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034 易寶大殿

見玄云問起陳汐的名諱,武淵正待介紹,卻一下怔在那里,因為他自始至終,竟還未曾問及過陳汐的名字
  這讓武淵不禁有些訕訕。
  陳汐卻是笑了笑,不以為然,道:“在下陳恪。”
  在沒離開東澹仙洲之前,他可不敢自曝身份。
  “對,正是陳恪公子。”
  武淵熱忱介紹道,“陳恪公子,這位玄云前輩,來自南梁仙洲四圣學院,那可是仙界赫赫有名的符道圣地,玄云前輩便是四圣學院的一位教習先生,負責招錄學生之事。”
  四圣學院?
  陳汐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學院名字,但是看武淵對待玄云的那種恭敬態度,他就很清楚,這一座學院肯定不會是尋常小勢力了。
  “原來是陳恪公子,果然非同凡響。”玄云點頭道,聲音中帶著一抹毫不掩飾的贊賞之意。
  武淵不由一怔,非同凡響?這是什么意思?
  “陳恪公子的確非尋常之輩,這次能夠煉制出‘戍土星冥仙符’,完全拜公子所指點,請受我武尋一拜!”
  這時候,那武尋突然從案牘前起身,深吸一口氣,來到陳汐身前,徑直跪倒在地,神態認真而肅穆。
  見武尋行如此大禮,武淵和俞大師皆都是大吃一驚,有些不明所以。
  陳汐抬手將那武尋扶起,略帶調侃笑道:“談不上什么指點,只是不忍心看著一塊青魄神玉被毀去而已。”
  武尋臉頰一紅,有些赧然,不過神態卻是依舊恭敬無比。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
  這個陳恪在符道上的造詣,顯然比自己要強上太多,當得起他武尋如此禮待。
  見此,陳汐不由暗暗點頭,這武尋秉性不壞,謙遜虔誠,倒也不枉自己指點他一番。
  “原來,剛才犬子竟是受了陳恪公子所助。”這時候武淵也是終于明白過來一切,又是驚詫又是不敢置信。
  那俞大師更是驚得一對雪白眉毛不斷亂顫,道:“剛才……武尋能夠制符成功,是陳恪公子你所指點?”
  陳汐微微一笑,卻是并不多做解釋。
  武淵和俞大師互望一眼,皆都能看出對方的震驚之色,他們依舊有些難以接受,要知道符陣之事,可是涉及到極為龐大且精微的奧妙,尋常人等別說指點,就是看都看不明白。
  而武尋居然能在陳恪的指點下,順利將一塊仙符煉制成功,這哪可能是尋常人物能夠做到的?
  可是……
  這陳恪明明只有天仙初境修為啊,難道其對符道的掌控,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大宗師級別?
  “哼!還有什么不可信的,若無陳恪小友指點,你兒子若能煉制出這塊仙符,我立馬拜他為師!”
  玄云有些不悅武淵和俞大師的態度,冷哼了一聲。
  聞言,武淵的臉色登時有些不好看,可礙于對方威勢卻是不敢多言,唯恐對方心意變動,取消了自家兒子的考核通過資格。
  “父親,玄云前輩所言極是,若非陳恪公子相助,這次我鐵定還是必敗。”一旁,那武尋見自己父親臉色難堪,忍不住勸慰了兩句。
  武淵搖頭笑道:“是啊,為父已經答應,只要陳恪公子提出任何條件,都統統答應于他,以此來報答他的大恩。”
  武尋深以為然道:“這是應該的。”
  說著,眾人的目光已都是看向了陳汐,雖說對方修為低淺,相貌普通,可通過剛才一幕幕事情后,他們已無人敢再把對方視作尋常之輩,目光中甚至帶上一抹欽佩尊重之色。
  他們都很確信,這樣精湛符道的人物,哪怕如今修為低淺,來日也注定會成為仙界叱咤風云的大人物!
  接下來,陳汐也沒客氣,提出了自己的條件,既不要仙石,也不要寶物,而是很簡單讓武淵幫助自己離開東澹仙洲。
  當得知竟是這樣一個條件,不止是武淵,其他人也都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置信。
  倒不是說這條件有多苛刻,而是太簡單了,對于勢力遍布仙界近四分之一的流金仙閣而言,送一個人離開某個仙洲,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
  哪怕武淵僅僅只是云虹城流金仙閣的一名掌柜,可這點小事對他而言,也是輕松就能辦到。
  但是很快,武淵似意識到什么,眼眸一凝,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試探道:“陳恪公子,你該不會是那名仙君府這些日子所通緝的那個陳汐吧?”
