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39 神冥九鼎身

冉靜的口吻透著一股勝券在握的味道,她很堅信,眼前這家伙肯定是陳汐,哪怕對方改容易貌,可其修為戰力卻瞞不過人。
  更何況,放眼整個云虹仙城,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能夠以天仙初境之姿,橫推趙承等人的存在了。
  “沒想到,這次運氣這么好,唔,等我打敗這個家伙,要不要將他交給仙君府呢?聽說懸賞中可有一件玄靈階仙器呢……”
  冉靜心中很興奮,其實她倒是對那懸賞并不感興趣,只是像擊敗陳汐,證明自己比他強,然后在東澹仙洲榜上的排名,再壓上對方一頭,如此就足夠了。
  但就在她聲音剛落下,突然心中升起一股徹骨的冰冷心悸感覺,刺激得渾身毛孔都倒豎起來。
  冉靜猛地抬頭,就看見一對冷漠得沒有一絲溫度,沒有半點感情的眼眸,深邃得猶如通往地府的大門,仿似要將靈魂都吞噬。
  “你……要做什么?”
  這種感覺讓冉靜心中一驚,渾身如墜冰窟,壓抑難受無比,目光中不經意涌出一抹濃濃的警惕戒備之色,她自己都渾然沒發現,她的臉色已是變得蒼白起來,毫無血色。
  陳汐沒有多言,收回目光,轉身離開。
  “你……”
  冉靜正要跟上去,可一想到剛才陳汐那冰冷漠然毫無感情的眸子,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登時止步不前。
  那種感覺,讓她感覺自己再敢多說一個字,對方就會毫不猶豫殺死自己一樣,且自己也根本不可能阻擋死亡的降臨。
  她站在樓梯口,怔怔望著那一道峻拔的身影消失,許久才回過神來,忍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喃喃道:“太可怕了,那家伙一定殺了不知多少人,否則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懾人的目光……”
  猶豫許久,冉靜最終還是放棄了任何對陳汐不利的想法。
  她能夠感受到,對方離開前那一道目光中的含義,是一種警告,更是一種無聲的威脅,令她不敢無視。
  “可惡!你以為你很強嗎?等著,我一定要在東澹仙洲榜上壓你一頭!”冉靜深吸一口氣,努力撫平心中的波瀾,恨恨咬牙說道。
  ……
  夜幕降臨。
  陳汐找了一家客棧,開始潛心感悟法則之力。
  自打凝練出金木水火土五種法則之后,令他的戰力也是得到一種空前蛻變,成功將玄仙處境的熊溟擊殺。
  這等彪炳戰績,已足以令無數人望而卻步,起碼放眼天仙境之中,已罕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不過陳汐并不滿意,他的對手太強,最弱的冰釋天都有大羅金仙的修為,令他也生不起任何的驕傲自得之心。
  相反,隨著對仙界實力的認知,令他愈發感到自己的不足,這是一種縈繞心頭難以揮去的危機感。
  這一切都來自藺浩仙君的通緝,來自冰釋天,來自那些仙界九華劍派的敵對勢力,來自左丘氏……
  所以,他必須盡快變得更強大起來。
  變強大的途徑有很多,但眼下對陳汐而言,凝練法則就是最快,也最能見諸成效的途徑。
  一般的天仙,所凝練出的法則之力大多都在三條以下徘徊,能夠凝練出三條完整的法則之力,已稱得上是造詣非凡,五條之上,已可以用驚艷群倫來形容。
  而陳汐,已掌握了五行法則,且所參悟的各種大道奧義,幾乎悉數達到圓滿地步,如果全部凝練完畢,發揮出的戰力絕對超乎想象。
  不過到那時,就看他修為能夠發揮出那么恐怖的力量了,畢竟,天仙初境的修為,終究對戰力的發揮有所限制的。
  嗡!嗡!
