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33 步步退敵

大殿中一片安靜。
  唯有武尋端坐于案牘后方,手持以黃藤仙木煉制而成的符筆,飽蘸以醉星草、仙苓子、白筠七玄草、碧魂伏牛血等等各種仙材煉制而成的墨汁,在那一塊巴掌大小的青魄神玉上勾勒篆刻。
  制符,無論仙符,還是其他符箓,皆都是在方寸之間自成天地。
  武尋的動作舒緩流暢,如行云流水,勾勒出一條條玄妙輕靈的符紋,彰顯出扎實無比的基本功。
  以陳汐的目光看來,都挑不出多少的瑕疵。
  不過這僅僅剛開始,想要煉制一塊威力堪比天仙全力一擊的天仙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陳汐只是覺得,這家伙所用的制符物品,無論是符筆、還是墨汁、乃至于作為符紙的青魄神玉,皆都太奢華了,甚至有些浪費。
  這些物品擱在他手中,別說煉制一塊天仙符,就是煉制出一塊玄仙符都綽綽有余。
  當然,對方是流金仙閣掌柜之子,如今又是在進行一場至關重要的考核,準備充足一些倒也說得過去。
  大殿中無人說話,只有那沙沙的制符聲音像窸窣的蟲鳴般流淌而出。
  武淵和俞大師都將目光緊緊盯在武尋身上,屏息凝神,神色間有著一抹難掩的緊張之色,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唯恐驚擾到武尋了。
  而在上首座位上,那被武淵稱作玄云的枯槁老者,在武尋制符之初,已是重新閉上了眼眸,面無表情,似是在假寐,又似是在沉思。
  “這人只怕就是昨日前來流金仙閣的那位貴賓了……”
  在場之中,或許就算陳汐顯得最為輕松,將目光掃了一眼那上首的老者玄云一眼,不由想起了昨日的一幕。
  當時,他正打算將身上的青魂母巖出手,沒想到剛到流金仙閣,對方竟是歇業了,為的便是迎接一位身份尊崇的貴賓駕臨。
  眼下看來,這位貴賓當是那老者玄云無疑。
  只是讓陳汐好奇的是,對方究竟是何方神圣,莫非來自某個以符道聞名天下的大勢力?
  這時候,陳汐突然敏銳注意到,身旁武淵的氣息變得粗重了少許,神色間的緊張之色愈發濃烈,連攏于袖中的雙手都情不自禁緊握起來。
  陳汐抬眼掃向武尋,登時明白了原因。
  不知何時起,武尋制符時的運筆速度變得滯澀起來,手持符筆的右手更是青筋爆綻,像拖著一座重山在篆刻符紋一般,顯得很是艱難
  。
  他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如劍濃眉緊蹙,死死抿著嘴唇,一顆顆豆大的汗水浸出額頭,蜿蜒流淌而下。
  尤其是他的眼眸中,那原本的自信澄凈之色,正在被一抹掙扎痛苦之色取代。
  武尋遇到了難題!
  陳汐細細一打量就發現,在武尋手下,那一塊青魄神玉已密布各種符紋,如同呼吸一般,正在彌散出一縷縷猶若實質般的青色神輝。
  可這種光澤,如今卻正在一點點的變得暗淡,像快要干涸的魚兒,即將徹底滅絕。
  陳汐眉毛一挑,很明白若不改變這種狀況,這次武尋的制符考驗又將以失敗告終。
  武尋自己也很清楚現在的狀況,或者說,前幾次制符時,他就是失敗在這最后一道關卡上。
  可是,他苦苦冥想許久,也沒有找出該如何解決這一道關卡的辦法,原本以為憑借青魄神玉極佳的材質,足以避開這一道關卡的。
  可惜……還是不行!
  這時候的他,信心都快要崩潰,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究竟適不適合在符陣一道上堅持下去。
  難道自己真的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武尋惘然,臉色蒼白如透明,當開始對自己道途產生質疑時,那已經距離失敗不遠了,他同樣很清楚這一點,可卻根本無力去改變這種狀況。
  怎么辦?
  究竟該怎么辦?
  他的氣息變得粗重,雙眸充血,猶如瀕臨絕境的困獸。
  “堅持住啊!只差一步,僅僅只差一步!”
  一旁的武淵在心中無聲吶喊,焦慮萬分,空負一身能耐,可卻根本無法幫上兒子半分,這讓他急得猶如熱火上的螞蟻,神色劇烈變幻不定。
  而俞大師則再忍不住輕輕一嘆,搖頭不已,哪怕他不擅長符道,可哪還能看不出武尋的失敗已成定局,就是掙扎也是徒勞無力。
  這時候,就連那上首坐著的老者玄云也都睜開眼睛,略一打量,就無聲的搖了搖頭,枯槁的臉頰上已流露出一抹漠然,做好了宣布結果的準備。
  大殿中的氣氛,陡然變得沉悶死寂起來,讓人直喘不過氣。
  而武尋的臉色已是愈來愈難看,整個人如從水里出來,渾身上下被冷汗打濕浸透,就連氣機都開始變得紊亂。
  真是……該死啊
  !