  此話一出,俞大師和武尋皆都心中一跳,這些日子,陳汐這個名字可謂是鬧得沸沸揚揚,就是他們也都聽說過他的一些傳聞。
  像他在一夜之間,硬生生殺入東澹仙洲榜第一百三十七名。
  像他以天仙初境之姿,斬殺玄仙熊溟,大鬧青魂礦山,引起仙君府震怒,在整個東澹仙洲內發出符詔,通緝于他。
  就連俞大師這等不問世事的大鑒寶師都聽聞過此事,可見陳汐如今在東澹仙洲的名氣有多大了。
  唯有玄云若有所思地看了陳汐一眼,卻并未流露出什么驚異之色。
  被識破身份,陳汐并未流露任何緊張之色,只是有些感慨,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單憑一句話就能推算出自己的身份,這等洞若觀火般的眼力,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不錯,在下正是陳汐,因為處境兇險,絕非是要故意隱瞞諸位,還望莫要見怪。”陳汐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
  說完,他將目光緊緊盯向武淵,想要看看他會如何反應。
  或者說,他是在賭,賭武淵身為流金仙閣之人,決不會因此而為難自己,更何況,自己可是幫了他兒子一個大忙,且多拿出了一塊青魄神玉,若對方打算恩將仇報,那流金仙閣的做派可就太令人失望了。
  果然,武淵只是沉思了片刻,就搖頭笑嘆道:“怪不得,能拿出青魄神玉,又指點我兒制符之法,我還以為云虹城中又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年輕人,原來是陳汐公子你。”
  俞大師這時候也含笑說道:“的確是名不虛傳。”
  兩人如此一說,氣氛登時變得緩和許多。
  “原來陳汐公子如此厲害,只是不知為何會得罪了那仙君府?”武尋在一旁好奇問道。
  “我剛飛升仙界,就被仙君府之人抓走,淪為了一個礦奴,在這種情況下,只能殺出來了。”
  陳汐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道:“至于這其中的具體原因,我至今也沒弄明白。”
  “此事我倒也聽說過,大概是上個月初,仙君府麾下的護衛在東澹仙洲各大飛升殿連連抓捕飛升者,原來陳汐公子也是受害者之一。”
  武淵聞言,這才恍然。
  陳汐心中一動,問道:“那武淵掌柜可知道,藺浩仙君為何要如此做?”
  武淵搖頭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那藺浩仙君心中城府如海,手腕冷酷狠辣,像他那般大人物,除非他親自說出,否則只怕沒有人能猜出其真正用意了。”
  說到這,他眉頭一皺,沉吟道:“如今陳汐公子竟被仙君府通緝,若想要離開東澹仙洲,就變得有些棘手了……”
  陳汐當然知道很棘手,否則也不會提出這個條件。
  “父親,無論如何,您也要幫幫陳汐公子,若沒有他的指點,孩兒只怕非但通不過玄云前輩的考核,甚至會因為制符失敗,令道心蒙上陰影,一輩子的道途止步于此。”一旁,武尋一臉希冀地望著武淵。
  “不是我不幫助,而是我即便安排陳汐公子和咱們流金仙閣的商隊一起離開東澹仙洲,只怕也逃不開仙君府勢力的搜查追捕了,那樣的話,未免太過危險,于陳汐公子的性命安全極為不利。”
  武淵嘆息了一聲,旋即把目光望向陳汐,道:“不過陳汐公子放心,我一定會想出個萬全之策,將你安全送出東澹仙洲!”
  聞言,陳汐并未流露出任何興奮,心情反而有些沉重,武淵身為云虹城流金仙閣掌柜,連他都說此事極為棘手,可見那仙君府的勢力有何等的可怕了。
  “那就多謝武掌柜了。”陳汐收斂心神,鄭重說道。
  “哎,陳汐公子千萬別這么說,沒能及時幫上你,已經令我心中頗為慚愧了。”武淵連忙擺手道,很是歉然。
  “如果陳汐公子能將這塊殘破古符中所蘊含的符紋結構和陣圖修復,我倒是可以保證,能夠帶你安然離開東澹仙洲。”
  便在此時,那一直沉默不言的玄云突然開口道,說話時,他已是小心翼翼拿出一塊類似月牙形,通體黝黑的物品,就像一塊燒焦的瓷片一般,貌不起眼。
  陳汐眉頭一挑,倒是沒想到玄云會提出這樣一個請求。
  “諸位莫要誤會,其實按照我個人意愿,也是極為想幫助陳汐小友的,可惜,我的力量也是有限,不過若陳汐公子能將此物陣圖修繕,由我傳送回四圣學院,則可以借助學院的力量,幫陳汐公子離開。”
  玄云耐心解釋了一番。
  眾人這才恍然,明白了玄云的用心,其實這也很正常,玄云和陳汐非親非故,哪可能冒著得罪一尊仙君的危險去幫助于他。
  他提出這個條件,反而更讓人相信他的確是有心想幫助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