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6 六翅沙蟲


  第三更!
  ——
  空曠的土地上,巖石厚土綿延無盡頭,天地之前,一片濛濛土黃色,陳汐踩著地面,感受著腳下傳來的厚重感,心中不禁一跳,好濃重的戍土之氣。
  這里便是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嗎?陳汐目光四下眺望,忽然一道蒼老飄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戍土之境!”
  “在六翅沙蟲的圍攻下,堅持三個時辰!”
  “殺死的六翅沙蟲越多,得到的好處就越多!”
  “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者,若能以戍土巫力斬殺九千九百頭六翅沙蟲,可獲得吾之神通——星斗大手印!”
  星斗大手印?
  陳汐心中砰砰直跳,神魔煉體流,修煉出巫力之后,便可修習各種恐怖之極的神通,操控萬物,擁有著莫大威能,像法天象地、掌中山岳、琉璃金身,皆是赫赫有名的大神通!
  跟煉氣士操縱法寶戰斗不同,神魔煉體流淬煉肉身,修煉神通,舉手投足之間,便可搬山煮海,摘星奪日,所謂神通廣大,此神通便是指神魔煉體流掌控的恐怖力量。
  “剛才那聲音的最后一句話,明顯是說給我聽的,也對,我修煉了《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便等于擁有了繼承伏羲前輩衣缽的資格。跟其他誤闖洞府的修士不同,我在這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只會被擊倒,而不必擔心性命隕落……”
  陳汐腦海中飛快思索從季禺那里得到的一切信息,“既然如此,我就放手一搏,且不管那六翅沙蟲有多厲害,自己最起碼要戰斗到最后,戰斗到精疲力竭,一定要獲得那星斗大手印神通!”
  刷!刷!刷!
  八柄玄冥飛劍憑空浮現在陳汐身體四周,游走吞吐,“我如今對六翅沙蟲一無所知,先以劍術斬殺,摸清楚這些家伙的缺點,而后再以巫力……”
  砰砰砰……
  就在陳汐思索之際,極遠處,猛地響起一陣密集如雷的腳步聲,仿似沙場點兵,千軍萬馬隆隆奔來,天搖地動,濺起近百丈高的滾滾黃霧。
  “這是?”陳汐眼眸一凝。
  只見那滾滾塵霧中,涌出似洪水般的巨大怪物,似虎非虎,似豹非豹,大如巨象,通體赭黃,血瞳燈籠似的,兇光畢露,背上生著六個翅膀,四肢巨大柱的大蹄子瘋狂邁動,快如奔雷,腳步令大地震顫抖動,全身散發著滔天兇厲的氣息。
  幾乎是瞬間,四面八方便齊齊響起似潮水翻滾的腳步聲,聲勢浩蕩之極。
  “這就是六翅沙蟲?”陳汐眼睛一瞇,心中不驚,反而升起一股股熔漿似的滾滾戰意。
  嗖!
  陳汐施展《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如風似電,瞬間來到十幾里外的百丈山峰上,面對四面八方的六翅沙蟲,在地面上被動挨打,跟找死無疑。
  “吼!吼!吼!”
  周圍數百只六翅沙蟲張開血盆大口嘶吼咆哮,踐踏著巖石,轟隆隆朝陳汐撲去,身體龐大,速度卻是快的驚人,只一眨眼,就已沖到了陳汐身前。
  “死!”
  陳汐身子一飄,化作一縷渺茫無蹤的風,八柄玄冥飛劍包裹身體四周,迎頭沖進六翅沙蟲群中。
  八柄玄冥飛劍皆是黃階極品法寶,鋒利異常,其中還蘊含著道意境界的疾風,威力恐怖無比,首當其沖的三頭六翅沙蟲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八柄玄冥飛劍絞碎倒地,殘肢碎肉灑落一地。
  嗤!嗤!嗤!
  劍光矯健,忽明忽滅,包裹在陳汐身體四周,簡直就像一道由萬千把鋒利刀子組成的颶風,縱橫捭闔,橫沖直撞,所過之處,慘呼聲此起彼伏地響起,斷肢殘骸飛灑半空,畫面異常血腥。
  “殺!”
  陳汐胸腹間戰意洶涌,肆意殺戮,腦海中卻不由想起在劍冢石碑上所觀摩到的一絲絲劍道真諦。漸漸地,他的劍法越來越鋒利,越來越快,更是彌漫上一絲若有若無的寂滅意蘊,摧枯拉朽,凌厲肅殺,毀滅力十足。
  “靈白的主人果然厲害,只在石碑上刻下劍冢兩個字,便令我觀摩之后受用無窮,若是能把這寂滅劍道悉數掌握,我的劍法必定能更上一層樓!”
  嗤啦!
  幾百頭六翅沙蟲殺戮一空,遠處卻有更多的六翅沙蟲涌來,密密麻麻,似潮水一般,一眼竟望不到盡頭。
  “殺!”陳汐不敢再多想,沖進獸群,一邊肆意殺戮,一邊仔細觀察,想要發現六翅沙蟲的弱點和命門所在。
  施展巫力斬殺九千九百頭六翅沙蟲,對陳汐來說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他才剛掌握巫力,巫力的運用、施展、還極為生澀。并且還沒有掌握哪怕一種神通,唯一能用來戰斗的,只有《大崩拳》了。
  尤為重要的是,若不動用真元,神風化羽遁法就無法使用,速度上就要慢上許多,在這漫山遍野的六翅沙蟲攻擊下,失去了速度,壓力無疑要大增。
  所以,若能掌握六翅沙蟲的弱點和命門,就可以令戰斗變得輕松許多,以巫力滅殺掉九千九百頭也不是不可能。
  “嗯?”
