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016 仙君旨意

“五行為基,而我又掌握五行神箓,凝練法則的話,當從此入手……”
  陳汐心念一動,周身驀地爆綻出無量五行大道奧義,循環身體四周,時而青翠欲滴,時而渾黃如龍、時而如流金飛舞,時而似火焚燒……
  交織縱橫在一起,一點點收縮,一點點凝聚!
  嗡!
  一陣奇異的道韻波動徹響,如天地神韻流淌于其中,煥發出億萬神輝。
  那一道道的大道奧義,猶如置身天地火爐之中,被一遍遍錘煉,又像一塊塊璞玉,正在被上蒼之手細細雕琢。
  這是一種道意的演變,一種暗含天地奧妙的過程。
  法則,便誕生于其中。
  同樣,這也是只屬于天仙才能掌握的力量,是仙道的法則,更是對宙宇萬物認知的一種升華。
  無法不立。
  無則不序。
  這周天萬物,實則皆都彌漫著法則的痕跡。
  歸根究底,所謂法則,其實便是更高層次的道意,掌握法則,方為真仙,也和那蕓蕓眾生徹底區分開來。
  只不過,沒有人猜到,陳汐甫一開始凝練法則,就一下子凝練了五種大道奧義……
  當然,陳汐也并不知道,他這種舉動若被其他人知道,會引起多大的震撼。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陳汐沉浸在對法則的凝練過程中,神如碧海圓月,剔透無暇,心似映天古井,波瀾不生,已是渾然忘我,不覺時間只流逝。
  ……
  青魂礦山外。
  此時已是夜幕降臨,繁星閃爍。
  “快了,快了,已經過去足足六個時辰,就是玄仙強者,只怕也已奄奄一息,神魂潰滅……”
  隨著時間飛逝,薛昆心中的暴戾怨毒之氣不減反增,那張肥膩白凈的臉龐更是扭曲成了一團,顯得猙獰無比。
  韋正和婁風默然,兩人皆已接受了現實,如今,也只能等待一個結果之后,就下狠手,將那些得知災厄五毒煙的家伙斬草除根。
  “那小子剛飛升上來,哪能和玄仙相比,此時只怕早已死透了吧?”
  婁風忍不住問道。
  薛昆皺眉,似有些不耐煩被人打攪,正打算訓斥婁風兩句,驀地神色一變,失聲道:“不對,我的寶物正在變弱!該死,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下子,他的臉色變得陰沉而鐵青。
  “什么?”婁風和韋正都是一怔。
  “還能是什么,災厄五毒煙的力量正在變弱!”
  薛昆驚怒暴喝,原本,他都打算收網了,哪曾想會發生這樣的變故?若非他剛才感知了一下,甚至都差點沒發現這種變數。
  “不會吧,那可是災厄五毒煙!”婁風驚道。
  “我會拿我辛辛苦苦煉制的寶物開玩笑?”薛昆變得暴躁起來,在原地來回踱步,聲音如野獸的嘶吼般,“不行,我要親自下去看一看!”
  “且慢!”
  韋正和婁風齊齊出聲,說話時,已將薛昆阻攔。
  “既然發生了意外,派那些飛升者去查探一番也好,反正他們終究要死。”韋正淡淡說道,顯得冷酷之極。
  “連黃辛都死了,他們去又有什么屁用?”薛昆厲聲道。
  韋正拍了拍對方肩膀,道:“起碼,可以判斷一下那小子現在究竟死了沒有,不是嗎?”
  薛昆臉色一陣陰晴不定,好半響,才咬牙答應。
  他祭出那一盞黑色玉瓶,掐動仙訣,瓶口發出一陣嗚嗚咽咽的聲音,很快,一縷縷災厄五毒煙從礦道中涌出。
  只不過當收取完畢時,薛昆的臉色已是難看到了極致,因為災厄五毒煙少了太多,起碼損失了七成左右。
  可惡!
  若讓老子知道是誰做的,非將他挫骨揚灰不可!
  這一刻,薛昆的心都在滴血,這可是他耗費無數時間和心血祭煉的寶物,可如今,敵人不知生死,自己的寶物卻已損失了七成左右,如何不讓他肉疼。
  “什么?讓我們前往這礦道中?”
  “難道你們要趕盡殺絕嗎?那其中可是有災厄五毒煙,讓我們前往,跟送死有什么區別?”
  “不行,此事我們決不答應!”
  這時候,那韋正和婁風,已是將一眾飛升者悉數帶了過來,得知竟是要讓他們以身冒險,前往那礦道中抓捕陳汐,當下一個個臉色都變了,紛紛叫嚷出聲。
  噗!
  一道雪亮的刀光乍現,飛起一顆大好頭顱,一片猩紅凄美血雨充斥在眾人視野中。
  所有的喧嘩聲戛然而止,瞳孔擴張。
  “那礦道中的災厄五毒煙已經被收起來,去了,或許可以活下來,不去,現在就死!”
