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007 大羅天網

話音未落,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已倏然出現在場中。
  此人面色沉凝,須發濃密,肌肉如一塊塊精鋼巖石打磨澆筑而成,散發著爆炸性的力量感,隨意立在那里,就像一座無人能撼動的巍峨山岳。
  尤其是他渾身上下,彌漫著一股濃郁的仙罡法則之力,如海嘯一般在周身轟鳴,威勢迫人之極。
  一尊玄仙?
  陳汐眼眸一縮,從此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不遜色于梁冰的氣勢,濃烈沸騰,玄而又玄,必然是一尊玄仙無疑。
  其他人也都一驚,神色間愈發忌憚。
  唯有那來自無極大世界的蕭云不屑一笑,帶著兩名仆從大搖大擺朝遠處行去。
  “孟星大人!”
  見此人出現,那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一驚,似沒想到以孟星的身份,竟會前來這飛升殿前,躬身相迎。
  “哼!我讓你們留下,誰敢離開?”
  那孟星卻是根本不理會枯瘦中年二人,冷冷一哼,猶如驚雷一般炸響,說話時,他猛地探手一抓,一股無形力場涌現,像拎小雞似的,將那蕭云三人狠狠抓了回來。
  噗通!噗通!
  那蕭云三人如滾地葫蘆似的,慘叫著墜落地面,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光是這一手,就震住了在場所有人。
  “大膽!你可知道我是何人?”蕭云狼狽不堪,當眾出丑,臉色頓時陰沉如水,猛地站起身子,指著孟星,厲聲暴喝。
  這家伙,的確是跋扈驕縱,竟敢指著一尊玄仙怒斥,可見其飛升之前有多狂妄和囂張了。
  “孟星大人,此人乃是……”
  見此,枯瘦中年臉色微微一變,連忙上前,低聲傳音,將蕭云的身份告之了孟星,以免對方徹底開罪了一元道宗。
  “一元道宗?”
  孟星眼睛微微一瞇。
  蕭云冷笑了一聲,傲然道:“不錯,無知者無罪,你若向我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
  話音還未落下。
  孟星已是猙獰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滲人之極,他大手一揮,砰的一巴掌將蕭云抽飛了出去,打得對方口噴鮮血,慘嚎不已。
  “呸!什么狗東西!還想讓老子道歉,你配嗎?若敢再多說一字,老子這就殺了你!”
  孟星狠狠呸了一聲,一臉的不屑。
  見此,眾人皆都心中一寒,愈發感覺仙界中人行事,太過的強勢和霸道,說動手就動手,一點余地都沒有。
  這一下,那蕭云頓時不敢多言,只是眼神怨毒地盯著孟星,一副今日之仇,來日十倍奉還的模樣。
  對于此,那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苦笑一聲,卻也不敢再多言。
  孟星更是懶得理會那蕭云,目光從陳汐等人一掃而過,濃眉一皺,道:“此次飛升的下界之人就這么幾個嗎?”
  “正是。”枯瘦中年連忙答道。
  “罷了,就這樣吧。”
  孟星搖了搖頭,似有些不滿,最終還是揮手道,“這些下界飛升者被征用了,這是藺浩仙君的命令,想必你們應該也對此事略有耳聞。”
  說完,他再不理會枯瘦中年二人。
  他轉過身軀,冷冷掃視著陳汐等人,道:“來自下界的小家伙們,你們也聽清楚了,廢話不多說,乖乖跟我走上一遭,等完成任務,自會放你們自由,若誰敢不從,可別怪我殺了你們!”
  “記住!這是仙界,不再是你們人間界,在這里,只有強者才有發言權!”
  “可是,我們要完成什么任務?”
  一名飛升者弱弱問道,其他人的臉色也都難看之極,萬沒想到,剛抵達仙界,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等到了你們就知道了。”
  孟星冷冷撂下一句話,袖袍一卷,連同陳汐也都被卷入其中,然后駕馭著一艘仙舟,倏然劃破蒼穹而去。
  “這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枯瘦中年好半響都沒回過神來,身上有些難看。
  “唉,誰又能猜得出藺浩仙君的心思,不過我好像聽說,這陣子,不止是咱們云虹城,附近其他仙城中,也皆都有藺浩仙君的屬下出沒,只要發現飛升者,就會被帶走,誰也說不清楚是為了什么。”
  耄耋老者嘆了一口氣。
  枯瘦中年驚疑道,“飛升者的身份,干系到仙界中的各大勢力,說不定就是哪個大人物的后裔,藺浩仙君這么做,難道不怕得罪人?”
  “哼,連仙庭都不管,誰又會理會這些事情?”