  陳汐心中一沉,他猛地發現,周圍再次涌上來的六翅沙蟲變得強大許多,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肉身堅硬程度,都要厲害許多,原本一劍就能絞碎的,現在則需要兩劍、三劍……
  一炷香之后。
  在這片盡是土黃色的天地中,陳汐殺了不下數千頭六翅沙蟲,然而,直至此時,他想要像剛才一樣快速肆意地斬殺,卻是不可能了。
  砰!砰!砰!
  劍光鋒利凌厲,在八柄玄冥飛劍的圍絞下,三個呼吸才只殺死一頭六翅沙蟲,這些模樣猙獰的怪物像得到蛻變了一樣,皮膜之間堅硬如巖石,力量更是暴漲了十倍有余,圍攻上來,只那暴虐的氣息都令人感到壓力陡增。
  “該死!這些家伙的力量若這么增長下去,別說用巫力了,只這樣我恐怕就無法抵擋了!”陳汐越戰心中越沉重,直至此刻,他依舊沒有發現六翅沙蟲身上的致命弱點。
  “早知道就用巫力戰斗了,罷了,現在用還來得及。”陳汐暗自一咬牙,身子急掠而出,來到一處相較而言稀疏的區域,收回飛劍。
  身如弓!
  拳似箭!
  陳汐運轉巫力,一擊大崩拳狠狠砸在六翅沙蟲身體上。
  砰!
  一聲巨響,六翅沙蟲宛如巨象一樣大的身體,瞬間碎裂成粉末,簡直就跟紙糊的一樣。
  “好厲害!以巫力施展大崩拳,其威力之強,竟似比飛劍還恐怖!”陳汐心中一振,哪里還有猶豫,雙拳如雨點砸出,幻化成萬重拳影,所過之處,六翅沙蟲砰砰化作碎末消失得無影無蹤,所向披靡。
  只幾個呼吸之間,便有幾十頭六翅沙蟲粉碎消失。
  在這種酣暢淋漓的戰斗中,陳汐運用巫力的技巧愈發純粹,崩、絞、劈、砸、撞……巫力以獨特的方式涌入拳頭,殺傷力也是越來越強,而所消耗的巫力則變得越來越少。
  熟能生巧!
  任何一種技藝,在達到嫻熟的地步之后,都可以舉重若輕地施展出來,宛如信手拈來,看似隨意,威力卻是恐怖之極。
  陳汐早已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融合巫力運轉的大崩拳,其威力之強,甚至可以一拳轟碎一件入階法寶!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從四面八方用來的六翅沙蟲越來越厲害,令陳汐也倍感吃力起來,不得不加大了攻擊力度。
  兩千頭!
  三千頭!
  四千頭!
  漸漸地,陳汐血肉之間的巫力隱隱有枯竭的驅使,吃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心中也不由焦急起來。因為直至此時,距離九千九百頭六翅沙蟲的目標,卻還有著一大半的距離!
  砰!
  陳汐背部被狠狠撞了一下,瞬間跌出去七八丈外,還不曾落地,便又被十余頭六翅沙蟲圍攻上來,那鋒利的爪子徑直在其身上留下幾十道血淋淋的傷疤,觸目心驚。
  這些傷疤眨眼便即恢復如初,煉體臻至紫府境界,已經可以斷臂重生,這些小傷害根本影響不了陳汐的行動,不過這么下去,對他的巫力消耗也是越來越大。
  “啊!”
  又是一盞茶功夫過去,陳汐驀地仰天長嘯一聲,臉上盡是瘋狂執著之色,血肉皮膜之間的巫力已只剩下一成不到,可是距離獲得星斗大手印神通的目標,仍舊還差足足兩千多頭。這樣下去,就是耗盡巫力,也無法完成目標。
  強烈的不甘心涌遍全身,刺激得陳汐渾身發燙,清俊的臉頰也扭曲猙獰起來,“必須得到星斗大手印,蘇家那六個混蛋還在外邊堵著自己,我再不能這么躲下去,憋屈下去了!”
  殺!
  沒有誰能阻擋我前進的步伐!
  殺!
  我要變強!要戰到最后!要達成目標!
  土黃色的天地間,六翅沙蟲不斷死去,又有新的誕生,變得更加厲害,氣息也更加兇厲強大。
  周圍那一頭頭六翅沙蟲前仆后繼地圍殺陳汐,他已無法騰挪轉移,掙扎的力道也越來越弱,可他目光中的戰意卻更加瘋狂,更加堅定。
  他不會認輸。
  讓他現在放棄,無疑是放棄了自己的執著與所求。
  在這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他只覺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筋骨、每一個毛孔都在吶喊,渴望變強的力量,發自靈魂深處的渴望。
  “轟!”
  陳汐只覺靈魂好像出竅,漂浮在萬丈虛空中,俯瞰而下,地上是無窮無盡潮水般涌來的六翅沙蟲。
  而在那廣袤的大地上,逸散著一絲絲濛濛的土黃色氣體,裊裊娜娜,若隱若現,散發著一股純和純厚的氣息。
  伸手一撈,那些土黃色氣體猶如被攪動,更像一群嗅到血腥的鯊魚,從四面八方齊齊朝自己涌來。
  一絲絲,凝聚成一縷縷,凝聚成一股股……
  嘩啦啦!
  陳汐驀地從這股玄妙的感覺中清醒過來,這才發現,天地之間,純厚的戍土之氣瘋狂地涌入自己的體內,像泉水一樣滋潤著干涸得嗷嗷待哺的血肉、筋骨、皮膜。
  本已枯竭的巫力,也在蹭蹭涌出、上漲、節節攀高。像枯樹逢春,重煥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