  韋正淡淡說道,說話時,他伸出舌尖輕輕舔舐了一下手中的雪亮銀刀,刀刃上流淌著一縷殷紅血珠,浸入其唇中,擴散出縷縷血絲,顯得冰冷而可怖。
  眾人渾身冰寒,如墜冰窟。
  “你,先下去。”韋正抬眼,看向了蕭云。
  “為什么是我先?”蕭云身軀一顫,不由叫道。
  “不去?”韋正眉毛一挑,一只獨眼流溢出一抹冷冽鋒芒。
  蕭云臉色青白交加,最終還是妥協,怨毒地掃了韋正等人一眼,就咬牙進入了那幽邃黑暗的礦道中。
  “你們還要我提醒嗎?”
  見此,韋正目光一轉,落在其他飛升者身上。
  當下,眾人只得強忍著心中的驚懼和憤怒,轉身跟隨蕭云之后,進入了那礦道中,很快就消失不見。
  “他們只怕不會深入其下,只要躲起來,我們也是無可奈何。”婁風皺眉道。
  “所以,還要派一些人手驅遣著他們。”
  韋正似早已想到這種情況,笑了笑,就輕輕拍了拍手。
  很快,就有一行行護衛飛奔而來,約莫有上百人,皆都是看守礦山的護衛,不過修為卻僅僅只有地仙境左右。
  只不過對付那些飛升者,已是綽綽有余。
  畢竟,那些飛升者剛挖了一天的礦石,自身并未凝練法則,且沒有足夠的仙石維系,氣息微弱,困頓不堪,猶如病貓一般,一旦戰斗,完全不是這些精悍護衛的對手。
  “你們跟在他們身后,發現誰敢偷奸耍滑,格殺勿論。”韋正吩咐道。
  “喏!”
  一眾護衛領命,猶如一條黑色洪流一般,涌入那礦道之中。
  韋正凝視著那黑暗的礦洞口,道:“我現在突然有些明白,為何藺浩仙君會勞師動眾,在整個東澹仙洲緝拿此子了。”
  “此話怎講?”婁風皺眉。
  “黃辛死了,災厄五毒煙也似乎失去威力,這可不像是尋常之輩能夠辦到的啊,我甚至都有些擔心再發生什么變數了。”
  韋正嘆了口氣。
  提及黃辛,薛昆的臉色一下子又變得猙獰起來,冷冷道:“老子才不管他是誰,這次,他必須得死!”
  “那是當然,否則咱們可就危險了。”韋正點頭道,“所以,趁對方才剛飛升仙界,未凝練法則之際,這次無論如何也務必將其殺死。”
  “有咱們三個在,還用擔心一個飛升者?”婁風不以為然道,“更何況,有熊溟大人坐鎮,那小子插翅難飛!”
  ……
  “陳汐公子快看,災厄五毒煙消失了。”
  礦道深處,那巖壁中的狹窄空間中,木靈朧驚喜道。
  陳汐早已發現此幕,并沒有什么驚喜,只是平靜吩咐道:“做好戰斗準備。”
  “戰斗?”
  木靈朧一怔,旋即就明白了過來,對方只怕見災厄五毒煙也奈何不得自己兩人,所以改變策略了。
  一想到這,她那精致瑩白的小臉上,不由浮起一抹苦惱之色,因為她自小到大,都沒跟人動手過,甚至連一只螞蟻都沒踩死過,哪會戰斗?
  “你就施展那一門身法,只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就行了,其他的都交給我。”
  陳汐看出了木靈朧的心思,不由安慰道。
  “噢,你說的是‘靈空幻神步’呀,那個我倒是可以做到。”
  木靈朧眼睛一亮,旋即又有些歉然道,“這次……又……又要麻煩陳汐公子了。”
  陳汐啞然。
  就在這時,那極遠處的礦道中,響起一陣噪雜之音。
  “快點!再磨磨唧唧,老子殺了你!”
  “這里青魂煞氣充斥,如何能走快?”
  “還敢頂嘴,想不想活了?”
  啪!啪!啪!……
  旋即,一陣鐵鞭摔打聲和驚怒慘呼聲響起,在這陰暗充斥青魂煞氣的礦道中異常刺耳,令人悚然。
  “原來只是那些飛升者和一些地仙境的護衛……”
  陳汐感知到這一切,心中暗松了一口氣,本尊在星辰世界中凝練法則,正處于關鍵時期,這時候若受到打擾,就可能前功盡棄。
  不過,只是對付一些飛升者和地仙強者而已,陳汐自信,足以戰斗到本尊出關的那一刻。
  “木姑娘,看起來,你只需呆在這里就行了。”
  陳汐扭頭朝木靈朧笑了笑,下一刻,他人已鉆出了巖壁,“這次可要記住我的囑咐,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噢。”木靈朧一握小拳頭,脆聲道,“陳汐公子放心吧,我保證不會拖你后腿的!”
  礦道中。
  陳汐孑然而立,神色沉靜中透著一抹漠然。
  剛一進入仙界,就被人抓來充當礦奴,更連連遭遇擊殺和襲擊,這一連串的遭遇早已令他心中動了殺機。
  而現在,就是他反擊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