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08 故友齊臨

孟星的聲音剛落下,就收起了仙舟。
  頓時之間,一座雄峻巍峨的山脈出現在視野中。
  山勢陡峻,彌漫著濃濃的青色霞霧,如云海般蒸騰,遠遠一望,竟似浩渺無垠,極為壯闊。
  “這是青魂礦山,待會就有人來接你們。”
  孟星一指那遠處的山脈,淡淡說了一句。
  “礦山?”有人顫聲道,“該不會是讓我等前來挖掘礦石吧?”
  其他人的臉色也很不好看,青魂礦山?只聽聽名字就知道是個什么去處了,而這孟星居然把他們帶到這里,十有**沒安什么好心了。
  孟星不答,只是冷冷掃了眾人一眼,道:“我不得不提醒你們一句,若想活命,最好乖乖地配合,否則的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眾人悚然,神色難看到了極致。
  飛升仙界前,他們受盡世人崇拜,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能想到飛升之后,仙界竟會是這般模樣?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下子從山巔跌入低谷一般,那種巨大的落差,令得眾人的心情都有些患得患失,措手不及。
  “沒想到,這次竟然是孟星大人親自來了。”
  一道流虹倏然從遠處那青霧繚繞的山脈中飛馳而來,那是一個瘦削如竹竿,氣質精悍,只有一只獨眼的冷厲青年。
  天仙?
  陳汐眼睛瞇了瞇,便即收回目光,若換做在人間界,他或許還會忌憚對方幾分,可如今他已臻至天仙境界,且根基渾厚無比,根本不會將對方放在心中。
  “韋正,這些飛升者就交給你了。”
  孟星朝那冷厲青年點了點頭,似一刻也不想在此地多呆,囑咐了一句,就轉身駕馭著仙舟離開。
  “你們,跟我來吧。”
  孟星一走,那韋正臉色頓時變得冷酷起來,一只獨眼中盡是漠然無情之意。
  眾人面面相覷,臉色變幻不定,最終,還是乖乖跟隨其后,朝那一片青魂礦山中飛馳而去。
  ……
  ……
  “找死!還敢偷懶,給我滾起來!”
  “求求您,求求您讓我歇息一下吧,我已經盡力了,不是我不努力,是那青魂母巖越來越稀少了。”
  “呸!廢物,一天十塊青魂母巖都交不上來,留你何用,死去吧!”
  “還有誰沒完成任務?趕緊過來領罰!若被老子親自揪住,你們誰都別想活了!”
  “一群窩囊廢,沒用的玩意,今天的仙石俸祿取消了!”
  如血暮色下,青魂礦山深處,響起一陣粗聲怒罵之音,其中還夾雜著一陣哀求、慘嚎之音,還不時響起一陣鞭子抽打之音,啪啪作響,慘呼震天,令人毛骨悚然。
  當陳汐等人跟隨在韋正身后,抵達此地時,就看見在山腳下,有著一片空曠的平地,此時正佇立著許多人影。
  其中大多數人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渾身臟兮兮的,宛如世俗乞丐。
  而在場地四周,則有著一行行身披黑甲的護衛,手執鐵鞭,拱衛在四周,一個個發出猙獰而殘忍的笑意。
  一張黑鐵桌子,擺置在場地中央,桌子后邊坐著一個皮膚白凈,八字胡,眼睛細小如綠豆的肥胖中年,那一身的肥肉,幾乎快要把一副都撐破了。
  在肥胖中年身旁,還立著兩個身披薄紗的妖冶女子,依偎在這肥胖中年身邊,幫其捏肩錘背,斟酒送茶,不時發出一串嬌媚的笑聲。
  那些衣衫襤褸的人們,此刻就在桌子后邊排著長隊,手中皆都拎著一個鐵筐,筐中是一些呈現暗青色的紫魂母巖,大小不一。
  啪!啪!啪!
  在另一側,還有兩名赤膊上身的護衛,手持鐵鞭,正在抽打一群礦奴,打得他們渾身皮開肉綻,血花飛濺,滾在地上慘嚎不已。
  有幾個甚至沒慘嚎幾聲,就沒了聲音,化作了一具冰冷的尸軀。
  每當這時候,旁邊就會竄出一只威猛無比的赤色烈虎,飛撲而上,張開血盆大口,將那尸體吃的一干二凈。
  衣衫襤褸的礦奴!
  兇神惡煞的護衛!
  殘忍暴戾的虎獸!
