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60 陰陽劍氣

梁冰將武魂牌放在掌心,輕聲笑說道:“屏息凝神,將仙識探入其中,待會抵達武皇域之后,可千萬不要驚訝,我在那里等你。”
  說著,她神色一肅,雙手虛托武魂牌,下一刻,只聽嗡的一聲奇異波動,她整個人已是陷入一種奇異狀態,似乎神魂已脫體而飛,進入了武魂牌之中。
  陳汐怔了怔,暗道怪不得選擇了這處隱秘密室,在這種狀態下,近似毫無知覺,的確是危險之極。
  他沒有猶豫,按照梁冰的囑咐,小心將仙識探入武魂碑中。
  下一刻,他只覺神魂嗡的一聲輕響,猶如被一個無垠黑洞卷入其中,眼前一黑,已是失去了知覺。
  嗡!
  亮光一閃。
  陳汐的身影出現在一片湛然晴空之下,白云飄動,清風徐徐,遠處山河起伏,近處野花盛開,風景雋秀。
  嗯?
  陳汐一怔,深呼吸一口氣,還能嗅到空氣中清新的草木泥土氣息,他忍不住拿起地上一塊碎石掂量了一下,竟發現和真的也沒區別。
  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陳汐詫異,他甚至能敏銳感受到天地間涌動的法則之力!
  “這便是武皇域,出自太古武皇的手筆,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唯獨你我的存在,只是以神魂的方式呈現的。”
  耳畔傳來梁冰那清冽如泉水般的聲音,陳汐扭頭看去,見梁冰正踱步而來,笑吟吟掃了一眼他手中的碎石,一副早知道你會如此的模樣。
  陳汐隨手丟掉碎石,感慨道:“這的確是個奇妙的地方。”
  “還有比這更奇妙的,走吧,這里只是武皇域的外圍而已。”梁冰隨手一劃,祭出銀光梭,化作銀燦燦的清冽星輝,將陳汐和自己籠罩住。
  嗖!
  下一刻,兩人的身影已是破空而去。
  “仙寶還能出現在這里?”陳汐驚問道。
  “達到玄靈階的仙器,皆都可以被攜帶進來。”梁冰笑著解釋道,她很理解陳汐的感受,第一次前來武皇域時,她表現的甚至比陳汐更差勁。
  路上,陳汐頻頻詢問,從梁冰口中大致搞明白了一切。
  其實完全不必拘泥于什么神魂不神魂的,只需把此地當做真實的存在就行,唯一的區別就在于,武皇域中,只有手持武魂牌,且在青云仙榜上擁有名次的強者,方才能進入此域界中。
  并且按照梁冰的說法,武皇域共分做兩部分,一部分是為青云分榜上的強者所設,一部分是為青云總榜上的強者所設。
  又被叫做武皇下域和武皇上域。
  并且這武皇下域中也頗有講究,依照仙界四千九百洲的劃分,每一仙洲的青云分榜強者,只能在武皇域中處于自己所屬的仙洲境地之中。
  像南梁仙洲,梁冰和陳汐抵達武皇域之后,只可能見到屬于南梁青云榜上的強者,而無法像現實中那般,可以和其他仙洲有所來往。
  而能夠進入武皇上域的,已是能躋身在青云總榜的強者,那時候已不分區域限制,皆都可以自由在其中歷練。
  搞清楚這一切之后,陳汐問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這里會死人嗎?”
  梁冰似毫不意外,隨口就答道:“死是不會真死,但在這里死掉,則會令神魂受傷,嚴重的,甚至會影響到現實中的道行。”
  陳汐笑道:“這倒是不錯。”
  梁冰卻是認真提醒道:“不過還是要小心一些,歷史上進入武皇域中的強者,不乏因為神魂重創而走火入魔隕落的。”
  談話時,遠處隱隱傳來了一陣喧囂之音。
  然后陳汐就看見,在那極遠處的地方,竟懸浮著一座座巨大的平臺,通體漆黑,宛如浮空的陸地一般,一塊塊,層層而上,將整個天地都充斥。
  那些漆黑平臺,每一都大有萬丈范圍,此時正有不少身影頻頻閃動其上,遠遠望去,卻像一只只螞蟻在其中飛舞一般。
  “那是煉武擂臺,總計七層,分別對應天仙初境、中境、后境、圓滿境和玄仙初期、中期、后期。按照修為不同,劃分出了七重擂臺,越往高處,代表能夠參與其中的強者實力越強。”
  梁冰指著遠處,輕聲解釋道:“在整個南梁青云榜單上,總計有一萬名強者的名字列入其中,那也代表著,能夠抵達此地的強者,最多會有一萬名,不過尋常時候,這里除非發生驚天大戰,否則人數只會維持在數千人左右。畢竟,這里并非現實當中,每個強者也都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呆在這里。”
  “打擂臺?”陳汐怔了怔,訝然問道。
  “不錯,煉武擂臺的布置,便是為了能夠讓青云仙榜上的強者之間切磋交流,磨練戰力,從實戰中激發潛能,從而達到提升修為的目的。”
  梁冰徐徐說道:“在這里,只要你夠強,可以隨便挑戰擂臺上的強者,而戰斗的勝負,則會直接體現在浮光仙壁上,從而影響到青云仙榜的排名。”
  陳汐露出感興趣之色,道:“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在現實中靜修,然后來此地進行磨礪,而對手都是青云仙榜上的強者,彼此切磋必然會大有斬獲,即便敗了,汲取教訓,重新整頓,下次再殺回來就行了。”
  這么一說,就連陳汐自己心中也不由升起一抹興奮之色,有些摩拳擦掌的味道。
  強者的強大體現在哪里?
