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8)     

神箓1076 游戲規則

晃晃悠悠,距離陳汐上次和梁冰見面,已是過去了一個月時間。
  在這段時間,南梁仙洲最熱門的話題,自然還是殷妙妙,除此之外,便是南梁青云榜前十的名次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原本排名第六的羅子峰,擊敗排名第五的王有崖,躋身前五之列,而排名第九的古玉堂也是擊敗排名第七的宣文龍,躋身進了第七名。
  如此一來,原本排在古玉堂和宣文龍之間的第八名梁冰,則無形中被擠掉了一名,成了第九名。
  這個變動,同樣引起了大多勢力的矚目。
  梁仁被殷妙妙擊敗,排名落至第四名,而梁冰的排名也是降落至第九名,這個變數,是不是意味著梁氏宗族在南梁青云榜上的地位,會被其他的殷氏、羅氏、古氏三家超越?
  畢竟,仔細觀察的話,近段時間,羅家的羅子峰、殷家的殷妙妙,古家的古玉堂可都再次提升了名次,而反觀梁家的梁仁和梁冰,則雙雙降低一名,自然耐人尋味。
  當然,除了這些事情之外,還有一件事為人們所關注,那就是發生在一個月前,陳汐和殷萬尋之間的那一場對決,直至如今也沒發生。
  殷萬尋一直等在武皇域中,可陳汐卻不見了蹤跡。
  這讓一些想看熱鬧之人自然有些失望,失望之后就是不滿,不滿之后就是不屑,不屑就忍不住發牢騷。
  “那家伙該不會畏戰,不現身了吧?”
  “唉,說不定就是這樣,聽聞那殷萬尋在晉級玄仙中期之前,就已排名在第一百五十四名,如今的戰力,可想而知有多強大了。”
  “哼,原本我以為咱們南梁仙洲又將出現一位了不起的年輕驕子,可如今看來,那名叫陳汐的小子明顯有些不堪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汐久不現身武皇域,令得像這樣的議論也是與日增多,紛紛有些不滿陳汐畏戰不來的做法。
  ……
  ……
  對于這一切,陳汐并不清楚。
  他此時正在星辰世界中,仔細打量著手中已被祭煉完畢的劍箓。
  古樸簡約的造型,漆黑暗啞的劍身,乍一眼看上去,黑黝黝的及不起眼,可仔細看去,卻能感受到一股撲面的冰冷凌厲之氣,仿似其內盤踞著一頭遠古兇獸般,欲要擇人而噬。
  嗡!
  陳汐手指輕彈劍身,發出一聲清冽悠悠的劍吟,如潮水般擴散整個星辰世界,剎那之間,周圍虛空無不被一股肅殺、鋒利的氣息所充斥,發出一陣嗤嗤的細碎哀鳴之音。
  那是劍箓自身的威勢所化,若擱在外界,單單是這種氣息,都足以令尋常天仙膽寒,不得不運轉修為去抵御。
  “好寶貝,不愧是具備無限晉級潛力的符兵道寶,單論威力的話,如今已不弱于玄靈階上品仙器了!”
  陳汐目光中泛起一抹滿意之色,當即長身而起,轉身離開了星辰世界。
  而第二分身,也已陷入深層次靜修之中,錘煉己身,為晉級煉體天仙做準備,就等梁冰收集夠仙巫血魂石,就開始破關晉級。
  ……
  ……
  當日殷萬尋揚言要把陳汐神魂打爆,徹底廢為白癡,這件事,陳汐當然記得。
  所以甫一出關,他就打算直接進入武皇域,不過前往之前,他還要找到梁振和梁亮,畢竟有他們幫襯,總能解決一些不必要的瑣屑事情。
  “你要前往武皇域了?”得知陳汐找梁振和梁亮時,梁冰神色有些微微的不自在,一閃即逝。
  陳汐敏銳察覺到這一點,卻并沒多問,只是點了點頭。
  “也對,上次你擊敗彥平,自身的排名已躋身在第一百九十三名,這次晉級天仙中期,不出意外,排名只會提升的更高。”
  梁冰若有所思道:“只不過,你可要小心一些那殷萬尋,此人剛晉級玄仙中期,已擁有了沖擊前一百名的潛力,不容小覷。”
  陳汐笑道:“這個我清楚。”
  早在一個月前,梁亮已經將殷萬尋的底細告訴他,換做之前,他或許會略有忌憚,但現在……他恰好需要這樣一個強勁對手來磨礪一番。
  見陳汐一副準備妥當的模樣,梁冰略一猶豫,最終還是說道:“梁振和梁亮二人只怕不能和你一同前往了。”
  陳汐一怔:“莫非發生了什么事情?”
