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22 爭鋒相對

在飛升仙界時,陳汐身上能夠拿來兌換所需的寶物,也只有一堆仙石,約莫有數千顆,或許在人間界已屬于一筆不菲的財富,可在這仙界,勉強只能購買到一件普通仙器而已。
  所以想要立身,必須力量強。
  而想要力量強,必然缺不了財富的補給。
  歷經無數磨礪,硬生生殺入仙界的陳汐,自然極為明白這個道理。
  尤其關鍵的是,那熊溟可是一尊玄仙,掌控著整座青魂礦石,其身上的財富又怎可能少了?
  事實也正如陳汐所料想那般,甚至超出了他的預估,當他從熊溟尸骸上搜尋到那一塊儲物戒指,并且打開看清楚之后,心也不免一陣驚嘆。
  八千塊碼得整整齊齊的仙石、五千余塊拳頭大小的青魂母巖,一件普通上品仙器藍雨仙刀,一件玄靈階仙器乙木青魂鐘。
  其他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仙材,價值也是不菲,折算成仙石,起碼也得有三千塊左右。
  陳汐曾搜刮了黃辛的儲物法寶,可卻僅僅得到七百余塊仙石,以及三百多快青魂母巖,和這熊溟一比,兩者簡直就像土財主和窮白丁的區別!
  “也不知這些仙石能否買到一些祭煉劍箓的仙材……”陳汐將從熊溟身上搜刮的寶物一股腦裝進浮屠寶塔,不禁沉吟起來。
  剛才與熊溟的戰斗,令他對自己如今擁有的戰力有了深刻的認知,很清楚自己之所以取勝,關鍵就在于兩點。
  一個是修為根基的渾厚,遠遠超出了天仙范疇。
  一個是法則的掌控,這一點才是最關鍵的,可以說,如果他不是將五行道意全都凝練為了法則,這次的戰斗就可能是兇多吉少。
  當然,如果熊溟在木之法則之外,再多掌控一條法則,陳汐同樣不可能是其對手。
  至于法寶、境界方面,陳汐卻是完全被壓制一頭,像那乙木青魂鐘,便是一件玄靈階品仙器,穩穩壓制劍箓一頭。
  而在境界上,陳汐才只是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的熊溟足足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幸好,這兩個短板,被法則之力和渾厚的根基所彌補,方才轉危為安,將熊溟徹底擊殺。
  由此也可以知道,法則之力和修為根基的深淺,對戰力的影響有多么的重要了。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知,陳汐才會想搜集一些仙材,將劍箓再次錘煉提升一番,同時,抓緊時間將其他所掌握的大道奧義,悉數凝練為法則。
  到那時,再遇到像熊溟這般的玄仙強者,戰斗起來應該會更輕松。
  至于修為的提升,絕非一朝一夕之功,陳汐也不強求有多快能晉級,只要穩扎穩打,步步踏實就足夠了。
  ……
  這青魂礦山,除了玄仙熊溟、以及韋正等四個天仙強者之外,還有其他上千的地仙境護衛駐扎于此。
  當那些飛升者將韋正、婁風、薛昆三人圍殲之后,猶自不解恨,便將目標轉移到了那些護衛身上。
  而那些護衛早已見勢不妙,開始各自奔逃。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亂作了一團,到處都是喊殺聲,逃奔聲,凄厲哭嚎聲,顯得噪雜混亂之極。
  就在這一片混亂,誰也沒發現,場少了陳汐和木靈朧二人。
  ……
  嗖嗖!
  碧藍如洗的蒼穹下,兩道身影正在空飛馳。
  在仙界的天地法則約束下,任何品階低于仙器的飛遁法寶,都會受到限制,根本無法無法飛行。
  所以,陳汐也只能舍棄了寶船,帶著木靈朧憑借飛遁之術飛馳。
  “我們要去哪里呀?”
  從青魂礦山脫困之后,木靈朧心情明顯變得很好,清眸如水,明亮如星,精致白皙的瓜臉上,盡是盈盈笑意。
  “當然是返回飛升殿,讓那兩個仙使為我們辦理仙牌。”
  陳汐笑道,雖說仙牌略顯雞肋,沒什么大用處,但是有了它,倒是方便在仙界行事,而他要進入道皇學院,也需要一個清白的身份證明。
  “仙牌?你考慮的可真是周到。”木靈朧笑嘻嘻稱贊了一句。
  陳汐笑了笑,問道:“你呢,獲取了仙牌之后,打算前往何處?”
  這個問題明顯令木靈朧一怔,歪著腦袋思索了許久,最終無奈撇嘴道:“我對仙界了解極少,也僅僅知道一個未央仙洲而已,可我也不想現在就去未央仙洲,要不就又沒有到處游玩的機會了。”
  未央仙洲?
  陳汐眉毛一挑,他倒是知道,仙界極其廣袤,近乎無垠,其星羅密布著四千百個大洲。
  而一洲之地,最少的都擁有八萬仙城,億萬生靈!
