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028 六大驕陽

云虹城中竟然沒有傳送陣!
  當陳汐在城中四處打探了一番之后,就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心情難免有些郁悶。
  尤為令他郁悶的是,就在剛才,他被人堵在一條巷子中,若非他見機不妙,一溜煙就逃掉,差點就被群毆了。
  后來才得知,那藺浩仙君竟下達了一道通緝符詔,在整個東澹仙洲通緝他,還懸賞了頗為豐厚的一筆獎金。
  換而言之,現如今的陳汐,已經成了過街老鼠般的角色,一旦被發現,絕對是人人喊打喊殺。
  無奈之下,陳汐只得改容易貌一番,這才免去了不少的風波。
  現如今的他,是一個模樣普通,氣質木訥的青年,普通得丟在人群中都無人問津。
  “可惜這種小手段只能瞞過尋常人物,一旦遇到修煉有特殊仙術神通的存在,只怕就會被識破偽裝。”
  陳汐行走在繁華如水的街道上,皺眉不已,沒能找到傳送陣,又淪為了通緝犯,這種處境可有些不樂觀了。
  據他了解,類似仙洲和仙洲之間的傳送陣,整個東澹仙洲中,也只有兩座仙城擁有,一座位于落鳳仙城,那是仙君府所在之地,直接被陳汐忽略掉了。
  另一個則位于靈華仙城,不過距離云虹仙城卻足有千萬里之遙,如果在人間界,這點距離自然難不住陳汐,施展瞬移片刻就能抵達。
  可這是在仙界,唯有大羅金仙才能自由穿梭虛空,大羅金仙之下,只能駕馭法寶或者施展飛遁之術趕路。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很懷疑,現如今的靈華仙城,早已被布下重兵,只等自己跳入其中呢。
  很簡單,那藺浩仙君肯定會猜到,以自己如今的力量想要脫困,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東澹仙洲,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可以說,只要守住落鳳仙城和靈華仙城,自己就等于是網中魚兒,甕中之鱉,隨著時間推移,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
  “還真打算趕盡殺絕啊……藺浩仙君,無論是你是受誰人差遣對付我陳汐,這筆賬總有一天我要跟你算個清楚!”
  陳汐心中暗暗發狠,剛進入仙界就被當做通緝犯追捕,換做誰也受不了。
  不知不覺間,陳汐走到了一處恢弘無比的樓閣前,通體仿若由白玉砌成,高可入云霄,彌漫著如云靄般的淡淡霞光。
  和周圍建筑一比,這座樓閣宛如鶴立雞群,顯得尤為醒目。
  只見那牌匾上,寫著“流金仙閣”四個古老大字,筆勢重逾千鈞,飛蛇走虺,只遠遠一望,就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厚重巍峨氣息。
  “好厲害的精神烙印,雖寥寥一絲,可竟如山厚重,仿若堅不可摧,書寫這牌匾之人修為只怕在大羅金仙之上!”
  陳汐一怔,心中暗自贊嘆不已,光是從這塊牌匾中,就能看出這流金仙閣的底蘊有何等不凡了。
  沒有再遲疑,他當即走了進去。
  按照他剛才所了解到的消息,這流金仙閣乃是分布于仙界中的一個大商行,四千九百個仙洲中,幾乎有四分之一都有其商鋪分布。
  稱得上是遍地開花,富賈天下。
  流金仙閣中不僅收售各種奇珍仙寶,還有丹藥功法靈藥……各種修仙所需的物品,可謂是包羅萬象。
  陳汐此來,就是為了將手中的一些青魂母巖給處理掉,兌換一些所需仙材。
  不過,就在他還未踏入流金仙閣大門時,猛地從大門內沖出一群男男女女的侍者,將一張猩紅的地毯從閣樓內鋪開,一直鋪到了大門之外。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和陳汐一樣打算進入流金仙閣的客人,自然被擋在了一側,不過卻沒人多說什么,單單是沖著流金仙閣這個招牌,都無人敢在此鬧事了。
  旋即,這些侍者分作兩排,皆都肅穆立在紅毯兩側,那模樣竟似是要迎接某一位大人物蒞臨一般。
  “抱歉各位,今天我流金仙閣有貴客駕臨,還請諸位多多包涵,明日再來。”一名管家模樣的中年走出,八面抱拳,溫聲說道。
  “理解,理解,只是廖主事,你們流金仙閣停業一天,只怕要損失數萬仙石吧?”一名顧客開玩笑說道。
  那廖管事微微一笑,卻是并不多說什么。
  “廖管事,敢問是何方貴客大駕光臨,竟令得您也主動前來接駕?”又有人好奇問道。
  對此,廖管事同樣只是含笑,并不答話。
  如此一來,反而讓那些經常光顧流金仙閣的客人愈發好奇了,據他們所知,就是云虹派的宗主前來,這廖管事都不見得會親自出來接駕。
  可如今,竟擺出如此仗勢,還提前做好了迎駕準備,這可就令人好奇了,難道對方是大羅金仙之上的貴客不成?
