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23 劍指玄仙


  
  陳汐眼眸一瞇,如刀鋒一般掃視枯瘦年和耄耋老者,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被這一道目光掃,驚叫出聲的兩人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渾身一顫,感受到一種驚悚危險的氣息,聲音也是戛然而止。
  “你們認得我?”
  陳汐開口,聲音冰冷。
  發生在青魂礦山的事情才過去不到數個時辰,應該不會如此快就傳入這兩人耳,而從對方的反應看,似乎早已聽聞過自己的名字,這可有些奇怪了。
  被一個才飛升仙界數天時間的小家伙嚇得渾身一顫,令枯瘦年反應過來之后,不禁有些老羞成怒,當下冷冷道:“如今的東澹仙洲,只怕沒有人不知道陳汐這個名字!因為這可是仙君府下旨要通緝的賊!”
  啪!
  說著,他一拍案牘站起身,喝道:“陳汐,你還不束手就擒?若再執迷不悟,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既然你有心返回來領取仙牌,證明你的本性并不壞,現在,你老老實實呆著,或許能免受皮肉之苦。”
  那耄耋老者也站起身,神色冰冷,透著一股漠然,像俯瞰一個可以任人宰割的囚徒似的。
  這種態度,簡直和幾天前,陳汐剛飛抵這飛升殿時,所遭遇的對待一模一樣。
  似乎在這兩個仙使眼,一切的飛升者都像是能夠呼來喚去,任憑差遣的奴仆一樣,必須得乖乖聽話才行。
  從也能證明,他們的確還沒了解到有關青魂礦山所發生的事情。
  轟!
  猛地,一股如淵如獄的恐怖氣息從陳汐體內擴散而出,就像有一頭遠古兇獸在其體內蘇醒了一般。
  砰的一聲,那張案牘受不了這等氣勢壓迫,化作碎屑,紛紛飛揚,而那枯瘦年和耄耋老者則渾身一震,如被一座山岳壓身,蹬蹬蹬朝后連退了數十步,身影踉蹌,差點就跌坐在地上,狼狽之極。
  而他們的臉色,已是慘白驚恐一片,寫滿不敢置信之色,似沒想到,這才短短幾天沒見,這個飛升者竟已擁有了這般恐怖的氣勢。
  旋即,那枯瘦年就尖叫起來:“你要做什么?我們是云虹派之人,你若敢用強,我云虹派絕對不會放過你!”
  啪!
  陳汐神色不動,抬手一揮,一道無形的耳光狠狠抽在對方臉上,打得對方口鼻噴血,跌倒在地,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你……大膽!”耄耋老者驚怒交加,厲聲怒喝,“你這么做,只會讓你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聲音雖強,實則態度已變得軟弱起來。
  “給你們一個贖罪的機會,老實說出你們所得知的一切,就免你們一死。”
  陳汐眸光開闔間,一縷縷法則如雷電般涌動,倏然落在那耄耋老者身上:“給你們三個呼吸的考慮時間。”
  這等態度,端的是霸道無比,根本就不給對方回旋的余地,看得一旁的木靈朧都暗自咂舌不已。
  不過她也極為厭憎這兩人,自然不會替他們說話。
  “放肆!”
  那枯瘦年站起身,怨毒等著陳汐,就待說些什么,卻被那耄耋老者死死攔住。
  然后,他鐵青著臉望向陳汐,道:“我們只是兩個接引飛升者的小人物,你想知道的,恐怕我們也知之甚少。”
  “很簡單,告訴我,為什么我無緣無故地成了東澹仙洲的通緝犯?”
  陳汐淡然問道,其實他心已有了一個模糊答案,早在殺死黃辛時,對方已言說,這一切都是藺浩仙君的注意。
  甚至,為了抓捕自己,藺浩仙君派出了諸多強者,在東澹仙洲境內到處抓捕剛剛飛升仙界的飛升者,一副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的狠辣做派。
  但讓陳汐疑惑的是,他根本就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時候,和這藺浩仙君結的仇,故而才會由此一問。
  “你……竟然不知道?”那耄耋老者一愣,似有些不相信。
  陳汐冷冷道:“是我在問你。”聲音,已帶上一抹不耐煩之色。
  “這是藺浩仙君的旨意,大概是一個月前,整個東澹仙洲八萬千個仙城,都接到了這一道旨意,為的就是將這段時間抵達仙界的飛升者全部抓起來。”
  見陳汐已動了一絲殺機,那耄耋老者臉色一變,連忙道,“也是前些天,我們才得知,仙君大人他之所以如此勞師動眾,其實只是為了抓捕你一個人,至于其他的,我們就不清楚了。”
  陳汐皺了皺眉,哪怕早已猜到以對方的地位,也不可能得知一切,可當聽聞對方親口答復時,依舊不免有些失望。
  沉吟許久,陳汐這才開口道:“罷了,這次就暫且饒恕你們一次,將那仙牌給我。”
  那枯瘦年和耄耋老者皆都暗松一口氣,明白暫時逃過了一劫。
  不過當聽聞陳汐要索取仙牌時,那耄耋老者不禁神色微變,道:“道友,仙牌雖沒什么大用處,可卻秉承于仙界法則之內,可容不得亂寫名諱和出身,倘若這么做的話,就等同于拋棄了仙人身份,以后晉級證道之時,甚至可能召來天道法則降臨的厄難!”
