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62 你不配

梁氏身為古老的符道世家之一,底蘊自然雄厚無比。
  就在當天晚上,梁冰已是帶著一大堆的仙材返回,那是提升劍箓品質所需的仙材,早在云虹城時,陳汐已經從流金仙閣中獲得了七七八八,再加上梁冰所搜集的,已足以令劍箓的品質再提升一個層次。
  現如今的劍箓,威力僅僅比玄靈階仙器差上一分,這次若能祭煉成功,其威力必然要超出尋常玄靈階玄器!
  唯獨讓陳汐有些遺憾的是,梁冰所帶回的仙巫血魂石數目太少了,才只寥寥十余塊,遠遠不夠他沖擊煉體天仙之境。
  對于此,梁冰也頗為無奈,道:“這種寶物太過稀少,我搜遍了庫房,也僅僅找到這些,等明天的時候,我會派人前往城中各大商鋪購買,無論如何也會湊齊一千之數。”
  陳汐自然也知道,自從荒古時期爆發神魔之劫,真正的神魔徹底隕落之后,這世上已很難再有新的仙巫血魂石,畢竟,這等寶物乃是由神魔之血凝聚而成,神魔不存,自然不可能再有更多的仙巫血魂石出現。
  隨著時間推移,也令得此物愈發稀少,價值也是節節攀高,變得極為昂貴,若他估算不錯,光是梁冰所帶來的十余塊仙巫血魂石,價值都不在一萬塊仙石之下!
  又閑聊了一陣,梁冰便告辭離開。
  兩人已約定,每個月見一次面,在此期間,陳汐將一直打在密室中靜修,任何人都不會打擾到他。
  梁冰剛走,陳汐便直接進入了星辰世界。
  那處密室中擁有絕佳仙脈,對修行大有裨益,可在陳汐看來,還是在星辰世界中閉關,所帶來的益處更大一些。
  因為他體內有蒼梧幼苗,并不缺仙力,并且星辰世界時間法則緩慢,外界一天大概相當于星辰世界中的五天。
  看著在那星空下打坐靜修的第二分身,陳汐陷入沉思之中。
  距離道皇學院招錄學生的時期,只有一年的時間,他必須好好籌劃一番,將每一分鐘都用在刀刃上,而不能就這樣漫無目標的修煉。
  很快,陳汐就打定主意,讓第二分身中止靜修,幫忙處理提升劍箓的仙材,而后再由本尊來祭煉。
  而在這段時間,本尊則一邊靜修,一邊凝練法則,一邊前往武皇域參與對決,磨礪實力,如此一來,只要不出意外,一年之內差不多已足以躋身青云總榜前一千名。
  ……
  深邃星空之下。
  陳汐本尊盤膝而坐,心凝形釋,靈臺空明。
  而在其體內,氣機如沸,循環周身經脈,混洞世界中的蒼梧幼苗噴吐出一股股精純無匹的仙靈之力,洶涌澎湃,如淵如海。
  天仙境界,分作初期、中期、后期、圓滿四個層次,又被叫做“天心四象”。每晉級一個層次,便會在混洞世界四象方位,開辟出一片新的仙靈之海。
  此時在陳汐混洞世界北方位置,已擁有了一片仙靈之海,浩浩淼淼,宛如無垠,其內浮沉著一尊玄武虛影,被叫做“玄武之海”。
  這里的海,類似“氣海”,乃是蓄積仙力之所。
  而在混洞世界的東方、南方、西方這三處位置,同樣已隱隱有著一片光暈,宛如一片汪洋的源頭雛形,只不過還很模糊。
  這三個方位分別代表青龍、朱雀、白虎三象之海,和玄武之海對應。
  所謂玄武為基,青龍為輔,朱雀火中舞,白虎破萬軍,這便是對天仙境界四個層次的寫照。
  現如今的陳汐,已開辟出玄武之海,乃是天仙初境的層次,不過他和其他天仙不同,根基太過渾厚,對戰時足以橫掃同輩眾人。
  但這種渾厚的根基也令他在晉級時,比其他天仙要困難許多。網站
  幸好,他還擁有蒼梧幼苗,不必為仙石而煩惱,同樣星辰世界的時間法則,也令他不必擔心時間的問題。
  另一側,一襲杏黃道袍的第二分身則在忙碌,雙手掐訣,將身前那堆得小山似的仙材一一祭煉。
  這些都是在為提升劍箓的品質做準備,第二分身雖然只有煉體地仙八重的修為,可僅僅只是祭煉一些仙材,還是能夠辦到的。
  真正祭煉劍箓時,陳汐本尊才會親自出動。
  ……
  十天之后。
  星辰世界中已過去了五十天。
  陳汐本尊從打坐中醒來,眸光深邃,倒映著周天億萬星空。
  “只差一個契機,就能晉級天仙中期了……”陳汐深吸一口氣,感受著周身氣息的變化,這才略帶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些天中,他并未凝練法則之力,而是將一切的時間都花費在了修煉上,如今看來,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至于法則之力,等晉級天仙中期再凝練也不遲。
  以他如今的修為境界,只能支撐著他施展出七條左右的大道法則力量,超出這個數目之后,戰力并不會發生任何變化。
  這就是修為限制。
  陳汐站起身子,看了看遠處的第二分身,發現那一堆的仙材,還差一半才能徹底祭煉完畢,不由搖了搖頭。
  當然,他也很清楚,那些畢竟都是仙材,罕見無比,想要徹底祭煉也非一朝一夕能夠辦到的。
  “罷了,先前往武皇域磨礪修為,待返回時,再沖擊天仙中期之境,只要晉級,就借助晉級之勢,一舉將劍箓品質重新祭煉一遍!”
