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41 鷸蚌相爭

嗖!嗖!嗖!
  靈華仙城上空,一道道熾盛的遁光破空而起,從四面八方朝城中西南方向匯聚而去。
  遠遠一望,起碼有上千之眾,密密麻麻,猶若蝗蟲,其中居然有大半都是玄仙級別的存在,磅礴的氣勢交織在一起,令天地都失色。
  城中西南區域中,便是傳送古陣所在,那里早已被仙君府布下了重兵,而隨著城中亂象升起,傳送古陣四周,已再沒了其他修仙者,完全被仙君府的護衛所把持。
  若從天空俯瞰,就可以看見,此時正有兩道遁光正在從靈華城正東反向極速朝西南方向馳去。
  一道遁光釋放清冽銀輝,乃是梁冰的宙光級仙器銀光梭所發出。
  另一道遁光漆黑肅殺,宛如一道從永夜中流竄而出一道夜光,在前方開路,那是梁雒,一個黑衣黑發黑刀的大羅金仙!
  “殺!”
  “抓住他們!”
  “混賬東西,速速死來!”
  沿途所過,一行行仙君府護衛,從兩側夾擊而來,以最強的力量,最剽悍的氣勢向梁雒發動攻擊。
  可在梁雒那一柄漆黑古樸的長刀下,這一切都猶如紙糊,被輕易斬碎、劈爛、沖破,所向披靡,留下一片又一片的猩紅血雨。
  這便是大羅金仙的力量!
  面對這些才玄仙、天仙境的攻擊,完全就是絕對的碾壓姿態,當得起摧枯拉朽四字來形容。
  這一路上不太平。
  但陳汐卻走的最從容,身旁有梁冰以宙光級仙器帶著飛行,前有大羅金仙梁雒開道,時時能看見被斬落的頭顱、劈碎的尸體,飛灑的血液……
  時時能聽見凄厲的慘叫、不甘的怒吼、驚懼的吶喊……
  這條路,宛如煉獄。
  而陳汐,不染血腥。
  他甚至猶有閑暇地觀摩起梁雒的戰斗風格,以他對戰斗的理解和認知,也不得不承認,梁雒對刀道的掌握,已經達到了“一刀破萬法”萬法的地步。
  配合他那大羅金仙境的修為,和所掌控的大羅法則,所發揮出的威力,足以輕易打破仙界的空間法則束縛,斬碎虛空,引動天地大勢!
  刀,即是道。
  道,即是刀。
  刀與道合,可破萬法!
  這就是十年前登臨青云仙榜第八十七名,五年前晉級大羅金仙,曾數次挑戰六大驕陽之一碧淵萬劍生的梁雒。
  一個黑衣黑發黑道的孤峭淡漠年輕人。
  這樣一個角色,在仙界中的名聲必然是如日中天,受億萬生靈所崇慕,而如今居然在機緣巧合之下充當了自己的開路先鋒……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也不由泛起一抹難言的感慨,突然有些明白,那些大勢力為何會花費大力氣去雇傭和栽培一些強者屬下了。
  有些事,交由屬下去執行,永遠比自己親自去做,更讓人有成就感。
  那種滋味,或許就叫權柄的力量。
  但很快,陳汐就將心中這一抹感慨摒棄,恢復平靜不波。
  因為梁雒并不是他的屬下。
  也因為他現在才只是個天仙初境的存在,還談不上擁有什么權柄。
  眼前發生這一切,對他而言,皆都是在證明梁冰的力量有何等的強大,而他只是其中的受益者而已。
  “等我立足仙界時,也當建立起屬于自己的勢力,不為駕馭權柄,只為能夠有朝一日也能幫上自己更多的親朋好友……”
  陳汐心中暗自決定。
  有時候,不經意間的一次觸動,所作出的決定或許就能產生無限的影響,就像此時的陳汐,并不清楚他今日所做決定,在以后會對三界的格局造成怎樣的影響。
  這一切,都是在道途上前行是所得,非親身經歷,絕難明了。
  ……
  當陳汐回過神時,那在靈華仙城上空此起彼伏的喧囂怒吼聲,已是漸漸沉寂下去,重新恢復那種冷清的氣氛。
  只不過和之前相比,空氣中彌漫上了一股濃稠的血腥氣息。
  這里是靈華仙城西南區域,在梁雒的帶領下,他們殺出了一條尸骨堆積的血路,終于抵達于此。
  前邊千丈之外,便是那一座橫跨仙洲的傳送古陣,早在仙庭還未建立時,這種傳送古陣便已存在。
  而此時,在那傳送古陣四周,早已被布下重兵。
  一層又一層的仙君府玄仙境統領人物,將那里圍攏的水泄不通,起碼有數百之眾,換而言之,這也就意味著數百名玄仙境強者坐鎮于此!
  這絕對是一支可怕的力量,放眼整個東澹仙洲,也唯有仙君府才擁有如此大的魄力和底蘊。
  尤其引人矚目的是中央的那一名黑須白發中年。
  他身穿青袍,面容白凈,負手于背,自有一股與天爭鋒,傲視群倫的氣魄,恰似鶴立雞群,顯得極為與眾不同。
  因為他是一名大羅金仙!
