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014 半途劫殺

四十九天后。
  晴。
  九華劍派中,似有默契一般,無論弟子,還是長老,皆都停下手中動作,走出房外,遙遙望向西華峰的方向。
  今天,就是陳汐渡劫飛升的時期!
  西華峰上,陳汐和大師兄等一眾人一一道別,他儀態沉靜從容,唇角含笑,并未流露出任何的緊張,或者不舍之色。
  因為該交代的已經交代,該囑咐的已經囑咐,剩下的,除了聽天由命,還能做什么?
  唯一令陳汐有些遺憾的是,沒能有時間重返大楚王朝,和弟弟陳昊,和那些故友們見上一面,道一聲暫別。
  不過,他已經很知足了。
  起碼,在場還有自己的兒子和侄子,有大師兄火莫勒他們,有梵云嵐甄流晴他們。
  并且,靈白白魁阿蠻殤木奎狐姬雪妍等人,也已有了安排,十年之后,甄流晴會帶他們從不可知之地的一處秘境中,前往仙界。
  那處秘境,是甄流晴的師尊道缺真人親手為其準備,從那里渡劫飛升,將會直接抵達仙界一處神秘區域——暗黑圣淵。
  而據甄流晴所言,到時候,靈白他們只需跟隨她一側,就可以無驚無險地抵達仙界之中,不虞出現什么意外。
  對于此,陳汐雖感到驚詫,但畢竟解決了他心頭的一個負擔,哪怕想不明白,心中已是輕松不少。
  說實話,除了木奎狐姬雪妍之外,靈白白魁阿蠻殤這四個家伙,一個比一個怪胎,有劍魂修道的,有天生瑞獸貔貅,有來歷神秘的靈魂戰偶……
  這些怪胎想要飛升仙界,也不知需要多久,又會遇到怎樣的波折。
  如今,有甄流晴幫他們前往仙界,陳汐自然是高興之極。
  “父親。”
  一旁,陳安忍不住低聲喊出。
  陳汐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低聲道:“記住,有機會多回去看看你二叔和二嬸,他們為咱們陳家付出太多,有些事情,你也要幫忙分擔一些。”
  陳安點頭,神色堅定道:“父親放心就是了。”
  “大伯,你等著,我很快就會去仙界找你的。”陳瑜豪情萬丈,鏗鏘說道。
  陳汐大笑:“好!”
  這些天,他已經將一些自身所學,編撰成冊,交給了兩個小家伙,其中不止有“大羅真解”“不朽道典”等諸多至高法門,還有一些有關戰斗的經驗和技巧。
  并且,這次他前往仙界,除了像誅圣禁劍道厄之劍一類的寶物之外,浮屠寶塔中的其他寶物,他都已交給了陳瑜和陳安。
  這么做,也是希望兩個小家伙快快強大起來,好為弟弟陳昊分憂,也為陳家的基業出一份力。
  當然,徒弟沈言也有一份。
  “莫要懈怠。”
  陳汐看著沈言,看著這個面孔黝黑,質樸而堅毅的少年,輕聲說道,“若遇到什么疑惑,可以和陳瑜陳安相商,也可以多多詢問師門長輩。”
  其實,陳汐一直感覺挺虧欠沈言的,畢竟,自從將沈言帶入宗門之后,他這個當師尊的就極少有為其傳經授業的時候。
  如今即將離開仙界,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師尊放心,我一定會更努力的!”
  沈言堅定道,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分外珍惜如今所擁有的一切,因而愈發的刻苦和努力,在他心中,其實早已將陳汐當做了父親般的角色。
  只不過他從來都不會表達自己,而是小心地將這一份感情藏在了心底深處。
  “大伯放心,有我在,肯定不會讓沈言師弟委屈的。”
  陳瑜一把摟住沈言肩膀,大包大攬,拍胸脯保證,這段日子在西華峰上,他早已和沈言廝混熟了,再加上陳汐的關系,兩人已是宛如兄弟般。
  至此,陳汐微微一笑,不再多言,抬頭望了望蒼穹。
  不知何時起,那蒼穹上,已是漆黑一片,烏云滂沱,匯聚在一處,翻滾洶涌不休,釋放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天地之間,一片壓抑。
  轟!
  一聲驚雷,徹響九霄,打破了天地的寂靜,伴隨而至的是那一道道粗如兒臂,熾盛如銀蛇般的閃電,它們匯聚在一起,化作雷暴漩渦,懸掛于蒼穹之上,瘋狂旋轉,噴吐出一股幾欲要滅世般的氣息。
  這是地仙第九重天劫——羽化劫雷。
  只不過和其他地仙渡劫時所不同,陳汐所面臨的這一道羽化劫雷要更為可怖,一道道閃電流竄著密集的神秘法則之力,泛著熾盛奪目的光澤,照亮九萬里山河。
  甚至,能看見一尊尊神靈虛影一座座的仙宮殿堂一座座仙山寶地……諸般異象全都在其中蘊生!
