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48 切磋開始

第二百三十九名!
  這個排名,并不算多高,往日里都不會引起人們的矚目,這就好比金字塔,人們關注的總是那最頂尖的部分。
  對于梁冰而言,更是如此,她位居南梁青云榜第八名,目光一直關注的,永遠是比她更高的前七名,至于其他諸如殷鳳兒、林少奇之流,她從未放在心上。
  可此時,她的目光卻在第二百三十九名的位置駐留了許久,神色間難掩驚色,似沒想到會發生這樣一幕。
  事實也的確如此,在她原本的推測中,陳汐能夠躋身前五百名內,已經是極限,畢竟能排進前五百名的,幾乎清一色都是玄仙境的強者。
  而陳汐才天仙初境修為,和玄仙境相差了不止一個層次,她這種推測已是考慮到陳汐的種種非同尋常之處,例如他的天賦、戰力,例如他的師承、功法等等。
  可以說,梁冰之前的推測,已經超出了許多人的想象。
  可她還是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是大大低估了陳汐的潛力,他不僅沖進了前五百,更是一下子越居第二百三十九名之列!
  梁冰忍不住看了看排在第二百三十八位的名字,梁通,恰是她梁氏族內一位新晉的強者人物,擁有玄仙初境修為,掌控兩種大道法則,戰力在年輕一代中,也屬于一流之列。
  但如今,玄仙初境的梁通居然被天仙初境陳汐壓上了一頭!這豈不是意味著,陳汐現如今擁有的戰力,已足以打敗掌控兩條大道法則的玄仙初境強者?
  意識到這一點,梁冰也被嚇了一跳,神色變得說不出的怪異,似震驚,似惘然,又似驚喜和贊賞,復雜無比。
  “有什么奇怪的嗎?”
  陳汐問,他見梁冰久久不言,不禁有些奇怪,難道是因為排名太低的緣故?可是自己才天仙初境啊。
  梁冰忍不住看了陳汐一眼,道:“你難道就沒有一點感覺?”
  陳汐暗道果然是因為排名太低了,不由慚愧道:“嗯,以后我會更努力的,若能再凝練一些大道法則,我想排名應該可以再提升一些。”
  “呃……”
  梁冰的一對清眸睜得極大,怔怔看著陳汐,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么好了。
  滕瀾在一旁看的有趣,忍不住啞然失笑起來,道:“陳汐,你誤會了,并不是你排名太低的緣故,而是太高了。”
  說著,他已將南梁青云榜的一些情況介紹了一番。
  南梁仙洲擁有九萬九千座仙城,數以億計的生靈,疆域浩大,仙道勢力宛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單單是天仙強者,保守估計都不下十萬之數。
  至于玄仙強者,雖比天仙強者要少許多,可也不低于上萬之數。
  在如此龐大的一個數目下,能夠躋身南梁仙洲榜的存在,必然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不說萬中無一,起碼也能用資質超凡來形容。
  而能夠躋身前一千名的角色,絕對是南梁仙洲年輕一輩的頂尖人物,一個個天賦絕佳,驚采絕艷。
  不說放眼前五百名,就是放眼前一千名,也是找不出幾個天仙境的存在。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能以天仙處境之姿,躋身在第二百三十九名,可想而知有多么的不容易。
  這么一解釋,陳汐這才明白過來,倒沒有多大喜悅。
  仙界有四千九百洲,還有四大仙洲這等頂尖存在,他的目標,早已超出了同輩大多數人,將目光放在了青云總榜上,放在了整個仙界范圍內。
  或許正因為有這樣的心胸和氣度,才令他能夠時時刻刻保持冷靜,而不會拘泥于一方格局之中。
  更何況,若非是為了進入道皇學院,他都不會關注什么青云仙榜,他的心思只在于道途上,哪會有時間去琢磨一個榜單排名。
  “以你這樣的資質,足以一年之內躋身青云總榜前一千名了,走,我帶你去一個神秘的地方。”
  梁冰已是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眸光熠熠,明亮如星。
  神秘的地方?
  陳汐暗道,難道和青云仙榜有關?
  ……
  四圣仙城東南區域,武魂殿。
  這是一座肅穆莊重的建筑,并不熱鬧,當梁冰帶著陳汐抵達此地時,空曠的大殿中,只有一位昏昏欲睡的老者,支著下巴坐在案牘后方打盹。
  陳汐打量著四周,發現并無什么出奇的地方,心中愈發疑惑,不明白梁冰為何會帶著自己來這么一個地方。
  不過他并未多問,待會梁冰肯定會揭曉答案。
  進入大殿之后,梁直接將一個儲物袋丟在案牘上,道:“這是一萬塊仙石,幫我辦理一塊武魂牌。”
  那老者睜開一對惺忪睡眼,不悅掃了梁冰一眼,嘴中咕噥道:“冰丫頭,你什么時候才能學會尊重老人?”
