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2 追殺


  第二更!拜求收藏。
  ——
  秦翰面皮驟然一變,陰沉如水。
  陳汐的話毒辣之極,一瞬間令他左右為難,騎虎難下的地步。
  若袖手旁觀,無疑證明自己將軍府欺軟怕硬,反復無常,威嚴和意志也將受到質疑和踐踏。
  若強插出手,面對龍淵蘇家的六位黃庭大修士,根本就是找死無疑。并且若龍淵蘇家因此而震怒,他這個將軍恐怕也當到頭了。
  “真是可笑,我等前來,乃是替秦將軍擒拿惡徒,怎會是挑釁將軍府的規矩?牙尖嘴利,挑撥離間,看來小嬌說的沒錯,這小家伙真不是個好東西啊。”
  半空中,為首那個高大威猛的青年驀地冷聲開口,聲如炸雷,隆隆作響,震得在場所有人耳膜刺痛。
  “蘇定一前輩言之有理,此間事情就交由前輩處置了。”秦翰神色一松,大蛇隨棍上,拱手說道。
  “嗯,交由我們了,待會擒下此惡徒,我等再去將軍府叨擾。”蘇定一微微頷首,神態平靜,骨子里卻是倨傲之極。
  “好,秦某這就帶屬下回將軍府,擺下宴席,等待前輩凱旋。”秦翰自是知趣,遙遙一拱手,便即帶著洛沖和一眾護衛撤離。
  陳汐沒有理會這些,他只是把目光冷冷望向蘇定一旁邊的年輕人,神色冰冷之極。
  “看什么看!你今日死到臨頭了!”那年輕人似是有點受不了陳汐的目光,厲聲呵斥道。
  “我沒想到會救了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早知如此,我應該早早殺了你。”陳汐冷冷道。
  這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來自青陽門的翟宏圖,在進入嵐海城時,此人便和無極宗薛景,天凈閣莫寒一道離開。
  卻不像這個翟宏圖,此刻反而帶著一眾蘇家黃庭修士前來擒拿自己,陳汐自是惱恨不已。
  “你救我?哈哈,你若不是害怕我背后的青陽門報復,怎么可能如此好心?你這人真是可笑。”翟宏圖大笑不已,臉上毫無慚愧之色。
  “我能救了你,也自然能殺了你。”
  陳汐冷冷說了一句,再懶得理會這個卑劣無恥的小人,目光望向蘇定一等六個黃庭修士身上。
  紫府境之上,便是黃庭。
  開辟紫府等于奠定道基,而開辟黃庭,則是為沖擊兩儀金丹境做準備。
  進階黃庭境界,便可以汲取天地陰陽二罡,把全身真元淬煉捶打,使之陰陽交融,龍虎相生,無論是真元質量,還是威力,都要比紫府境界高出一個大品階!
  若是全盛狀態,陳汐自是不懼跟黃庭修士戰斗,但如今他神魂靈念和真元皆消耗掉七七八八,就不得不慎重了。
  “聽說你心機縝密,狡猾如狐,善于利用各種間隙逃生,也算是個厲害的人物。不過,面對我等六人,你覺得能逃掉么?”
  蘇定一似笑非笑地說道,顯然他已從蘇嬌口中得知了陳汐在劍仙洞府中的一些事情。
  “蘇嬌還活著?”陳汐避而不答,反問道。
  “那是當然,否則我等怎會知道,你掠走了劍仙洞府中的所有寶物?”蘇定一舔了舔嘴唇,目光灼熱地望著陳汐,就像看一只肥美的羊羔,毫不掩飾地透露出自己的貪婪。
  “別跟他廢話了,殺了他,然后搶了他的寶物就是了。”旁邊一個紅袍光頭的肥胖男子,搖頭晃腦,甕聲甕氣道。
  “不錯,小嬌說他心機縝密,說不定正在籌劃著逃跑呢,還是速速動手,免得夜長夢多。”一個身穿紫羅宮裝,身材妖嬈的美婦冷冷道,她是六人中唯一一個女修士,顯得異常耀眼,聲音確實干硬冰冷,殺氣騰騰。
  蘇定一笑了笑,正待說話,猛地看到,一道烏光繚繞的黑光從陳汐手中掠出,朝自己等人飆射而來。
  該死的混蛋,這家伙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蘇定一在肚內腹誹了一句,手上動作卻不慢,大袖一揮,便準備把這烏光震碎。
  “小心!”
  “烏光血煞珠!”
  “這小子手中怎會有這等寶貝?”
  “后退!”
  身邊傳來一聲聲暴喝,蘇定一心中咯噔一聲,烏光血煞珠乃是采集天地間三十六種至陰血煞煉制而成。威力堪比兩儀金丹境全力一擊,如此恐怖的玩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幾乎是不假思索,蘇定一也是暴退而去。
  嗖!嗖!嗖!
  六位黃庭大修士朝四方暴退。
  “發生了……不好!”翟宏圖反應稍慢了一拍,待他反應過來之際,烏光血煞珠已飆射而來,嚇得他竟是忘了躲避。
  轟!
  猶如九霄神雷狠狠劈下,方圓千丈之內,驀地被滾滾如潮水般的血色光華充斥,陰邪血腥,千丈內的房屋、地面、花草、大樹……在血光的包裹下被快速腐蝕、碎裂、湮滅!
  “啊——”
  翟宏圖發出一聲凄厲如鬼的慘叫,便見他整個身子被劇烈蠕動的血色腐蝕,吞掉,只一眨眼間,便已消失在空中,尸骨無存,死的干干凈凈。
  片刻后,血光消褪,而在那千丈范圍內,所有的一切都被腐蝕一空,地面上更是留下一個令人膽寒的巨坑。
  雞犬不留!
