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09 羽化飛升

那名少女一襲淡藍色長裙,細眉如柳,櫻唇瓊鼻,臉頰嬌俏白皙,氣質如出水清荷,楚楚動人。
  不過這一刻,面對那十余名兇神惡煞般的護衛,她卻是小臉刷白,清澈的眸中涌現出驚恐之色,像遭遇險境的小鹿似的,令人憐惜。
  以陳汐的閱歷來看,這少女應該不會是在撒謊,也不可能撒謊了,因為處在這種境地下,撒謊絕對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唔,這小妞長得可真俊啊。”
  “哈哈,小妞莫怕,哥哥會很溫柔的。”
  “讓我猜猜,那儲物法寶會藏在哪里了,是胸前那一塊玉墜中,還是藏在腰帶中了啊,要不要解開腰帶,脫掉衣服細細搜查一番呢?”
  一眾護衛眼眸火辣,神色猙獰中透著猥褻之色,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少女的身軀,嘴中發出一陣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
  “我,我真的沒有攜帶儲物法寶。”
  少女又羞又惱,臉色變幻不定,一對清澈的眸中都涌上一抹水霧,泫然欲滴,這般柔弱的模樣,又是引得那些護衛一陣大笑,愈發的肆無忌憚。
  “各位,在這種處境下,這位姑娘應該不會撒謊才對。”
  陳汐皺眉,忍不住出聲道。
  話音還未落。
  啪的一聲,一道鞭影破空而下,聲勢凌厲,劈頭朝陳汐臉上抽來。
  陳汐眼眸一瞇,最終還是強忍著沒有閃避,毫無意外地,這道鞭影結結實實打在了臉頰上,留下一道可怖的血痕。
  “呸!你算什么東西,這里也有你說法的地方?再敢多嘴,老子用鞭子抽不死你!”
  那名護衛收起鐵鞭,不屑地瞥了陳汐一眼,一臉的殺意。
  陳汐抿了抿唇角的血漬,神色已變得平靜之極,血腥的味道,他很久都沒品嘗過了,卻沒想到剛來仙界,就吃了一鞭子。
  他很清楚,這時候自己的力量還未全部恢復,還未凝練出法則之力,唯有忍耐,只不過在心中,他已對眼前之人判了死刑。
  “好了,不用搜了。”
  這時候,那韋正冷冷掃了陳汐一眼,又看了看那少女,便即揮了揮手,命令那些護衛離開。
  “哼!小子,竟敢破壞大爺的好事,你完了!”
  陳汐耳畔,突然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不用看,他也清楚,肯定是剛才出手打了他一鞭的那名侍衛。
  “魯豐嗎?我等你。”陳汐心中暗道,他從那些護衛的交談聲中,已牢牢記住了那人的名字。
  接下來,陳汐一行人從那陰鷙老者婁風手中,各自領取了一個鐵筐,便即被一名護衛帶著,穿過一處山坳,來到一排房屋前。
  這些房屋,皆都由巖石堆砌而成,猶如一條蜿蜒的長蛇,密密麻麻分布于四周。
  “哼,你們運氣不錯,今天剛死了二十多個沒用的廢物,他們留下的房間,你們隨便挑選一處吧。記住,夜晚只準呆在房間中,若不聽話,后果自負!”
  那名引路的護衛冷哼了一聲,便即負手大步離開。
  “礦奴?羽化飛仙,誰能想到會在一夜之間,淪為這般下場?早知如此,何必貪戀什么成仙之路?”
  沒了看守之人,有人再忍不住嘆息出聲。
  “哼,這只是咱們運氣不濟而已,不用怨天尤人,仙界怎么了?只要掌握力量,照樣活得風生水起!”
  有人卻不以為然。
  “也對,像我等從人間界飛升而來,哪一個不是歷經了無數磨練,方才于千軍萬馬中硬生生殺出一條成仙路來?暫時隱忍吧,等以后有機會了……哼哼。”
  有人神色狠戾,一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模樣。
  交談片刻,那些飛升者們便各自散去。
  誠然如他們所言,能夠歷經諸般劫難羽化天仙的,沒一個是弱者了,只不過是初來乍到,其心態還未能適應仙界的環境。
  他們唯一欠缺的,便是時間。
  “剛……剛才多謝公子了。”
  那名少女走上前,低聲向陳汐道謝。
  “不用謝,再說我也沒幫上什么忙,反而挨了一鞭子。”陳汐自嘲一笑。
  “反正,公子是一個好人。”
  那少女似極少和異性說話,談吐之間,隱隱有些柔弱訥訥的味道,但很快,她就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我叫木靈朧,來自玄黃大世界,公子,敢問您的名諱是?”
  “陳汐,來自玄寰大世界。”陳汐笑道。
  “陳汐……”木靈朧在嘴中重復了一遍,旋即點頭道,“陳汐公子,以后我一定會報答您的恩情的!”
