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4 戍土巫紋


  第一更!
  ——
  劍冢石碑前。
  陳汐手握星魄石運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磅礴浩蕩的星煞之力沖進血肉皮膜之間,如蛟似龍,隆隆呼嘯。
  在他背脊上,一道道巫紋若隱若現,像千萬條活靈活現的蚯蚓蜿蜒其中,朝背脊中央靠攏而去,聚攏、交疊、穿插……
  轟!
  猶如破殼新生,億萬道巫紋凝聚在一起,構成一個巍峨山岳般的星云圖案,忽明忽滅,泛起一陣蒼涼厚重的氣息。
  陳汐只覺腦袋嗡地一聲,下一刻就好像來到了太古時代,大地一片荒涼,廣袤渾厚的土地無邊無際,到處都是土黃色,而自己和大地鏈接,化作了一座大山,一座聳立在大地之中的山峰,深深的把根扎了下去,牢固,巍峨,億萬年而不滅。
  “天地五行,厚土為本,萬物之源,莫不有出,厚德以載物……”神魂識海中,亙古永恒不滅的伏羲神像上清光大放,泛起億萬毫光,一股股浩蕩玄奧意念涌入陳汐的腦海。
  “原來是戍土巫紋……”陳汐心中豁然開朗。
  嘩啦啦!嘩啦啦!
  全身血肉筋骨之間,驀地涌現出一股蒼涼渾厚的神秘力量,像遠古蠻荒的氣息,一遍遍地沖刷著血肉,洗滌著筋骨,陳汐只感覺一股奇異的力量再生長,像暴雨后猛漲的河水,越來越深厚。
  咔嚓!咔嚓!
  三天之后,陳汐手中的兩顆足以修煉兩個月之久的星魄石,齊齊粉碎成末。而他也從運功中醒來,眼眸中閃過一絲深邃廣袤,純和柔靜的光澤。
  “凝星圖,聚巫紋,化巫力……終于把煉體進階紫府境界了!”
  陳汐猛地站立,身子一震,頓時條條肌肉如蟒蛇一般抽打,向外一漲,震蕩出刺耳氣浪,吹得地上黃沙塵土飛揚,這純粹是肌肉的力量,沒有半點的真元運用。
  這一刻,陳汐忽然有種感覺,感覺自己全身的肌肉,可以軟成一團棉花,又可以堅硬成一塊鋼鐵,整個人變成了一塊千錘百煉的牛筋,就算是把身體拉長,都沒有一點事情,伸縮自如,先天境界,再修煉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伸縮性!
  “煉體紫府境界,只要不被敵人刺穿頭顱、心臟,便等于擁有了不死之身!”
  感受著自己身體明顯的變化,陳汐很滿意,想了想,運轉肉身力量,血肉皮膜之間,驀地涌出一股蒼涼浩蕩的力量,這股力量像清色的天空,宛如透明,似煙似云,若隱若現,神秘莫測。
  這便是煉體流所能擁有的巫力!
  砰!
  猛的把巫力一凝,右掌成拳,向地面一擊。
  頓時地面上多出一枚三四尺厚的拳印,陳汐感覺自己這一拳的力量,起碼要比以前厲害了十倍,簡直能砸碎一件入階法寶!
  “我汲取的是星辰煞力,凝聚的戍土巫紋所轉化的巫力,渾厚沉凝,又帶著鋒利如晶的特性,也不知凝聚出第二個巫紋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子。可惜《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只有修煉到紫府境界的功法,后邊的功法想必在季禺前輩手中,看來老天也巴不得我進入洞府……”
  陳汐若有所思,渾然沒有注意到,就在他剛才一拳砸出巫力,旁邊劍冢石碑上,悄然閃過一股奇異的波動韻律。
  “季禺前輩想必也久等了,如今我煉氣煉體皆擁有紫府境修為,想必玉墜上的禁制,也再也無法阻擋我進入了。”
  陳汐看著掌心血肉中的玉墜,正待查探一番,猛地心頭涌出一股刺骨的心悸,低頭一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只見自己的腳下,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黑洞,像一個漩渦似的,悄無聲息地旋轉著。
  嗡!
  陳汐只覺眼前一黑,整個身體被一股巨力狠狠地朝地面下方扯去,根本容不得他一絲反抗。
  轟隆隆!
  在陳汐消失在地面不久,那百丈高的劍冢石碑也隨之墜入那漩渦似的黑洞中,徹底不見。
  颶風肆虐,沙暴咆哮,幾乎在眨眼功夫,這里已被厚厚的黃沙覆蓋,再找不到任何關于陳汐、劍冢石碑的痕跡。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眼前一變,天地旋轉,所有的壓力全部消失,睜眼一看,居然出現在了一個空曠的大殿之中。
  這個殿堂無比的廣闊,宏偉,但卻十分荒涼,到處都是古老的痕跡,殘破的桌椅、臺階、石柱。
  但更多的卻是……尸骨!
  陳汐沒有看錯,這殿堂之中白骨累累,遍地都是,白骨之中,有些殘留的刀劍衣飾皆已腐化碎爛。
  “這大殿四周無窗無門,這些白骨難道都是困死在這里的?”陳汐直看得心中一沉。
  咔嚓,陳汐剛一抬腳,就踩碎一具白骨架,似是腐朽不堪,輕輕一腳就化作了粉末。
  “怎么會這樣?難道這些白骨已死了無數年月了?”