  武尋心中苦澀無比,快要堅持不住。
  便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在他耳中響起,將他從各種負面情緒中驚醒了過來。
  “入天樞、越星魄,筆端如錐,鎮地斗。”
  武尋不知道是誰在說話,但他知道這是“戍土星冥仙符”里的內容。
  他下意識里握筆轉腕,仙力隨意而上,不理會那如山一般一直阻礙于前的關卡,直接依著筆端,從“天樞”之位,勾勒了一條令他都陌生無比的符紋,似龍蛇起陸,點入仙符“地斗”之位。
  然后他突然發現,這一條陌生的符紋出現后,青魄神玉上的符紋陣勢并未崩潰掉。
  接下來呢?
  武尋有些惘然地想到。
  就在他心念剛一生出,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
  “八極六十四陣,陣陣循環,當從星軫之穴入手,溝通乾、巽二勢。”
  星軫入手,溝通乾、巽二勢?
  武尋怔了怔,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按照他對“戍土星冥仙符”的理解,無論是星軫之位,還是乾巽二勢,似乎都是無關緊要的地方,對整個仙符陣紋所能起到的作用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忽然間,他醒悟過來。
  星軫之穴,乃是戍土之根,乾乃天,巽乃風,天風一生,而無孔不入,同時又不會動搖戍土之根。
  武尋眼睛一下明亮起來,奮筆運轉,于青魄神玉上勾勒出一道全新的符紋,似橫亙而起的鐵索,將整個符紋陣勢所籠罩。
  “咦!”
  那上首位置,老者玄云發出一聲驚咦,敏銳察覺到,那快要失敗崩潰掉的青魄神玉,竟是重新煥發一種生機,勃勃如星輝,燦然發亮。
  這時候,武淵和俞大師也都發現了這一絲變化,微微一呆,旋即皆都是心中一震,重新升起一抹希冀之色。
  “相宿,真魁,入央。”
  “收魂、采勢,納陣。”
  “落戍土,化無極,星冥一線,萬妙玄生。”
  緊接著,那道聲音不斷響起武尋耳中,他毫不遲疑,依言運筆。
  隨著時間流逝,他的腰脊重新變得挺直,眉眼發亮,內心中的惘然、掙扎、挫敗……種種負面情緒皆都被一掃而空。
  氣息沉凝
  。
  心神澄凈。
  甚至有一抹難以言喻的神采,在其眉梢之上飛揚。
  這種變化,悉數落入了武淵、俞大師眼中,令得他們皆都有些驚詫,有些不解,但更多的卻是欣慰、振奮和喜悅。
  至于老者玄云,再細細打量完這一切之后,目光倏然落在了陳汐身上,旋即就皺眉沉吟起來。
  嗡!
  片刻后,一抹熾盛的光澤伴隨著一股無形而驚人的波動倏然在大殿中擴散而開,那奪目而燦爛的光澤,就像有一輪烈日從武尋身前案牘上蘊生一般。
  這一切就猶如呼吸,片刻之后就歸于沉寂。
  可武尋知道,自己成功了!
  他呆呆坐在椅子中,望著案牘上那一塊已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青魄神玉,張大嘴巴,依舊有些難以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制作出了“戍土星冥仙符”。
  “成功了!”
  武淵和俞大師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驚喜,不約而同大笑出聲。
  這時候,玄云也站起身子,來到案牘前,將那一塊青魄神玉拿在手中,略一打量,目光中不由泛起一抹驚疑之色。
  這的確是“戍土星冥仙符”,可其上的符紋結構,陣勢布局,卻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而是變得更為神秘和玄妙,令他都揣摩許久,才堪堪參悟出其中的奧妙所在。
  這不僅令他有些吃驚,尋常的“戍土星冥仙符”,大致相當于天仙中期強者的全力一擊,可眼前這一塊的威力,只怕不再天仙后期強者的全力一擊之下!
  這……怎么可能?
  以玄云對符道的認知和掌握,此時心中也不免震驚連連,僅僅只改變了一些符紋結構,就將一塊仙符的品質硬生生提升了一個境界,這等近似神異般的手段,換做是他也很難在如此短時間內能夠辦到!
  一旁,武淵忍不住問道:“玄云前輩,如何?”
  玄云從沉思中清醒過來,看了看手中這塊仙符,又看了看武尋,最終點頭道:“很不錯,通過考驗了。”
  “多謝前輩成全,多謝前輩成全!”
  得到確定答復,武尋激動得渾身顫抖,連連抱拳致謝不已。
  “武淵掌柜不用客氣,這也是令郎有真本領。”
  玄云揮了揮手,只不過下一刻,他卻是將目光望向了陳汐,問道,“敢問這位公子是?”聲音中,竟是帶著一絲平等對待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