眼,陳汐心中徹底放松,并未理會耳畔傳來的噪雜之音,睜開了眼睛。
  入眼的,是一輪煌煌烈ri,高懸于無窮深遠的天空之上,爍火流金,極為浩瀚狀況,大ri之中,甚至蘊生出一些火焰jing靈,金烏火鳥,神異非凡,和人間界所見完全不同。
  陳汐瞇了瞇眼睛,翻身站起身子,這才看清楚,立身之地,乃是一片廣袤空闊的殿宇之外,大殿上懸著一塊寫著“飛升殿”的牌匾。
  大殿前是一方仙霧繚繞的水池,蒸騰霞光。
  在水池旁邊,則擺置著一方青玉案牘,案牘后方,是一名耄耋老者,和一名瘦高中年。
  而在陳汐立身之地附近,還立著十余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時看向他的眼神中,皆都充滿戲謔之色。
  對于此,陳汐卻是沒放在心上,他只是有些好奇地打量四周。
  傳聞中,仙界浩渺無邊,擁有無窮廣袤的疆域,其上蒼穹,更有三十三重天,其內廣布福地,一些古老道統,以及一些仙界大人物,皆都盤踞于其中。
  而這“飛升殿”、“化仙池”則分布于仙界每一處疆域之內,受仙君控制,負責引渡和招錄飛升之人的事宜。
  也正因如此,陳汐也是無法判斷,自己此時究竟身處于仙界何地。
  不過這里的仙靈之氣,卻是十分充沛。
  陳汐稍微一呼吸,就感覺空氣中彌漫的純陽仙力,滾滾而來,似乎整個世界,都被無盡的仙力所覆蓋一般。
  可是,當他想要以仙識感知這仙界中的法則之力時,卻苦笑發現,無論是識海,還是體內,竟是一片空蕩蕩的,根本無法去感知其他。
  幸好,令他欣慰的是,識海的規模開闊了十倍不止,就連混洞世界的規模,也變得浩大無比,比之之前,有了一種質的蛻變。
  總的來說,陳汐如今已是一尊天仙,只不過力量暫時處于一種空蕩的狀態,急需補充,到那時,他才能夠對這種全新的境界有一個更深刻的認知。
  “王長老,開始。”
  這時候,青玉案牘后方,那位耄耋老者睜開眼睛,緩緩開口。
  “也好。”
  那枯瘦中年起身,目光如同鷹隼一般銳利,在陳汐和那些男男女女身上一掃,便即淡淡道:“現在,你們一一過來,領取仙牌。”
  陳汐倒是清楚,那仙牌其實就是一種身份憑證,沒什么大用處。
  唯一的作用或許就在于,擁有仙牌之后,無論是拜入仙界門派,還是加入某個勢力中,皆可以當做一種證明身份的物品。
  話音還未落下,立刻就有一個瘦削青年,沖到案牘前,恭聲道:“在下青木大世界,瑯琊氣宗王霖,還請前輩賜予仙牌。”
  “瑯琊氣宗?”
  那枯瘦中年想了想,確保沒聽過這個門派的名字之后,就拿出一塊空白仙牌,在其上略一勾勒,就遞了過去,“一千塊仙石。”
  王霖一怔,旋即為難道:“啟稟前輩,晚輩在飛升之際,身上所攜帶的儲物法寶皆已破損,實在是……”
  不等他說完,枯瘦中年就臉色一沉,拂袖道:“那你也不早說,既然如此,那你就呆在云虹城,為我云虹派充當仆從,什么時候賺夠仙石,什么時候再給你仙牌!”
  充當仆從?
  聞言,王霖面色驟變,帶著一抹憤怒之色,能夠修煉飛升的,哪個不是人間界中呼風喚雨的存在,可如今剛進仙界,就要淪為一名下賤仆從,這讓他如何能忍受得了?
  別說是他,就連其他人也都齊齊一怔,面露一抹慍色。
  “找死!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白癡,這里不是人間界,容不得你撒野!”
  話音還未落下,那枯瘦中年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鐵鞭,纏繞玄奧法則之力,毫不客氣一鞭抽在了王霖身上。
  啪!
  血花飛濺,王霖慘嚎一聲,人已跌落至十余丈外,那背脊之上,皮開肉綻,鮮血汩汩流淌,深可見骨,下一瞬就暈厥了過去!
  見此,眾人臉色又是一變,這枯瘦老者明顯是一尊凝練法則之力的天仙,想要對付他們這些剛飛升上來的新人,簡直就跟蹂躪螞蟻一般輕松。
  “哼,什么東西。”
  枯瘦中年冷哼一聲,再也不看地上的王霖一眼,目光如刀子一般,冷颼颼地掃了其他人一眼,道:“此人的下場,你們也看到了,廢話不多說,沒有仙石的,乖乖站出來,別耽擱大家的時間!”
  眾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有五六人臉色頹然地站了出來。
  這一刻,哪怕他們以往在人間界再叱咤風云,傲氣沖天,也不得不面對現實,那就是初來乍到仙界,還是乖乖隱忍順從為好。
  “哈哈哈,這位前輩好手段,公正無私,著實令人欽佩啊。”
  就在這時,一行三人走出,為首的是一個年輕公子,高冠金衣,儀表堂堂,風度翩翩,手執一把折扇。
  他的身側是一男一女,眉眼恭順,一看就是仆從一流。
  這一副做派,一下子就把其他飛升者驚住了,飛升仙界還帶著仆從,這家伙的身份必然尊崇之極。
  那枯瘦中年眼眸瞇了瞇,道:“這位公子想必知道仙界的規矩?”
  唰的一下,高冠公子打開折扇,一邊扇動,一邊灑然笑道:“那是當然,無極大世界一元道宗蕭云,這兩個是我的侍者,前輩請記錄。”
  說話時,那一男一女侍者上前,各自奉上了一個儲物袋。
  一元道宗!
  那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齊齊一怔,不著痕跡地收下儲物袋,略一查探,皆都神色一緩,道:“一元道宗,那可是在仙界都了不得的大門派,敢問公子,祖上莫非和蕭龍真人有著一絲關系?”
  蕭云哈哈大笑:“前輩果然慧眼如炬,蕭龍真人正是家祖。”
  咝!
  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登時倒吸一口涼氣,蕭龍真人,那可是一尊叱咤風云的大羅金仙啊,如今儼然已是一元道宗最炙熱可熱的大人物。
  就是他們背后的云虹派,都不敢得罪對方。
  當下,兩人連忙起身,將三塊仙牌遞了過去,含笑道:“想不到是蕭龍真人的后輩,果然是人中龍鳳,器宇不凡。”
  這一幕,看得其他飛升者內心皆都鄙夷不已,不過卻沒人敢說出來。
  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兩位前輩果然敞亮,哈哈哈,晚輩就不叨擾了,告辭。”
  那蕭云得意掃了其他飛升者一眼,意氣蓬發,揮了揮手,就要帶著那一男一女兩名仆從離開。
  “且慢!”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如雷鳴般的洪亮聲音,倏然從遠處轟隆隆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