  陳汐怔了怔,似笑非笑道:“你覺得,我會易名改姓,來逃避來自藺浩仙君的通緝?”
  他倒也清楚,正如那耄耋老者所說般,仙牌容不得捏造,這等同于是欺瞞仙界天地間運轉的法則之力,為天道所不容。
  耄耋老者訕訕笑了笑:“自然不會。”
  這時候,一旁的木靈朧忍不住說道:“那藺浩仙君太可惡,竟然不顧身份來對付陳汐公,還在一洲之內通緝公,這簡直就是以大欺小,卑鄙無恥之極。”
  枯瘦年和耄耋老者都是一呆,倒吸一口涼氣,這女娃娃還真是膽大啊,竟敢毫不避諱地指責藺浩仙君卑鄙,這可是大不敬!若是傳出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對于此,陳汐卻是一笑置之,這少女初出茅廬,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沒有那么多的忌諱。
  “哼!沒大沒小!”
  然而就在此時,仿似有人聽到了木靈朧的話,猛地發出一聲冷哼,聲音冰冷,帶著一抹徹骨的寒意,像冰錐一般鉆入人耳,令得那耄耋老者二人齊齊打了個寒顫,當場色變。
  這一道聲音落入陳汐耳,震得他也是一陣氣血翻騰,心不由一驚,霍然扭頭朝遠處望去。
  嗡!
  虛空翻滾,一條金虹從那虛空倏然橫貫而出,直通過來,彌漫出瑞氣千條,神曦萬道,恍如光雨紛飛,輝煌而熾盛。
  旋即,一道挺秀的身影,倏然從虛空走出,腳踏金虹,踱步而至,宛如神祗降臨一般。
  此人衣冠勝雪,劍眉星目,一頭濃密長發盤髻腦后,露出一張冰冷孤峭的英俊臉頰,整個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寶劍,寒芒四射,耀眼無比。
  單單是那種無形的氣勢,就驚得那耄耋老者二人渾身顫粟,神魂都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壓抑,若非死死咬著牙齒支撐著,差點就跌坐在地上。
  大羅金仙!
  陳汐眼眸一凝,臉龐上浮現一抹凝重之色,對方仿似與天地相融,舉手抬足之間,法則相隨,威懾迫人,比之他所見過的楚江王、宋帝王等大羅金仙也是不逞多讓!
  怎么會招來一位大羅金仙?
  難道是那藺浩仙君派來緝拿自己的?
  剎那之間,陳汐心升起了無數個念頭,而他的臉色也是一點點變得嚴峻,渾身神經緊繃,像拉滿的弓弦,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危機。
  “小心一些,待會我可能照顧不到你了。”陳汐飛快傳音給一旁的木靈朧。
  豈止是照顧不到,連他都有些不敢確定,若是開戰,能否從對方手逃脫了。
  畢竟,那可是一尊大羅金仙!
  領悟大梵之真氣,可包羅諸天,可塑造一方新世界,能力無窮,這等級別的存在,在仙界已屬于流砥柱,一方霸主!
  陳汐曾和參悟出大羅真諦的卿秀衣相處一段時間,對大羅真仙所擁有的實力可謂是有著極為深刻的認知。
  聽了陳汐的傳音,木靈朧卻微微一呆,唇角微翹,神色有些說不出的古怪,訥訥道:“陳汐公,其實……”
  陳汐皺眉,有些不悅木靈朧的反應,這都什么時候了,再不當機立斷,可就太愚蠢了。
  這時候,那衣冠勝雪,英俊冰冷的青年,已踱步來到了飛升殿前,目光如一抹寒流似的,冷冷掃過眾人,最終落在了木靈朧身上,道:“為何罵藺浩仙君?”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一怔,這話可沒有半點興師問罪的味道,這是怎么回事?
  “我差點被他害死,罵他一句不行啊?”
  令眾人瞠目的是,木靈朧竟是毫無驚懼,滿不在乎地答了一句,那神態和語氣,簡直就像心生不滿的小女孩在抱怨似的。
  那冰冷英俊青年一怔,眸驀地洶涌出一抹如鋒芒般懾人的光澤:“真的?”
  木靈朧氣鼓鼓道:“我騙你干嘛?”
  兩人的對話,直看得那枯瘦年和耄耋老者一陣心驚肉跳,頭皮發麻,連陳汐都直恨不得捂住木靈朧的嘴,讓她少說兩句。
  不過下一刻,當聽到那冰冷青年的回答,陳汐他們都徹底呆住了。
  只見他眉頭一擰,沉默許久,略帶一絲狐疑道:“他這是在作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