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35 有驚無險

陳汐略一沉吟,便答道:“我試試吧。”
  如果能通過修繕一塊殘缺古符的符紋結構和陣圖,換得那四圣學院之人出手,來幫助自己離開東澹仙洲,那自然再好不過。
  玄云當即就將手中那塊殘破古符遞給了陳汐,“這件寶物,是我四圣學院的一名學生偶爾游歷一處仙魔戰場的廢墟時,從中所得,其歲月應該不下萬年之久,可惜,我和其他數位教習先生一起研究了數百年,也未曾能將其修繕。”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遺憾。
  聞言,武淵和俞大師皆都一驚,他們可都是很清楚,那位于南梁仙洲的四圣學院,可是仙界赫赫有名的符道圣地。
  論及勢力和傳承之深厚,也是僅僅只次于四大仙洲中的七大學府,即便如此,擱在仙界四千九百洲中,也是一等一的修仙圣地。
  其中每一位教習先生,在符道上的造詣,皆都已達到了大宗師之境!
  玄云自然也不例外,雖說他修為才只玄仙后期境界,可單單憑借符陣大宗師這個身份,就連大羅金仙也不敢怠慢于他。
  他口中所言的其他教習先生,必然也個個都是符陣宗師,可就是這樣一群人,居然被一塊殘破古符給難住數百年之久,可想而知這寶物的來歷有何等驚人了。
  當然,這殘破古符來歷再驚人,可無法修復,也是廢品一個,所以其價值就不是那么好衡量的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并不多了解,他只是將那古符接過手中,就開始細細研究起來。
  這塊古符形似月牙,通體焦黑,約莫有嬰兒手掌大小,極為不起眼,可拿在手中卻是沉甸甸的,觸感冰冷如金屬,彌漫著一絲古老滄桑的氣息。
  在其表面,能夠看見一道道曲折玄妙的符紋軌跡,似用刀劍鑿刻上去,符紋線條粗獷、堅硬、透著一股鏗鏘沉鈞的味道。
  可惜的是,那符文結構和陣圖都是殘缺不堪,就像一塊被捏碎成七八塊的瓷片,單單從其符紋上很難辨別是何等符箓。
  陳汐打量許久,同樣沒有看出任何端倪。
  不過這卻令他愈發好奇了,自從在符界游歷了一番,登頂大衍塔之后,他已經很難再碰到有看不懂的符箓,可偏偏這塊殘缺古符上的符紋結構,他卻是見所未見,這如何不讓他驚奇?
  如果說那個武尋是個符癡,那陳汐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符狂,對符道的專注和執著早已烙印在骨子里。
  這時候見到這樣一塊殘缺古符,自然不免見獵心喜。
  “我倒要看看,這東西中究竟藏著什么奧妙,怎會如此晦澀難悟了……”陳汐心中暗自思忖。
  他正打算以仙力灌入那殘破古符中試探一番,卻聽一旁的玄云開口說道。
  “此物火燒不爛,水浸不透,也金戈也是難損其絲毫,這些年來,我等用盡了辦法,也是徒然無功啊。”
  提及這塊殘缺古符,玄云那面無表情的枯槁面容上,明顯多了一份迥異于常的感**彩。
  陳汐哦了一聲,登時放棄了心中想法,得出一個結論,看來尋常的辦法對此物也是無用,否則只怕早就被人參悟出來,哪還用得上自己出手。
  “如何了?小友可看出一些端倪?”俞大師在一旁忍不住問道。
  陳汐搖頭:“暫時還沒有發現。”
  聞言,武淵和俞大師都有些面面相覷,玄云則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失望,但旋即他就曬然一笑。
  也是,對方在符道上或許有著驚人的造詣和天賦,可畢竟太年輕,連自己和那些老友都無法參透的寶物,對方哪可能在短短盞茶時間就窺破出來?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靜心揣摩一番,或許能有所斬獲。”陳汐話鋒一轉,沉吟道。
  玄云有些意興闌珊,揮手道:“小友盡管拿去,即便修復不出來也不礙事。”
  “玄云前輩,這么說,就沒辦法能幫上陳汐公子了?”武尋有些著急。
  玄云怔了怔,苦笑道:“單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或許能不懼仙君的威脅,可若是帶上陳汐小友,那可就不好說了。”
  聞言,其他人眉頭都是緊蹙起來,這可真有些麻煩了。
  “陳汐公子,你可有把握將其修復了?”武尋卻是有些不甘心,低聲問道。
  “胡鬧,事情未成之前,何談有什么把握。”武淵瞪了兒子一眼,感覺對方有些孟浪了。
  陳汐卻是笑了笑,道:“把握還是有的,暫時只有五成左右。”
  眾人登時怔住,皆都沒想到,陳汐居然會真的有把握修復這塊殘破古符了。
  半響后,玄云搖頭道:“三天后,我便要離開,在此期間,我可就期待小友的好消息了。”
  聲音很低落,態度很敷衍,顯然是認為陳汐這么說,也僅僅只是處于一種爭強好勝的心思,他很理解,年輕人嘛,不都這樣?
