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047 七禁之符

翌日清晨。
  陳汐從星辰世界中走出,神采奕奕,唇角噙笑。
  雖然在外界僅僅只是一夜,可在星辰世界中已是過去將近三天,這三天中,他終于將已初具雛形的陰陽法則凝練成功。
  至此,他已掌握了七條大道法則!
  這若是被其他天仙知道,非羞愧欲死不可,因為在仙界中,大多數的天仙強者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之力,也僅僅在三條之下徘徊,能達到三條的,都已堪稱驚艷了。
  “這時候若是再對上熊溟,單憑陰陽法則,或許就能將其輕松殺死。”陳汐感受著周身氣機的變化,不由滿意點了點頭。
  唯一讓他有些遺憾的是,雖說他的根基之渾厚足足是同輩之中的百倍有余,可限于修為才只天仙初境,卻是很將所掌控的七條大道法則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
  就好比他對決熊溟時,只能一劍接著一劍劈出蘊含不同法則的五行劍氣,而無法在一劍之中就劈出蘊含五條法則的力量。
  這就是受限于修為的原因。
  “也不知梁冰究竟為我準備了什么事情……”
  陳汐其實很想一直呆在星辰世界閉關,一邊錘煉法則,一邊提升修為,可惜,這世上的事情大多都不止是想一想那么簡單。
  想要提升修為,就需要仙石。
  想要提升戰力,就需要提升劍箓品質,收集各種仙材。
  想要將煉體修為臻至天仙之境,則又需要大量的仙巫血魂石為補給。
  而想要前往道皇學院,則需要躋身青云仙榜前一千名。
  可以說,任何的想要,都是必須付出精力和時間的,而陳汐的時間,已僅僅只剩下一年,所以,他想靜心長時間閉關都難,起碼要將一切準備妥當了。
  推門而出,陳汐就看見梁冰和滕瀾似早已等待那里多時。
  今天梁冰又換了一身打扮,淺青色上衣將胸前飽滿驚人的線條勾勒得淋漓盡致,修身筆直的長褲緊箍著一對修長豐腴的美腿,腳下踩著一對漆黑锃亮的獸皮長靴。
  她一頭卷曲濃密的金發慵懶披散在雙肩上,露出一張冰冷而絕美的容顏,紅唇瑩潤,鼻梁挺翹,肌膚如凝脂,配上這一身修身、簡約的裝扮,宛如冰中火焰,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力,驚艷無比。
  即便是陳汐,當看見這一抹如畫倩影時,也不由眼前一亮,感覺梁冰還真是和他所認識的其他女子不同,打扮風格多變,卻樣樣都驚艷無比,讓人應接不暇。
  “梁姑娘,瀾叔。”陳汐走上前,含笑問好。
  梁冰似在沉思,聞言當即清醒過來,看見陳汐,點頭道:“走吧,先去城中的浮光仙壁前,測試一下你在南梁仙洲榜上的排名,然后我再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你會喜歡的。”
  陳汐笑道:“究竟是什么地方,非要這么神秘嗎?”
  梁冰眨了眨眼睛,冰冷絕美的容顏罕見流露出一抹調皮之色,道:“去了就知道了。”
  這一幕恰被路過的一名侍女看在眼中,驚得手中拎著的花籃都掉在地上,心中驚呼,老天,大小姐這是怎么了?
  她還是第一次在梁冰身上看見這樣的神態,一時竟怔在那里。
  梁冰注意到這一幕,如墨秀眉一皺,恢復了那一副女王氣場,掃了那侍女一眼,便轉身帶著陳汐離開。
  “乖乖,大小姐原來也是可以這樣的,而那年輕人想必就是昨晚在宴會上大出風采的那位公子了,怪不得大小姐會對他如此青睞有加,也只有他能享受大小姐這種待遇了……”
  在梁冰和陳汐的背影消失之后,那侍女這才長松一口氣,喃喃自語。
  ……
  和東澹仙洲一樣,南梁仙洲的每一座仙城中也皆都有浮光仙壁,上邊時時刻刻映現著本洲青云仙榜的排名變化。
  當梁冰和陳汐、滕瀾抵達此地時,正有不少仙人正在查探觀摩浮光仙壁,梁冰的出現,登時引起一陣騷動。
  身為古老符道世家梁氏的嫡系繼承人,在四圣仙城中,梁冰的名頭自然是家喻戶曉,可她本人親身出現在浮光仙壁前,還是頗為罕見的,自然引起了一眾目光的注意。
  對于此,梁冰早已司空見慣,徑直帶著陳汐來到浮光仙壁之前,正待說些什么,卻被一名湊上前的錦衣青年打斷。
  “咦,這不是梁冰大小姐嗎?今天什么狀況,把你也吸引來了?”這名青年狀似訝然地問道,他錦衣貂裘,頭戴羽冠,面容頗為俊美。
  陳汐抬眼望去,竟隱隱感覺對方似乎和自己所見過的某人有些相像,只不過卻是想不起來了。
  “他是羅家的嫡系長子羅子峰,是羅子軒的親生大哥,已打通三玄妙關,掌控了天、地、命三魂之力,實力頗為不俗,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六位,而在青云總榜上則已躋身前三千名。”
  耳畔,響起滕瀾的傳音,陳汐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如此眼熟,原來是羅子軒的大哥。
  在符界時,羅子軒身為羅家子弟,糾集了古氏、殷氏,以及一大批仙界后裔,要對梁冰和陳汐不利,后來在大衍塔時,慘死在了陳汐手中。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暗自一凜,這么算來,這羅子峰明顯是敵非友,可得小心提防著一些。
  “不用擔心,大衍塔中發生的一切,除了你、大小姐、我、還有離央姑娘,其他人都不清楚,現如今,羅、古、殷三大家族也僅僅只是懷疑而已。”
  滕瀾在一旁又傳音解釋了一句。
  陳汐想了想,倒也釋然了,當時在大衍塔中,該死的都死了,自然無人知道那羅、古、殷三大家族的族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這時候,梁冰已是冷冷開口道:“我來不來,與你何干?”
