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21 各個擊破

砰!砰!
  天地顫抖,一種可怕得無法形容的力量波動,宛如風暴般蔓延而開。
  在這等可怖的力量沖擊下,陳汐之前劈出的那三道通天劍氣,也是在眾多駭然的目光注視下,崩裂開一道道裂縫,即將支離破碎。
  終于要死了嗎?
  韋正三人神色振奮,面露得意陰森之色。
  而包括木靈朧在內的那些飛升者,則都一個個神色慘淡,不忍睹視。
  “小東西,記住這個教訓,下輩子投胎做人,眼睛最好放亮一點!”
  那熊溟仰天大笑一聲,臉上狠戾之色一閃即逝,便即運轉周身仙力,打算趁此以及,直接將陳汐碾壓磨滅。
  然而就在這危機萬分的關頭,陳汐身上依舊沉靜,古井不波,那一對眸子里的洶洶戰意,也都悉數被一抹冰冷無情肅殺之色取代。
  唰!
  這一剎那,他體內的仙力,被催動到極致,磅礴的力量如潮水般在他體內轟震,整個人釋放出無量盛光,掌中的劍箓,一斬而出。
  這一劍,沉凝厚重如橫亙天地的巍巍山岳,自有一股坐鎮八極的氣勢,那是土行法則的氣息。
  土者,坤也,坤勢行,厚德載物,乃是萬物萌發之源,渾厚而無量。
  這一劍論及威力,其實和陳汐之前斬出的四劍不分伯仲,可就是這一劍斬出,那虛空中,突然響起一陣奇異的轟鳴。
  只見那半空中,原本欲要支離破碎的三道劍氣,突然重新凝聚,甚至就連那億萬青翠的蔓藤深處,陳汐劈出的第一道蘊含木之法則的劍氣,也都開始恢復如初……
  下一剎那,火光金光水光木光土光,五種絢爛熾盛的法則之力,裹挾在一道道劍氣中,貫空而起,化作五行之像,彼此呼應,遙遙循環。
  五劍當空,化為循環!
  這種可怖的異象,足以碾壓任何的天仙強者,甚至令玄仙強者趕到驚懼!
  周圍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渾身一僵,心神失控,眼眸中被無盡的駭然之色取代,宛如在目睹一個耀眼的奇跡誕生。
  韋正三人的臉色更是僵固,捫心自問,他們知道,若是這一擊對著他們攻來,不論如何反抗,也必死無疑。
  “這是……”
  熊溟心中一震,那自信而睥睨的神色一滯,第一次感受到一種致命的威脅氣息。
  “死!”
  便在此時,陳汐眸光冰冷如刀鋒,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如同天神的旨意,那一剎那,五道通天劍氣循環,化作一個瑰麗的劍氣光幕,將熊溟連同他的攻勢悉數籠罩其中。
  砰砰砰……
  一陣劇烈的轟鳴,如火山爆發,似日月墜落,那五道交織五行法則的煌煌劍氣,輕易將那億萬藤條絞碎,掀起漫天的碎屑。
  就像五柄犁天之刃,鋒芒所指,萬物為開!
  那乙木青魂鐘,更是被切割得劇烈晃動,表面傷痕無數,寶光暗淡,再沒了之前那可怖的威勢。
  熊溟的臉色剎那間被一抹驚恐與震驚所取代,他顯然無法想象,竟然連他的最強一擊,都是無法抵御陳汐的劍氣。
  “五行法則,演繹循環!該死,他那天仙初境的修為,怎可能支撐起如此龐大的力量,這這這……怎么可能?”
  察覺到這一切,熊溟爆發出難以置信的怒吼之聲,就連他身為一名玄仙,才掌控了一條圓滿的木之法則而已,但眼下,對方那個才飛升仙界短短兩天的小螻蟻,竟然將五行大道悉數凝練,化作圓滿剔透的五行法則,還產生了五行衍化的異象,這如何能讓他平靜?
  甚至在他看來,以天仙初期的修為和掌控的仙力,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出這樣的攻勢!
  砰!砰!砰!
  不過不管他如何的難以置信,那從天鎮殺而下的五道通天劍氣,攻勢愈來愈恐怖,震得乙木青魂鐘都劇烈搖晃,遭受到重創,快要難以為繼。
  “你這種螻蟻,怎么可能打敗我?”
  熊溟面色鐵青而猙獰,眼睛如充血一般赤紅,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對手,如今卻是有著將他鎮壓的跡象,這對于一名玄仙而言,實在是無法忍受。
  “混賬!今天你必須得死!”
  熊溟怒吼,猶如暴怒的兇獸,掌握乙木青魂鐘,連連拍打,爆綻出一圈圈如有實質的翠綠音波,顯然是要殊死一搏!
  對于此,陳汐卻是神色漠然,沉穩不動,只是劍箓吟鳴,遙遙控制五行劍氣,狠狠鎮殺而下。
  砰!
