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38 殘破古符

注視著陳汐的背影,見其絲毫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那棕發青年趙承臉色一沉,平靜說道:“那位朋友,請給個面子,還請你起身離開。”
  陳汐面無表情轉過頭,心中那積攢許久的陰郁之火不可控制地翻滾起來。
  今天,實在太倒霉了!
  傳送陣沒了,又淪為了通緝犯,想兌換一些仙材又被拒之門外,就連進入酒樓,都有一群家伙找上門,叫囂著如何策劃著追捕自己……
  難道,自己看起來真的如此好欺負?
  陳汐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欲要暴走的沖動,沉默許久,才說道:“我只是想靜一靜,所以,最好別煩我。”
  他真的想靜一靜,也不愿這時候招惹是非,因為他很擔心,揍了這些混蛋之后,再被一些始料不及的倒霉事找上門來。
  可他這句話一出口,卻令得那些年輕人一個個臉色一沉,愈發不悅,實在想不出,一個相貌普通,穿著普通,修為普通,從頭到尾都普普通通的家伙,怎么敢如此和自己說話?
  “小子,你剛才說的什么,有種再說一遍?”趙承皺眉,臉色有些陰沉。
  “呵,這下子看來是不知道云虹城的規矩,竟敢這么和咱們說話,一看就是個初出茅廬的蠢貨。”
  “算了,再給他一個機會,無知者無罪嘛,和一個傻小子計較那么多,只會拉低我們的身份。”
  其他人也都抱臂冷笑不已。
  周圍,那些醉仙酒樓的侍女則是面無血色,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皆帶上一抹復雜,似幸災樂禍,似同情,更多的卻是疑惑和不解。
  他們的確很費解,感覺陳汐就是個蠢貨,難道他不知道在場這些年輕人,皆都是來自云虹城各大勢力的佼佼者?并且其中有四位,可都是在東澹青云仙榜上掛著名字的存在!
  這時候不走,反而傻乎乎留在這里,簡直跟自己找打有什么區別?
  “小子,難道你真要我們出手請你出去?”
  見陳汐端坐不動,對自己等人置若罔聞,那趙承眉頭皺的愈發厲害,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慍怒和威脅之意。
  “和這家伙啰嗦什么,直接丟到大街上去。”脾氣最為暴躁的黃天虎邁步而出,全身彌漫寒氣。
  趙承微微抬頭,看了黃天虎一眼,道:“天虎,這里是醉仙樓,不要太過。”
  “放心,我絕對會讓這小子完好無損地丟出去。”
  黃天虎冷笑一聲,猛地竄至陳汐案牘前,雙掌覆蓋,如簸箕開張,涌動著冰寒仙力,徑直朝陳汐雙肩扣去。
  “無知的小家伙,今天就讓公子我教你什么是不識抬舉的下場!”
  雙掌扣下,聲勢剛猛,他雖說不傷害陳汐,可這一擊之下,若換做其他人,必然會落得肩骨粉碎的下場。
  “滾!”
  陳汐突然抬頭,雙眸漠然中洶涌著一對火焰,而他的手,已不知何時探出,如鐵鎖橫江,將對方右腕抓住,輕輕一甩,便將對方高大的身軀直接丟向一側窗戶外。
  “啊——!”
  那黃天虎面色驟變,想要迅速調整身形,反沖回來,卻被陳汐食指輕彈,一道指風無聲無息襲出,打入對方體內,封鎖住他全身的氣機,宛如僵硬的木偶似的。
  下一刻,砰的一聲,黃天虎墜落樓外街道上,跌了個狗吃屎,整個人已是昏迷過去,全身泛起一層冰霜,那是被陳汐的指風擊中,蘊含的一縷水之法則,鎖住了他全身的氣機。
  酒樓二層,趙承等人齊齊色變,黃天虎居然被人給扔了出去,跌得昏迷過去,這怎么可能?
  在他們之中,黃天虎可是天仙中期的修為,凝練出了兩道法則,在東澹青云榜上的排名,也僅僅比趙承任月兒略低。
  可是,這個相貌衣衫修為境界都普通到極致的家伙,竟能瞬間將黃天虎擊飛,這簡直就像是噩夢中的情景。
  “你究竟是誰?若再不報出姓名,可別怪我等不客氣了!”趙承沉聲道,臉色陰沉無比,他很清楚,能夠如此輕松擊敗黃天虎的,絕非尋常之輩了。
  其他人也都神色不善。
  “滾!”
  一旦動手,陳汐已很清楚,今日之事,已是再難和平了斷,所以下一刻,他人已是起身,眸光如電,冷冷掃向趙承等人。
  滾?
  這寥寥一個字,落入趙承等人耳中,就跟被人扇了一巴掌沒什么區別,往日里在這云虹城中,誰敢和他們如此說話?
  “動手!”
  “揍他!”
  趙承等人交換眼神,齊齊一聲喝斥,招呼著身邊的同伴,悍然動手。
  “果然,這次還擺脫不了這些蒼蠅的糾纏……”
  陳汐自嘲一笑,心中積攢了一天的戾氣悉數化作滔天的戰意透體而出,一剎那間,陳汐宛如變成另外一人,像一柄浸泡無數血腥殺伐之氣的絕世兇兵,出鞘!
