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074 戮神之針

“你應該擁有玄靈階仙寶的,為何不用?”
  陳汐問道,彥平主動認輸,同樣讓他微微一怔。
  “我已占了很大便宜了,更何況,這又并非真正的廝殺和戰斗,我的底牌便是自己的法寶,非到生死決殺,否則不會使用。”
  彥平的回答很簡單,說話時,他已起身,拱手道:“雖說敗了,可我已領悟到晉級的契機,等下次再來與你一戰。”
  陳汐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彥平的回答讓他意識到,青云仙榜終究是青云仙榜,和現實中的生死決殺無關。
  有人對名次看得極重,會拼盡一切奪得更高排名,同樣也有人對名次看得極淡,來此只是為了磨礪實力,而不會把自己真正的底牌徹底暴露。
  像彥平,便是后一種人。
  彥平的回答,令擂臺四周眾人也都恍然少許,可卻依舊沒能猜出,在這平分秋色的局面下,為何彥平要認輸。
  唯有陳汐清楚,這么耗下去,彥平肯定耗不過自己,因為自己的心之秘力已臻至“心魂”地步,論及戰斗持久力,彥平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對手。
  心之秘力的境界,分作心氣、心丹、心魂、心嬰四大階段,在人間界中,億萬修者所能達到的極限便是心丹之境,且能夠達到這一步的修者也僅僅有一小撮罷了。
  而在仙界的情況也同樣如此,以凝練“心丹”之境者居多,能夠領悟出“心魂”的卻是少之又少。
  至于心嬰,那是傳說中的心力境界,就連圣仙都不見得能夠修煉出來。
  彥平或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方才極為果斷地認輸。
  接下來,彥平身影一閃,已離開了武皇域中。
  看見彥平離開,周圍眾人這才從各種思緒中清醒過來,一時之間,看向擂臺上陳汐那峻拔身影的目光中皆都有些震驚。
  這一戰,是真真正正的強者對決,沒有一絲虛假可言,而陳汐憑借天仙初境之姿,能夠擊敗排名在南梁青云仙榜第一百九十三位的彥平,可謂是打破了人們的固有認知。
  眾人也總算徹底明白,原來一切傳聞竟然都是真的,以陳汐這般戰力,的確已足以跨越大境界擊敗玄仙初境強者了!
  那些叫囂著要擊敗陳汐,來捍衛殷妙妙聲譽的聲音,也是在這個震撼人心的事實面前變得微弱許多。
  “我要離開了,改日再戰吧。”
  陳汐轉頭,朝梁振吩咐了一聲,他已把握到晉級的契機,自然不會在武皇域中多逗留,再加上剛才和彥平的一戰,令他也是消耗頗大,若再接受挑戰,就會出現無以為繼的狀況。
  畢竟現在是在武皇域中,可沒有蒼梧幼苗為支撐。
  梁振點了點頭,“正好,我可以去殷家要債。”
  梁亮嘿嘿笑道:“陳汐公子快去,這里交給我們處理了,等您晉級之后,咱們再挑戰更高層次的對手,在南梁青云仙榜上的排名肯定嗖嗖的飛升。”
  陳汐點了點頭,正待離開,就在此時,極遠處驀地傳來一聲大喝:“誰是陳汐,給我滾出來!”
  全場嘩然。
  所有目光皆都望向極遠處,只見那里,正有一道身影氣勢洶洶而來,這是一名健碩高大的黑衣青年,面容冷厲,和那殷萬峰有著幾分相似。
  只不過這黑衣青年的氣勢卻要更強大,飛馳之間,攪動漫天風云,肆意飛揚,霸氣橫生,顯得極為醒目。
  “殷萬尋!”
  有人驚呼,認出此人的身份。
  “原來是排名第一百五十四位的殷萬尋,他只怕是來為其弟弟殷萬峰報仇的。”
  眾人也都認出來者,皆都猜出了其來意。
  其實很簡單,剛才殷萬峰被活活氣得神魂重創退出武皇域,現在其兄長殷萬尋就來了,明顯是為報仇而來。
  “這殷萬尋是殷萬峰的兄長,剛不久才打通了三玄妙關中的天、地二關,已擁有玄仙中期修為,是個喜怒無常的狠角色。”
  耳畔傳來梁亮的傳音,陳汐頓時就明白了對方的來歷和底細。
  這時候,那殷萬尋已是抵達場間,仰頭看了看半空中懸掛的三條橫幅,冷厲的臉頰上泛起一抹暴戾之氣。
  旋即,目光就望向了擂臺上的陳汐身上,充滿不善。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殷萬尋并未說什么狠話,徑直來到梁振身前,冷冷道:“不是要繳納一萬塊仙石嗎?來,本公子就給你打個欠條!”
  聲音霸道冷漠,更帶著一抹譏諷。
  梁振皺眉,淡淡道:“今天結束了,請改天再來。”
  “哦?”
