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59 赤霞仙劍

在陳汐三人離開不久,那看守武魂殿的老者突然嘿嘿一笑,臉上的不甘之色,被一抹得意所取代。
  他慢悠悠踱步坐回案牘后邊,從懷中摸出一個渾圓剔透的瑩白晶玉,上邊光霞涌動,翻滾著一行行名字,赫然是一塊縮小無數倍的浮光仙壁!
  “太古器皇鑄造天下浮光仙壁,武皇頒布天下武魂牌,可誰又知道,這武魂牌也是出自器皇之手?”
  “哼,想瞞住我?門都沒有。”
  老者得意喃喃了幾句,下一刻已經將目光投放在手中瑩白晶玉上,上邊有著一抹金光在閃閃發光,刺目之極,直似要溢出來一樣。
  老者瞇了瞇眼睛,抬手拂去表面金光,隨即,一行字眼呈現眼前:陳汐,天仙初境,南梁青云榜第二百三十九名……
  “天仙初境?第二百三十九名?”
  這一行行字跡,差點刺瞎了老者的眼,驚得他蹭地一下從椅子中跳起身子,來回踱步不已,神色間已盡是被震驚之色覆蓋。
  “僅僅天仙初境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老者當然知道剛才那個年輕人是天仙初境,讓他震驚的是對方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太過駭人。
  再加上剛才已經目睹了陳汐的戰意是何等之強大,這一切讓老者徹底動容了。
  “沒想到,沒想到過去這么多年,居然又讓我碰上一棵好苗子……”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下一刻,老者突然上前,將武魂殿大門關上,這才轉身來到大殿東南側的一面墻壁前,輕輕一推,墻壁中間竟打開了一扇門戶。
  老者毫不遲疑,大步而入。
  這是一件密室,只在中央位置矗立著一座古老的石陣,形似祭臺,通體彌漫著古老歲月的氣息。
  老者走上前,凝視著那古老石陣許久,最終一咬牙,喃喃道:“老子這貪財的毛病看來是沒辦法改掉了,罷了,這次就便宜了王道廬這個混蛋!”
  說話時,他抬手拿出一個儲物袋,輕輕一拍,傾瀉出一塊塊仙石,如奔涌的潮水似,涌入那古老石陣中。
  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盞茶功夫,起碼傾倒了不下十萬塊仙石之后,嗡的一聲,那古老石陣驀地產生一股波動,猶如從沉寂中蘇醒了一般。
  “老子付出這么大代價,起碼得撈取十倍好處了……”
  見此,老者忍不住舔舐了一下嘴唇,眼睛發光,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美好畫面,嘿嘿直笑起來。
  突然,那古老石陣一顫,居然從中傳出一道聲音:“鐵秋雨?有話直說,我正在授課,給你半刻鐘時間。”
  聲音冷峻如鐵,鏗鏘沉凝,透著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
  “嘿嘿,老伙計,我這邊冒出一顆好苗子,你要不要聽一聽啊?”老者嘿嘿笑了笑,優哉游哉說道。
  “哦?”對方回答的很簡單,只有一個字。
  “不過,你也知道,為了能和你溝通,我可是耗費了十萬塊仙石……”
  老者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打斷,“說正事。”
  “好吧,哎,你這老家伙還是這副臭脾氣,搞得跟我欠你錢似的。”
  老者被連續打斷,渾然不在意,依舊笑瞇瞇說道,“我知道,一千多年輕,炎雨凌輕舞那丫頭被蔣道姑收走之后,你心中一直耿耿于懷,一直在蔣道姑跟前抬不起頭……”
  “你若再廢話,我可不奉陪了!”對方再次打斷道。
  老者神色一滯,終于有些悻悻,沒好氣道:“很簡單,今天我見到了一個年輕人,論及資質,完全不遜色于六大驕陽的任何一人,你若有興趣,我可以幫你引薦一下,你也知道,像這樣的年輕人,想要遇到一個有多么的不容易。”
  “怎么講?”對方的聲音明顯一緩,顯然有些心動了。
  老者自然聽得出來,登時精神一振,嘿嘿笑道:“我要一件太武階仙器,沒錯,就是你前些年在葬神之地中所得的那一件寶貝,怎么樣,一件仙寶換一位將來的驕陽弟子,不算虧本吧?”
  對方一陣沉默之后,才問道:“真的?”
  老者拍著干瘦的胸脯,傲然道:“老伙計,我鐵秋雨雖然貪財,可你見過我什么時候對你撒謊過?”
  就在此時,那古老石陣中,猛地響起一陣腳步聲,以及一些噪雜的聲音。
  老者一怔,連忙問道:“喂,我說老伙計,你還在不在?”
  問了許久,那石陣中一直噪雜不堪。
  老者一下子急了,急吼吼說道:“王道廬,你這個老混蛋,又他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老子就問你在不在?”
