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072 雷弧電刃

【感謝四周大盟主1000塊的月票支持!拜謝!】
  兩人同時前沖,又戰在一起。
  這一次兩人已動用上真正戰力,掌指之間無不充斥法則力量,戰況極為激烈。
  陳汐雙掌翻飛,勢大力沉,陰陽法則被其以各種妙法呼嘯而出,或為劍氣,或為掌風,或為拳勢,糅合了冥濤萬浪掌、御霄葬劍訣、大湮滅拳等等諸般功法,縱橫捭闔,氣勢越戰越勇。
  而反觀彥平,神色如舊,唯獨一對眼睛越來越明亮,他的招式很簡單,毫無花巧,但卻狠辣無比,鎖喉、摳筋、斷骨、踢陰……招招攻向陳汐要害之地。
  周圍觀戰眾人神色變得一點點凝重,屏息凝神。
  殺人之術!
  兩人的戰斗風格,明顯都是從無數殺戮血腥磨礪而出,自身的仙力、氣機、乃至于法則的運用上,皆錘煉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從而顯得干凈、直接,震撼人心。
  沒有廢話。
  沒有遲疑。
  一切都如此的干脆利落,卻是殺機四溢,充斥莫大兇險,直看得周圍觀戰的強者目癡神迷,心驚嘆不已。
  片刻后,兩人驟然分開,彼此盯著對方,都知道遇上了大敵。
  陳汐身上多了數道傷口,血漬淋漓,不過那彥平也好不到哪里,身上的傷口數量雖少,卻比陳汐要嚴重許多。
  這一輪戰罷,陳汐已是發現,對方的戰斗經驗極為豐富,戰意如沸,戰斗風格簡潔有效,明顯也和自己一樣,歷經了不知多少的血腥戰斗,方才磨礪出這樣的實力。
  與此同時,那彥平心也是暗自警惕不已,他沒想到,修為上遠超對方三個層次,卻竟是無法帶給自己任何優勢。
  嗖嗖!
  下一刻,兩人幾乎同時再次出動。
  血水不斷飛濺,兩者身上不時出現一道道傷痕,偌大的擂臺上,已是被兩者那可怖的仙力和法則力量所籠罩,到處殘影破空,尖嘯如潮。
  “再來!”
  陳汐一聲長嘯,戰意如如巖漿爆發,駢指為劍,嗤的一聲劈出一道通天劍氣,纏繞金之法則,刺目鋒銳,凌厲無匹。
  彥平抿嘴,整個人卻如一道黑色閃電,一拳破空,在虛空劃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弧度,宛如天降一道閃電。
  砰!
  兩者相撞,劍氣和拳風悉數崩碎,狂暴的勁風轟然擴散,將那煉武擂臺上的防御禁制徹底激發。
  嗤!嗤!嗤!嗤!
  陳汐毫不遲疑,劍指連續劃動,一道道煌煌劍氣劈斬而出,或火霞瀲滟,或青翠欲滴,或沉渾如岳,或浩渺如海。
  這是蘊含四種不同大道法則的劍氣!
  見到這一幕,觀戰眾人眼瞳一縮,心駭然,怪不得能以天仙初境之姿戰敗殷渾,加上之前那蘊含金之法則的劍氣,居然已將五行法則悉數掌握了。
  轟!
  彥平的眼睛愈發明亮,如一對燃燒的太陽,不退反進,雙臂交錯之間,打出一道道玄奧莫測的拳勁。
  這些拳勁,剛猛霸道,宛如從黑獄深淵沖出的一頭頭遠古兇獸,夭矯呼嘯,密布著一種種大道法則之力。
  “淮空仙城彥氏的鎮族傳承——四象神拳!”
  “不是說彥氏如今早已沒落,人丁凋零,已名存實亡了嗎?”
  “肯定是淮空彥氏的弟,這四象神拳可不會有假,想不到,實在想不到,這彥平若能成長起來,說不定能重振彥氏昔日輝煌。”
  觀戰眾人驚呼,認出了四象神拳。
  這可是一部強大無匹的仙術,蘊含木、土、火、水四種大道法則,尋常天仙根本就無法修煉,因為能夠掌控四種大道法則的,太過稀少。
  轟!
  擂臺上,劍氣和拳風硬拼在一起,如兩顆大星相撞一起,熾盛光爆綻,狂暴的氣流將空云層都震碎,虛空哀鳴,產生一股股肆虐的風浪。
  蹬蹬蹬……
  煙塵彌漫,陳汐和彥平各自朝后退出了十步,這一擊,竟是平分秋色。
  “很好!”
  陳汐禁不住贊嘆出聲,這樣一擊足以輕松抹殺熊溟、殷渾那等存在了,可如今,居然被彥平悉數擋下,且不落下風,可見彥平也是個極其了不得的對手。
  “你也不錯。”
  彥平道,神色平靜如舊,心卻也是暗暗欽佩不已,他很清楚,自己其實已經在修為上占了莫大便宜,可也僅僅只能和對方戰個旗鼓相當,這也由不得他不驚嘆。
  “接下來,我會毫無保留。”彥平又補充了一句。
  陳汐點頭:“正該如此,若我沒猜錯,你似乎快要晉級玄仙境界了?”