  轟!
  他腳步朝前一踏,一股無形的力場如有實質,裹挾著狂暴如汪洋般的殺意擴散而出,席卷八方。
  趙承等人首當其沖,像被十萬大山橫推,身體猛地一顫,腳步一頓,砰砰砰一陣悶響,悉數倒飛了出去,一個個口噴鮮血,橫七豎八地跌落在地,砸爛了不知多少的桌椅杯盞。
  其中有些人修為稍弱的,直接癱軟在地,七竅流血,暈厥過去。
  逆亂九步殺!
  這是傳承自大羅真解中的巔峰級道法,如今被陳汐以五行法則之力驅使,配合其渾厚無匹的仙力,足以橫掃天仙境任何對手。
  像那玄仙熊溟,依仗玄靈階仙器,都被陳汐斬殺,更何況是這些修為才只在天仙境內上下徘徊的年輕人?
  總而言之,這些家伙就是作死,把麻煩找到一直隱忍低調的陳汐頭上,活該被揍。
  砰!
  陳汐又是一步踏出,勁風呼嘯擴散而開,恐怖的法則之力裹挾著殺意席卷,宛如無形的風暴碾壓過境一般。
  噗噗噗……
  那趙承等人只覺腦袋嗡的一聲,金星亂冒,皆都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臉色已是蒼白如紙,驚駭之極。
  僅僅只是踏前兩步,就能將他們摧枯拉朽般擊敗,這家伙究竟是誰?如此深不可測,難道是玄仙強者?
  “這位朋友,不,這位前輩……”那趙承連聲疾呼,神色驚懼,知道這次踢到鐵板了,連忙想要補救。
  “這……這位客官,請息怒。”
  一側,那些醉仙樓的女侍者也早已被嚇得花容慘淡,見陳汐竟似不打算放過那些云虹城中頗負名氣的年輕人,連忙高呼求情。
  沒辦法,若是讓趙承他們在醉仙樓有所閃失,那她們這些侍者只怕也難逃魚池之殃。
  陳汐止步,眸光漠然,冷冷掃視那些年輕人,最終落在那些侍者身上,唇邊泛起一抹譏誚之意,“如果是我輸了,你們會開口求情嗎?”
  那些侍者登時愣住,身上變幻不定,陳汐的話,令他們啞口無言。
  “他們并不清楚公子身份,自然不敢擅做主張,還請公子網開一面。”
  這個時候,那二樓入口,走進來一道倩影,這是一個美艷女子,肌膚白皙如雪,身段似火妖嬈,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風風火火,奔放潑辣的味道。
  她甫一走進大廳,見滿地狼藉,趙承等人更是跌坐在地,衣衫染血,柳眉不由一挑。
  “冉靜師姐!”
  “冉靜師姐你來的正好,這家伙跋扈囂張,橫行無忌,毆打我等,你可要替我們做主啊。”那趙承見到冉靜出現,宛如遇到救星,大聲開口。
  “不錯,這家伙太過分了,視我們云虹城無人,著實可惡!”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告狀起來。
  “趙承師弟,你叫我來就是看你們這副丑態的?”
  出乎趙承等人意料的是,那冉靜柳眉一豎,竟是把矛頭指向了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罵道:“不成器的東西,被人打了,不知發憤圖強,反而哭天喊地,知不知羞恥?滾,都給我滾,立馬消失在我眼前!”
  那趙承等人面色驟變,難堪到了極致。
  “冉靜師姐,這次我邀請你前來,實則是為了商討如何抓捕那……”趙承連忙解釋。
  卻被冉靜揮手打斷,道:“怎么,感覺翅膀硬了,也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被這么一喝斥,趙承等人皆都頹然,不敢再遲疑,一個個鐵青著臉爬起身子,灰溜溜離開。
  見此,陳汐略帶訝然地看了那冉靜一眼,旋即搖了搖頭,就打算離開。
  “且慢!”
  那冉靜猛地一閃身,擋在陳汐身前。
  陳汐皺眉,道:“還要怎么樣?”
  冉靜一對妙目直勾勾凝視著陳汐,紅唇輕啟,突然道:“陳汐?”
  陳汐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這女人是在試探自己身份,當下不動聲色道:“姑娘,恐怕你認錯人了,若沒有其他事情,還請讓開。”
  冉靜卻是毫不想讓,而是盯著陳汐,若有所思道:“天仙初境修為,卻能打敗我師弟和那些云虹城中的年輕俊才,而你的模樣又如此陌生,明顯非云虹城之人,你若不是陳汐,還會誰?”
  陳汐皺了皺眉,心中卻是升起一抹警惕,嘴上卻說道:“我若是陳汐,只怕早已動手殺了你。”
  說著,他轉身就要離開。
  這次冉靜卻并未阻攔,而是跟了上來,笑盈盈說道:“你若再不承認,我可就大喊出聲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