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03 星魄石


  第三更!竭斯底里地呼喚一聲,收藏一下吧,親。
  ——
  颶風怒嗥。
  沙暴肆虐。
  一望無垠的瀚海沙漠就像一個脾氣暴躁的神靈,把滿腔的怒火、怨氣悉數宣泄,肆無忌憚,充滿無盡的毀滅力量。
  這里,有亙古延存下來的神秘遺跡,有令涅槃大修士有進無出的恐怖禁制,有吞噬萬物的虛空裂空。
  這里,被稱作死亡之地!
  然而今天,卻有一個少年快速奔行其中,如風似電。
  令人詫異的是,那些足夠撕碎一切的颶風,好像永遠碰觸到他的身體,在他經過的地方,再兇猛暴虐的風,就像看到了同類,看到了自己的伙伴,輕柔地避開他,為他讓出足夠穿行的空間。
  畫面很詭異。
  面對那咆哮如龍的颶風,哪怕是涅槃大修士也不得不小心對待,而這少年,卻像走進了自家的后花園,閑庭信步。這一幕若被人看到的話,非驚掉下巴不可。
  可惜的是,這片死亡之地上,如今也只有他一個人。
  此人自然是陳汐。
  掌握完整的風之道意,面對那滔天颶風,他也像看到一絲溫柔的細風,完全不擔心自己會出任何狀況。
  這便是道意的力量。
  不過,在風中還有黃沙,那些沙塵被颶風掀起,就像爆射而出的劍雨,具備著鋒利恐怖的穿透力,陳汐自是不敢與之抗衡,更不敢在空中飛馳,只是借著風力,拔足狂奔。
  “如今真元枯竭,幸好我肉身強悍,奔行至今差不多有三千里地了,那六個家伙若是追來,恐怕早就攆上我了。”
  一邊狂奔,陳汐一邊在腦海中飛快思索,雖然不懼怕周圍的颶風,但是這瀚海沙漠中存在著諸多恐怖危險的禁制、遺跡和空間裂痕,他可不敢稍自大意。
  就在剛才,他便看到一道足有千丈長的虛空裂痕,猶如懸掛在空中的一柄狹長彎刀,漆黑的裂縫內漆黑一片,黑的令人心悸,附近十里范圍內的東西,只要接近它,便會被吞噬一空,沒有聲響、沒有掙扎,悄無聲息,卻令人望之心寒。
  “不行,這樣下去我的體力總有耗盡的時候,必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補充真元,恢復自身的實力……嗯?那是什么?”
  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猛地看到,在那黃沙滾滾的極遠處,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足足有百丈之高,矗立不動,并不像個活物。
  接近一看,竟然是一座漆黑的石碑,如槍如劍,刺破蒼穹,哪怕是在這狂暴的風沙侵蝕下,石碑的表面依舊光滑完整,泛著詭異的寒光。
  “劍冢!”
  陳汐抬眼一看,只見石碑上兩個血色大字,筆跡肆意狂放,鐵畫銀鉤,一股森然凌厲之氣撲面而來。
  嘶!
  陳汐只覺渾身一顫,仿似被針芒刺骨,遍體生寒,識海中更是出現了千萬把瘋狂舞動的利劍,攪得他心血翻騰,眼冒金星,差點吐血,連忙轉開眼睛,再不敢看一眼。
  “這字跡中蘊含著恐怖的劍道精神,雖只是寥寥一縷,卻充滿凌殺天下的無雙氣概,也不知此碑是哪位高人留下,甚至比劍仙洞府那張紙箋上的劍勢都恐怖百倍!”
  陳汐心中駭然不已,實在想不出,擁有這等劍術境界的人,其修為達到了何種程度。
  噗通!
  陳汐一屁股坐在石碑之前,他發現,那些颶風和風沙只要靠近石碑十丈范圍內,便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散擊潰,躲在這里,恰可以躲避沙暴襲擊。
  “也不知這劍冢為何會出現在這里……罷了,我還是先恢復真元,萬一遇到變故,也能有抵抗之力。”
  陳汐喘息片刻,跏趺而坐,從懷中摸出八角宮瓶,張口一吸,一股靈液從瓶內噴涌而出。
  嘩啦啦~
  運轉《冰鶴訣》,早已枯竭的紫府大湖瘋狂地吸納涌入體內的靈液。
  八角宮瓶內如今已補充了三百萬斤靈液,是在嵐海城天寶樓內賣掉的靈材兌換得來,在這靈氣枯竭的瀚海沙漠中,倒是不用擔心靈氣不足的問題了。
  一天過去。
  陳汐從打坐中清醒過來,張口呼氣,一抹氣流如箭射出,強勁凝練,久久方才散去。顯然,這一夜的苦修,他的實力又有所增進。
  “蘇定一六人為了從自己身上得到所謂的劍仙洞府寶物,肯定不會輕易地放過自己,既然沒有進入瀚海沙漠,想必是在外邊守株待兔,等自己出去了。”
  陳汐站起身子活動了一下筋骨,眉頭卻是皺了起來,“若如此的話,自己只得藏匿在這里了,除非具備滅殺他們六人的實力。”
  “嗯?這是什么?”
  陳汐猛地看到,地面上散落著一顆顆漆黑的石頭,指甲蓋大小,通體光滑,泛著點點光澤,像極了黑色的玉石瑪瑙。
  他彎腰正打算撿起一顆,卻不料手指甫一碰到一顆黑色手頭,一絲鋒利的氣息直竄進皮膚內,像被雷電劈中一樣,令身體猛地一顫。
  “這是……”陳汐眼睛睜大,臉上漸漸露出一抹驚喜,聲音也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竟然是星魄石!”