  陳汐暗自一驚,能夠進來此地的肯定是修士無疑,而修士的壽命悠長之極,肉身就算腐朽,骨骼卻能保留許久,而這些白骨一踩就碎,明顯已死去了無數個歲月!
  咔嚓咔嚓,陳汐在整個大殿中逡巡,想要尋找一些有價值的線索,他可不像被活活關死在這里。
  這里各色各樣的死人都有,并且好像不是同一批進來的,有的年份古老,有的骨骼還比較堅硬,形形色色,從一些腐朽程度不同的衣服上就看得出來。
  甚至有些衣服都是法寶,由種種天材地寶煉制而成,但年深日久,也抵不過時間的侵蝕,變得腐爛不堪。
  嗆!
  陳汐在一堆白骨中揀起一口銹跡遍布的長劍,剛拿起來,便化作碎屑掉落了一地,可惜,此劍明顯是一件極為厲害的法寶,但是在時間流逝下,也已化作飛灰,飄飄灑灑,化作地上的一抹塵埃。
  腐朽……
  不朽……
  天地之間,又有誰能夠贏得長生,亙古永存?
  陳汐怔怔望著四周,心頭被一股蒼涼無助的情緒湮滅。
  修煉一途,虛無縹緲,漫漫悠長,到底能夠走多月,方能羽化天仙,萬世不滅?
  修士能夠存活上千年、上萬年,可若不能度過那重重天劫,依舊要化作一杯黃土,灰飛煙滅。
  與天地同壽,豈是說說那么容易?
  陳汐搖搖頭,突然感覺意興索然,什么都不想做,什么年頭都沒有了。但隨即他便是一驚,從這股蒼涼枯寂的情緒中掙扎出來,心頭已是涌出一絲驚駭。
  “誰!我的道心早已錘煉的堅固之極,竟會產生這么多負面情緒,明顯有人在暗中作怪!”
  陳汐心中一緊,八柄玄冥飛劍嘩啦啦在身體四周游走不休,同時暗自警惕四周。
  呼!
  空蕩的大殿中,驀地掀起一股陰風,吹得地面白骨咔咔作響,令人毛骨悚然。
  “咦,這么快就從寂滅境中清醒過來了?”
  一個稚嫩清亮的聲音響起,伴隨聲音,一個身穿白衣,劍眉星目,面容英俊之極的三寸小人,出現在陳汐面前,他盤坐在半空,身體顯得愈發小起來,就像一截大拇指似的。
  陳汐不由暗自一凜,他竟然沒有發現,這英俊小人是如何靠近自己的!要知道,在自己身邊還防御著八柄玄冥飛劍啊!
  “收起這些破銅爛鐵,我若想害你,恐怕你早就死了。”英俊小人雙臂抱胸,傲然說道,聲音中盡是不屑。
  “你是誰?”
  陳汐也知道,這小東西能夠無視八柄玄冥飛劍的防御,瞬息出現在自己面前,再去防御也是無用,當即收回飛劍,不過他心中卻是警惕之極,這里的累累白骨,說不定就是被這小家伙害死的。
  “我?”
  英俊小人似是被搔到了癢處,精神一振,霍然站起身子,雙手負背,白衣飄飄,矜持道:“吾乃上古寂滅劍之魂魄,跟隨主人斬妖除魔,縱橫世間一萬載,睥睨天下,唯我獨尊,汝可稱吾為靈白上人。”
  陳汐感覺有些好笑,聽著一個三寸高的小人神情肅穆地吹噓自己有多厲害,總感覺有點滑稽。
  “喂,你不感到震驚嗎?”英俊小人皺眉呵斥道。
  “震驚?震驚什么?”陳汐愕然道。
  英俊小人額頭青筋一跳:“我說了那么多,難道你一句都沒挺清楚?”
  “聽清楚了啊,你是上古寂滅劍的魂魄,叫靈白上人,對了,這綽號是你自己取的吧?”陳汐點點頭,隨口說道。
  “自己取的綽號……”英俊小人手捂額頭,一臉痛苦:“你怎么能這樣,我可是寂滅劍之魂魄啊。”
  “唔,聽起來的確好像很厲害。”陳汐再次點頭。
  英俊小人身子一僵,差點從半空中掉在地上,小臉黑如鍋底,咬牙切齒道:“過分,可惡,太可惡了!別人進入劍冢寂滅境,無不對我畢恭畢敬,納頭便拜,渴望我指點一些劍術,你呢,說我自己取的綽號,說我好像很厲害……有這么侮辱人的嗎?”
  “劍冢寂滅境?”陳汐驚奇地看了看四周。
  英俊小人臉頰狠狠一陣抽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咆哮道:“不要轉移話題好不好,這樣很不禮貌的!”
  陳汐歉然道:“嗯,是我不對,你的確很厲害,你說。”
  “這態度,也太敷衍了吧?”英俊小人就像被抽空了力氣,一屁股坐在半空,欲哭無淚。
  ——
  真心求收藏,天天萬字更新,大家伙也看到了,收藏一下,給俺一些碼字的動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