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32 流金仙閣

靜室中。
  俞大師略一沉吟,便開口說道:“像青魄神玉這等罕見珍寶,已經難以用仙石去衡量,若我沒有猜錯,公子你應該不是為了兌換仙石而來。”
  陳汐點頭道:“不錯。”
  他當然不是為了兌換仙石,甚至若非突發變故,他都不會將這塊青魄神玉出手,不過事已如此,他也不好反悔。
  “我需要兌換一些仙材。”說著,陳汐拿起案牘上的紙筆,刷刷刷寫下了一些仙材的名字,遞給了俞大師。
  “啖靈精金、冷焰真水、黃斑鐵竹……”
  俞大師一眼掃過去,雪白的雙眉不由一挑,道:“這十六種高階仙材,我流金仙閣中倒是不缺,可是這量可是有些大了。”
  說到最后,他那一對雪眉已是緊緊蹙了起來,顯然認為陳汐有些獅子大開口了。
  陳汐卻是笑了笑,渾然不為所動,道:“我相信這塊青魄神玉的價值,遠遠在這些仙材之上,一種是能買到的,另一種卻是可遇不可求,相較而言,我開出的價格應該已經很低了。”
  說著,他又拿起紙筆,又寫了上百種仙材名字,遞了過去,“如果加上這些,我覺得價錢才算公道。”
  其實他也不懂青魄神玉的行情,但就是咬死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青魄神玉乃是有價無市的罕見東西,根本就買不到,價錢的多少,完全看對方能不能出得起了。
  俞大師探手拿過第二張紙箋,看著上邊多達上百種的中品仙材名字,唇角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有些不悅道:“小子,這可有些欺人了。”
  陳汐嘆息道:“那這塊青魄神玉,我也只能不賣了。”
  說著,他就要收回,卻被俞大師急忙攔住,道:“好了,好了,全依你。”
  陳汐笑著坐回身子,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樣。
  俞大師瞪了他一眼,哼道:“你這小家伙,若非我流金仙閣急需此物,你敢開出這樣的價格,早將你轟出門了!”
  陳汐拱了拱手,認真說道:“多謝前輩成全。”
  俞大師見此,神色這才緩和許多,盯著手中的青魄神玉,若有所思道:“你身上的青魄神玉該不止這一塊吧?”
  不等陳汐回答,他便揮手道:“不用解釋,我只是希望你若再出手這等寶物時,還請前來流金仙閣,價錢好商量。”
  陳汐點頭,笑道:“那是當然。”
  他心中頗為滿意,這次用巴掌大小的一塊青魄神玉,就將煉制劍箓所需的仙材兌換了七七八八,可以說是一種意外所獲了。
  當然,這也證明青魄神玉的價值的確太驚人,否則也不可能兌換出這樣一筆仙材了,畢竟這可是流金仙閣,肯定不會做虧本買賣。
  咚咚咚……
  就在此時,響起一陣敲門聲。
  俞大師眉頭一皺,極為不悅,這可是自己的專屬靜室,在交易之時,可是最忌諱被他人打擾的。
  心中雖惱怒,他還是揮了揮衣袖,房門無聲開啟。
  一名高大威儀的錦袍中年出現在門口,他眉頭微蹙,略帶一絲焦慮,見房門打開,登時一喜,不過當看見俞大師那慍怒的神色時,登時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俞大師,我聽說有客人出手了一塊青魄神玉?”
  說話時,他人已走入靜室,目光登時就落在了案牘上那一塊彌漫著濛濛清輝的玉石,神色振奮,當即一個箭步沖上前,抓住那塊青魄神玉,大笑道:“有了此物,我兒何愁大事不成?俞大師,此物我先用了,待會再來向您賠罪。”
  話音剛落,他人就離開了,前前后后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顯得頗為焦急。
  陳汐本來眉頭一皺,可看見俞大師并未阻止,他也只好冷眼旁觀。
  “唉,看見了吧,又一塊寶物要被毀掉嘍,可惜,實在是可惜。”俞大師搖了搖頭,嘆息著坐回座椅中。
  陳汐忍不住問道:“那人是誰,為何如此迫切需要極階仙材?莫非是為了煉制太武階仙器?”
  “他?當然是流金仙閣的掌柜武淵了。”
  俞大師略帶訝然地看了陳汐一眼,便即喟然搖頭道:“他可不是煉制仙器,只是給他兒子準備一些制符材料罷了。”
  制符?
