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042 一劍之威

轉瞬之前,還是一片兇險地,步步殺機。
  轉瞬之后,則成了眼前這般繁華如水,車水馬龍的喧囂熱鬧街頭。
  這種極大的反差,令陳汐也不由心生一抹恍惚,但旋即他就突然笑出聲來,感覺像卸掉了心中一直壓著的萬鈞巨石,渾身都是一陣輕松。
  他這番表情,令得附近一些行人都奇怪地看了過來,一副看白癡的模樣。
  唯有梁冰隱約明白,自打進入仙界之后,這一刻的陳汐或許才是最輕松的,不用在擔憂被追殺,也不用想個通緝犯似的,時刻緊繃著神經。
  甚至,梁冰都有些不敢相信,才剛剛飛升仙界不到一個月,而修為也僅僅只在天仙初境徘徊的陳汐,是如何在敵人環伺機的兇險處境堅持到現在的。
  “走吧,去我的府邸好好歇息一番。”梁冰開口道,聲音帶著一絲關懷。
  陳汐點頭道:“也好。”
  一旦放松下來,即便以他那強悍的心性修為,也感到一陣疲憊,能歇息一番自然再好不過了。
  玄云見此,很識趣地帶著武尋告辭離開,臨走前再三囑咐,若陳汐有空,請務必前往四圣學院一敘,共同切磋交流一番符道上的見識。
  對于這種善意且熱忱的邀請,陳汐自然笑著應承下來。
  玄云這才滿意點頭。
  “陳汐大哥,這是我父親讓我交給你的,請務必收下。”
  同樣在臨行前,武尋將一塊約莫巴掌大小,宛如水晶般剔透的令牌,交給了陳汐。
  這是流金仙閣的“流金令”,代表著貴賓的身份,持有此牌,在仙界任何一處流金仙閣消費,都能享受到極大的便利。
  像這等令牌,就是在武淵手,也不過寥寥幾塊而已,其價值絕非能用仙石來衡量,換句話說,用仙石也根本就購買不到。
  簡而言之,非身份、地位尊貴之輩,非流金仙閣承認的貴賓,根本無法持有此令。
  由此可見,武淵對陳汐是如何重視了,為了給他兒子和陳汐之間締造一段善緣,耗費了不少的心血。
  ……
  南梁仙洲,論及規模和疆域,要比東澹仙洲更為繁華和浩大,這從兩洲所擁有的圣仙境強者的數目上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像在東澹仙洲,也唯有藺浩仙君一人乃是圣仙境的存在。
  而南梁仙洲,起碼擁有不下十位圣仙!
  當然,這都是已知的圣仙級強者,那些隱世不出的強大存在并不在此列。
  不過從這一點上已足以說明,南梁仙洲和東澹仙洲之間的區別有何等之大了。
  南梁仙洲擁有萬千座仙城,四圣仙城不說是其最大的一個,但卻是當之無愧最出名的一座仙城。
  因為這座仙城有一座在仙界都赫赫有名的“四圣學院”,有四個傳承了無垠歲月的古老符道家族梁、羅、古、殷。
  這里,也是南梁仙洲的樞之地,繁華鼎盛,門派林立,雖然僅僅只是一座仙城,可卻比人間界的一方小世界都要浩大。
  梁氏府邸。
  一座庭院,亭臺樓榭,小橋流水,到處瓊花異草,茂林修竹,仙鶴翩躚,靈猴閃躍,風景如畫,宛如仙境。
  這便是梁冰為陳汐安置的休憩之地,庭院之下有著一截“金煌仙脈”,在此打坐修行,比之一般的洞天福地都要略勝三分。
  這也讓陳汐認識到,在這四圣仙城,梁氏宗族的底蘊和實力有何等的雄厚,光是一座用以招待客人的庭院,都修建在一截仙脈之上,這可不是尋常勢力能夠辦到的。
  夜幕十分。
  陳汐從沉睡醒來,從抵達這座庭院后,他就倒頭睡去,此時醒來只覺渾身舒泰,遍體輕松,精神也是為之一振。
  這種處境,恰似偷得浮生半日閑。
  “在這南梁仙洲,安全應該不是問題,接下來,就開始靜心修煉,必須在一年之內進入道皇學院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開始思忖以后的道途。
  咚咚咚……
  片刻后,一陣敲門聲響起,“陳汐公子可在,滕瀾前來拜訪。”
  “滕瀾前輩?”
