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40 煉體至法

(仙寶五珍的設定是極階仙材,等級劃分時搞混了,已經修改過來。)
  ……
  那老者名叫俞巖,人稱俞大師,是流金仙閣資質最深的大鑒寶師,這易寶大廳中的鑒寶師,幾乎有大半都是他的徒子徒孫,其威望之高可見一斑。
  按道理來說,這等大人物,應該坐鎮幕后享受清福的,可俞大師依舊天天準時前來易寶大廳點卯,恪守職責,五百年來從無動搖。
  堅持一件事十年八年或許容易,可能堅守五百年歲月天天如此,那就足以令人心生敬仰。
  凡事,不平凡。
  任何職業,當能夠將心浸淫于其中,堅守到成為生存的一部分,皆都值得驕傲和尊重。
  陳汐并不清楚俞巖大師的一切,但卻能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種沉靜的力量,那是歷經無數歲月洗禮磨礪,方才能夠沉淀下來的氣息。這令他心中也不由暗暗驚嘆,流金仙閣的底蘊果然非尋常可比。
  光是這一位老者,都足以成為鎮店招牌了。
  “前輩,這是我要兌換的仙材,請您過目。”
  陳汐翻手拿出一塊巴掌大小,泛著瑩瑩青色神輝的玉石,雙手遞了過去,不敢稍有怠慢。
  “哦?”
  俞大師似沒想到,眼前這年輕人居然真的是來兌換極階仙材的,不由微微一怔,不過當目光落在那塊玉石上時,那一對沉靜的眼眸猛地綻出一抹異彩。
  他探手小心接過,細細打量起來,隨著時間推移,那原本淡然如水的神色也是一點點變得有些激動起來,那模樣就像一位畫癡在觀摩一副絕世墨寶一般,久久無言。
  見此,那附近其他鑒寶師皆都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這些年來,前來流金仙閣兌換極階仙材的變得愈發稀少,因而他們也很難再見到俞大師親自出手去鑒定一件寶物。
  畢竟,仙材五大品階,從下中高極王階分別對應著普通玄靈宙光太武太虛五大等級的仙器。
  這極階仙材,可是煉制太武階仙器的罕見至寶,擱在仙界都屬于罕見珍稀的存在,可遇不可求,即便有人獲得,除非逼不得已,也絕對不會拿出來給賣掉。
  所以當看見俞大師露出如此神態時,那些鑒寶師才會如此好奇,更為重要的是,他們也萬沒想到,那個相貌普通木訥,修為低淺的年輕人,居然真的能拿出一件令俞大師也動容不已的仙材來。
  一時之間,整個易寶大廳的目光皆都紛紛落在了俞大師和陳汐身上,有好奇,有驚訝,不一而足。
  “孫洪大人,情況似乎有些變化。”賓客座椅上,一名青年低聲傳音道。
  “再觀察一番再說。”
  灰袍中年皺眉,他同樣沒想到,那年輕人居然真的能拿出一件極階仙材,而不是他所預想的中階仙材青魂母巖。
  這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不過他猶不死心,決定再觀察一番再做定奪。
  “難得,實在是難得,品相如此絕佳的青魄神玉,老夫可是有很久都沒見識過了。”許久之后,俞大師輕聲感慨了一番。
  什么!仙寶五珍之一的青魄神玉?
  聞言,那些鑒寶師皆都一呆,目露一抹震驚,身為鑒寶師,他們可是很清楚,極階仙材也是分質量高下的,而在其中青魄神玉龍須仙水瑞靈寶銀月華蒼露真靈浮光木則屬于最罕見的五種仙珍,素有“易得諸般寶,難覓屬五珍”的說法。
  而這青魄神玉本就難得無比,如今又被俞大師親口鑒定出“品相絕佳”四字,其價值之大,已遠遠超出了其他極階仙材。
  聽到這個名字,就連那灰袍中年孫洪等三人也都一呆,青魄神玉!這可是鍛煉太武階仙器的絕佳材料之一,尤為可貴的是,其內蘊積的玉髓,則能夠凝聚神魂,只一滴,都能令受創的神魂恢復如初!
  陳汐倒是神色如常,若非為了打消那灰袍中年三人的懷疑,他決不會拿出這塊青魄神玉,因為他此來流金仙閣,只是為了賣掉那些青魂母巖而已,根本沒想過要將青魄神玉出手。
  雖說眼前這塊青魄神玉是被他從那一大塊玉石上切割下的一小塊,可畢竟這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寶,煉制神箓的仙材之一,他又哪會人心賣掉。
  可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此物價值重大,還請公子移步,前來靜室相商。”俞大師突然起身,邀請陳汐。
  “恭敬不如從命。”
  這邀請正合陳汐心意,當下就跟隨俞大師,從易寶大殿的側門穿過,很快就消失不見。
  “孫洪大人,我們該怎么辦?”