  他曾聽季禺曾說過,在荒古時期,有一種名為星魄石的寶物,乃是從蒼穹中碎裂的星辰中孕育的核心之物,其內蘊積著磅礴如海的星辰煞氣,用星魄石煉體,有著不可思議的奇效。
  陳汐修煉的《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便是汲取周天星煞淬煉體魄,如今早已達到先天圓滿境界,只差一步便能進階紫府之境。
  不過這一步,卻是天人阻隔,按季禺的話說,這一步就像是天塹、鴻溝,沒有前期的苦修與積累,沒有那一絲虛無縹緲的破境契機,根本就碰觸不到紫府的邊緣。
  此刻,在陳汐看來,星魄石的出現,無疑就是自己煉體進階紫府的破境契機!
  嘩啦!呼啦!
  陳汐兩手如鏟,在地上厚厚的黃沙中挖掘起來,一顆顆泛著圓潤光滑的星魄石被他聚攏在一處。
  足足過了一炷香時間,他這才停下手中動作,而在他身旁,指甲蓋大小的星魄石已堆積成一個四尺高,三尺寬的小山堆,粗略估計,怕不下有五千多顆!
  “星核啊!這些全部都是星辰內部最為精華的部分,一顆星魄石,足以抵得上我一個月苦修所汲取的星煞了!”
  “待我把煉體破境進階紫府之境,就能夠凝聚星紋,化轉巫力,最重要的是,就能破開洞府禁制,進入其中與季禺前輩相見了!”
  陳汐掌心血肉中的玉墜,彌漫著一層禁制,想要進入其中的洞府,必須把煉體和煉氣皆修至紫府境界。
  同樣的,這也是闖天峰試煉之地第一重的最低要求。
  “這里無人打擾,沙暴又侵襲不到,正是修煉的絕佳之地,我就在此把煉體修至紫府境界,而后進入洞府與季禺前輩相見,若能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想必還能獲得諸多意想不到的收獲,實力也必然有所增強!”
  陳汐興奮之極,袖袍一揮,地上的星魄石悉數被納入儲物戒指中,而后盤膝坐地,雙掌之間各握一枚星魄石,閉目運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
  轟隆隆!
  冷厲鋒利的星煞猶如一條液體河流,轟隆隆涌入血肉之內,就像千萬匹烈馬在沖撞,巨大的撕扯力狠狠地捶打著血肉皮膜,原本就凝實堅韌的肌肉猛地顫抖收縮,瘋狂消化著這股恐怖的力量。
  同時,點點星辰之力融入血肉、皮膜、筋骨之間,泛起瑩瑩清冽光澤,仿似在熔爐中鍛煉許久的瓷器,正在漸漸地變得圓潤柔韌。
  而在陳汐背脊上,一縷縷若有若無的紋理線條浮現出來,隱隱約約,模糊不堪,時有時無,顯得神秘之極。
  煉體進階紫府之境,千難萬險,萬中無一。不過,只要渡過這個關口,周身皮膜之間便會凝聚出一道道巫紋,這些巫紋依據功法不同,凝聚出的巫紋圖案也不一樣。
  像有些以地心炎火淬體的體修,其巫紋便是一幅火焰圖案,能夠汲取火煞火罡轉化為體內巫力。
  陳汐以周天星煞淬煉體魄,只要進階紫府境界,其皮膚表面便會凝聚出星圖巫紋,化星煞為巫力,玄妙之極。
  煉體紫府境界,同樣分作九重,凝聚出一個星圖巫紋,便代表紫府一重,凝聚出九個星圖巫紋,便是紫府煉體九重。至此境界,便可以開啟巫紋穴竅,沖擊黃庭之境。
  不過,對于現在的陳汐而言,需要的是從先天邁入紫府。于煉氣士而言,開辟紫府是奠定大道之根基,而對煉體者而言,進階紫府便意味著奠定了肉身成圣的基礎,兩者各有千秋,但皆直至大道,殊途同歸。
  陳汐就這樣靜坐著,內外澄澈,相互照見,渾然不知時間的流逝……
  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一連修煉一個月,陳汐血肉肌膚之力越來越深厚,也越來越靈動,筋骨如玉,血肉凝練,濛濛清冽的光澤流轉其中,晶瑩剔透。但是總是無法踏出最后一步,令背脊上那越來越清晰的一道道巫紋凝聚一起,構成星紋圖案。
  就像一層若有若無的窗戶,總是無法打開。
  不過他也不急,每當修煉到了心情急躁的時候,他就停止運轉,站起身來,環繞著劍冢石碑行走,觀察這座近百丈高的巍峨石碑。
  這座石碑的質地非金非鐵,非玉非木,表面光滑漆黑,散發著一股奇異的力量,沉默阻擋著四周風暴的襲擊,顯得極為神秘。
  陳汐趁著閑暇,再次觀摩了石碑上那鐵畫銀鉤似的兩個大字,每次只看幾個呼吸的功夫,但也漸漸領悟了一些東西。
  這兩個大字蘊含著無上恐怖的劍道真諦,雖只寥寥一絲氣息,卻令陳汐感覺像一個浩瀚的海洋,藏著無窮無盡的奧妙,令他眼界開闊,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時間又過去一個月。
  這一日,陳汐正自揣摩石碑上的一絲劍道真諦,猛地心中一陣顫粟,隱隱約約之間,仿似抓到了一絲破境的契機,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呼!
  深呼吸一口,陳汐不再猶疑,盤膝而坐,雙手各握一顆星魄石,運轉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