  略一思索,陳汐打定注意,便離開了星辰世界。
  ……
  武皇域。
  第二次抵達此地時,陳汐已是駕輕就熟,徑直朝遠處的煉武擂臺飛馳而去。
  這里和現實世界不同,但卻奇妙無比,神魂進入其中歷練,和真身在此沒什么區別,待神輝回歸現實世界后,會將所有感悟和經驗帶給肉身,共同蛻變。
  最為重要的是,武皇域中的煉武擂臺,直接和浮光仙壁相連,影響著青云仙榜上名次的變化。
  對陳汐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畢竟,他要進入道皇學院,首先要躋身青云總榜前一千名了。
  “快看看,是不是那家伙?”
  “應該不錯,十天前,就是他和梁冰大小姐一起前來的。”
  “哦,哼哼,等了這么久,這敢得罪殷鳳兒小姐的家伙可總算來了。”
  和上一次抵達時一樣,這一片擂臺遍布的區域中分布著形形色色的身影,皆都是南梁青云榜上的強者。
  而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陳汐甫一抵達,就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同,耳畔更傳來一陣竊竊私語聲,其中幾個強者看向他的目光中,竟隱隱透著一絲不善。
  陳汐神色不動,并沒有多少擔心,自顧自朝前行去,一邊走,一邊打量著沿途所見的煉武擂臺。
  這是第一層的煉武擂臺,其上大都是天仙初境的強者在交鋒,略一觀摩,陳汐就搖了搖頭,以他現在的眼光看去,這等級別的戰斗實在是沒多大意思,就好比一頭老虎看到一群狼在對決一般,完全提不起半點興趣。
  就是參與其中,也起不到任何的磨礪作用。
  沒有再耽擱,陳汐身影一縱,便直接朝懸浮于空的第二層煉武擂臺掠去,似是渾然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后,正有不少強者綴了上來。
  第二層煉武擂臺比第一層要少許多,但依舊人影幢幢,頗為熱鬧,到處爆發著激烈的角逐。
  令陳汐訝然的是,這第二層中,不止有天仙中期的強者,還不乏像他一樣天仙初期的強者同樣在此。
  想一想,他就釋然了,既然自己可以跨境界斬殺玄仙強者,自然也有人可以越級去挑戰其他強者,更何況,這些可都是南梁仙洲中青云榜上的佼佼者,必然步伐天資絕艷,戰力驚人之輩。
  并且,武皇域也沒有規定不允許低境界強者挑戰高境界強者。
  不過很快,陳汐就又搖了搖頭,這第二層的煉武擂臺,依舊不適合他,下一刻,他便徑直朝第三層煉武擂臺上飛馳而去。
  “嗯?這家伙這是要怎樣?難道是故意帶著我們到處瞎轉悠?”
  遠處那些緊緊跟隨陳汐后方的一群身影中,一名黃衫青年臉色一沉,冷冷道。
  “肯定是這樣,這家伙才天仙初境,哪敢跑去第三層挑戰其上的高手?肯定是發現了咱們,故意在附近兜圈呢!”有人惡狠狠說道。
  “這可有些麻煩了,這小子若不登上擂臺,咱們該如何替殷鳳兒小姐報仇雪恥?”有人皺眉不已。
  這的確很麻煩,武皇域的規則擺在那里,他們哪怕在現實中再狂,也不敢在這里冒然尋釁找事了。
  “快看,那小子又走了!”就在他們議論之際,一人突然發現,陳汐的身影居然離開了第三層,朝第四層飛馳而去。
  這一下眾人臉色都有些難看,那小子簡直太卑鄙了,這他媽簡直是拿他們當狗遛了啊,若如此下去,被其他強者注意到,哪還不丟死人?
  “兀那小子,給我站住!”有人已按捺不住大喝出聲。
  可惜,在他們的視野中,陳汐卻像置若罔聞,自顧自在第四層中逡巡,雙手負背,一拍悠然自得的模樣。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令黃衫青年等人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故意的,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