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07 星斗大手印


  第一更!
  ——
  戍土之境!
  戍土巫紋!
  感受著天地之間不斷涌來的純厚戍土氣息,以及血肉皮膚間不斷暴漲的巫力,陳汐心頭頓時明悟。
  這里,明顯是洞府主人為自己的弟子準備的修煉圣地!
  “怪不得季禺前輩讓我把煉體修為臻至紫府境界,才讓我進來,原來這戍土之境既是一種考核試煉,又能極大地補益身體內的巫力!”
  “殺!”
  一聲暴喝,似龍吟,似虎嘯,陳汐腳掌踏地,身體像扎根于厚重大地深處,與那戍土之氣完美契合,融為一體。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成了這片土黃色天地的主宰,沉凝厚重,不動如山,一拳砸出,在周圍虛空,造成了種種無形的漩渦,以拳頭為原點,十丈內的戍土之氣、空氣、光線都凝聚而來,似乎這一拳把這一塊虛空都吸干了一般,虛空都向內塌陷。
  “崩!”
  蓄力如繃弓,發力如炸雷,便見一枚透明琉璃似的拳印脫手而出,嘯音如潮,像猙獰的野獸,撕咬著耳膜。這是磅礴力量凝聚道一點,撕裂空氣,才能產生的爆鳴聲。
  噗噗噗噗……
  一條直線上的十二頭六翅沙蟲,身上出現同樣大小的血洞,它們的神情僵在臉上,似是還沒有明白發生什么事情。
  噗噗噗!
  噗噗噗!
  就在這眨眼的時間中,陳汐再次朝虛空中劈出兩拳,由于聲音過于密集,聽起來就好像只有一聲“噗”,就見六翅沙蟲群中,兩排筆直的血窟窿同時出現。
  無與倫比的穿透力!
  摧枯拉朽!
  只寥寥三拳砸出,就是三十六頭六翅沙蟲轟然倒地,身上皆有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痛快!”
  陳汐心中戰意狂飆,酣暢凜冽,只覺渾身充滿無窮無盡的力量,像蓄積已久的滔滔洪水,需要開閘宣泄。而從四面八方涌來的六翅沙蟲,就成了他宣泄的目標!
  殺!
  陳汐開始進行反擊、屠殺。
  ——
  滾滾蕩蕩的大河底部,季禺猛地抬起頭,眼眸中泛起一絲笑意:“好小子,終于領悟出戍土之境的奧妙了,主人的星斗大手印神通,也有重見天日的時候了!”
  叮!
  手中,三尺長的庚金劍竹發出一聲顫鳴,似是有活物在其內蠢蠢欲動。
  “咦,這小劍魂的悟性也不錯,這么快就開始與劍身融靈了……”季禺低頭一看,庚金劍竹漆黑的劍身上,震蕩起一層層烏光,就像漣漪一樣波動不休。“按照這種速度,用不了半年,就可以融靈成功了。”
  “吼!”
  一頭渾身絨毛雪白柔軟,似獅非獅的小獸,在季禺懷中焦躁不安地嘶吼了一聲,眼睛眼巴巴地望著庚金劍竹,嘴角流出一絲晶亮的口水,垂涎欲滴。它已經一年多沒吃東西了,好餓好餓……
  “白魁!”季禺一手按住貔貅幼崽的腦袋,笑罵道:“等陳汐出去的時候,讓他帶上你吃盡天下珍寶,滿足你這個吃貨!”
  “嗚嗚~~”白魁伸出粉嫩的小舌頭,舔了舔季禺的手掌,歡喜地叫喚起來,顯然是聽懂了季禺的話,通靈之極。
  ——
  背脊上,神秘的戍土巫紋泛起土黃色的濛濛光澤,天地間的戍土之氣源源不斷地涌入其內,而后化作磅礴的戍土巫力,呼嘯在陳汐的血肉皮膜之內。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已不需要考慮防御,大崩拳施展起來更加凌厲迅猛,威力自然也越強。
  噗!
  噗!
  噗!
  一批批六翅沙蟲倒下,在凝聚到極致的拳印橫掃下,簡直是摧枯拉朽,碾壓萬物。
  “太厲害了,怪不得說同階之中,神魔煉體流碾壓一切煉氣流呢!”陳汐越來越是亢奮,他甚至感覺,一拳砸出,哪怕是黃庭修士也不敢攖其鋒芒!
  時間流逝,陳汐就像一個不可戰勝的主宰,沉浸在戰斗中,渾然忘了時間,忘記了周圍一切。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
  “沒了?”陳汐惘然抬頭,看著四周,一片安靜,寂靜無聲,土黃色的天地之間,已再沒有一頭六翅沙蟲,甚至連地上的斷肢殘骸都已消失不見,天地之間依舊是蒼茫一片,厚土綿延,就跟剛進入時一模一樣。
  嗡!
  便在這時,天地之間想起一陣奇異嗡鳴,地上的厚土沖出地面,匯聚在一起,瞬間凝聚出一個近萬丈高的巨大身影。他赤足麻衣,長發披肩,立于天地之間,周身上下古樸浩蕩,散發著陣陣驚人的蒼涼氣息。
  在其頭頂之上,匯聚著一團百畝大小的土黃色光暈,毫光億萬,就像一張巨大無比的符箓,其內巖石、星辰、大地、山岳……像星辰軌跡一般恒久流轉,看似緩慢,但景象卻是一瞬萬變,滄海桑田,氣象萬千!