  “學院出現了一些特殊狀況,我得處理一下,抽空我再和你聯系。”許久之后,那一道冷峻如鐵的聲音這才響起。
  “我說,你先等一下,就一下下……”
  不等老者聲音落下,那古老石陣光芒一閃,重新歸于沉寂。
  見此,老者的臉色一下變得奇差無比,臉頰抽搐不已,十萬塊仙石啊,就這樣沒了……沒了……
  許久之后,他才猛地跳起身子,從嗓子眼發出一聲竭斯底里的怒吼:“混賬!你們道皇學院的教習先生,沒有一個不混賬的!老伙計,你一定會后悔的,等那小子成為驕陽之時,你就等著哭吧!”
  “沒有下次了!我發誓!你就是拿出那一件太武階仙器,老子也不會再多說一個字!”
  ……
  與此同時,星武仙洲。
  道皇學院一處古樸干凈的樓閣中,一名瘦削高大的中年沿著曲折迂回的走道大步朝前行去。
  他眉鋒如刀,眸光冷峻,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懾人心魄的氣勢。
  一名身穿青衫的弟子一路小跑,緊跟其后,神色恭敬,目光每每看向身前的那一道瘦削高大身影時,就情不自禁流露出一抹發自內心的仰慕。
  “消息可真?”瘦削中年突然又問了一句,似要再次確認一下。
  “的確是真的,學生剛才親眼看見,軒轅家長子軒轅青鋒和其妹妹還未來得及前來拜會師尊,就被蔣教習中途給帶走了。”那名青衫弟子連忙道。
  “嘿,蔣道姑還真是要和我作對到底啊,上次被她搶走了凌輕舞,這次又要和我搶軒轅家的小公主,簡直是欺人太甚!”
  瘦削中年冷笑了一聲,步伐愈發快了,走著走著他忽然不經意想起剛才的事情,暗道:“鐵公雞那個老家伙難道真碰上了一位難得一見的驕子人物?”
  他那一對如刀濃眉微微一蹙,旋即便搖了搖頭,“哼,一定是那老混賬又想從我這撈取好處,什么天才,四大仙洲之外有堪比六大驕陽資質的天才嗎?”
  一邊想著,他隨口問道:“對了,那位軒轅家的小公主叫什么名字?”
  身后那名青衫弟子連忙答道:“單名一個秀字。”
  削瘦中年哦了一聲,心中暗道:“我王道廬身為學院首席教習之一,若再培養不出一個堪比六大驕陽的弟子,那可就有些太丟人了……”
  ……
  梁氏府邸中。
  梁冰急匆匆帶著陳汐返回之后,就尋覓了一處極為隱秘的密室,并且還讓滕瀾在外看守著,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樣。
  陳汐不由好奇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說話時,他一直在打量著手中的武魂牌,深紫色的玉質溫潤清涼,表面篆刻著武魂牌三個古老大字,除此之外,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密室中簡潔干凈,地上鋪著兩個蒲團,梁冰盤膝坐在其中一個蒲團上,示意陳汐也過來坐下,這才開口說道:“剛才在武魂殿中,是對你武道意志的一種測試,唯有通過考核,方能持有武魂牌。”
  武道意志?
  陳汐倒是清楚,這是和戰斗有關的一種意志,也就是戰意,而戰意一方面來自神魂之中,一方面則源于無數戰斗的磨礪中。
  武道意志的強大,必然離不開神魂的強大,同樣,和自身所經歷的各種戰斗也大有關系。
  有些人修為強大,可不懂如何戰斗,自然談不上有什么擁有武道意志,像木靈朧便是如此情況。
  總之,如果說修為境界是劃分自身力量的一個標準,那么武道意志的強弱,或許就是判別一個人戰斗力和神魂是強是弱的最直觀體現。
  簡單點說,武道意志的潛力越大,能夠挖掘出來的戰斗力就越強,而戰斗力,則是判斷一位強者的唯一標準。
  陳汐明白這些,可還是想不明白,為何要進行這種測試,來獲取武魂牌。
  很快,梁冰就給出了答案:“只有擁有武魂牌,才能進入武皇域!”
  武皇域!
  陳汐心中一動,想起了之前聽聞過的符皇域,這兩者之間,是否有什么關聯呢?
  “武皇域是專門為青云仙榜所開辟的一處浩大疆域,宛如一方世界,能夠進入其中的,只有手持武魂牌,且躋身青云仙榜之中的強者。”
  梁冰星眸明亮,紅唇輕啟,徐徐說道,“所以,想要沖擊青云仙榜,去武皇域參與其中的挑戰,無疑是最快的捷徑。”
  陳汐心中一震,倒是沒想到,仙界之中居然還有這樣一個專門為青云仙榜而開辟的奇妙域界了。
  “那里,究竟有何不同尋常之處?”陳汐忍不住問道。
  “走吧,我帶你前往看一看就知道了。”梁冰微微一笑,手中一翻,掌心也多出一塊武魂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