  耄耋老者冷哼了一聲,道,“更何況,三界即將動蕩,誰還有心思理會這些飛升者?像剛才那個蕭云,只要你我不說,就是被孟星大人殺死,只怕蕭龍真人都不會知道。”
  枯瘦中年怔了怔,苦笑搖頭不已。
  ……
  仙界的蒼穹,無窮深遠,傳說之中,唯有抵達仙王境的恐怖存在,方才有能耐丈量仙界蒼穹之高。
  并且這里的空間法則,也極其堅固,充斥著凝練無匹的法則之力,天仙都不能撕裂空間進行挪移,只能夠飛行。
  就算是玄仙,也只能在千里范圍內瞬移,且極其消耗仙力。
  而只有大道大羅金仙地步,渾身凝練出一條條的大羅法則,方才能突破空間法則的束縛,自由無束地穿梭天地虛無之間。
  嗖!
  一艘仙舟在空中極速飛馳。
  仙舟上,孟星盤膝而坐,腰脊寬厚筆直,濃眉密須,神態威猛,散發著迫人的威勢。
  一眾飛升者,則一個個老實呆在船艙中,神色難看,怔然不語,眉宇間接都有著一抹深深的憂色。
  那來自無極大世界的蕭云,更是咬牙切齒,臉色鐵青到了極致,嚇得他旁邊的一男一女兩名仆從都有些不敢靠近他。
  唯有陳汐神色沉靜,正在努力調整體內氣機。
  這次晉級天仙之境,帶給他的好處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可以用驚喜來形容,按照他估計,只等恢復體內的仙力和仙識,同時又凝練出法則之力,他甚至都不用再去畏懼玄仙級別的存在!
  不錯,是玄仙高手,而非天仙。
  因為陳汐的底蘊實在太龐大了,早在地仙之境時,就已走到一種獨步古今的地步,根基渾厚凝練到了極致,足足是同輩中的百倍有余。
  而如今,又已渡劫飛升,羽化天仙,其渾厚根基給他帶來的好處,自然是難以估量。
  打個比方說,如果普通天仙的仙力是一片浩渺湖泊,那么陳汐的仙力就是一座汪洋大海!若被其他天仙看待,非驚爆眼球不可。
  “天仙、玄仙、大羅金仙、圣仙……我如今在修為上已是渾厚無比,只要靜心修煉,不愁進階不了更高境界。”
  陳汐感受著體內正在迅速變得充盈起來的仙力,暗暗握緊了拳頭。
  他的心態很好,很清楚抵達仙界之后,自己已經和一個新人沒什么區別,想要在此立足,唯有掌握更強大的力量。
  而擁有蒼梧幼苗之助,他更是可以在短時間內,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
  唯一所欠缺的,就是法則的凝練了。
  法則,高于道意,而又源于道意。
  每一種大道奧義,皆可以凝練為一種法則,法則越是凝練,所具備的力量就越強,而在法則凝練到同等強度下,掌握的法則越多,同樣發揮出的實力就越大。
  一個是質量的比較。
  一個是數量的比較。
  一目了然。
  不過也有一些罕見法則,不能以此來劃分,像吞噬、沉淪、造化這一類罕見無上的法則,單單掌握一種,都足以不懼一切,傲嘯一方了。
  可惜,這一切在陳汐身上都不適用。
  他掌握的不止有五行、陰陽、風雷這一類的常見大道奧義,還有造化、沉淪、彼岸、吞噬等罕見大道奧義。
  所以,若是當他將這些大道奧義一一凝練為法則之力時,其發揮出的力量之強大,足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了。
  當然,掌握的大道奧義越多,也就意味著他要比別人花費更多的時間去凝練法則,其困難程度也是遠遠高于其他人。
  或許,這就是唯一的弊端了。
  “此時倒是不適合凝練法則,等尋覓一個時機脫身,再修煉也不遲……”
  陳汐感知了一遍體內氣機的變化,便不再多想。
  眼下的局面,也不容他多想。
  玄仙孟星突兀出現,以藺浩仙君的名義,將他們這些飛升者帶走,可謂是打亂了陳汐的計劃。
  原本,他已準備好領取仙牌之后,就先打探一番仙界的情況,而后直接按照師姐離央的囑咐,前往“道皇學院”,等擁有了立足之地,再去飄渺仙山,聯絡秋云生,打探有關左丘氏的一切。
  可如今,顯然不得不改變一下計劃了。
  不,也談不上計劃,因為他現如今根本就不清楚這個孟星要帶他們前往哪里,又要完成什么任務……
  所以,只能見機行事。
  這種被動的感覺很不好受,充滿了未知,也充滿了兇險,若非陳汐道心已磨礪到“心魂”的地步,又歷經了無數次變故,只怕也會和其他飛升者一樣,一副患得患失,不知所措的模樣。
  “到了!”
  就在此時,仙舟猛地一頓,船艙外傳來孟星那沉渾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