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68 報仇來了

煉武擂臺第五層。
  這里是玄仙初境強者的角逐之地,相較于前四層擂臺,這里的擂臺數目要愈發稀少,放眼過去,八十一座擂臺上,只有一半有強者在其中對決,其他的擂臺都是空缺的狀態。
  就是觀戰的強者數目,也只有寥寥百余人。
  想想也是,能夠進入武皇域的強者,只可能是排名在南梁青云榜前一萬名的存在,而這其中,天仙境四個層次的強者占據了大半的數目,反而是玄仙層次的數量要少上許多。
  再加上這畢竟不是現實世界,大多數強者也不可能天天駐留于此。
  陳汐這次并未觀摩他人戰斗,而是直接選了一個空缺擂臺,就盤膝于上,開始靜靜等候。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好像其他強者并不愿前來挑戰自己……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自己一個天仙初境存在,就那么無足輕重?
  足足等了一炷香時間,還是無人問津,陳汐的眉頭不由皺起來,明明這第五層并不缺乏強者,也時常能夠看見一場場角逐在上演,或者落幕。
  就是沒人來挑戰自己!
  “難道非要逼自己主動出擊?”
  陳汐想了想,當即長身而起,走下擂臺,朝其他擂臺走去。
  “我要挑戰,還請道友賜教。”
  很快,陳汐找到一個正在等待挑戰的強者,保守起見,他這次選擇的對手同樣是玄仙初境強者。
  “哼!”
  這是一名魁梧大漢,看見陳汐,眼眸微微一凝,旋即冷哼一聲,便不再搭理他,這意思就是拒絕了。
  陳汐摸了摸鼻子,心中自嘲不已,在這里,天仙初境還真會被人看不起啊。
  他轉身就走。
  “這位姑娘,我要向你挑戰。”
  “別煩我,我只想安靜地做一個美少女!”
  “……”
  “這位同道,我看你等待許久了,不如你我切磋一二?”
  “抱歉,我突然有些肚子疼,打算離開了,等下次吧。”
  “……”
  “這位……”
  “唔,俺忘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不好意思哈兄弟,你再去其他擂臺找一個對手,等有機會咱們再玩一玩,可現在不行。”
  ……
  一次又一次碰壁,一次又一次被拒絕,令陳汐的神色也是一點點陰沉下來,他終于確信,這些人必然是故意的,找各種蹩腳借口,就是為了避免和自己一戰。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皺眉,目光一一掃過附近其他擂臺。
  這么一仔細打量,果然發現,那些玄仙強者或許在對決,或許在觀戰,可目光卻是有意無意地會偶爾瞥向自己一眼,神色間皆都有著一抹說不出的怪異。
  陳汐沉吟半響,決定再去找一個強者,不是挑戰,而是“談談心”,問一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時間真的不多,經不起這么被拒絕,如果天天如此,那他前來武皇域就徹底失去了意義所在。
  不過還不等他去找別人,卻有人主動找了上來。
  “不用再費心了,這時候沒人會傻的和你一戰。”
  這是一名樣貌英俊的青年,身披綠袍,膚色白皙,眉眼斜飛入鬢角,充斥著一抹飛揚神采。
  陳汐皺眉,看著眼前這陌生青年,旋即心中一凜,這是個高手!周身氣機晦澀中透著一股玄而又玄的圓滿意蘊,和梁冰身上的氣息頗為相似。
  “哦,我忘了介紹自己,我是古玉堂,在這武皇域雖說不算多出名,但我想你應該聽說過。”青年灑然一笑,坦然說道。
  古玉堂!
  陳汐終于明白過來,原來對方便是那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九的古氏子弟,一個玄仙后期的頂尖強者。
  這讓他眼眸一瞇,不動聲色道:“古道友的大名,我自然是聽說過,只是不知此時找我何事?”
  言辭之間,已是帶上一絲戒備。
  早在符界時,除了梁氏之外,他可是和殷氏、古氏、羅氏的族人都有著不小的仇怨,心中已是不自覺將對方視作敵對存在。
  “你不用戒備,我們古家和殷家可不是一路人。”古玉堂又笑了笑,一副看穿陳汐心思的模樣。
  說到這,他已是轉移話題,說道,“你不是很好奇無人愿意和你一戰嗎?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們擔心被你打敗了,就再也抬不起頭來。”
  陳汐怔了怔,倒是沒想到會是這個理由,一時有些啼笑皆非的荒謬感。
  “畢竟,剛才你和殷渾的那場對戰,實在太過令人震驚,在沒有吃透你的底細之前,沒那個玄仙初境強者會和你對決。”
  似是擔心陳汐不明白,古玉堂又解釋了一句。
  “就因為我是天仙初境修為?”陳汐問道。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對那些家伙而言,被同等級別的打敗,自然沒什么好丟人的,被低一個層次的打敗,同樣可以接受,但若是被一個境界相差太大的對手打敗,那可就太丟人了,不說名聲掃地,起碼會淪為一個笑柄。”
  古玉堂侃侃而談,“當然,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今天在這第五層中廝混的玄仙初境強者,大多都是泛泛之輩,自忖不如殷家的那個殷渾,自然不敢接受挑戰。”
  泛泛之輩?