  梁冰雙臂抱胸,哼道:“等你什么時候不貪財了,我或許會尊重你一次。”
  “說了也白說,我若不貪財,也不必駐守在這里八千年歲月了。”
  老者撇了撇嘴,說話時,他已是收起儲物袋,然后,隨手將一塊深紫色的玉牌丟在案牘上,懶洋洋道:“來吧,誰要去武皇域,就將仙識探入其中。”
  梁冰示意陳汐過去,后者也不遲疑,當即上前,依言將仙識探入那一塊深紫色玉牌中。
  嗡!
  下一刻,陳汐只覺一股奇異波動掃遍全身,旋即胸中似猛地燃燒起火焰一般,無匹的戰意涌遍全身,體內猶如擂動大鼓,產生一陣澎湃如嘯的轟鳴之音。
  熱!
  無比的熱,仿似渾身精氣神連同血液都燃燒了起來,又像打開了心底一扇閘門,修行至今無數場戰斗磨礪而出的戰意如洪水般決堤而出。
  這種感覺令陳汐直恨不得仰天長嘯,與天爭鋒,大戰一場。
  可偏偏地,他的神智如冰雪般冷靜,纖毫畢現地映現著周身氣機的變化,也正因如此,方才強忍著這一股滔天戰意,沒有付諸行動。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想不明白。
  與此同時,武魂大殿中,梁冰、滕瀾已是退到了一側,遠遠避開了陳汐,就連那看守武魂殿的老者,也都閃避在遠處。
  三者的神情皆都有些震驚,因為在他們視野中,陳汐周身轟鳴著一股如同實質般的戰意,直沖大殿頂部,宛如一道筆直的狼煙。
  那戰意如汪洋般呼嘯,如火山般沸騰,如日月般耀眼,如兵刃般迫人……換做尋常天仙在此,光是這一股戰意,都足以將其斗志摧垮!
  “戰意如沸,凝氣沖霄!多少年了,難道又有一輪驕陽要橫空出世了嗎?”
  遠處,那看守武魂殿的老者眸光開闔間,爆涌出縷縷雷芒電弧,駭人無比,神色間再沒了那懨懨欲睡的模樣。
  他已存活了太長時間,見識了太多的年輕天驕,可他卻清楚記得,能夠蘊生出“戰意如沸,凝氣沖霄”異象的存在,只要還存活著,現如今無不成為了仙界名動一方的大人物!
  “瀾叔,如果我沒記錯,當年六大驕陽中的碧凰萬劍生,鐵淵葉唐,炎雨凌輕舞三人,在測試武道意志時,皆都產生了這等異象吧?”
  梁冰喃喃,凝視著陳汐的清眸中異彩漣漣,翻動著迷離的光澤。
  “不錯,武道意志最直接的體現,便是戰意的強大與否,陳汐能擁有這等戰意,的確已擁有沖擊驕陽人物的底蘊了。”
  滕瀾也是驚嘆連連,“我實在想象不出,他未來的路究竟能達到何等程度,可注定非尋常人可企及的。”
  “反正,等他晉級大羅金仙時,起碼不會遜色于那六大驕陽了,要知道,當年碧淵萬劍生測試武魂時,已經是玄仙中期了,而陳汐現在可僅僅只是天仙初境!
  梁冰唇邊泛起一抹驕傲的弧度,“能以如此境界就磨礪出如此驚人的武道意志,怎可能會比六大驕陽差了。”
  這時候,那看守武魂殿的老者突然扭頭,問道:“冰丫頭,這小家伙是你從哪里找來的?我如果沒記錯,你們梁氏族內可沒有一個戰意達到這等程度的。”
  梁冰一怔,哼道:“想知道?我偏偏不告訴你。”陳汐身上的事情,越少知道越好,她才不會和其他人分享這種獨有的秘密。
  老者搔了搔頭,頓足道:“你這丫頭,非要急死我不可。”
  不過,無論他怎么說,梁冰就是不言不語,氣得這老者吹胡子瞪眼,很是不甘心,卻又沒辦法。
  最終,老者喟然嘆息道:“其實我早晚也會知道的,因為像這樣的人物,來日必然是仙界又一顆耀眼之星,名揚四海。”
  這一切,陷入那奇異狀態中的陳汐都沒聽到,當他清醒過來時,梁冰等人已恢復平靜,只不過望向他的目光中,依舊殘留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震驚。
  怎么他們的眼神怪怪的?
  陳汐皺眉,很是疑惑地掃了梁冰、滕瀾、包括那位老者一眼,一頭霧水。
  “這是你的武魂牌,一定要收好了,等離開這里,我再跟你解釋一切。”
  梁冰抓起那一塊深紫色玉牌就塞給陳汐,然后眼神警惕地掃了那老者一眼,就連忙帶著陳汐離開,一副擔心被這老者強自把陳汐留下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