  當看到這樣嚴密的布局,這樣渾厚的力量時,陳汐不禁眉毛一挑,心生一抹冰冷之意。
  他終于明白,這次仙君府為了通緝自己,下了多么巨大的血本,儼然就是一副無論如何也決不允許自己逃走的架勢。
  “對方還真的很看得起自己啊!”
  這一刻,陳汐心中的恨已是無法形容,他很清楚,這次若非是梁冰和梁雒,自己絕對無法逃開這一劫了。
  “這筆賬,我記下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憤怒。
  “原來有一尊大羅金仙坐鎮,怪不得能殺到這里,可惜,今天無論你們是誰,就必須在此止步。”
  那青衣中年抬頭,眸光如冷電激射,掃了陳汐等人一眼,最終落在了梁雒身上,目光微微一縮,便即恢復平靜。
  “殺過去。”
  梁冰根本就不廢話,紅唇輕啟,吐出三個殺氣騰騰的字眼。
  相較于梁冰說出的三個字,淡漠孤峭的梁雒根本就一字不發,在梁冰聲音甫一落下,他人已出動。
  一刀橫空起,似一抹漆黑夜幕突然降臨,劈殺而下。
  這一刀,和之前完全不同,漆黑中充斥著凌厲無匹的大羅法則,將虛空都寸寸碾壓崩碎,產生一圈圈破碎的空間漣漪,駭人無比。
  這可是仙界,天地法則之力堅固無比,可這一刀,卻斬碎了虛空,攪亂了陰陽!這才是真正屬于大羅金仙的力量。
  轟!
  戰斗一觸即發。
  梁雒這驚艷如永夜降臨的一刀,在殺死數十名玄仙強者后,最終被那青袍中年擋下。
  再然后,兩位大羅金仙激戰在了一起,令現場大亂。
  青袍中年用的是一對短劍,一柄通紅如火,一柄冰雪晶瑩,劍光恰似冰火二龍騰空,夭矯凌厲,勢大力沉,竟是將梁雒的攻勢給悉數抵擋住,彰顯出極為深厚的底蘊和修為。
  不過對此,梁雒卻置若罔聞,一旦戰斗,他整個人變得愈發漠然和冰冷,眼中只剩下敵人和戰斗。
  一時之間,整片天地都被熾盛的光淹沒,宛如兩座活火山在對撞,所爆發出的恐怖波動,將方圓萬里的建筑都悉數碾壓崩塌,大地化作廢墟。
  若是換做尋常,這等級別的對決,足以吸引無數人前來觀摩,可惜,這并不是擂臺賽,而是真正的征戰和殺伐,生死只在一念之間。
  別說觀摩,就是靠近一些,都可能被波及到,橫死當場。
  “走!”
  對于梁雒的戰斗,梁冰一眼都沒看,徑直帶著陳汐、武尋、玄云三人朝前邊的傳送古陣沖去。
  甚至,她竟是連沿途蜂擁殺過來的玄仙強者都一眼不看,更沒有半分出手的意思,那模樣簡直就像往刀口上撞一樣。
  嚇得就連玄云都臉色一變,差點叫出聲來。
  不過很顯然,他這種擔心明顯多此一舉,梁冰所過之處,那些敵人還未靠近她,就被一道漆黑刀氣所斬殺,根本傷不到他們絲毫。
  陳汐見此,忍不住扭頭望去,卻見梁雒于半空中,正在時不時劈斬出一刀,幫梁冰開道,而在這個過程中,他還同時在和那青袍中年對戰。
  只不過這么做,卻令他的處境變得危險起來,身上時不時被對方的劍氣所傷,已是傷痕遍布,鮮血淋漓,看起來極為滲人。
  可即便如此,他的神色依舊冷漠而平靜,肅殺一片,眉頭更是沒有皺上一下,簡直就像沒有感情波動一樣。
  “走!”
  耳畔傳來梁冰的低喝,陳汐這才發現,他們已經抵達傳送古陣中央了。
  “他呢?”陳汐忍不住問道。
  “他原本就是這種人,一旦戰斗,必以命相搏,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達到今天這般成就。”
  梁冰感慨了一聲,飛快道,“放心吧,他可不會那么容易死的,否則那碧淵萬劍生早殺死他不知多少次了。”
  話音剛落,她已是啟動傳送古陣。
  嗡!
  一聲轟鳴,下一刻,陳汐只覺眼前亮光一閃,整個人猶如被拖入一種奇異而平靜的時空中飛速穿梭,再也看不見一切。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陳汐的視野重新能看清一切時,就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地方。
  人流如織,熱鬧喧囂,一座座樓宇房屋鱗次櫛比般蜿蜒向四面八方,宛如置身在一片繁華如水的街頭。
  “這便是南梁仙洲,四圣仙城!”
  耳畔,響起梁冰如釋重負的輕松聲音,陳汐一下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