  劍氣煌煌,化作五色,形成遮天劍幕,只見那乙木青魂鐘剛剛釋放出攻擊,就再度被輕易抹殺,最終抵擋不住那劍氣的鎮殺,轟的一聲,被震飛了出去。
  而熊溟整個人,也是徹底失去防御,神色驟變,剛想閃避,卻已是躲閃不及,那雄偉魁梧的身影,直接被籠罩于五行劍幕之中。
  “怎么可能!一個天仙初境的螻蟻,怎么能擊敗我,不——!”
  那熊溟驚恐憤怒惘然的嘶吼聲,隆隆從五行劍幕中傳出,卻是任憑他如何掙扎,竟是擺脫掙扎不得。
  噗嗤!
  一聲悶響,聲音戛然而止,旋即在一道道驚駭目光的注視下,半空中迸射出一道猩紅的血浪,染紅蒼穹!
  玄仙熊溟,隕落。
  “熊溟大人!”
  “怎么可能!?”
  “不!”
  韋正婁風薛昆三人面容僵固,幾欲肝膽俱裂,神情格外精彩,實在不敢相信,擁有玄仙初境修為的熊溟大人,居然會敗在一個剛飛升仙界兩天的飛升者手中……
  就連那些飛升者們也都呆滯住了,被震驚無言。
  誰能想到,一個天仙初期的家伙,竟手刃了一尊強大的玄仙?這若傳出去,只怕仙界都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吧?
  氣氛,一下子變得沉寂如死,唯有那濃烈的血腥氣息在空氣中氤氳。
  “現在,你們三個是自己動手,還是由我來了結你們的性命?”
  便在這死寂的氣氛中,陳汐目光一掃,落在了韋正三人身上,聲音淡漠,平靜中透著一股無情的味道。
  韋正三人驀地色變,這才從震驚中清醒,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該死的混賬!你以為你贏了?若我猜測不錯,剛才那一戰,已經將你的體力消耗殆盡,如今也只不過是個空架子而已!”
  韋正咬牙,厲聲呵斥。
  話雖如此說,他卻不敢冒然行動,也是被剛才那一幕嚇壞了。
  “肯定如此,任你戰斗力再逆天,可修為終究太弱,這時候,你明顯是在裝腔作勢,若能斬殺我們,你又豈會廢話?”
  一旁,婁風也森寒說道。
  其實,兩人這么說,也是在試探陳汐,只要發現任何的不妥,他們就會立刻逃命,當然,如果被他們所料中,那么他們決不會放過這個滅殺陳汐的絕佳機會。
  薛昆沒有多言,卻是眼睛一亮,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是帶上一抹狠戾,顯然,他也認為,陳汐已是體力將盡,難以為繼了。
  對于此,陳汐卻是神色不動,只是冰冷地盯著三人,如盯著三個死物。
  他們所猜并沒有錯,和熊溟這一戰,已將他體內的仙力耗盡,不過他們卻根本想不到,有蒼梧幼苗在,不需多久,他就能再次恢復過來。
  而此時,對方明顯心存疑慮,被他斬殺熊溟的威勢所攝,定然不敢于此刻就冒然動手,而這,就是陳汐的機會。
  不過局勢的發展,卻已經注定不用陳汐再出手了。
  “各位同道,一起上,殺了這三個混蛋!”突然,一名飛升者大叫出聲。
  “不錯,陳汐道友已幫咱們解決了最大的麻煩,這時候,也該咱們出力了!”
  “還廢話什么,殺了這些狗東西!老子早受夠他們了!”
  那些飛升者們,這時候也從震驚中清醒反應過來,見對方居然還敢口出狂言,登時一個個大吼出聲,蜂擁著沖殺了過去。
  他們無不是來自下界的大人物,飛升仙界本以為可以逍遙修仙,哪曾想剛一抵達仙界,就被抓來,淪為礦奴,任人唾罵驅遣而不敢怒,早已積攢了一肚子的邪火。
  這時候,眼見對方大勢已去,他們哪還能忍耐得住?
  就連木靈朧也都一咬貝齒,沖了上去,雖然她不懂戰斗,但所掌握的“靈空幻神步”神妙無雙,令陳汐都驚嘆無比,甫一上前,就將韋正三人的退路封死,只圍不打,倒也為那些飛升者們爭取了機會。
  “你們敢!”
  “該死,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竟敢朝我們動手!”
  戰斗爆發,韋正三人怒吼不已,可惜很快就被那些飛升者們所淹沒,不時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
  這些飛升者雖未凝練出法則,但勝在人多,足有六十多人,且都是從下界一路拼殺出來的狠角色,一個個戰斗經驗豐富,一起動手,根本不是韋正三人能夠抵御的。
  再加上,因為熊溟的死早已摧垮了韋正三人的斗志,而一旁又有陳汐虎視眈眈,三人的下場早已注定必敗無疑。
  見此,陳汐知道,已不用自己再動手,收起劍箓,下一刻,就開始清理戰利品。
  那熊溟掌控著整座青魂礦山,其身上的油水豈會少了?
  修行四要,財侶法地,財位居第一,最為重要,對于剛剛抵達仙界的陳汐而言,同樣重要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