  “你不也一樣?”彥平道。
  “不錯,我同樣也在尋覓進階契機,而現在,我已經找到了,只要戰勝你,就足以將這一絲契機掌握于心。”
  陳汐灑然一笑,雙眸戰意如燒,氣機如沸,整個人氣勢再次拔高。
  “戰勝我?”
  彥平瘦削的身上上驀地涌現出一抹沛然如深淵般的氣勢,平靜道,“實不相瞞,如果戰勝你,我同樣能把握晉級的契機。”
  兩者的對話并未遮攔,落入周圍一眾強者耳,卻不亞于一聲驚雷。
  晉級契機!
  這個字眼對任何強者而言,都如同通往那高不可攀的仙山上的一條索道,找不到這條索道,就無法逾越仙山,進入更高的層次。
  可如今,兩者竟都言稱,只要擊敗對方,就能掌握晉級契機,這種自信的姿態,如何不讓人震驚羨慕?
  現在,陳汐以天仙初境修為,都能擊敗玄仙初境強者,若是修為更上一層樓,其戰力又會提升多少?
  而那彥平同樣也不差,天仙圓滿境都能躋身南梁青云榜前二百名,如果晉級玄仙之境,其排名又會上升多少?
  眾人無法想象。
  擂臺上,陳汐和彥平再次激戰一起。
  這一輪交鋒和之前都不同,顯得更為激烈,甚至是慘烈。
  兩者幾乎將自身所學催發到極致,無論是那通天般縱橫交錯的劍氣,還是那拳勢剛猛霸道的四象神拳,皆都演繹出一重重可怖的異象,彼此相撞,爆發出無量光,震蕩之音,可破天!
  這一戰,甚至吸引了不少頂尖強者矚目。
  像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的羅家長羅峰,排名第的古玉堂,排名第十的林少奇……
  除了諸如江逐流、古月銘、梁仁、殷妙妙這一類的頂尖強者,那排名前百的強者來了不下三十人。
  原因很簡單,這一戰意義非凡!
  能夠擊敗玄仙初境強者的陳汐,能夠躋身前二百名的彥平,皆都是擁有跨境界滅敵的驚艷人物。
  發生在這兩者之間的交鋒,自然引人矚目。
  擂臺上,戰況愈演愈烈,而兩人的動作更加簡潔兇狠,每一次出手都會在對方身上增加一道傷口,完全就是以傷換傷的打法。
  因為他們皆都發現,單憑戰力而論,他們彼此都奈何不得對手,而想要取勝,唯一的辦法就是看誰能挺到最后!
  嗤!
  陳汐臉色微白,戰意卻愈發熾烈,他駢指為劍,劈出一道陰陽糾纏的通天劍氣,裹挾一股宏大、凌厲、無堅不摧的氣勢,碾壓而去。
  有人驚呼,認出那殷家弟殷渾昨天正是敗在了這一劍之下。
  其他人雖大多沒親眼目睹昨天那一戰,可當看見陳汐竟是除了五行大道法則之外,還掌控著陰陽法則,一時也是震駭無言。
  七條大道法則!
  放眼整個仙界,恐怕也只有那四大仙洲之才擁有這般驚采絕艷的天仙境強者吧?
  彥平同樣動容,感受到一股壓抑的氣息撲面而來,他不敢遲疑,縱身一躍,拳勢暴漲,彌漫無量光。
  隱約可以看見,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四重神獸異象在全面沉浮顯現,發出一陣陣龍吟虎嘯之音。
  這一擊,同樣有一種無法揣度的威勢,哪怕煉武擂臺四周有禁制防御,依舊駭得附近不少強者神色驟變,不受控制地倒退出兩步。
  轟!
  在一眾驚異的目光的注視下,那一道陰陽互生的通天劍氣,一個裹挾四象神力的拳頭,終于在半空交鋒,產生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宛如開辟天地時發出的第一聲驚雷,震蕩八荒,振聾發聵。
  熾盛的光幕席卷擂臺之上,狂暴的氣流呼嘯于其,虛空寸寸哀鳴,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實在難以想象,這等交鋒的力量,會來自天仙境強者的對決之。
  人們震撼,目光卻是死死盯著擂臺上,很快,煙塵彌散,轟鳴沉寂,擂臺上的情景清晰映入眾人的視野之。
  陳汐和彥平皆都如剛才般立在原地,臉色皆都蒼白透明,渾身上下皆都布滿了一道道淋漓血痕。
  這一擊,竟又是平分秋色?
  人們吃驚,有些不敢相信,原本他們以為這已經是足以分出勝負的最后一擊,可是哪曾想到居然又和之前幾次交鋒一樣的結果?
  正當眾人驚疑不定,在心暗自揣度還有多久才能分出勝負時,擂臺上,彥平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粗重喘息著,道:“我不如你。”
  此話一出,滿場皆驚,這是什么情況,彥平為何要主動認輸?這其莫非有什么玄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