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15 身法莫測

災厄五毒煙!
  聽到這個名字,連韋正、婁風臉色都微微一變。
  這可是一種禁忌般的陰邪法寶,由碧磷血瞳蛇、爛銀赤尾蝎、白骨人面蛛、千足花蜈蚣、黑袍玉蟾蜍這五種天地至毒之物的本元精血,融合戰爭災厄之氣煉制而成。
  其色如琥珀,夢幻而美麗,可只要一縷,都足以將萬里大地化作死絕之地,寸草不生,生機斷絕!
  任何生靈,只要被沾染上一絲,必然會被災厄毒氣侵入身魂,徹底化作一具血尸,就是玄仙沾染上,若不及時救治,也會在一炷香內殞命。
  “這混蛋難道瘋了!?”
  韋正再忍不住罵出聲,這可是禁忌之物,一旦泄露,絕對是過街老鼠,人人得而誅之。
  “一起去,千萬不能讓災厄五毒煙波及到其他地方了。”
  婁風臉色也是陰沉不已,萬沒想到,這薛胖子竟煉制了這等人神共憤的歹毒寶物。
  “走!”
  兩人身影一閃,破空追趕而去。
  礦洞前,薛昆面露一抹猙獰而扭曲的笑容,在其手上,拖著一個黑色玉瓶,一縷縷如琥珀一般夢幻的煙霧從瓶口傾瀉,朝那礦洞深處涌去。
  “黃辛師弟,當年你救我一命,這次,師兄哪怕拼了老命,也要為你報仇,你等著,那小子很快就要化作一具血尸了……哈哈哈。”
  喃喃聲中,薛昆的神色變得瘋狂而暴戾。
  “該死!果然是災厄五毒煙!”
  “薛胖子,你他媽不想活了,趕緊把此物收起來!”
  遠遠地,看見這一幕之后,韋正和婁風臉色又是一沉,卻是不敢上前,遠遠站在千丈之外,厲聲暴喝不已。
  說話時,兩人周身法則轟鳴,形成光幕,將自身籠罩住,這災厄五毒煙太霸道,就是他們沾染上一絲,也是有死無生
  。
  “大驚小怪,全都死光了又如何?只要能為師弟報仇,我哪還管他洪水滔天?”薛昆瞥了兩人一眼,又是一陣瘋狂大笑。
  見此,韋正和婁風臉色愈發難看,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知道不能再遲疑了。
  咻咻咻……
  一桿桿杏黃陣旗,從韋正手中飛出,插入千里范圍,形成一個大陣,將這千里范圍的空間徹底封禁。
  與此同時,婁風傳音,將這里的一切稟告給了玄仙熊溟。
  “等事成之后,將得知這一切的人全部殺了,決不能讓消息走漏一絲,否則藺浩仙君怪罪下來,誰也別想活了!”
  很快,婁風得到了熊溟的回復,不禁一呆,全部殺了?那其中可有不少飛升者啊。
  他把此事說給韋正,后者聞言,一只獨目中流露出一抹冰寒殺機,冷冷道:“那就全部殺了,又有什么好猶豫的?”
  婁風怔了怔,嘆息道:“唉,也只能如此了。”
  ……
  礦道深處,木靈朧悠悠從打坐中醒來,見旁邊陳汐正在幫自己護法,不由有些不好意思,低頭道:“這次,又麻煩陳汐公子了。”
  陳汐搖頭:“舉手之勞而已。”
  “對了,剛才似乎有人幫了咱們一次,他……怎么一眨眼又不見了?”木靈朧似想起什么,疑惑道。
  陳汐一怔,旋即就明白她所說的是自己的本尊,笑道:“那只不過是我用的一種手段而已。”
  木靈朧恍然,一對清澈的眸子亮晶晶的。
  嗤嗤!
  就在此時,那遠處籠罩著的青魂煞氣,發出一陣劇烈的聲音,翻滾不休,隱約能看見,似有一縷縷煙霧,正在穿過青魂煞氣,朝這邊涌來。
  那一縷縷的煙霧,如夢似幻,美麗非凡,在這陰暗的礦道中,彌散著令人心醉的光澤。
  可當陳汐一眼掃過去,卻面色一變,驚道:“災厄五毒煙?”
  木靈朧聞言,也是小臉一變,道:“怎么會這等歹毒之物,我聽聞,這東西不是不讓煉制嗎?”
  顯然,她也聽聞過災厄五毒煙的名字。
  “哼,這世上不怕死的人太多,只要做的隱蔽一些,誰又能發現了。走,先藏入巖壁內的空間中,此物雖歹毒,可我自有方法應對。”
  陳汐冷笑一聲,說話時,他探手抓住木靈朧的手,鉆入了之前發現青魂神玉的那一處狹窄空間中
  。
  嗡!
  甫一進去,陳汐就毫不遲疑拿出了釋厄青燈,懸浮于身前,燈芯搖曳,彌散出瑩白而莊肅的的光澤,將兩人的身影籠罩其中。
  這一盞釋厄青燈,乃是一件佛界古寶,是陳汐從幽冥苦海深處所得,其上篆刻著三千重佛宗無上禁制,每一重內都蘊含著純厚磅礴的佛力,不過大多已殘破,僅僅只有百余道禁制完好無損。
  可即便如此,這盞釋厄青燈的威力依舊奇大無比,完全超出普通仙器的范疇,能夠和不一件玄階仙器相媲美!
