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019 釋厄佛光

在羽化飛升時,陳汐將浮屠寶塔中的仙寶丹藥靈材一類的,統統交給了陳瑜和陳安,自己只帶了一些必要寶物。
  像道厄之劍誅圣禁劍釋厄青燈劍箓……以及還未徹底祭煉成功的五火七靈扇等等。
  這些寶物中,大多數連他也未能完全掌控,且涉及到諸多因果之事,自不敢隨便交給其他人了。
  像這道厄之劍,乃是混沌神蓮留下的瑰寶,在人間界時,就引起了那縹緲仙山的垂涎,不惜派出梅落霄魚鐘霞秋云生等仙人下界索要,可見其來歷有多么不凡了。
  “如今我已晉級天仙,劍箓的威力,卻僅僅比普通仙器略勝一籌,看來必須得尋覓個機會將其威力再提升一番了……”
  一邊在幽邃的礦洞內飛馳,陳汐一邊在心中暗暗思量。
  現如今的他,等同于再次踏上了孤軍奮戰的征程,想要在仙界中立足,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提升實力。
  “救……救救我……”
  便在這時,幽邃礦道深處傳來一聲微弱的聲音。
  陳汐一怔,當即縱身上前,沒多久,就看見在一處陰濕的巖壁前,躺著一個衣衫襤褸,蓬頭亂發的男子。
  男子嘴唇泛白,雙眼暗淡無神,氣機紊亂,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
  這明顯也是一個礦奴,令陳汐皺眉的是,在這男子身旁,還零零落落躺著幾具尸體,冰冷僵硬,早已死透。
  “道友!救命!快,快給我一塊仙石……”
  那男子看見陳汐,眼眸一亮,涌出一抹激動之色,喘息說道,目光中盡是哀求。
  “給你仙石也無妨,先告訴我,你們這是遇到了什么。”
  陳汐皺眉打量著四周,淡淡問道。
  那男子苦澀一笑,臉頰上浮現一抹怨毒,道:“道友,想必你也是被抓來的飛升者吧,難道你不清楚,在這礦洞深處,若日落之前不返回地面,就會遭受‘青魂煞氣’的侵襲,輕則生機枯竭,淪為廢人,重則徹底斃命。”
  陳汐劍眉一挑,道:“青魂煞氣不至于如此可怕吧?以你們的實力,就是想返回地面,也應該是很輕松的事情。”
  那男子猛地激動起來,咆哮道:“返回地面?去找死嗎?挖取不到青魂母巖,你覺得那些可惡的護衛會放過你嗎?”
  陳汐恍然,大概已猜出,對方只怕沒挖取到青魂母巖,又深恐返回地面被那些護衛所殺,于是留在了這礦洞深處,卻沒想到,遭遇到了“青魂煞氣”的侵襲,這才淪落到了眼前這般地步。
  如果擁有足夠的仙石,以此人的修為,倒也不會忌憚“青魂煞氣”。
  可惜的是,陳汐很清楚,別說是此人,任何進入此地的飛升者,在之前就已經被剝奪走了身上的儲物法寶,可謂是身無分文,更遑論是仙石了。
  想了想,陳汐摸出一塊仙石,直接丟了過去。
  “多謝,多謝道友!”
  那男子看見仙石,猶如餓狼一般猛地從地上竄起,只不過,他卻不是撲向那塊仙石,而是朝陳汐撲殺而去。
  唰!
  他的速度很快,猶如蒼鷹搏兔,猛虎撲羊,氣勢凌厲毒辣,哪像個氣息奄奄的將死之人?
  這一剎那,陳汐甚至清晰看見,在此人臉頰上,浮現一抹猙獰扭曲的笑意,一副陰謀得逞的模樣。
  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十幾丈。
  這點距離,又是猝然偷襲,那男子自信能一擊必殺,所以在出手之時,他已忍不住得意怪叫道:“道友,對不住了,為了逃離這里,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但聲音還未落下,就戛然而止!
  一只鐵箍似的大手,如從天外飛來,憑空而現,一下鎖住了這名男子的脖頸,他的臉頰登時憋得紫紅腫脹,差點一口氣憋暈過去。
  “看來這些尸體,都是被你殺的了?”
  陳汐眸光冰冷,一掃地上那些冰冷的尸體,聲音已變得毫無感情。
  這男子氣息微弱,又哪可能是他的對手。
  哪怕他現在動用的是第二分身,可一身煉體修為早在星辰世界中,就已臻至了地仙八重境!
  尤其是,他的第二分身一直在星辰世界中閉關,細算一下時間的話,可足足修煉了六百余年!
  并且由于第二分身和本尊之間,原本就是同出一脈,宛如左手和右手的關系,本尊所經歷的劫數,第二分身根本無需再去經歷。
  這便是《補天訣》的厲害之處,當年阿秀將此功傳授給陳汐時,就是為了打破煉體和煉氣功法兼修時所必須面臨的“神魔之禁”。
  放眼三界,只怕也再找不出第二種像《補天訣》這般近似逆天改命的功法了。
  而歷經六百年的參悟和閉關,第二分身無論是對神通的掌握,還是對肉身的錘煉,早已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度,如今也是只差一步,就能肉身證道,成就天仙之境!