  說罷,他已是起身離開大殿。
  見此,武淵忍不住上前,低聲勸勉道:“陳汐公子不用為此費神,沒有玄云前輩相助,還有我武淵呢。”
  陳汐笑了笑,點頭表示理解。
  接下來,武淵囑咐武尋,將陳汐帶到了一處干凈清雅的房間之后,便即離開。
  ……
  沒了其他人在場,陳汐沒有絲毫耽擱時間,當即盤膝坐于床上,將那塊殘缺古符呈放在眼前。
  嗡!
  下一刻,他眉心驀地睜開一只豎目,漆黑、冰冷而深邃,仿若無窮宙宇的玄機都在其中衍化生滅。
  神諦之眼!
  這部神通號稱能夠洞穿天地浮華,窺察宙宇萬物本質,在三界神通金榜中都足以躋身前三十名,震爍古今。
  陳汐之前所言的五成把握,便是來源于對神諦之眼的自信,可惜不止是玄云,連武淵都對此不以為然,但陳汐也沒辦法多解釋。
  歸根究底,一切都還要看他能夠將這殘缺古符修繕過來,畢竟,事實永遠比夸夸其談更具說服力。
  神諦之眼彌漫出一縷縷幽邃烏黑的光線,將那塊殘缺古符悉數籠罩,很快,一些奇妙的畫面浮現在陳汐腦海中。
  這令他精神頓時一振,果然可行!
  但旋即,他就顧不得思索其他,整個心神被一抹浩大奇異的畫面所籠罩,猶如來到了一片古老而蒼老的天地之中。
  無數晦澀的符文,猶如一顆顆璀璨的星辰,閃爍在每一寸空間,時而化作光雨飛舞,時而如云靄般裊娜,時而產生一縷縷熾盛而奪目的光澤,時而發出一聲低沉而未知的晦澀聲音……
  那是正在演變的符文,是來自無盡歲月前最古老的一種紋理軌跡,但陳汐心中卻隱隱升起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就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陳汐皺眉,開始苦苦冥想,所謂符紋,皆都來自天地紋喇中,一花一草,一石一木,莫不蘊含著各種紋理脈絡。
  后來,萬物生靈從這天地自然中,從這紋理脈絡之內,參悟出了“道”的痕跡,于是,形成了文字和符號,為天下眾生啟靈智,傳授生存之妙門。
  這些文字和符號有銘文、金文、鼎文、甲文,也有一種種代表著天地萬物的各種符號,這一切便形成了文明,各種各樣的文明,像仙魔文明、精怪文明、靈魄文明、禽畜、冥鬼……
  總之,文字和符號的凝聚,就代表著文明的誕生和延存,而這一切,莫不遵循著“道”的痕跡。
  這種痕跡,皆都可歸功于“符”之中。
  三千大道,符道最為普遍,但卻是三界公認的最為艱澀困難的一條大道,這個認知絕非是信口雌黃,而是自古至今無數先賢大能歷經無數考究和驗證所得出的結論。
  許久之后,陳汐腦海中靈光一閃,猛地想到了一種可能——神魔之文!
  一下子,他望向那漫天符文的目光,登時變得不一樣了,仿似看著一個個烙印著“巫”之文明的道痕,在天地間飄蕩和演變。
  “原來,這些符文乃是神魔之文的源頭,是形成神魔之文的雛形,同樣,它們也是神魔誕生于天地之間時,所參悟到的最原始的道之痕跡……”
  隨著認知的變化,陳汐的眼睛變得越來越亮,有著一抹深邃而智慧的光在閃爍。
  嗡!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漫天的古老符文倏然一停滯,旋即就像山洪決堤一般,化作滔滔洪流轟然朝陳汐涌來。
  陳汐只覺渾身一僵,登時從那一股奇特的異象中清醒了過來,神情一時之間有些恍惚不已,剛才所經歷的一切,宛如貫穿了古老的神魔歲月,那種獨特的經歷,令他的心境也是久久無法平復。
  “神冥九鼎身……想不到,這殘缺古符中竟是封存著一部來自神魔的傳承功法,若非我擁有神諦之眼,只怕也難以將其參悟得出……”
  許久之后,陳汐神智恢復清明,腦海中已是多出一部古老而晦澀的功法傳承,宛如烙印,無法抹去。
  而在他手中,那塊殘破古符,已是從月牙形變成了滿月的形態,褪去焦黑的外表,露出其內瑩白剔透的本質,渾圓無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