  可想而知,這四千百洲加在一起,擁有多少仙城,多么廣袤的面積了,尋常人等,窮盡一生,只怕也難以將仙界游歷一遍。
  不過,在這四千百洲,又以位居仙庭四方之地的四大仙洲最為出名,分別是星武仙洲、冰穹仙洲、道玄仙洲和未央仙洲。
  這四大仙洲之所以出名,便在于每一洲,皆有一尊至高仙王坐鎮!
  并且這四大仙洲的名字,也是以這四尊仙王的封號命名,分別是星武仙王、冰穹仙王、道玄仙王和未央仙王。
  仙王!
  仙王者!
  放眼天、人、冥三界,也僅僅只有寥寥四位仙王,可想而知其修為是何等崇高,而其權柄又是如何滔天了。
  當然,陳汐對此也僅僅只知道個一鱗半爪,具體情況如何,他卻并不清楚,若非因為道皇學院就位于星武仙洲,并且聽離央師姐閑聊時提起過,他甚至都不知道仙界有幾尊仙王。
  而聽聞木靈朧竟是要前往四大仙洲之一的未央仙洲,陳汐自然不免有些驚訝,據他分析,能夠在四大仙洲盤踞的實力,可無不是仙界最頂尖可怖的存在,木靈朧從人間界玄黃大世界而來,難道和未央仙洲的某個大勢力也有著一絲瓜葛?
  “陳汐公,要不我跟著你一起吧。”
  這時候,木靈朧似突然想到什么,眸光明亮,凝視著陳汐,一臉希冀道,“你不是也剛來仙界么,等你上路時,帶上我好不好?”
  陳汐一呆,道:“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木靈朧見陳汐并未立刻拒絕,一下興奮起來,雀躍不已。
  “只是跟隨我身邊,可有些兇險,而你又不會戰斗,我擔心我牽累到你。”陳汐想了想,認真說道。
  木靈朧一臉失落,黯然道:“原來,還是我太沒用了。”
  陳汐心有些不忍,他很清楚,這少女看似是個飛升者,實則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懵懂少女,這次飛臨仙界,可是偷偷溜出家門,其來歷也是絕對非同尋常。
  可拋開這一切不談,放任這樣一個少女獨自在仙界漫無目的游歷,他還真有些不放心。
  所以略一沉吟,陳汐便說道:“那好,你跟隨著我一起也行,不過我要去的可是星武仙洲,而非未央仙洲。”
  見陳汐居然改口,木靈朧精神猛地一振,飛快脆聲道:“沒事,去哪里就好,只要跟在陳汐公身邊,我就很放心。”
  陳汐有些怔然,問道:“很放心?”
  “是呀,因為公你可是一位好人。”木靈朧脫口而出。
  陳汐摸了摸鼻,有些啞然,好人?這個理由倒是很強大……
  “對了,公你要去星武仙洲做什么?”木靈朧好奇道。
  “去道皇學院。”陳汐沒有隱瞞。
  “噢,我知道了,我猜就是這樣,那道皇學院可是極為不凡,乃是無數仙人心的修道圣地,我聽堂兄說過,就是在仙界,也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
  木靈朧若有所思道。
  陳汐有些詫然了,沒想到木靈朧竟也知道道皇學院,不過他再一詢問,才發現對方也僅僅知道個大概,甚至都沒自己了解的多,當下就不再問詢。
  就這樣聊著,數個時辰后,那飛升殿已隱隱在望。
  恢弘的建筑,仙氣繚繞的化仙池,案牘旁,那耄耋老者和枯瘦年依舊端坐于其。
  看到這熟悉的一幕,陳汐不由有些感慨,若非那個玄仙孟星出現,只怕自己早已領取了仙牌,踏上前往星武仙洲的路途了吧?
  “咦,是你們兩個。”
  那案牘后方的年抬頭,注意到了陳汐和木靈朧飛馳而來,不由一怔,旋即就認出了他們兩人。
  “你們不是……”那耄耋老者也是一呆,話說到一半又閉嘴了。
  見兩人如此神態,陳汐一下就猜出,對方肯定也知曉自己等人當日被帶到了哪里,只不過卻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返回。
  不過,陳汐卻是懶得和他們計較,直接拋過去一個儲物袋,道:“幫我們辦理兩塊仙牌,這是兩千塊仙石。”
  枯瘦年和耄耋老者互望了一眼,雖有些驚疑,但還是收下儲物袋,拿出兩個空白仙牌,問道:“請問兩位名諱,來自下界何方?”
  陳汐朝木靈朧頷首示意,后者當即說道:“我是木靈朧,來自玄黃大世界。”
  刷刷刷幾筆,枯瘦年將一個篆刻好的仙牌交給木靈朧,而后抬眼看向陳汐,目露詢問之意。
  陳汐想了想,答道:“玄寰大世界,陳汐。”
  “什么!你就是陳汐?”
  枯瘦年和耄耋老者一驚,渾身都是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