  當然是戰斗中!
  無戰斗,不強者,這是三界公認的鐵律。
  梁冰笑著看了陳汐一眼,道:“走吧,我帶你親眼見識見識。”
  說著,兩人直接朝那極遠處懸浮于半空的煉武擂臺飛奔而去。
  如果從半空中俯瞰,那一塊塊懸浮于天地之間的煉武擂臺,依次呈現出了金字塔般的形狀。
  最底層的煉武擂臺最多,代表著天仙初境強者的角逐場地,然后隨著層層而上,煉武擂臺的數目逐漸變少。
  直至最高層,已只剩下一座擂臺,傲立蒼穹之下,極為醒目,對眾多南梁青云榜上的強者而言,那里,代表著排名最頂尖的強者戰斗角逐之地。
  不過此時,那最高層的煉武擂臺,卻是空蕩蕩的,無人問津,不止如此,就連最上邊的第六層、第五層中,也只有十余道身影在其中閃動。
  人數最多的要算是最低層了,也就是第一層。
  此時,那第一層的一座座煉武擂臺上,早已被占滿,正有一對對強者在其上展開角逐,擂臺四周,更有不少身影在觀戰。
  “梁冰小姐,您來了。”
  “見過梁冰姑娘。”
  “居然是四圣仙城中的梁家大小姐,難道她今天要沖刺更高的排名嗎?”
  當梁冰和陳汐抵達時,登時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紛紛開口問好,神色中大都帶著一抹敬意。
  這里聚集的強者,來自南梁仙洲各個仙城中,并非都來自四圣仙城,可梁冰一出現,居然一下子就被認出來,可見她在這武皇域的名氣有何等之大。
  想想也是,她如今可是南梁青云榜第八名,又是符道世家梁氏的繼承人,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陳汐在一旁看得也是暗暗感慨不已,這就叫人的名,樹的影,名聲威望這東西,看似無形無質,實則當達到一定高度時,不自覺就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態度。
  就像現在,面對梁冰時,這些個來自南梁仙洲各大仙城的青年俊杰,或許和梁冰并無任何聯系,甚至是第一次見到她,可當聽到她的名字時,不自覺就流露出一抹尊重,這就是名氣和威望所帶來的影響。
  不過對于這一切,梁冰只是蜻蜓點水般微微一頷首,便帶著陳汐,朝遠處行去,神色冰冷驕傲,女王氣場十足。
  “那家伙是誰?”
  “不認識,或許是梁家新選拔出的杰出弟子也說不定。”
  人們同時也注意到了陳汐的存在,見他居然和梁冰并肩而行,而非是一前一后的從屬關系,當即都流露出一抹驚奇之色,議論不已。
  就在這一路的議論紛紛中,梁冰帶著陳汐最終停在一處擂臺前,那上邊正在發生一場激烈的對決,一名青年,一名少女。
  “煉武擂臺的規則很簡單,無論是戰與不戰,還是以一對一,亦或者是以一對多,皆是由占據擂臺的強者說了算。”
  梁冰在一旁解釋道:“若是試圖破壞規則,則會被武皇域的天地法則之力強制驅逐出去,這也避免了尋釁滋事,報復打擊對手的可能。”
  陳汐點了點頭,這個規矩倒是很公平,打敗了對手,而不虞擔心對方再喊人前來,不顧一切對其報復。
  想要報復也很簡單,登上擂臺公平對戰,不過這還要看對方愿意不愿意。
  “走吧,接下來返回現實中,我幫你確認一下修煉計劃,以及物品補給,這一年中,一邊靜心修煉,一邊進行擂臺試煉,爭取早日入武皇上域中,躋身前一千名之列。”
  又解釋了一番其他的一些有關煉武擂臺規則的細枝末節之后,梁冰便要帶著陳汐離開。
  便在此時,一聲嬌叱猛地傳來,“梁冰,你可總算現身了,你可知道我已經在這里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