  所有生命都湮滅死亡!
  望著那死寂如遠古廢墟的一切,蘇定一等六人一個個驚疑不定,全身寒冷不已。哪怕他們是黃庭修士,面對這堪比兩儀金丹境全力一擊的寶貝,也只有躲避逃跑的份兒。
  “該死!這家伙從哪里來的烏光血煞珠?”蘇定一首先驚醒過來,就看見在極遠處,一道黑影幾個浮沉就不見了蹤影。
  遠遠地,傳來陳汐飄渺如風的聲音:“六位,來日必有后報!”
  “追!他跑不了多遠!”
  蘇定一怒吼一聲,遠遠追了上去。
  被一個紫府境的小家伙從自己六人眼皮下逃走,說出去,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其他五人見此,也是殺氣騰騰,緊跟其后。
  ——
  嗖!
  陳汐亡命疾奔,神風化羽遁法被他施展到極致,整個人如一縷風似的,瞬息已逃出百里之外。
  “我的真元已經不多,勉強能再支撐盞茶功夫,想要安然逃離,一定得尋找一個安全之地藏身……”
  陳汐腦海中瘋狂思索,許久之后,目光不經意一瞥,卻見極遠處露出一片廣袤無邊的草原。
  “戎狄草原……后邊不就是瀚海沙漠?”
  陳汐眼睛一亮,當即不再猶豫,加速前行。
  無邊無際的草原上,蜿蜒的河流一條條流淌不息,就像條條柔軟的絲帶,從高空俯瞰,美麗得仿似不是人間。
  許許多多的草原部落,蠻化未開的種族都在這其中繁衍生息,并且還有遠古留下的遺跡、神像、殘骸,充斥著一股蠻荒古老的意境。據說在其中還有神秘的祭祀師,其擁有的力量迥異于煉氣士,威力也是不可思議之極。
  這便是戎狄草原,一個接壤于大楚王朝南疆邊境的蠻外之地。
  許久之后,陳汐悄悄地從天上落了下來,貼著地面草地飛掠,整個人好像化作一縷游走在草原上的清風,與天地融為一體,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到任何不妥。
  一些牧人正在趕著牛羊放牧,揚起辮子,騎著駿馬,快活之極,他們只感覺一股清風從身邊吹過,吹得地上碧草低頭,像一道道起伏翻滾的碧浪,一點都沒有意識到,有一個人影從自己身邊飛過。
  領悟一條完整風之道意的陳汐,完美地和草原上的風融合為一體,這一刻,他就是風,飄渺不定,變幻無蹤。
  “嗯?這家伙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快,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似乎是要進入瀚海沙漠!”極遠的天空中,蘇定一神色一動,似乎是感應到什么。
  “這小子很古怪,不借助任何飛行法寶,其速度依舊奇快無比,竟是比我等還稍勝一籌,真是奇了怪了。”紅袍大胖子搖頭不已,“若真被他逃進瀚海沙漠,想要抓到他可就麻煩了。”
  “不錯,瀚海沙漠廣袤無邊,常年颶風肆虐,沙暴呼嘯,還存在著許多危險之極的空間裂縫,簡直就是一片死亡之地。”那名美艷婦人神色凝重道:“最為可怕的是,其內還充斥著諸多恐怖的禁制、遺跡,三千年前名震南疆的涅槃大修士龍牙子,曾在其中探秘尋寶,結果卻再也沒有回來。”
  “這小子剛把李氏一族滅掉,其真元想必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咱們只要緊追不放,未嘗不能在進入瀚海沙漠之前,一舉擒拿下他。”蘇定一狠狠道。
  陳汐此時,飛行了半天,體內真元已快要枯竭,不過,他隱隱約約感到一股狂暴燥熱的風呼嘯迎來。
  他連忙飛起來,遠遠望去,就見極遠處的地方,出現一片片的黃色,飛得近了,這才看清那片黃色居然是一片一望無垠的沙漠!
  嗚嗚嗚~~
  狂暴肆虐的風吹得黃沙漫天飛舞,鬼哭狼嚎一般呼嘯著、席卷著、掀起一道道百丈高的沙浪,層層疊疊如瀚海潮涌,壯闊之極。
  颶風!
  沙暴!
  整個瀚海沙漠中,天和地簡直陷入了混沌中,昏黃一片,眼力再好,也看不透其內的虛實。
  “這就是被稱作死亡之地的瀚海沙漠么?我的真元已經枯竭,想要躲開那六個該死的家伙,看來只有進入其中了。是生是死,只有拼一拼才知道!”陳汐喃喃自語一聲,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迎頭沖了進去。
  嗖嗖嗖!
  就在陳汐進入瀚海沙漠不久,蘇定一六人也是趕到此地。
  “還是晚了一步!”
  “這家伙夠狠,為了躲避咱們,竟是不要命地沖進瀚海沙漠了!”
  “這下怎么辦?”
  “等!”蘇定一咬牙切齒道:“咱們就在這里等他,我就不信他不出來!不把劍仙洞府內的搶到手,誓不罷休!”
  “萬一他死了怎么辦?”
  “一年為期,那小子若沒出來,就證明那仙府寶物與我等無緣,那就只能離開了。”蘇定一陰沉著臉,一字一頓道。
  他的目光幽幽望向瀚海沙漠深處,那里已看不到陳汐的蹤影,全都是肆虐飛舞的黃沙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