  這突來的一幕,令那兩名青年都是一呆,有些不知所措。
  灰袍中年孫洪皺眉沉思許久,道:“這倒是的確麻煩,罷了,咱們暫且守在外邊,等那小子離開流金仙閣,再展開行動。”
  那兩名青年互望一眼,皆都點了點頭。
  “咦,這不是仙君府的孫洪統領?”
  便在這時,那易寶大殿外一前一后走進來兩道身影,為首是一名身穿紫金長袍,頭盤道髻,頜下三縷柳須的威儀中年,當看見那灰袍中年時,微微一愣,就大笑走了過來。
  “紫純道友?”
  那灰袍中年也是微微一訝,沒想到會遇到對方,這中年名叫章紫純,乃是云虹派高層三長老,擁有玄仙后期的修為,也是云虹仙城中的一位卓著人物。
  不過,孫洪和對方關系泛泛,略一寒暄,就若有所思道:“紫純道友,你來這易寶大殿,莫非是為了出手一些什么寶物?”
  章紫純搖頭,飽含深意地看了孫洪一眼,道:“我的目標,其實和孫洪統領一樣。”
  孫洪哦了一聲,眸光湛然,道:“也是為了那個小家伙?”
  章紫純點頭,指著身旁一名青年,說道“不錯,昨天時候,我這不成器的弟子被人在酒樓中打敗,對方戰力不俗,可卻只有天仙初境修為,我細細想來,整個云虹城中,可是沒有如此厲害的一個角色,所以懷疑,那小子就是仙君府所要緝拿的那名惡徒陳汐。”
  被章紫純指著的青年,一頭棕發,高大瘦削,正是云虹派的年輕弟子,被譽為云虹七大青云強者之一趙承。
  孫洪訝然掃了趙承一眼,不動聲色道:“這么說,紫純道友已經鎖定目標了?”
  “呵呵,孫洪統領,你不是也早發現了嗎?”章紫純笑了笑,心中卻暗罵了一聲老狐貍,都這時候了還裝什么蒜。
  “看來,剛才那小子就是陳汐了!”
  孫洪心中念頭閃動,嘴上卻嘆息道,“這個我可是沒辦法判定,更何況,現在那小子已經被邀請進流金仙閣的靜室了,我可也不敢擅自闖入其中查探啊。”
  “被邀請進入了靜室?”章紫純眉毛一挑,道:“莫非發生了什么變故?”
  孫洪聳肩道:“很簡單,那小子出手了一塊青魄神玉。”
  青魄神玉!
  當聽到這個名字,連章紫純也不由一呆,怔然許久,才感慨道:“好寶貝啊,怪不得,怪不得。”
  孫洪微微一笑,深深望了章紫純一眼,道:“若是紫純道友有心,等那小子出來時,或許能從其手中獲得一些青魄神玉,據我剛才觀察,那一塊青魄神玉棱角分明,切口處光滑如鏡,明顯是被切割下來的一小塊。”
  章紫純心中一震,眸底深處驀地閃過一抹熾熱之色,旋即便不動聲色笑道:“哈哈,若真如此,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孫洪笑了笑,便拱手告辭,帶著那兩名青年轉身離開。
  “師尊,他們仙君府的人怎么離開了?”一旁,趙承低聲問道。
  章紫純神色已是恢復淡然平靜,聞言,不由冷哼道:“離開?那孫洪可是藺浩仙君麾下最忠誠的一條狗,嗅覺靈敏,只要被他咬住的目標,絕對不會放口了。”
  趙承暗自咂舌,沒想到師尊竟罵對方是一條狗。
  “走,咱們也離開,孫洪這家伙只怕是想讓我和那小子過過招,他好從中漁利,哼,這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章紫純搖了搖頭,轉身就朝外行去。
  “師尊,難道就這么算了?”趙承連忙追了上來,略帶不甘地問道。
  “自然不會算了,這云虹仙城可是咱們云虹派的地盤,既然鎖定了目標,又怎可能被其他人染指了?等那小子現身,我自有對付他的辦法。”
  章紫純傲然一笑,大步而去。
  見此,趙承心中卻是暗自一嘆:“還不是怕得罪流金仙閣嗎,若是換做其他商行,哪還用這么畏手畏腳?”
  當然,趙承也很清楚,這便是流金仙閣的威勢,其勢力廣布仙界,遍地開花,令得無論是仙君府之人,還是云虹派的高層,即便很清楚目標就在此地,卻只能暫時避開,而不敢在此鬧事。
  此時陳汐則坐在一處靜幽清雅的房間中,正在和大鑒寶師俞大師商討青魄神玉的價值問題,渾然不知道,這次機緣巧合之下,有驚無險地逃開了兩股勢力的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