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75 風波再起

能夠進入武皇域的,無不是躋身青云仙榜上的強者,哪怕是一洲之地的青云仙榜,能夠在其上擁有名次的,也都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
  這也令得在武皇域的歷史上,不乏有強者跨境界挑戰更高層次的對手,甚至可以說這樣的事情經常在煉武擂臺上發生,屢見不鮮。
  可是,以天仙初境之姿,去對戰一位玄仙初境強者的事情,卻是罕見無比,不說萬年難遇,起碼可以說千年難逢。
  畢竟,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之間,可足足相差了三個小境界和一個大境界!
  而尋常經常發生的跨境界對戰,大多都相差一個小層次,像天仙初境對戰天仙中境,像天仙后境對戰天仙圓滿境……
  即便有連跨數個小境界挑戰對手的,也絕大多數以失敗告終。
  據人們所知,現如今排名在南梁青云榜第四名的殷妙妙,當年剛沖擊南梁青云榜時,曾以天仙初境之姿打敗了高出她三個層次的天仙圓滿境對手,當時這件事發生時,徹底轟動了整個武皇域,甚至在整個南梁仙洲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而那一戰,也被譽為近千年來最出人意料的戰斗,直至如今,也時常被無數強者所津津樂道。
  可現在,那第四層的一個煉武擂臺上,卻正在上演一場修為懸殊極大的強者對決,堪稱是千年罕見,登時引起了附近其他強者的矚目。
  不乏有強者從其他層面的煉武擂臺飛馳而來。
  所有人都露出嚴肅之色,玄仙初境強者出手,且祭出了一整套的玄靈階仙器,而對手僅僅只是一名天仙初境強者,這讓人緊張與值得關注。
  轟隆隆!
  擂臺上,陳汐神色沉靜,眸光洶涌戰意,如火焰在燃燒,他周身轟涌出怒浪驚濤般的陰陽法則,匯聚于雙掌之間,連連和對方十六柄赤紅仙劍相撞,爆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爆鳴之音。
  那等對撞,波動太強烈,驚天動地。
  最引人注目的,當屬那成套的赤霞仙劍,噴薄赤光,宛如火山爆發,赤霞若巖漿滾動,漫天洶涌,熾烈得讓觀戰的人都心驚肉跳,膽寒不已。
  這便是玄靈階仙劍,威力奇大無比,若是一般的天仙強者一個照面就成灰燼了,而對他又擁有玄仙境修為,兩相配合,那等威力足以令人絕望。
  而讓人更為震撼的是,那個天仙初境的年輕人竟然擋住了,赤手空拳,正在頻頻硬撼赤霞仙劍,鏗鏘作響,爆音震蕩四野。
  “居然擋住了!”
  “這這這……這是天仙初境能夠擁有的戰力嗎?”
  “即便陰陽法則兩相配合能夠爆發出極為強悍的威能,可他的對手可是一位玄仙,擁有一套玄靈階仙器啊!”
  “這小子是誰?哪怕這次輸掉了,其擁有的戰力之強,也足以令人驚嘆。”
  “哼,殷家的人還真夠卑鄙的,玄仙境修為還動用仙寶,還要不要臉了?”
  人們議論,有人震撼,有人鄙夷,有人不敢置信,神色各異。
  “哼!”
  煉武擂臺上,聽到人們議論,黃衫青年殷渾臉色一沉,冷哼聲宛如驚雷,抬手一招,十六柄仙劍匯聚,一起飆射,宛如十六柄破天之刃,赤霞如血,染紅天地。
  他同樣沒想到,一個天仙初境的家伙而已,居然如此難對付,在自己動用赤霞仙劍的情況下,甚至還猶自能和自己硬撼個平分秋色。
  這個認知,令他徹底動怒,他很清楚,今天玄仙初境的自己若是被一個天仙初境的小東西擊敗了,那么不出一天,這件事便會轟動整個武皇域,到時候不止是他自己,就連殷氏的威望也會受到打擊。
  所以,他不能輸!
  嗖嗖嗖!
  十六柄赤霞仙劍破空,產生一股幾欲刺穿耳膜的尖嘯,潑灑如巖漿般的赤色霞光,裹挾著狂暴的凌厲劍氣席卷而去。
  剎那間,觀戰眾人心中一寒,好恐怖的攻勢,這是要一鼓作氣滅殺對手啊。
  陳汐神色沉靜,長發飛舞,猛地雙臂一振,大喝道:“給我開!”
  他雙臂間陰陽法則密布,雙手劃動,前方浮現出巨大的黑白磨盤,緩緩旋轉,如兩座巨山在摩擦,發出轟隆隆的可怕聲響。
  鐺!鐺!鐺!……
  赤霞仙劍和黑白磨盤相撞,劇烈震動,陰陽磨盤緩緩轉動,并未遭到破損,反而要一點點將那仙寶碾碎。
  眾人倒吸涼氣,這年輕人戰力未免太驚人,居然能以仙術和強大的仙寶爭鋒,且毫不落下風,令人驚悚。
  擂臺上,火霞四濺,兩種不同的戰斗方式對撞,爆發出怒海洶涌般的恐怖波動,卻并未傷及陳汐分毫。
  殷渾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這仙寶可是殷妙妙之物,出發前被殷鳳兒借了過來,轉交到了他手中。
  原本他以為對付一個天仙初境強者,根本用不上的,哪曾想到,即便用上了,居然無法將對方一舉拿下?