  說罷,她便低著頭匆匆離開。
  “玄黃大世界,那可是比玄寰域更為古老的一方大世界,小師姐好像說過,仙界中有一尊權勢無雙的仙王,就出身于玄黃大世界中……”
  陳汐略一沉吟,就不再多想,選了一處無人的石屋,便走了進去。
  ……
  ……
  深夜,陳汐盤膝坐在星辰世界,靜靜吐納。
  體內蒼梧幼苗不斷噴吐出一股股精純仙靈之力,補充著他那浩瀚無垠似的混洞世界,與此同時,在他的識海中,仙識洶涌,呼嘯如潮水,發出陣陣轟鳴之音。
  由地仙到天仙,就好比地和天的關系,天差地別,判若云泥,是一個質的飛躍。
  最顯著的特質就是仙元蛻變為了仙力,仙念蛻變為了仙識,肉胎凡體蛻變為了仙靈體魄。
  抵達這等境界,足以與萬古同壽,壽元綿延!
  不過,這僅僅只是壽元上的飛躍,天仙也是會隕落的,哪怕能歷經萬世,卻無人敢自稱永生不滅。
  “不錯,按照這種進度,只需半個月,自己的實力就能徹底恢復過來。可惜,進入仙界之后,星辰世界的時間法則明顯被壓縮不少……”
  抵達天仙之境后,陳汐已經能夠清晰感知到星辰世界中流轉循環的時間法則,雖無法參悟,可卻能分辨出,進入仙界之后,星辰世界的時間法則,被壓縮了一半左右。
  換而言之,以前星辰世界中的十天,相當于外界一天。
  而如今,星辰世界的五天,才相當于外界一天。
  這讓陳汐頗為有些遺憾,不過令他安心的的是,雖然星辰世界的時間法則受到限制,但在進入仙界之后,已不虞被其他人察覺到。
  這就是天道法則的不同了。
  在人間界,那天道法則會受到上界大人物的干預和掌控,但在仙界不同,仙界的天道法則,就是仙王,也不敢妄言能夠去御用和掌握。
  如此一來,星辰洞府的秘密,只要陳汐不說,隨時隨地都能運用,而不用像在人間界那般,每祭用一次,還要小心翼翼,躲躲藏藏。
  “如此也好,本尊在星辰世界中靜修,第二分身則可以去執行任務,只要抓緊時間,不用多久,就足以從此地脫困,到那時……”
  陳汐腦海中浮現出之前那個名叫魯豐的護衛身影,心頭殺機一閃即逝。
  旋即,他便恢復平靜,潛心陷入深層次的參悟之中。
  ……
  ……
  翌日一早。
  天還未亮,一陣怒罵聲已在外邊響起。
  “起床了!趕緊滾出來干活!規矩你們都清楚,只需繳納十塊青魂母巖,就可以獲得十塊仙石的俸祿。”
  “少一塊,挨一鞭!”
  “少于五塊,當場處死!”
  當陳汐從房屋中走出時,其他飛升者也已出現。
  見人都到齊了,一名護衛揮了揮手,就帶著他們一路飛奔,掠過重重山脈,最終抵達一處幽邃的礦口前。
  “你們瞧好了,這就是青魂母巖,每一塊都必須有這么大,偷工減料照樣得挨鞭子!”
  那名護衛摸出一塊拳頭大小的暗青色石塊,讓眾人一一過目,這才冰冷說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們,誰敢私藏儲物法寶,只要被發現,就會被當場殺死,尸體拿去喂血紋烈虎!”
  說罷,他揮了揮手。
  嗖嗖嗖……
  眾人當即沖入礦口之中。
  這處礦口很深,幽邃無比,曲曲折折,充斥著諸多岔口,很快,眾人就各奔東西,分散開來。
  沒有人愿意和其他人在一起。
  因為按照那名護衛的介紹,這礦洞之中的青魂母巖礦脈早已不知道被挖掘了多少歲月,如今的產量稀薄的可憐,都已經快要廢棄。
  而想要從中挖掘到十塊青魂母巖,其難度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這種情況下,在成群結隊去一處地方挖掘礦石,顯然不可能完成任務了。
  “青魂母巖,能夠煉制出青魂精鋼,蘊含青魂仙煞之氣,乃是一種煉制玄階仙器的中階仙材……”
  陳汐一邊朝深處飛馳,一邊在腦海中思索著有關青魂母巖的資料。
  如今他已清楚,在仙界,仙兵法寶可以分作普通、玄靈階、宙光階、太武階、太虛階五大等級,每一種等級,又分作上中下三品。
  同樣,仙材也依據于此,分作了五種品級,分別是下階、中階、高階、極階、以及王階五大等級,一一對應著仙寶五大等級。
  而這青魂母巖,就是一種中階仙材,是煉制玄靈階仙寶的主材料之一,尤其是在煉制仙劍、仙刀一類的攻擊性寶物時,將青魂精鋼摻合進去少許,就能夠增強仙寶的靈性和韌性,頗為珍貴。
  “也不知道,誅圣禁劍、道厄之間、釋厄青燈這一類的寶物,又是何等品級?”
  陳汐不自覺地,想起了自己身上所攜帶的諸般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