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77 煉器之法

陳汐的步伐平靜、從容,并未發出任何聲響,可每當他落下一步,自有一股沉靜迫人的力量。
  看著這個清俊而沉靜的年輕人,看著他那不疾不徐朝擂臺邁步而去的身影,周圍那噪雜的聲音,竟是一點點變得低落。
  直至陳汐踏上擂臺時,周圍已是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這樣的氣氛,是任何人都沒曾預料到的,寂靜、莊肅,甚至帶上一股令人心靈壓抑的氣息。
  “有趣,周身的氣機,居然能在無聲無息之間,影響到周圍眾人的心境,這可不是尋常之輩能夠做到的。”
  極遠處,古玉堂雙眸中驀地閃過一縷精芒,訝然不已,他聽聞陳汐出現武皇域,便也聞訊而來,恰好看到了這樣一幕。
  “這便是武道意志,唯有對戰斗專注如一之輩,方才會產生這種類似‘勢’的影響力,這也從側面證明,這陳汐的武道意志之強大,絕對超乎想象。”
  羅子峰已是早早趕來,目睹了陳汐抵達煉武擂臺時的整個過程變化,說話時,他聲音中已是不可抑制地帶著一抹感慨。
  這樣的武道意志,就是在他們這等層次之中,也是極為罕見,如今卻出現在一個天仙中期的年輕人身上,也由不得他不驚嘆。
  “一個剛晉級玄仙中期,一個剛晉級天仙中期嗎,也不知這一戰,究竟孰強孰弱了。”古玉堂沉吟道,目光卻是一直盯著遠處的煉武擂臺。
  “我也很期待。”
  羅子峰笑了笑,“雖說梁冰已經將此子納入梁家,可我必須得爭取一下,像這樣的年輕人,我羅家可也欠缺的很吶。”
  聞言,古玉堂眼眸微微一瞇,卻是不再多說。
  ……
  ……
  當陳汐踏上擂臺之后,周圍眾人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從那一股沉寂的氣氛中清醒過來,一時看向陳汐的目光都變了許多。網站
  他們很清楚,剛才自己的心神明顯受到了一股威勢的影響,無聲無息,令他們直至此時才反應過來。
  而這一股威勢,明顯來自于陳汐身上!
  擂臺上的殷萬尋同樣注意到了這一幕,眸光湛然,閃爍不定,直至陳汐遙遙站在擂臺上,和自己對峙而立時,他這才嘿然笑道:“怎么,這次那兩個幫忙打欠條的沒來?”
  說的自然是梁振和梁亮。
  聞言,周圍眾人想起上個月的見聞,想起了那一對把殷萬峰活活氣壞的奇葩,皆都失笑出聲,氣氛也是登時變得輕松許多。
  可陳汐聽到此言,目光卻是一冷,瞬間明白對方只怕已經知道,如今的梁振和梁亮遭受重傷,差點廢掉。
  而始作俑者,便是他們殷家之人!
  “可惜,他們拿著債款走的太快,否則如今梁家只怕又多了兩個白癡。”
  殷萬尋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雪亮鋒利的牙齒,“不過也好,把你廢了,也足可以幫我弟弟報仇了。”
  “哥,哪能這么便宜了他,你先廢了他,然后回到現實中我再找他算賬!我要讓他知道得罪我殷萬峰之后,什么叫生不如死!”
  話音還沒落下,人群中已經有人厲聲喊出來,那人英俊臉膛扭曲,目光中毫不掩飾怨毒之色,正是殷萬峰。
  眾人看見他,都是又好笑又心驚,好笑的是他當日被活活氣得神魂重傷而退,太過丟人現眼,心驚的是沒想到他竟會對陳汐如此怨恨,儼然一副趕盡殺絕,不死不休的模樣。
  “白癡。”
  對于這種叫囂,陳汐的反應同樣簡單,頭也不會,輕飄飄丟出兩個字,聲音不大,卻讓在場所有人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殷萬峰的臉色刷地變得鐵青,又氣得咬牙指著擂臺上的陳汐,怨毒道:“小子,你給我等著!”
  “不用等,現在我就滅了他!”
  擂臺上,殷萬尋也是臉色一沉,一聲冰冷暴喝,整個人已是悍然出動,右臂破空,如玄龍噴水,噴吐出一股沛然掌風。。
  這一股掌風竟是蘊含著一股莫大的狂暴之力,宛如暴風之眼,所過之處,居然將那虛空都震得寸寸崩潰,發出刺耳爆音。
  “殷家的玄靈潮生掌!”
  有人驚呼,忍住這種仙術,乃是符道世家殷氏的傳承仙術之一,蘊含水之法則,一經施展,宛如潮生潮滅,卷起千重浪,掌勢開山斷流,無所不破。
  轟!
  掌勢涌來,陳汐感受著其中的力量,卻是神色不動,手中隨意一劃,一道劍氣劈斬而出,凌厲肅殺,徑直將那一道掌勢剖開。
  像一柄剪刀將一塊布帛從中剪開,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音。
  “哼!”