  一縷縷佛性光輝,流溢在青燈四周,將空間照亮,暈染出一幅幅極樂異象,有天龍盤空,鳳凰翱翔,金蓮亂墜,梵音禪唱……
  木靈朧看著這一幕,不由怔住了,喃喃道:“這是佛宗的無上釋厄佛光么?好美麗啊,這種寶物可罕見的緊,在佛界都很少有人能祭煉出來。”
  陳汐詫異地看了對方一眼,沒想到這初出茅廬的少女,非但知道災厄五毒煙,連釋厄青燈她都似乎略知一二。
  嗤嗤!
  這時候,那一縷縷如夢似幻般的煙霧,從巖壁裂縫中飄蕩了進來,不過還未靠近陳汐和木靈朧,就被那釋厄佛光輕輕一拂,掃蕩一空,顯得神異非凡。
  釋厄,便是化解災厄,佛光又天生克制天地各種陰邪毒物,可以說,只要釋厄青燈不滅,這災厄五毒煙根本就傷不到陳汐二人絲毫。
  相反,隨著時間流逝,這災厄五毒煙反而會被釋厄佛光滅殺一空。
  “太好了,釋厄佛光果然厲害。”一旁,木靈朧振奮道,笑臉盈盈,清眸如水,像個小孩子一般雀躍不已。
  陳汐的眉頭一點點皺起來,對方竟然祭出了災厄五毒氣,明顯打算不留活口,用不了多久,那些家伙只怕就會進入礦道,來替自己收尸了。
  當然,對方肯定猜不到,自己擁有釋厄青燈這等寶物,可當對方出動那一尊玄仙級強者時,這該怎么辦?
  看來,必須抓緊時間了……
  半響后,陳汐神色恢復平靜,他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本尊能夠在對方抵達之前,凝練出法則之力,如此,方才有把握渡過難關。
  ……
  星辰世界中。
  陳汐本尊神色沉靜,腰脊筆直,盤膝坐地,周身仙霞流轉,彌散著耀眼熾盛的光澤,與周天星輝交映,映襯得他宛如一尊神圣非凡的雕像一般。
  體內,純厚磅礴的仙力猶如汪洋大海般呼嘯翻滾不已,發出如龍吟,似虎嘯般的大道妙音
  。
  而在其丹田四周,竟是又開辟出四片仙力之海!分居于混洞世界四極之地,恰如四象鎮邊關!
  這便是“天元四象”。
  抵達天仙之境后,仙胎與天契合,降生天元之位,分居丹田四象,玄武為基、青龍為輔、朱雀孕命火、白虎殺百瘟!
  天元四象,又代表著天仙境初期、中期、后期、圓滿四個境界。
  當代表著天元四象的四片仙力之海,全都修煉至圓滿地步,便要破三玄,沖妙關,沖擊玄仙之境了。
  像現在,在陳汐丹田中,已凝聚出一片如大地般凝重的仙力之海,海水中,一頭龐大的玄武虛影,在其中沉浮,吞吐仙力,釋放出濛濛神光。
  玄武現,仙基立,代表著天仙初境的修為。
  只不過和其他天仙不同,陳汐晉級天仙境時,所打下的基礎實在太過龐大渾厚,這一片仙力之海的規模,也是宏大無比,足足是尋常天仙的百倍有余!
  那一頭沉浮在仙力之海中的玄武虛影,都如同實質一般,四蹄如天柱,鎮守仙海四極,龍蛇為淵,傲嘯八方。
  這一幕若被其他天仙看見,非驚掉下巴不可。
  轟隆隆!
  那玄武仙海,和混洞世界溝通,猶如陰陽循環,相互輪轉著仙力,那種奇妙的景觀,恰似巨鯨吞水,天龍布雨。
  甚至,都呈現出一種圓滿的氣息。
  不過,距離沖擊天仙中期還差著一些,沒辦法,他的根基實在太龐大的,想要沖擊天仙中期,也比尋常天仙困難許多。
  可即便如此,依陳汐現如今的修為,若再凝練出法則之力,其戰力足以橫掃同輩中人,跨境界對抗玄仙也不在話下。
  關鍵就在于法則之力,法則對戰斗力的影響實在太重要了。
  一般的天仙,能夠凝練出三條完整的法則之力,已稱得上是造詣非凡了,五條之上,已可以用驚艷群倫來形容。
  當然,更多的天仙的悟道境界,徘徊在三條完整法則之下。
  原因就在于悟道境界的差別。
  眾所周知,法則源于道意,而高于道意,想要凝練法則,必須將某一種大道奧義臻至圓滿地步。
  而大多數天仙,甚至連所掌握的大道奧妙都沒臻至圓滿境界,又何談去凝練法則?
  不過這一切對陳汐而言,皆都不再是障礙,因為他早在人間界時,就已經將所掌握的諸多大道奧義,幾乎都臻至了圓滿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