  “兩人前往殷家要債時,被殷鳳兒帶人毒打了一頓,債款要回來了,可人卻遭受重傷,差點被廢掉,如今正在養傷。”
  梁冰說的輕描淡寫,可聲音中卻有著一絲不可抑制的憤怒和冷意。
  要債,自然是當日挑戰時所定的規矩,殷家子弟如欲參戰,先繳納一萬塊仙石,只是令陳汐萬沒想到,殷家居然會干出這樣的事情。
  一時之間,他的臉色也是一點點冷下來,可以說,梁振和梁亮皆都是為自己效勞的,如今卻落得個重傷將廢的下場,令陳汐如何不惱?
  “殷家……殷鳳兒……”
  陳汐在嘴中重復了一句,神色已是恢復平靜,道:“這個仇,交給我了。”說罷,他已轉身離開。
  “陳汐,你可千萬不要沖動,那殷鳳兒排名第十一名,絕非你現在能夠抗衡。”梁冰忍不住提醒道。
  陳汐頭也沒回,灑然道:“我想是那種沖動的人嗎?只有有些事,不能太過,過了就必須付出代價。”
  ……
  ……
  武皇域。
  這是陳汐第三次踏入這個神異奇妙的域境之中,只不過這次前來,他心中卻多出了一股殺意。
  嗖!
  一道身影從陳汐身邊掠過,似注意到什么,猛地轉頭,當看清陳汐的模樣時,不由尖叫道:“陳汐!你可終于出現了!”
  他似是很激動,又似是很意外,因而聲音顯得頗為尖利,頓時就引起了附近不少強者的注意。
  “什么!時隔一個月,這家伙終于敢冒頭了?”
  “這居然是真的,該不會他以為殷萬尋已經離開了,這才敢前來武皇域吧?”
  “快,快,通知其他人,被這么多人發現他,今天他能走掉嗎?除非他把強者的尊嚴徹底丟掉,扭頭逃跑。”
  “不錯,現在逃就等若是自己認輸了,只會讓全天下人更看不起!”
  嘩然聲不絕于耳,有表示狐疑的,有發出不屑冷笑的,有慌里慌張去通知其他好友同伴的,氣氛亂糟糟一片。
  這些家伙似乎比自己還亢奮啊……
  這個念頭在陳汐心中一閃,就被拋之腦后,縱身朝遠處的煉武擂臺掠去,他此次前來,自然是來赴約迎戰的,那殷萬尋沒有離開更好!
  很快,煉武擂臺附近的強者也都聽聞了陳汐到來的消息,一下子都朝第五層擂臺處趕去,就連一些原本在擂臺上正在進行對決的強者,也都紛紛放棄戰斗,扭頭加入了觀戰大軍之中。
  在如今的武皇域,若論最負名氣的,當然是殷妙妙、江逐流、古月銘等人,可若論最具非議的,卻當屬陳汐無疑。
  他以天仙初境修為擊敗玄仙初境的殷渾,開創了一個近千年來史無前例的奇跡。
  同樣,他戰勝彥平,又一次證明了自己的強大,排名如同雨后春筍一般節節飆升至前二百名的行列。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天縱奇才般的年輕人,卻大言不慚地要挑戰如今排名第三的殷妙妙,這自然飽受爭議,在絕大多數強者眼中,已將他視作狂妄無知之輩。
  尤其是近段時間,因為他遲遲不來和殷萬尋對決,令得一直在武皇域中等待著看熱鬧的強者都極為不滿,同樣產生了不少的非議。
  此時見他終于敢冒頭了,自然引起了全場轟動。
  所以當陳汐抵達第五層擂臺上,就看見密匝匝一群身影,將那一座自己曾經戰斗過的擂臺圍攏的水泄不通,聲勢頗為壯觀。
  “這家伙終于來了,還算有骨氣。”
  “哼,來了也是送死,沒聽說嗎,殷萬尋要將其神魂打爆,變作白癡一個。”
  “別他媽說風涼話了,把人家嚇跑怎么辦?就是他不逃跑,主動向殷萬尋認輸了,那還有什么好戲可看?”
  各種噪雜的聲音此起彼伏響起,卻無法影響到陳汐的心境,他的目光直接越過眾人,鎖定在最前端的殷萬尋身上。
  對方顯得很平靜,哪怕等待一個月時間,似乎也沒有將耐心耗光,見到陳汐抵達,只是森然一笑,露出一個暴戾而冰冷的笑容。
  “小子,茍活一個月也夠了,上來領死吧。”冷冷撂下一句話,殷萬尋便轉身一躍,登上了擂臺,抱臂佇立。
  “上啊,還愣著干什么?”有人已忍不住朝陳汐嚷嚷起來。
  “上!”
  “上!”
  很快,附近一眾強者也都叫出聲,異口同聲,形成一片整齊劃一的聲浪汪洋,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戲謔看熱鬧模樣。
  見此,陳汐不由搖了搖頭,一步步走上擂臺,神色沉靜,波瀾不驚,動作也是有條不紊,自有一股從容不迫的出塵氣質。
  一旦決定戰斗,他的心神就會進入空靈漠然的狀態,外物無法影響其身心,這是他這些年來歷經無數戰斗磨礪出的一種戰斗意識,一種本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