  此時,僅僅只是滅殺一個氣息衰弱的飛升者,簡直是易如反掌,又哪可能會被對方給偷襲了。
  一抹驚恐之色,浮現在那男子臉頰上,顫聲道:“道友,不要殺我,我是來自蒼臨大世界南宮家的子弟,仙界圣云州的南宮世家之名,你大概也聽說過吧,我的祖父正是南宮世家的一名長老,若你放過我,來日脫困,我南宮琿必有厚報!”
  “南宮世家?”陳汐皺眉。
  “對!就是南宮世家!”南宮琿連連點頭,神色間重燃一抹希望。
  咔嚓!
  下一刻,陳汐已扭斷了對方的脖頸,看著對方臉上那一抹驚愕不解的神色,不由搖頭道:“我也剛來仙界,誰知道什么南宮世家北宮世家的……”
  說罷,他隨手將南宮琿的尸體丟在了一旁。
  正打算離開,似又想起什么,卻又返回來,在南宮琿的尸體上一陣搜查,果然讓他發現了六塊青魂母巖。
  “六塊青魂母巖,只須挨四鞭子就可以活命,偏偏留在此地,明顯是心懷不軌,動機惡劣,倒也死不足惜。”
  陳汐搖了搖頭,剛要離開,背后那幽邃的礦道中就傳來一聲厲喝。
  “站住!把你剛才搜刮得來的青魂母巖交出來!本公子饒你不死!”
  伴隨聲音,一行三道身影,飛馳而來,為首是一名高冠金衣的青年公子,赫然是那來自無極大世界的蕭云。
  這家伙剛飛抵化仙池時,就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身后還有一男一女兩個跟班,自詡是仙界一元道宗蕭龍真人的后裔,很是威風了一把。
  但后來,這家伙還是被突兀殺來的玄仙孟星抓走。
  在那時,陳汐就清楚,這一元道宗的勢力,只怕比不得那藺浩仙君所掌控的勢力了,否則孟星只怕也不敢這么做。
  不過這一切都對陳汐沒什么威懾力。
  他孤家寡人一個,此地又是青魂礦山深處的礦洞內,就是殺了對方,只怕也沒人知道是自己干的。
  “好小子!沒看出來你居然也是個黑吃黑的狠角色,若你乖乖配合,本公子倒是可以給你留一條活路,若不然……嘿嘿,你也只能和他們同一個下場了。”
  那蕭云目光一瞥地上的死尸,便皮笑肉不笑道。
  “你們三人的實力恢復了?”
  陳汐突然問道,他分明感覺到,無論是蕭云,還是他身后的那一男一女兩名仆從,氣機澎湃,明顯已恢復實力,只差凝練法則,就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天仙高手了。
  “沒看出來,你這小子倒是挺有眼力的,不如認本公子為主如何?不怕告訴你,只要十天時間,就會有人前來救助本公子,只要你乖乖配合,說不定到時候本公子也會帶你離開這鬼地方。”
  蕭云雙手負背,傲然說道。
  “看來,你們并未交出所有的儲物法寶了?”陳汐似笑非笑道,他擁有蒼梧幼苗,自不會在意仙力的修復問題。
  可對方竟也能在飛升一天之后,就恢復力量,其身上只怕也攜帶有什么異寶了。
  “哼!這就不是你該關心的問題了。”
  蕭云冷冷一哼,不耐煩道:“別廢話,趕快交出青魂母巖,本公子可不想再呆在這里一刻了!”
  “小子,乖乖交出來吧,我家公子可是很少主動去收仆人,這可是別人打破腦袋都搶不到的造化!”
  “識時務者為俊杰,小子,別逼我們下狠手!”
  那一男一女兩名仆從也是紛紛出聲。
  “不要……不要給他們!”
  就在此時,又是一道聲音從那礦洞后方響起,只不過這一道聲音卻是清澈明凈帶著一絲柔弱的味道。
  木靈朧?
  陳汐一怔,果然就看見,一道窈窕纖弱的身影,已飛馳而開,她秀發柔順,細眉如柳,櫻唇瓊鼻,俏臉精致美麗,正是來自玄黃大世界的木靈朧。
  “他們都是壞人,剛才趁我不備,搶走了我發現的一處礦脈,足足能挖掘出來七八塊青魂母巖呢,若非我跑的快,甚至有可能遭了他們的毒手,陳汐公子,你可千萬別上了他們的當!”
  木靈朧站的遠遠的,瑩白的小臉上盡是憤慨之色,出聲提醒陳汐。
  這少女不錯。
  明知道危險,還跑來提醒自己,這份善意可著實難得可貴。
  陳汐怔了怔,便笑道:“木姑娘放心,我可從來都沒把他們當做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