  那些殷氏族人臉色也是變得驚疑不定,眼瞳擴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一個天仙初境的家伙?
  殷渾的實力,他們可是一清二楚,在南梁青云仙榜上排名第三百七十三位,擱在殷氏年輕一代子弟中,也足以排名前三十之列。
  可現在……
  難道這家伙的戰力,比當年的殷妙妙大小姐還有厲害?
  這,這怎么可能!?
  殷氏族人神色陰晴不定,終于發現這次對手的實力居然比想象中要強大太多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根本沒有注意到,他沉浸在戰斗中,肆意宣泄著胸膛間的戰意,這是煉武擂臺,關系到他能否進入道皇學院,所以他不懼成敗,只為磨礪戰力,提升在青云仙榜上的名次。
  至于對手是何人,他根本不在乎。
  轟!
  代表陰陽兩種法則的黑白磨盤轟鳴,威勢暴漲,越提越高,直似要遮蓋了整片天空,將那赤霞仙劍阻擋在外,一時難以靠近,根本傷不到他。
  這便是法則的力量。
  如今的陳汐,可是掌控了五行、陰陽七種大道法則,根基之渾厚足足是同輩之中的百倍有余,在剛飛抵仙界時,就能斬殺玄仙熊溟,又更何況一個殷渾?
  戰斗至今,陳汐已清楚察覺到,對方的戰力也僅僅比熊溟略勝一籌而已。
  哪怕對手擁有成套玄靈階仙劍,而他并無劍箓在手,可此時此刻的陳汐,同樣非當初可比!
  “你還太差勁,依仗仙寶之威也不過如此。”
  陳汐開口,聲音平靜,眸子中如火燃燒的戰意一點點消褪,這說明對手的實力已是令他興趣大減。
  這句話若是說在戰斗之前,只怕所有人都會認為他狂妄無知,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現在,卻無人敢這么想。
  反而因為陳汐這句話,心中再次涌出一抹震駭,心中都在暗暗揣測,難道直至如今,這年輕人也沒拼盡全力?
  如是真的,這未免就太過駭人聽聞了。
  “混賬——!”
  而這句話落入殷渾耳中,卻像萬劍攢心一般,刺激得眼睛充血,面頰都扭曲起來,從嗓子眼中發出一聲低吼,整個人徹底陷入暴怒。
  他不能敗!
  絕對不能!
  就是敗,也不能敗在一個天仙初境的小東西手上,否則他注定會淪為一個笑柄,一輩子再也抬不起頭來。
  所以下一刻,他雙臂一振,連連劃動,十六柄赤霞仙劍劍氣暴漲,宛如十六道驚虹沖霄而起,將虛空都震碎,齊齊朝陳汐鎮殺而下。
  這一擊,甚至抽空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令他臉色變得刷白透明,眉宇間涌上一抹濃濃的疲憊。
  不過這種付出換來的效果也是極為驚人的,那十六柄赤霞仙劍如燃燒的一輪輪烈日,磅礴威勢令天地失色,令在場眾人驚呼,令實力稍弱之輩更是嚇得幾欲肝膽俱裂……
  這一擊,是殷渾的搏命一擊!
  而面對這一擊時,陳汐眼眸中的戰意依舊在減退,并未令他感到足以激發他拼命一戰的欲望。
  甚至感覺,有些無聊……
  他不打算再和對方糾纏下去,駢指為劍,劈斬而出。
  嗡!
  一抹通天劍氣涌現,一半漆黑,宛如永夜,為陰,濁而晦澀,一半雪白,恰似白晝,為陽,清而煌煌。
  黑白相融,陰陽交匯,一劍劈出,恰似破曉黎明的第一道光,黑夜為幕,光明涌生!
  嗤啦!
  那漫天赤霞劍氣被一斬而開,像破布被撕裂,十六柄赤霞仙劍巨震,不受控制,朝四面八方跌落。
  在一道道駭然的目光注視下,噗的一聲,殷渾遭受波及,整個人倒飛出擂臺,還未落地,身軀就如紙糊般爆碎,化作光雨紛飛消失。
  眾人呆滯,頭皮發麻,哪怕清楚這是武魂域,在此被斬,現實中的神魂僅僅會遭受重創,而不會真的隕落,可他們依舊無法不震驚駭然。
  因為,殷渾是敗在了一名天仙初境的年輕人手中!他們之間,可是相差了三個小境界和一個大境界!
  這比當年殷妙妙以天仙初境之姿擊敗天仙圓滿境強者時,所創造的奇跡更恐怖,歸根究底,那是天仙強者不同層次之間的對決。
  而眼前可是一名天仙跨境擊敗一名玄仙的一場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