  羅子峰似早已對梁冰的性情知之甚深,渾然不以為意,依舊笑吟吟道:“我猜應該和這位公子有關,對吧?”
  說著,他抬眼看了看陳汐,繼續笑道:“我也聽說了昨夜發生的事情,能夠挫敗來自冰穹仙洲的符道高手,這位公子可真是了不得啊,若有機會,不如前來我羅家盤桓一二,我羅子峰必定掃榻以待,恭迎大駕。”
  聲音中,已是帶著一絲拉攏之意。
  陳汐心中生出一抹古怪,這家伙的弟弟是死在自己手中,而他卻來拉攏自己,這讓他有些啼笑皆非。
  “羅子峰,若你沒事的話,還請離開,不要再來打擾我們。”梁冰皺眉道,聲音比冰還寒冷。
  羅子峰笑了笑,深深看了陳汐一眼,這才轉頭,把目光望向梁冰,點頭道:“也好,那我就不打擾諸位了,不過臨走前,我不得不提醒梁冰大小姐一句,有不少家伙似乎要在近段時間挑戰你,尤其是殷鳳兒和林少奇,已是揚言要將你擠出南梁青云榜前十之列,還請多加小心了,哈哈。”
  說著,他已轉身,瀟灑而去。
  “哼。”梁冰哼了一聲,不予理會。
  南梁青云榜前十?
  陳汐訝然看了梁冰一眼,這才猛地意識到梁冰可也是一尊玄仙強者,以她的秉性自然會對青云仙榜發起沖刺,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梁冰的排名居然會有如此之高了。
  想到這,他抬眼就朝浮光仙壁上望去,果然就看見,梁冰的名字赫然排在第八位,比那位居第六的羅子峰僅僅低了兩名。
  再往下看,陳汐又分別找到了殷鳳兒和林少奇的名字,前者位居第十一名,后者則稍微靠后,位居第十六名。
  “那殷鳳兒和林少奇又是誰?”
  陳汐忍不住問道,他對南梁青云榜的排名情況并不熟悉,根本沒辦法從表面去判斷出一些有用的價值。
  “一個是殷家的嬌蠻女子,一個是四圣學院的學生,不提也罷。”
  梁冰滿不在乎地點評了一句,便轉移話題道:“陳汐,你趕緊測驗一下,自己又能排在多少名了。”
  陳汐點了點頭,當即屏息凝神,分出一縷神識,朝那浮光仙壁中涌去。
  片刻后,陳汐臉上不由泛起一抹驚色,喃喃道:“南梁仙洲和東澹仙洲果然不一樣,光是這種排名,就相差太多了……”
  見此,梁冰和滕瀾互望一眼,梁冰溫聲安慰道:“沒事,排名低一些也無所謂,你才剛飛升仙界而已,不必太執意于現在的排名了,這僅僅只是暫時的。”
  “大小姐說的不錯,青云仙榜前五百名幾乎清一色的玄仙強者,和他們對比,完全沒有多少意義。”
  滕瀾也在一旁笑說道。
  陳汐啞然失笑,道:“名次比之東澹仙洲的確低了不少,不過我才天仙初境而已,自然不會自尋煩惱和其他人相比。”
  梁冰見陳汐神色不似作偽,這才好奇道:“究竟排多少名?”
  “你看。”
  陳汐指著浮光仙壁下方,那里正有一抹金光正在閃耀上升,很快就沖進了前五百名、前四百名、前三百名……
  最終停留在了第二百三十九位,金光一斂,浮現出一個名字,赫然寫著陳汐二字。
  梁冰和滕瀾登時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