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26 四大仙王

礦道中。
  嘩啦一下,那重重的青魂煞氣如潮水般退避一空,視野開闊,映現出一群人的身影,黑壓壓一片,密密麻麻。
  位于前方的,是一群飛升者,領頭的正是蕭云。
  而在后方,則是一群身披黑甲的護衛,約莫上百人,一個個宛如兇神惡煞般,正在怒吼喝罵不已。
  不過,當看清遠處那佇立著的一道峻拔身影時,所有的聲音都戛然而止。
  步伐也是停頓下來。
  “陳汐!這家伙就是陳汐!哈哈,他居然沒有死!”
  蕭云微微怔了怔,便即大笑起來,不過說話時,他人卻是退入了人群中,沒辦法,他可是深知陳汐的實力有多強的。
  這家伙就是陳汐?
  一眾飛升者看向陳汐的目光中,皆有著一抹復雜之色。
  他們如今也已猜出,自己被抓捕進這青魂礦山,可謂是受了眼前這年輕人的牽連,可謂是無辜冤枉之極,心中也是難免怨恨不已。
  可當想起那天仙黃辛以及災厄五毒煙都奈何不得這年輕人時,他們又有些忌憚和畏懼,情緒因而顯得有些復雜。
  “哦,就是這小家伙殺了黃辛大人?”
  “怎么可能,一定是他用了什么見不得人的手段,才害死的黃辛大人!”
  “哈哈,天助我等,既然被我等撞見了,就擒下他,向韋正大人他們請功!”
  那一眾護衛一個個面露一抹猙獰之色,對陳汐評頭論足。
  “快!你們這些飛升者,快去殺了此人,只要辦妥,就放你們離開!”
  其中一名護衛一甩鐵鞭,大聲命令道。
  只要殺了他,就能離開?
  一眾飛升者眼睛一亮,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是帶著一抹狠戾之色。
  陳汐一直在打量這些人,見此,不由搖頭道:“諸位,你們也是被抓來,卻難道要助紂為虐,對付于我嗎?”
  說到這,他身子一挺,眼中精芒爆射,全身閃耀著奪目的光輝,濃烈的氣息轟鳴而起,猶如一尊遠古神魔復蘇一般,威勢懾人。
  “更何況,你們以為殺了我陳汐,這些混賬會放過你們?想想吧,災厄五毒煙都被你們所看到,他們最終只會殺人滅口,而不會任由你們離開!”
  聲如沉凝之雷,隆隆震蕩在眾人耳畔,直抵心魂。
  眾人面色驟變,陳汐的話,的確說中了他們所擔憂的地方。
  “現在,跟著我一起,殺了這些混賬,或許有一線生機,敢問諸位,你們愿不愿意!?”陳汐目光如電,一一掃過那些飛升者的臉頰。
  眾人一呆,殺出去?
  一下子,眾人心中皆是一動,是啊,既然陳汐能夠擊殺黃辛,又不懼災厄五毒煙,只怕有什么殺手锏了,跟著他一起拼一把,倒是真有可能殺出去。
  “別聽他胡說,別忘了,此次咱們可都是受了這家伙的牽連,才淪落至此,只有抓住他,咱們才有脫身的可能!”
  那蕭云見此,當即厲聲叫道:“你們想一想,外邊還有三位凝練法則的天仙強者和一尊玄仙大人,你們覺得這家伙會是他們的對手嗎?”
  此話一出,眾人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徹底熄滅了心中的那一抹沖動。
  因為正如蕭云所言,外邊可還有一尊玄仙坐鎮,陳汐身為一名飛升者,只怕連法則都還未凝練,又如何是一尊玄仙的對手?
  玄仙,可是打通了三玄妙關,掌控天地命三魂的恐怖存在!
  境界上的差距,令得令玄仙足以碾壓一切的天仙強者。
  陳汐眼睛一瞇,眸光鋒利如刀,冷冷落在蕭云身上,這家伙,為了殺自己,竟不惜蠱惑他人對付自己,還真是該死啊!
  面對陳汐的目光,蕭云卻是得意一笑,嘴唇微張,無聲說了一句:“今日你必死無疑!”
  啪!
  一聲響亮的鐵鞭破空音響起,一名護衛不耐煩暴喝道:“混賬東西,我勸你們乖乖聽話,趕緊去殺了此人,否則……”
  話音未落。
  陳汐已是悍然出動,雙肩微沉,雙臂中一股股仙巫之力瘋狂涌動,雙掌之上,彌漫出如億萬星辰一般的熾盛光澤。那一顆顆的星辰,似是要脫身飛出一般。
  轟轟轟……數十道古老滄桑的大手印橫空而出,這一剎那間,陳汐揮出了數十道“星空大手印”。
  這一次的星空大手印,每一掌皆蘊含著可怕的仙巫道韻,澎湃如海,掌勢中有諸般奧義循環于其中,凝聚為星辰,如星河匯聚。
  最可怕的一點,這數十道星空大手印竟是疊加在一起,以冥濤萬浪掌的方式,層層交疊而出,宛如一波又一波的通天巨浪,呼嘯而去,似乎要將四面八方都轟破。
  砰!