  陳汐從思忖清醒過來,訝然起身,將房門打開,果然就看見,一身素衣,面容溫潤的滕瀾,正含笑立在門外。
  在其身后,還跟著一行面容娟秀,氣質端莊的美麗侍女,有的雙手捧著水盆,有的托著各種衣衫,恭恭敬敬立在一側。
  “陳汐公子,莫要再叫我前輩,這稱呼我可承受不起啊。”
  滕瀾爽朗一笑,看著眼前的清俊年輕人,眼神不禁流露出一抹感慨之色,這才過去幾年,對方已經抵達仙界,成就天仙之位,果然不愧是登臨大衍塔之巔的神衍山傳人,這般天賦,擱在仙界四千百洲之,也是一等一的驚艷。
  “那好,我也叫您瀾叔好了,您也別叫我公子,直接喚我名字就行。”
  陳汐笑了笑,在符界時,滕瀾曾幫了他不少忙,如今故人重逢,他心也是頗為高興。
  “好,依你。”
  滕瀾雖如此答應,可對陳汐的態度確實愈發的尊敬,這讓旁邊的那些侍女看得一個個心詫異不已,她們雖是侍女,可一個個可都是天仙修為,哪會看不出那個陳汐公子才只是天仙初境修為而已。
  可滕瀾管家竟對這樣一個年輕人如此尊敬,也由不得她們不驚訝,要知道,就是連那些在南梁青云榜上有名號的年輕人,滕瀾管家也從來都不放在眼的。
  這年輕人是誰?
  難道是來自四大仙洲的貴胄子嗣?
  那些侍女們皆都不禁好奇起來。
  滕瀾注意到了這一幕,卻并不多做解釋,只是淡淡吩咐道:“還愣著干什么,快點幫陳汐公子洗漱打扮,若是耽擱了參加大小姐舉辦晚宴的時間,你們可擔待不起。”
  侍女們心一凜,連忙魚貫而入,有幫陳汐擦臉的,有幫陳汐梳頭的,有幫他更換衣衫的,鶯鶯燕燕,周到無比。
  陳汐大感吃不消,他哪曾享受過別人如此貼身的服侍,就要拒絕,卻見滕瀾哈哈一笑,已是關上房門離開了。
  這一下,陳汐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了,的身體登時僵硬在那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見此,那些侍女抿嘴一笑,莞爾不已。
  ……
  當陳汐從房間走出時,滕瀾不由眼睛一亮。
  淡青色錦衣,烏黑濃密的長發扎在腦后,露出一張清俊剛毅的面龐,他雙眸湛然深邃,宛如璀璨星辰,配上那峻拔挺秀的身姿,沉靜出塵的氣質,自有一股淵渟岳峙的風范。
  “不錯,不錯。”滕瀾點頭贊許不已。
  “瀾叔,如此著裝,究竟是為了何事?”陳汐問道。
  “自然是參加大小姐舉辦的晚宴。”
  滕瀾笑道,“走吧,今晚可是有不少四圣仙城的青年才俊,名媛佳人前來,大小姐特地吩咐我帶你去參加。”
  陳汐皺了皺眉,他可不喜歡這種場合。
  “今晚會有不少躋身青云仙榜的強者抵達,大小姐也是想讓你見識見識,總歸沒什么壞處的。”滕瀾似看穿了陳汐心思,低聲解釋了一番。
  陳汐略一沉吟,便即點了點頭,道:“那就走吧。”
  夜幕深沉,明月高懸,梁家的央大殿燈火通明,樂曲悠揚,歡聲笑語一片。
  當陳汐在滕瀾的帶領下抵達時,大殿已是賓客云集,熱鬧非凡。
  和以往陳汐所見的宴會完全不同,大殿顯得很自由輕松,一排排的案牘上鋪著白色的桌布,上邊陳列著各色仙釀、仙果、以及各種可口的餐點。
  賓客們游弋在大殿各個區域,或兩三聚在一起閑聊,或獨自找個角落品茗,在大殿一旁,還有一些歌舞表演,仙樂陣陣,舞姿翩躚,吸引了不少喝彩聲。
  “這是一種來自原界的宴會方式,是大小姐最喜歡的宴賓方式之一,在四圣仙城頗受那些年輕人喜歡。”
  滕瀾在一旁笑著解釋了一句。
  陳汐想了想梁冰那與眾不同的打扮風格,倒也釋然了。
  不過當進入大殿時,陳汐還是被眼前的一幕搞得一怔,一陣陣女人的尖叫響徹全場,直似要將房屋掀翻一般。
  “這些仙界人,還真是真情流露啊。”
  陳汐暗自感慨了一番。
  此時的大殿,已是里三層外三層站滿了賓客,男俊女靚,衣飾華貴,此刻卻是一個個神情激動,男的高聲喝彩,女人們則滿面紅暈,渾身抽搐顫抖,嘶聲尖叫著。
  陳汐也不由將目光望去,那里也是引起賓客們騷動的來源。
  大殿的央,被布下一個偌大的擂臺,此刻在那擂臺上,正在進行著一場對決,對手雙方一個是身穿藍衫,臉型方正,濃眉大眼的青年,眸光明亮,顧盼生輝。
  另一個則是一個金發藍眼,胡須濃密卷曲,身高足有兩丈的巨漢,手持一桿青銅長矛和一面圓形青銅盾,無論是模樣,還是武器,皆都迥異于常,頗為怪異。
  藍衣青年明顯占據上風,輕描淡寫之間,便將對方的攻勢悉數化解,氣得那巨漢臉色猙獰,怒吼不已,嘴呱啦呱啦罵著一些稀奇古怪的話。
  那些賓客的喝彩聲,便是為那藍衣青年所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