  “羽化萬象,仙靈凝空!”
  “老天,這可是羽化劫雷中最恐怖的一種異象!”
  “傳聞中,這等異象可是只有那些天生圣者不世神魔渡劫時方才會蘊生,多少年過去了,想不到如今居然再次重現!”
  看見這等可怖的劫難,九華劍派上下哪怕對陳汐再有信心,心中也不免產生一抹緊張。
  嗖!
  就在此時,一抹金虹騰空,陳汐神色沉靜,長發飄舞,眸光如深邃星空,映照萬物機變,一步步蹬虛空而上,步步生金蓮,彌散億萬功德神輝,其中竟有縷縷大道梵音響徹,蕩滌神魂,令天地都染上一層輝煌金光。
  這一剎那間,眾人心中那一抹縈繞的緊張,沒來由消失一空,變得清寧而平靜。
  然后,他們就看到了一幕注定令他們畢生難忘的畫面。
  蒼穹滾滾劫雷之下,陳汐當空而立,身影孤峻,彌漫萬丈金輝,宛如視天地如無物,只是駢指為劍,輕輕一劃。
  云破!
  雷滅!
  方圓十萬里蒼穹中,于瞬息之間,已是再也尋覓不見一絲劫云,看不見一縷劫雷,一切的一切,都在那輕描淡寫一指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猶如剎那乾坤變,彈指已桑田。
  眾人呼吸都一窒,渾身僵硬,徹底呆滯在那里,皆都有些不敢置信,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這可是一場九重雷劫,羽化萬象,仙靈凝現,其代表天威,自古至今不知扼殺了多少驚采絕艷的通天人物,端的是可怖無比。
  可如今,竟是還未降臨,就被陳汐一擊粉碎了!
  “這家伙,已走到了地仙境的大圓滿地步,底蘊之強,足以傲視古今,俯瞰天下了!”
  甄流晴喃喃,清眸如水,泛著異彩漣漪。
  “真懷疑他這些年是如何修煉的……”
  一旁,梵云嵐也不由輕嘆,感覺自己怎么追趕似乎也根本不可能再追上他的步伐。
  趙清河周四皇甫清影凌魚等人也都心有戚戚然,像他們這些年,皆都在隱世之地靜修,又有功參造化的師門長輩指點,原本以為此次出世,不說能超越陳汐,起碼也不會落后了。
  可誰曾想,這家伙還是走到了他們前邊,并且看其渡劫時那游刃有余的輕松模樣,也遠遠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
  “這便是陳汐,每每出人意料,與眾不同,和他一比,這全天下的天才也都泯然眾人矣,哈哈哈……”
  掌教溫華庭大笑,聲音中透著無盡感慨和喜悅。
  這句話夸張嗎?
  一點都不!
  起碼對整個九華劍派而言,陳汐在所有人心中,就如同一個從不褪色的奇跡,和他有關的事情,更毫無爭議地帶上著傳奇色彩!
  細想這些年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誰又能否認這一點?
  嗡!
  劫雷滅,蒼穹中開始蘊生出一道道金燦燦的神虹,劃破蒼穹,橫亙天地之間,神曦噴吐,仙霞彌散,將天地都渲染得瑰麗而神圣。
  那是仙霞,來自仙界,一朵朵輝煌而絢麗,不屬于人間。
  這一刻,看見這一幕,方圓百萬里范圍中的生靈,皆都心生一抹震撼,一種渴慕,一種敬畏。
  就在這一片肅靜而莊重的氣氛中,陳汐轉身,眸光清澈而深邃,遙遙朝九華劍派所有人拱了拱手,便即灑然轉身,抬步而去。
  每一步落下,都有一朵仙霞在其腳下升起。
  步步仙霞,扶搖直上。
  這就是霞舉飛升!
  仙霞供奉,迎仙入界。
  直至后來,人們只能看見,一片片輝煌而絢麗的仙霞,將陳汐圍繞,將其映襯得猶如一尊神祗,走向了那虛空最熾盛的仙霞中。
  羽化成仙!
  這一刻,眾人無言,目光中皆都是對陳汐的祝福。
  這一天,九華劍派西華峰之主陳汐,破劫九重,霞舉飛升仙界!
  這則消息,猶如颶風一般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傳遍整個玄寰域,引起全天下修者震動,更成了一個古往今來無人能超越的傳奇!
  有關他在人間界中所創在的一個個奇跡,也再難有人能將其打破,為后世修者所津津樂道。
  或許,無盡歲月之后,人們才會將其遺忘。
  可起碼這一刻,有關陳汐這個名字,有關他的人,他的事,已在玄寰域那無盡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成為了一個烙印,為人們所銘記。
  茫茫仙路,萬舸爭流。
  這一切并非終點,而是新的征程,那傲立九天之外的仙界,才是屬于真正強者與萬世爭鋒的舞臺!
  而陳汐,已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