  面對這近萬丈高的巨大身影,陳汐心頭不自覺升起一股渺小如螻蟻的感覺,無盡的敬仰油然而生,恨不得匍匐倒地,納頭便拜。
  便在這時——
  在陳汐識海中,同樣一尊萬丈高的身影轟然涌現,除了周身氣象不同,跟眼前見到的一模一樣。
  兩個身影似是隔著千萬年的時空,同時抬頭,遙遙相望,目光對視的那一刻,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轟!
  仿佛天崩地裂,陳汐感覺整個神魂都是一陣顫粟轟鳴,一股股古老久遠的意念似長江大河一般洶洶涌入神魂中,融入陳汐的記憶里。
  “開始傳授了。”大河底部,季禺抬頭,目光幽幽,仿似看到了戍土之境內的一切,神情復雜,似是欣慰、似是期待、又像是傷感,“星斗大手印,百萬年過去了,也不知如今還有誰認得這門神通……”
  神魂在顫抖,在延伸,意識也變得渾渾噩噩,朦朦朧朧,陳汐感覺自己就像來到了一處無盡遼闊的深邃星空中,繁星如河,散發著清冽清輝,按照玄妙的軌跡流動著,仿似亙古永恒不滅。
  陡然之間,仿似被一股宙宇洪荒般的恐怖力量吸附,漫天星辰脫離固定軌跡,聚攏、融合、形成一只遮天蓋地的巨大手掌,億萬星辰匯聚掌中,掌紋就是它們運轉的軌跡,飛舞者、翩躚著……神秘浩瀚。
  只手遮天!
  這只由億萬星辰匯聚而成的大手拍擊而下,無盡巍峨浩蕩山河齏粉成灰、無邊無際的大海枯竭干涸、永恒無垠的大地碎裂湮沒,虛空震碎一道道億萬里長的裂縫……
  咔嚓!整個世界在這一個掌印下,破滅消失!
  陳汐忘記了呼吸,頭皮發麻,如墜冰窟,眼前的一幕,給他心靈造成無盡的沖擊、震撼。
  嘩!
  一道清冽星光直接飛向陳汐,亮光一閃,如同呼吸一般,湮滅無蹤。而在其背脊戍土巫紋中,則出現一個肉眼難尋極其細微的圖案,紋路與巫紋相接,宛如一體通脈。
  “大道玄妙,神通天成,渺渺天機,推衍而生,機緣乎?厄難呼?當知上體天道,恪守本心,勤修苦練,不墜向道之心……”
  聲如黃鐘大呂,暮鼓晨鐘,徹響在天地間,杳杳渺渺,悄然消失。陳汐渾身一震,霍然從那股奇異的意境中清醒過來。
  陳汐唇角含笑,面容安詳,似被當頭棒喝,醍醐灌頂,盤膝跏趺而坐,識海中汩汩流淌出一段段晦澀玄奧的字句,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畫面。
  星斗大手印!
  第一重:戍土之境。
  第二重:乙木之境。
  第三重:庚金之境。
  第四重:丙火之境。
  第五重:葵水之境。
  ……
  總共分作九重,不過,陳汐只能‘看’到第一重戍土之境的修煉之法,剩余八重卻是像被一股無形禁制阻擋,令他如同霧里看花,混沌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不過,能獲得神通星斗大手印的傳承,已經令陳汐興奮不已,沒有耽誤絲毫時間,盤膝坐地,用心揣摩領悟。
  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神通便是神魔煉體流的證道手段,法力則是煉氣流的證道手段,兩者路徑不同,但殊途同歸,直指大道本源。
  神魔煉體以肉身為天地熔爐,認為肉身由微竅組成,每一微竅便是一個微型宙宇,容納天地,開辟世界,無所不能。跟佛家所說的一粒沙便是一個世界同樣的道理。
  煉體便是借助天地萬物,開啟肉身微竅,凝聚出各式各樣的巫紋,從而擁有焚天滅地,翻江倒海,摘星吞日的無上神通。像《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便是借助周天星辰煞氣,錘煉肉身,開啟肉身微竅,凝聚星云巫紋。
  陳汐如今凝聚在背脊上的戍土巫紋,便是由戍土星煞淬煉而出,能夠在血肉皮膜之間匯聚出巫力。
  追本溯源,巫力其實也是肉身力量的一種升華。
  而神通之法,便會以肉身為根基,運用巫力的一種玄妙手段。
  在腦海中重新回憶了一遍《星斗大手印》第一重的修煉方法,確保沒有任何紕漏之后,陳汐這才開始修煉。
  周身巫力沸騰呼嘯在血肉皮膜之間,沿著手臂凝聚、運轉……
  嘩啦啦!
  一個三丈范圍的巨大手掌憑空出現,掌緣如刀,通體繚繞著強勁的土黃色氣流,掌心紋路上,無數璀璨星辰運轉不休,忽明忽滅,甫一出現,一股巍峨如亙古山岳的凝重氣息,以巨掌為中心,朝四周轟然擴散,虛空震蕩起層層漣漪,地上的厚土更是被這股氣息擠壓得寸寸龜裂。
  砰!
  大手狠狠朝地面一拍,留下一個觸目心驚的巨大掌印,附近的地面更是裂開無數道蛛網似的裂痕。
  走近一看,那地面留下的掌印簡直就像一個五指深淵,起碼得有幾十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