  那之前開口的護衛,如遭雷殛,咔嚓一聲,被轟成碎肉,血肉在半空中橫飛四濺,暴死當場。
  這僅僅是剛開始。
  下一刻,那如浪濤般層層橫推而出的星空大手印,已是沖入一眾護衛中,宛如摧枯拉朽,所過之處,斷肢橫飛,血雨如瀑,慘呼不斷,竟是無一合之眾!
  這是一種絕對的碾壓。
  原本這陰濕的礦道就空間不大,如今被這星空大手印所填充,恰似決堤的山洪沖入隧道之中,鋒芒所指,如入無人之境!
  僅僅眨眼間,就滅殺四十六名護衛,重傷三十七人,完好無損立著的,已僅僅只剩下二十一人!
  只不過這些還完好無損的,早已被這一幕驚得渾身發僵,雙股瑟瑟發抖,亡魂大冒,如活見鬼一般。
  氣氛,一下子變得死寂起來,唯有那地上汩汩的血流聲和濃烈的血腥在交映著。
  那些飛升者們更是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差點掉地上。
  這次陳汐并沒有針對他們,否則,光是這一擊,他們這些飛升者們絕不可能像現在這般安然無恙。
  砰!
  就在此時,蕭云慘呼著,被陳汐一腳踏在地上,口噴血水,卻是根本無法掙扎。
  “一群地仙境的護衛而已,卻能把你們這些天仙逼的猶如階下囚徒,著實可悲!”
  陳汐不再動手,目光一掃眾人,聲音如鋒刃一般,狠狠扎進每個飛升者心中,刺激得他們神色變幻不定。
  “我等儲物法寶被奪,又無仙石修煉補充仙力,困頓疲乏,氣機微弱,又怎可能會是這些護衛的對手?”
  有人不忿,大聲爭辯。
  “是啊,如果我們擁有足夠仙石,恢復力量,哪怕沒凝練出法則之力,也可以輕易殺死這些地仙混賬們!”
  其他人紛紛附和。
  陳汐隨手拿出一個儲物袋,“這其中裝滿了仙石,如果你們感覺我剛才的話侮辱了你們,那就抓緊時間修復自己的力量,然后……”
  他抬手一指那些還活著的護衛,道:“就去殺了他們,讓我看一看你們是否真的用這種勇氣!”
  見陳汐丟出一儲物袋的仙石,那一眾飛升者眼睛一亮,皆都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激動之色,可當聽說,要讓他們殺了那些護衛時,又不禁猶豫了。
  他們很清楚,如果真這么做了,那就等于徹底站到了韋正等人的對立面,一旦返回地面,必然會遭受到各種打擊。
  可如果不這么做,那說不定就會當場被陳汐所殺!
  “不要,不要聽他的,你們這么做,難道不怕熊溟大人的報復?”
  那些護衛竭斯底里大吼。
  有些護衛,更是扭頭就朝礦道外逃奔而去。
  “給我跪下!”
  陳汐冷哼,眉心睜開一只豎目,爆射出一縷禁法之光,將那礦道內的空間悉數禁錮,而后一掌拍出,噗通噗通一陣響聲,那些護衛無論逃沒逃的,皆都被震碎膝蓋,跪倒在地,發出一陣凄慘的痛呼。
  見此,一名飛升者猛地叫道:“好!我答應和陳汐道友一起沖殺出去!奶奶的,大不了就是一死!”
  “你叫什么名字?”陳汐問道。
  “岳中石!”
  “好,這儲物袋中的仙石,有你的一份!”陳汐揮手,將儲物袋拋了過去。
  岳中石大喜,道:“多謝陳汐道友!”
  見到這一幕,其他飛升者也都不再遲疑,紛紛上前,表示愿意和陳汐一起殺出礦道外。
  陳汐也沒有為難他們,只不過卻是讓他們先親手殺了那些護衛,再領取仙石修煉,眾人也都按照著做了。
  很快,那些護衛就被一一處死,死狀凄慘無比。
  沒辦法,那些飛升者早已積攢了一肚子的怨恨,有這等機會,哪還能不把心中怨恨悉數發泄出來?
  “我……我也愿意。”
  地上,蕭云已是嚇得驚恐交加,焦急道,“陳汐道友,陳汐大爺,求求你,饒過我一次,我保證離開之后,必定重重厚報于你,決不食言!”
  陳汐低頭,俯瞰著對方,唇邊掀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別人都可以,唯獨你不行。”
  蕭云見此,勃然色變,竭斯底里怒吼道,“陳汐,我的援兵馬上就到,你若現在殺了我,你也逃不了一死!”
  陳汐不為所動,淡然說道:“你的援兵來的,第一個對付的恐怕就是我吧。”
  咔嚓!
  聲音剛落,他腳尖用力,在對方驚恐絕望的眼神中,輕易將對方喉嚨碾碎,神魂鎮滅,徹底死絕。
  見此,那些飛升者皆都暗呼僥幸不已,清楚剛才若是不答應陳汐,只怕現在就和蕭云一樣的下場。
  “諸位,抓緊時間吧,我們的敵人或許已察覺到這里的變數了……”陳汐仰頭,眸光幽邃,仿似已望向了礦道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