  對于此,陳汐的心情愈發郁悶了,感覺自己今天的運道似乎有些太背了。
  先是沒尋到傳送陣,然后又被人當做通緝犯追捕,如今剛要兌換一些仙材,又被拒之門外,被告知今天要停業,這如何不讓人郁悶?
  搖了搖頭,陳汐轉身就離開,至于那位即將大駕光臨流云仙閣的是誰,他才懶得理會,更沒有半點去了解的興趣。
  ……
  醉仙樓。
  二層。
  陳汐點了一些酒菜,就自斟自飲起來,想起這些日子所遭遇的一切,不禁有些懷疑,難道沒了白魁在身邊,自己的運氣一下子開始變差了?
  就是拋開今日在云虹城中所經歷的一切不談,細細想一想進入仙界之后的事情,陳汐竟是發現,自己竟沒遇到一件好事!
  “唉,也只能明天再前往流金仙閣一趟了……”陳汐搖了搖頭,望著窗外怔怔沉思起來。
  醉仙樓是個很俗氣的名字,因為在人間界中,到處都是這個爛大街似的招牌,似乎不用上這個招牌,就無法證明這是一座酒樓一樣。
  可在云虹仙城中,這醉仙樓招牌俗氣歸俗氣,可卻是一等一的酒樓,能夠在此消費的客人,皆是衣著名貴,舉止得體的貴胄人物,倒是讓陳汐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這時候的他,形單影只,相貌又變得極為普通木訥,因為太過尋常,反而顯得有些寒磣了。
  不過陳汐卻不在乎,他心中正郁悶著呢,又哪會在乎這些細枝末節。
  這時候,樓梯口出現一群人的身影,這是一群年輕人,一個個衣著光鮮,男的器宇軒昂,女的靚麗照人。
  其中一半都散發出強烈的仙力波動,顯示出不俗的力量修為。
  “那不是黃家的長子黃天虎嗎?”
  “還有任家的任月兒,郭家的郭宇……”
  “云虹派的杰出弟子趙承也來了,乖乖,咱們云虹城七大青云強者竟來了四位!”
  二樓的賓客竊竊私語,顯然是認出了這群年輕人的來歷,吃驚不已。
  陳汐隨意瞥了對方一眼,見只是一群天仙境的年輕人,便收回了目光,繼續陷入發怔沉思的狀態。
  這三男一女皆都凝練出了法則之力,在同輩之中也算實力出眾了,可在陳汐心目中,也僅僅是不錯而已,沒有太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片刻后,這群人落座,聚在一起,高談闊論,引得周圍人們紛紛側目,成為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這群人中,其中一位棕發青年坐在中央,皮膚白皙,生著一對細長的丹鳳眼,渾身散發著濃烈而冰冷的氣息,周圍眾人看向他的目光皆帶著一絲尊重的味道。
  “趙承兄,這次喚我等前來,究竟是為了何事?”寒暄過后,一名青年忍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都紛紛止聲,望向了那棕發青年。
  被叫做趙承的棕發青年聞言,濃眉一挑,道:“難道你們沒有聽說嗎?今日浮光仙壁上出現了一個陌生名字,排名居然壓了冉靜師姐一頭,而據我所知,那小子很有可能就是仙君府所通緝的那名惡徒。”
  “你說的可是那陳汐?”
  旁邊一名女子說道,她身穿蔚藍宮裝,身材火爆,柳眉櫻唇,面龐頗為姣美,名叫任月兒,來自云虹城任家。
  “不錯,正是他。”
  趙承點頭,神色變得冷厲起來,“哼,這賊子剛飛升仙界,就敢在仙界中鬧事,我聽說他已出現在云虹城中,眼下恰好是抓捕他的大好時機!”
  “趙承,你找我們前來,該不會就是為了抓捕那陳汐吧?”
  另一人吃驚道,“他可是殺了一位玄仙,如今更是在東澹青云榜上排名第一百三十七位,遠遠超過我等的排名,咱們若是……”
  不等說完,就被趙承臉色一沉打斷道:“郭宇,你若沒膽子,現在就請離開!”
  郭宇神色變幻,有些難堪。
  那任月兒連忙在一旁勸解道:“好了,趙承師兄既然這么說,必然是有萬全的準備,不如先聽聽他的安排,再做決定也不遲。”
  郭宇冷哼了一聲,最終還是沒有離開。
  見此,趙承神色這才一緩,目光一掃四周,突然起身,道:“本人云虹派趙承,我和朋友們要商討一些要緊事情,想占用這酒樓二層之地,諸位,還請現在離開,所有的賬單統統算我身上。”
  聞言,整個二樓的客人紛紛起身,很干脆的離開這里,甚至有不少人紛紛向趙承等人致意,渾然沒有任何的不快。
  片刻后,出去趙承等人,整個二樓已是空空如也,絕大部分客人都走光了,唯獨在角落臨窗的位置上,陳汐依舊端坐那里,望著窗外,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