  房間中,一黑一白兩道大道奧義透體而出,化作黑龍白虎,在陳汐周身循環纏繞追逐,形成陰陽交融龍虎相會的奇異景象。
  這是陰陽兩條大道奧義,代表著宙宇之間的清濁之氣,升為天,降為地,天地開合,陰陽乃定。
  而此時,這兩條大道則被陳汐掌控,一點點凝練捶打,產生一縷縷的大道梵音,似打鐵聲,卻悅耳如天籟。
  不知不覺,已是清晨十分。
  陳汐深吸一口氣,周身黑白二氣如長龍般涌入體內,“可惜,時間太短了,想要凝練陰陽兩種法則,只怕需要月余時間,而這客棧又頗為不安全,等將青魂母巖出手,便購置一處洞府,好好在星辰世界閉關一番……”
  搖了搖頭,陳汐長身而起,推門朝外行去。
  一夜錘煉,陰陽兩種大道才凝練了不足一成,效果甚微,但陳汐也很無奈,他的處境太過危險,也根本不敢選擇客棧為閉關修煉之地。
  ……
  流金仙閣。
  陳汐踏步走了進去,目光一掃,心中也不由暗暗驚嘆。
  這流金仙閣之內別有洞天,軟玉鋪地,宮燈高懸,雕梁畫棟,恢弘中不失典雅,宛如一片小型城池一般。
  這顯然是由**力者開辟出的空間,自有一股堂皇大氣的風范。
  一行行柜臺羅列于其中,一個個美麗使者穿梭其間,即便是大清早,流金仙閣內已是客流如水,生意十分火爆。
  “歡迎光臨流金仙閣,請問公子需要購物,還是置換寶物?”一名美麗侍者迎上前來,熱情而不失禮節,臉上掛著職業般的微笑。
  “我要出售一些仙材。”陳汐道。
  “公子請隨我來。”那美麗使者聞言,當即淺淺一笑,帶著陳汐穿過大廳,朝廊道深處行去。
  很快,就來到一處名為“易寶廳”的地方。
  其內柜臺林立,駐足著不少鑒定師,不過相較于其他地方,這里的客人卻要少許多,畢竟,若非緊急,沒有誰會大清早就跑來出手一些寶物了。
  “公子,這里便是兌換寶物的地方,請根據您所持有的仙材品階,選擇相應的鑒寶師,祝您交易愉快。”那美麗侍者躬了躬身,便轉身離開。
  陳汐目光一掃,就看見在每個鑒寶師的柜臺前,都豎立著一個玉牌,標注著仙材丹藥傀儡法寶裝備……等等字樣。
  每一種字樣中,又分作各種品階,劃分的頗為精細,與之相對應的,就是一個個的鑒寶師,起碼有上百人之多。
  從中也能看出,這流金仙閣底蘊何等雄厚了,單單是這些鑒寶師,都不是尋常商鋪能夠擁有的。
  “注意些!”
  “大清早的,那家伙怎可能會來?”
  “哼,別忘了,那可是整整一個礦區的青魂母巖!如今仙君府動怒,一般的商鋪都不敢接收這等贓物,只有這流金仙閣才敢無視仙君府的權威,無視寶物的來源渠道,不分臟凈,統統來者不拒。若我是那小子,肯定也會選擇這里銷贓了!”
  “可是,說不準人家都沒來云虹城,咱們守在這里又有什么用?”
  “那可不見得,云虹城距離青魂礦山最近,那小子極有可能已經進入城中了,我聽說,昨日在那浮光仙壁前,有曾有人見過那小子出現。”
  “你們兩個閉嘴,沒看到有人來了?”
  那易寶廳內,還擺設著一些座椅供客人休憩,此時正有一名中年和兩名青年坐在其中,低聲閑聊,見陳汐進來,皆都紛紛止聲,將目光望了過來。
  不過當看清陳汐模樣時,那兩名青年皆都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唯有那灰衣中年,一直不著痕跡地打量著陳汐,神色平靜,可仔細看去時,卻能發現,他那眼眸深處,隱隱有著一抹冷厲審視之色在涌動。
  “這些混賬還真是無孔不入啊……”
  陳汐將這一切都聽在了耳中,心中很清楚,對方十有**是在等自己,本打算扭頭就離開,但想了想,他還是走了進去。
  一路上,陳汐神色坦然平靜,配上他那普通而木訥的模樣,倒也沒有引起什么波瀾,并且他并沒有在標注著“中階仙材”的柜臺前駐足,而是來到了大殿最深處的一張柜臺前。
  見此,那兩名青年愈發放松,有些有氣無力地搖了搖頭。
  而那灰衣中年則微微一怔,卻并未放棄自己的大量和審視,依舊以一種極其隱秘的方式在觀察陳汐。
  “孫洪大人,那小子明顯不是咱們的目標,還浪費力氣注意他干嘛?”一名青年忍不住傳音問道。
  “你不覺得此子很古怪嗎?大清早跑來流金仙閣,見咱們在此,也未流露出什么關注之色,且相貌普通,修為低淺,卻敢跑去那兌換極階仙材的柜臺前,可謂是疑點重重,說不定就是咱們要緝拿的對象。”灰衣中年傳音道。
  “哦,如此一說,那小子倒是的確很古怪。”那青年一怔,細細思忖一番,果然發現這其中有太多的疑點了。
  “小心戒備著,不要露出什么馬腳,光是這些疑點,已足以讓咱們出手一次了。”灰袍中年顯得極為冷靜,有條不紊吩咐道,“這里畢竟是流金仙閣,等他離開這里,再綴上去動手也不遲。”
  那兩名青年聞言,皆都不著痕跡點了點頭。
  “公子,您確定要交易極階仙材?那可是煉制太武階仙寶的貴重之物。”這時候,那柜臺后方的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抬眼打量了陳汐一眼,便淡淡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