  ……
  這一幕幕畫面,血腥而殘忍,給人心靈以強烈無比的震撼。
  當那些和陳汐一樣抵達于此的飛升者看見這一幕時,臉色登時變得刷白,瞳孔擴張,不可抑制地涌出一抹驚慌之色。
  只有寥寥幾人,還保持著冷靜,其中就有陳汐。
  “一尊玄仙,四位天仙,剩下的一千三十二名護衛中,一小半是地仙,一大半是冥化境界……”
  “那些礦奴足有上萬余人,其中有一百余人明顯擁有天仙的根基,卻并未凝練法則之力,且修為孱弱萎靡,不出意外,他們應該是和自己一樣,都是剛飛升仙界,就被抓到了這里……”
  “古怪,若只是僅僅挖取礦石,完全不必四處抓捕飛升者的,這其中只怕有什么緣由了……”
  目光一掃,整個礦區中的情況,陳汐盡收眼底,心中一陣輕松,只有沒有大羅金仙坐鎮,就談不上什么致命的威脅。
  “你們的任務,和他們一樣,挖取青魂母巖,每天日落前,必須繳納十塊,少一塊就會遭受刑罰,若是少于五塊,則會被處死。”
  這時候,那韋正淡淡開口,聲音冷酷無情,“你們可以選擇嘗試逃走,不過我要提醒你們,從一個月前開始,從各地抓捕而來的飛升者,沒有一個成功,其下場比死在血紋烈虎嘴中要慘百倍不止。”
  此話一出,那些原本還心存僥幸的飛升者,登時面如土色,絕望而無助。
  “那我們……什么時候算完成任務?”一名飛升者苦澀說道。
  “什么時候離開,我自會通知你們。”
  韋正眸光冰冷,如刀子一般冷冷掃過眾人的臉龐,道,“現在,交出你們身上的儲物法寶,然后前往那邊排隊,從婁風執事那里領取鐵筐,他會安排你們進入哪一個礦區。”
  說著,他遙遙一指場地一側,那里有一座由巖石堆砌而成的房屋,房屋前,正有一個面容陰鷙的老者躺在一張軟榻上休憩。
  似是察覺到韋正在說他,那陰鷙老者倏然睜開眼睛,彌散出一抹妖異碧綠的光澤,陰森懾人。
  被這一道目光觸及,就猶如被一條陰冷的毒蛇盯住,令得那些飛升者渾身都一陣不自在,毛骨悚然。
  這個婁風、以及韋正,便是陳汐所察覺到的四位天仙中的兩個。
  還有兩個分別是那坐在案牘后方,收取青魂母巖的肥胖中年,另一個陳汐卻不敢冒然去查探,只隱約能感知到,對方在一處幽邃的礦道之中,面容、模樣皆都不清楚。
  至于那名玄仙,則盤踞在據此千里之外的一處小山之巔,氣息玄而又玄,遙遙籠罩著整個青魂礦山。
  “憑什么要交出儲物法寶?我們又不是你的奴隸!”
  見自己不但要成為礦奴中的一名,且還要交出身上的儲物法寶,其中一名飛升者再也按捺不住,厲聲質問。
  此話一出,在場的氣氛都是一靜,那些衣衫襤褸的礦奴,那拱衛在四周的護衛,皆都露出一抹憐憫之色,朝這邊望來。
  “哈,有一個不識時務的家伙。”
  “唔,你說,這家伙會怎么死?是被韋正大人直接擰掉腦袋,還是將他整個人徹底煉化為燈油,懸掛在礦道之中照明?”
  那肥胖中年身邊,兩名妖嬈艷麗的女子皆都露出一抹興奮之色,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可內容卻是令人心寒。
  “我猜猜,那飛升者模樣生得不錯,或許會被婁風這個老變態搶走,當晚就狠狠干爆他的屁股,哈哈哈!”
  那肥胖中年大笑,渾身肥肉一顫一顫的,如波濤起伏,說話時,雙手一左一右,狠狠抓揉著那兩名女子的翹臀,抓得兩女發出一陣似痛苦似舒服的尖叫,他這才罷手,嘴中發出一陣滿足的嘆息。
  見到這樣一幕幕,那之前憤慨出聲的飛升者渾身都一顫,心中的怒火如潮水褪去,被一抹恐慌所取代。
  還不等韋正有所反應,他竟是一股腦摸出三件儲物法寶,恭敬遞了過去,顫聲道:“大人贖罪,大人贖罪……”
  韋正一只獨眼冰冷掃了他一眼,收起這三件儲物法寶,這才道:“十個呼吸之內,交出身上的所有儲物法寶,記住,是所有!超出時間的話,后果自負。”
  眾人哪還敢有任何猶豫,忙不迭將身上的儲物寶貝都交了出來,連那來自無極大世界的蕭云也像被打擊得丟失掉所有氣焰一般,乖乖交了出來。
  陳汐也交出了儲物法寶,不過里邊只有十余塊仙石,至于浮屠寶塔,早已被他孕養于混洞世界中,除非殺了他,否則誰來了也發現不了。
  很快,十個呼吸過去。
  而此時,所有的目光已落在了陳汐身邊的一名少女身上,有驚詫,有同情,也有幸災樂禍。
  因為少女已表示,身上沒有攜帶儲物法寶,不過這話,誰又會相信了?
  “搜身!”
  對于此,韋正好像并不意外,或者說他見多了這樣的飛升者,當下面無表情地揮了揮手。
  下一刻,就有十余個兇神惡煞般的護衛沖上前來,不懷好意地將目光齊刷刷掃向了那名少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