  陳汐心中一動,他之所以不愿將青魄神玉出手,便是因為這青魄神玉除了能夠煉制太武階仙器,還能作為煉制神箓的絕佳材料。
  “可惜,那武尋雖對符道嗜好成癡,可終究沒有明師指點,對符道的鉆研還未臻至大宗師地步,想要煉制出天仙符,又談何容易。”
  俞大師又是一陣感慨。
  “既然是制符,不應該如此著急吧?”陳汐皺眉道,他可是清楚,制符之時,最忌諱心緒不穩,可看剛才那武淵的神情充滿焦慮,哪有一絲淡定從容的模樣。
  雖說真正制符的是他兒子武尋,可從側面就能看出,那武尋這時候的心境只怕也不會多鎮定了。
  “那小家伙正在接受一場關乎前途的考核。”俞大師含糊答了一句,就站起身子,“公子稍等,我這就去派人幫你準備那些仙材。”
  說著,他人已離開靜室,只留下了陳汐一個人。
  “考核制符之道么……這倒是有趣。”
  陳汐笑了笑,就收斂心神,皺眉思索起剛才在易寶大殿中的事情。
  如果他沒有看錯,那灰袍中年應該是一名極為厲害的玄仙強者,修為起碼在玄仙初期之上,他一直在不著痕跡地打量自己,明顯是有所圖謀。
  至于那灰袍中年身邊的兩名青年,才只是天仙修為,倒是沒多少值得關注的地方。
  “仙君府的人嗎?看來自己的處境似乎比想象中還要嚴峻許多,等將所掌握的各種法則完全凝練之后,就尋個機會,必須速速離開東澹仙洲為好……”
  陳汐陷入沉思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靜室的房門被打開,只不過進來的卻是兩個人,一個是俞大師,另一個則是去而復返的流金仙閣掌柜武淵。
  “這位公子,敢問你手中還有無青魄神玉,只要你開出價錢,我統統要了。”武淵一進門,目光就落在陳汐身上,抱拳說道。
  聲音雖平靜,卻不免已帶上一抹焦急。
  “公子,若是可以,還是請幫幫他吧,這次的考核關乎他兒子的前途,事關重大,若非如此,也不會來叨擾公子了。”
  俞大師也在一旁開口說道。
  “不錯,只要公子肯幫忙,任何條件我統統答應!”武淵咬牙說道,身為流金仙閣的掌柜,他自然有底氣說這話。
  陳汐心中一動,道:“什么條件都答應?”
  武淵見此,知道有戲,連忙道:“那是當然,只要我流金仙閣內擁有的寶物,隨便公子挑選。”
  陳汐沉吟道:“我身上倒是的確還有一塊青魄神玉,不過……”
  “那就好,那就好啊!”
  還不等陳汐說完,武淵已是神色大喜,上前拉住陳汐的胳膊,一邊朝外走一邊說道:“公子,還請邊走邊說,時間已是快來不及了。”
  陳汐心中一驚,見對方神色間除了興奮喜悅之色,并無異常,這才暗松了口氣,不過心中卻是依舊警惕不已。
  幸好,一路上并未發生令陳汐意外的變動,在武尋的帶領下,很快便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殿宇中。
  大殿空闊,明亮堂皇,只在中央位置擱置著一張仿若由水晶打磨而成的案牘,案牘后方是一名白衣青年。
  他長發披肩,面容頗為俊美,只不過神色卻有些木訥,呆呆坐在案牘前的椅子中,有些失魂落魄的味道。
  而在大殿上首,則端坐著一位頭戴黑色圓帽,身穿青袍,身形枯槁的老者,面無表情閉著眼睛,雖一言不發,卻有一股懾人的氣魄。
  大殿中的氣氛很壓抑。
  “父親,您來了,那青魄神玉可帶來了嗎?”
  那白衣青年聽見腳步聲,噌地一下站起來,焦急說道,他的那一對眼眸,竟是充斥著殷紅的血絲,眉宇間盡是疲憊之態。
  顯然,他就是武淵的兒子武尋了。
  “帶來了,帶來了,你且靜心,再次準備一番,這已經是最后一次機會了,無論如何也必須抓牢了。”
  說著,武淵扭頭望向陳汐道:“公子,拜托了。”
  陳汐點了點頭,又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青魄神玉,道:“武掌柜,你可要記住你答應我的條件。”
  武淵連連點頭,將青魄神玉轉手遞給武尋,這才朝那上首坐著的枯瘦老者拱手道:“玄云前輩,有勞您了。”
  那被叫做玄云的老者眼皮一掀,露出一對神芒涌動的眸,漠然道:“若這次再不成功,可別怪老夫沒用盡心。”
  武淵連忙點頭道:“明白,明白。”
  “開始吧。”
  玄云揮了揮手,就重新閉上眼睛。
  那一襲白衣的武尋深吸一口氣,重新端坐于案牘前,神色肅穆,將青魄神玉放置眼前,就拎起符筆,揮動狼毫,開始在其上奮筆勾勒。
  嗤!嗤!
  一縷縷仙光從筆尖噴涌傾瀉而出,化作玄妙的符紋,蜿蜒于那干凈平整的青魄神玉表面。
  見此,陳汐也忍不住湊上前,細細打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