  殷萬尋神色愈發冷漠,瞥了擂臺上的陳汐一眼,探手一抓,居然是直接將擂臺上空的三條由仙術凝聚而成的橫幅撕裂得粉碎,光雨飛濺。
  眾人皆都一驚,這家伙果然如傳聞中那般的暴戾兇橫,肆無忌憚啊。
  梁振依舊孤傲驕傲,淡淡乜斜了對方一眼,道:“如此著急挨揍?”
  殷萬尋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冰冷盯著梁振:“別試圖激怒我,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白癡,挨揍和激怒你有什么關系?”
  梁振搖了搖頭,一臉的鄙夷。
  “算了算了,讓他打個欠條,改天再來挑戰就是了。”梁亮在一旁又打起了圓場,“人家火急火燎來報仇,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聽到這一對奇葩又開始挑撥對方,圍觀眾人都一陣無語,這倆家伙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出人意料的是,殷萬尋并未動怒,只是冷冷掃了梁亮一眼,又看了看擂臺上的陳汐,點頭道:“也好,就按你們的規矩來。”
  梁振怔了怔,似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好說話,不過他也沒遲疑,拿出那一塊浮光魂晶石,讓對方按了一個手印,道:“等著吧,什么時候再開擂臺,你自己再來,我們可不負責通知人。”
  殷萬尋森寒一笑,“放心,我會一直在這里等著,除非你們不來。”
  說著,他抬起頭,看向擂臺上的陳汐:“年輕人,下次前來時,我會把你的神魂打爆,徹底淪為白癡,所以,你可要小心了!”
  囂張!
  他竟是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想法,這也從側面證明,他對擊敗陳汐是何等的自信!
  眾人皆都暗暗咂舌不已。
  對于此,陳汐只是淡淡一笑:“打爆神魂就可以變白癡嗎?很不錯的主意。”
  說罷,陳汐已是離開了武皇域。
  殷萬尋冷冷一笑,便即盤膝坐地,完全不顧周圍一眾詫異的目光,自顧自閉目修煉起來,竟是真的要一直在此等候陳汐的樣子。
  梁振和梁亮互望了一眼,也都離開了武皇域。
  見此,周圍眾人也大都離開,想著今日所見到的一切,皆都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紛紛離開了武皇域。
  可以想象,不出一日,今天陳汐和彥平之間的對決,將再次轟動南梁仙洲,而有關殷萬尋的尋仇之戰,也將被迅速傳播開來。
  “那小子的資質的確非同尋常,這次離開,只怕修為會再次進階。”遠處,一名身穿墨綠色長衫,頭發盤髻腦后,面容陰柔的青年若有所思道。
  在他對面,立著一名身穿火紅裙裳的少女,神色驕傲中透著一股頤指氣使的味道,正是排名第十一名的殷鳳兒。
  “再次進階又如何?”
  殷鳳兒不屑說道,“萬尋堂兄在沒有進階之前,已排名在第一百五十四位,而如今他已進階玄仙中期,按照我姐姐的說法,他已有沖擊前一百名的潛力,對上那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林少奇怔了怔,笑道:“這么一說,我就放心了,不過若有什么麻煩,鳳兒小姐還請直說,雖說對付那小子勝之不武,可我也是在所不辭。”
  “走吧,那小東西還不值得你我動手。”
  殷鳳兒瞥了一眼林少奇,她人雖驕縱,可卻不傻,自然清楚,林少奇之所以整天圍著自己轉,無非是為了進入殷家,好求得更好的發展機遇。
  畢竟,他只是出身一個普通小家族之中,能夠躋身南梁青云榜第十六名,已是殊為不易,而想要在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無疑需要一個大勢力為支撐。
  當然,殷鳳兒也不會拒絕對方,如果有林少奇這樣出類拔萃的杰出俊才加入,殷家當然不可能會拒絕。
  “唉,可惜,實在是可惜。”
  另一側,一身錦衣貂裘,相貌堂堂的羅子峰搖頭嘆息不已。
  “的確可惜,如此天賦超絕的一個年輕人,居然被梁家給網羅走了,也不知那梁冰許下了什么好處。”
  旁邊,古玉堂也是感慨道。
  羅子峰瞥了對方一眼,便即微微笑道:“古兄何必這么說,我聽說,你們家族長大人不是親自出面,要收那江逐流為義子嗎?”
  古玉堂怔了怔,不動聲色道:“哦,我怎么聽說,你們羅家正在接觸排名第五的王有崖,排名第七的宣文龍,以及排名第十的水漣婷?”
  羅子峰眼睛一瞇,正待說些什么,突然一道身影慌里慌張飛奔而來,人未到,聲音已是遠遠傳來。
  “公子!就在剛才,在武皇上域中,排名第三的梁仁被排名第四的殷妙妙一舉擊敗了!”
  “什么?”
  羅子峰和古玉堂悚然一驚,齊齊驚呼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