  陳汐心中暗道,這家伙看似謙恭,實則骨子里也狂的很啊,能夠躋身南梁青云榜上的玄仙強者,又怎可能是泛泛之輩?
  當然,從古玉堂的角度看去,說出這樣的話倒也正常的緊。
  但旋即,陳汐心中就是一嘆,真有些懷疑,武皇域中的強者究竟是否名副其實了,連一次挑戰都要瞻前顧后,畏手畏腳,真是掃興啊。
  “不過你放心,不出三天,等所有人都清楚你的身份、來歷,以及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之后,就會有諸多強者來挑戰你。”
  古玉堂唇邊泛起一抹譏誚之色,“這也是武皇域中約定俗成的規矩,看身份挑對手,看排名選擇對決。”
  看身份挑對手這一項,陳汐剛才已經從殷妙妙那里領略過,深有體會,倒是沒曾想過,看排名選擇對決這一項。
  其實想一想他倒也理解了,一個強者在青云榜單上的排名,直接反應著戰力的高低,低于這個排名的強者,在選擇對手之前,就要思量思量了。
  “多謝指點。”
  想通這一點之后,陳汐徹底釋然,這不是武皇域的規矩,而是眾多強者之間的共識,所以他之前并不清楚,但即便如今清楚了,他也對這種共識很不認同。
  還是那句話,他是來磨礪實力的,僅此而已。
  古玉堂怔了怔,苦笑道:“多謝倒是不必了,我主動找上門來,又說這么多,你是不是該告訴我你的名字,起碼也算投桃報李了。”
  陳汐突然發現,這家伙倒也算坦誠,難得的是并沒有多大架子,略一沉吟,他便答道:“我名陳汐。”
  可惜陳汐并不清楚,若非因為古月銘的指點,這時候的古玉堂根本就不會搭理他,更遑論主動找上門來了。
  “陳汐?”古玉堂眼眸一亮,在嘴中重復了一句,然后笑道:“交個朋友吧?”
  陳汐怔了一下,說道:“只要你以后不后悔,自然可以。”
  什么叫以后不后悔?
  古玉堂想不明白,但知道了陳汐的名字,讓他已經很滿足,以他古家的力量,只要順著這個名諱查下去,必然能大有所獲。
  ……
  陳汐!
  和古玉堂一樣,這一天南梁仙洲中的各大勢力,也通過各種途徑,了解到了陳汐的名諱,一時之間,有關這個名字的討論,迅速攀升,擴散至了南梁仙洲每一座仙城之中,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幾乎是一夜之間,整個南梁仙洲修仙界都知道了陳汐的名字,也知道了那一場發生在武皇域中堪稱奇跡般的對決。
  這一場對決,是發生在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之間,最終以天仙初境的陳汐完勝落幕。
  他的對手是殷家強者殷渾,手持殷妙妙的仙寶赤霞仙劍,被在場眾多強者見到,所以這件事不存在半分虛假。
  相交于此,更讓人們嘩然的是,在擊敗殷渾之后,這個名叫陳汐的年輕人,居然又向殷妙妙發起了挑戰!
  “你不配”和“來日在武皇域,你再無挑戰我的資格”這兩句話,也成為了人們掛在嘴邊討論最多的話題。
  而從這種討論之中,人們也是終于搞清楚,原來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戰力居然排在南梁青云榜第二百三十九名!
  這個名次,如果出現在一個玄仙強者身上那就很正常,可當出現在一名天仙初境強者身上時,那就太不正常了,甚至令人悚然。
  就是放眼南梁青云仙榜前一千之內,也難尋覓出幾個天仙境強者的身影,而如今居然有一個天仙初境的年輕人殺進了前三百名中,這自然是一件足以轟動天下的大事。
  所以從那天起,武皇域徹底變得熱鬧起來,前往其中的強者數目也是節節攀升,似都要一睹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的風采。
  當然,也有摩拳擦掌欲要打敗陳汐的。
  而此時的陳汐,已是返回現實世界中,走出密室,找到了梁冰,把今天經歷的一切告訴了對方。
  倒不是要尋求梁冰的幫助,僅僅只是提醒她,今天他和殷氏子弟之間的交鋒,只怕會波及到梁氏,讓她小心一些。
  對于此,梁冰充分展現出了骨子里那一股女王般的十足氣場,很霸氣地揮手道:“隨便打,捅破天都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