  一擊不中,殷萬尋氣勢愈發狂暴,整個人長發飛揚,跋扈縱橫,大有一股舍我其誰的狂放之姿。
  他腳步一踏地面,雙掌如掄日月,周身發光,再次朝陳汐拍打而來。
  一瞬間,眾人恍惚看見一片汪洋大海忽然從蒼穹決堤而下,欲要將天地都淹沒,聲勢駭人無比。
  陳汐同樣出動,不敢怠慢,神色沉靜中透出一股肅殺之色,掌指并用,化作漫天劍氣,縱橫劈斬而出。
  嗤!嗤!嗤!嗤!
  一道道粗大通天劍氣交錯,繽紛熾盛,如犁天,如破地,五件不錯,將一切攻勢皆都瓦解于劍鋒之下。
  兩者戰作一團,一個掌勢狂暴如汪洋,霸道狂風,一個劍氣動八方,凌厲肅殺,殺得難解難分。
  能夠清晰看見,兩者的戰斗余波,居然將那煉武擂臺都震得嗡嗡顫抖不休,其內仙力肆虐不休,宛如一座座火山正在爆發,熾盛奪目,令天地都失色。
  而周圍眾人早已是看得目不暇接,心神搖曳。
  殷萬尋很強,毋庸置疑的強,晉級玄仙中期的他,比陳汐高出了數個境界,自身更是掌握了殷氏的鎮族仙術之一,這樣的實力,已足夠資格沖擊南梁青云榜前一百的名次。
  對于他這一場對決,大多數人還是極為看好他的,畢竟,對手戰力雖逆天,可終究才只天仙中期修為而已,這就是一個最大的短板。
  可哪曾想,甫一開戰,殷萬尋竟是沒有占到任何便宜,儼然一副勢均力敵的局勢!
  “這家伙,雖說已晉級天仙中期,可戰力卻竟似變強大了不止一倍,簡直就是個怪胎啊!”
  人們心中皆都暗暗咂舌,實在難以想象,一個天仙境年輕人,怎么可能擁有如此超出想象的戰力。
  “不得不說,你也算個仙道中的天才人物,可惜,越是天才,越容易夭折,因為你得罪了我殷家!”
  戰斗中,殷萬尋猛地發出一聲長嘯,周身彌漫滾滾潮浪,整個人宛如水神附體,指天踏地,威勢再次飆升。
  與此同時,他手中多出一柄厚鈍漆黑的戰刀,刀身四尺,寬有一掌,烙印著一重重繁密玄奧的圖案,甫一出現,就發出一股攝人心魄的暴戾嗜殺氣息,令得殷萬尋的氣勢也是變得愈發的狂暴張揚。
  “摧山斷魂刀,玄靈階上品仙器,這可是一件兇兵啊,據說是被殷家一位老祖帶入孽魂血地中磨礪錘煉,用八千孽魂的兇氣祭煉而成,其上被封印九重秘力,也不知這殷萬尋如今打開幾重了。”
  遠處,古玉堂輕聲點評,顯然對這柄兇兵知之甚清。
  “那殷萬尋才進階玄仙中期不久,充其量也只能打開五到七重封印罷了。”羅子峰在一旁插口,“這一下,那陳汐若還徒手相搏,就要落入敗局了。”
  一旁,古玉堂也是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不止是他們二人,附近一眾強者也已看出,殷萬尋本就是玄仙中期,如今又動用上摧山斷魂刀這等兇兵,必然是打算一舉將陳汐擊敗了,再不給他任何掙扎的可能!
  嗡!
  一聲刀鳴驚天而起,殷萬尋持刀劈斬而至,刀鋒漆黑瀲滟,裹挾著一股攝人心魄的陰寒冰冷氣息,發出一陣令人牙酸的尖嘯之音。
  這一刀,威勢狂暴,蠻橫,霸道,狂風之極,幾乎是將刀道的精髓發揮的淋漓盡致。
  刀道,就是霸道,橫行無忌,狂放不羈,和劍道是兩條迥然不同的道,卻并無優劣之分。
  其實任何一種道,皆都無優劣高下,就看個人是否精通擅長了。
  而很顯然,殷萬尋在刀道上的浸淫已達到一種令人矚目的高度,所以這一刀劈出時,竟令擂臺外眾人也都產生一股悸動,手足冰涼,心神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陳汐也是眼眸一瞇,掌指連連劃動,一瞬間足足劈出上百道劍氣,每一道劍氣都凝練如實質,粗大浩瀚,和刀氣相撞,發出砰砰砰的爆音,激蕩九天,震耳欲聾。
  而這,也才堪堪將對方這一刀之力抵擋下而已!
  “小東西,亮出你的法寶吧,否則今日必敗無疑!”
  殷萬尋仰天一聲長笑,肆意飛揚,再次持刀劈殺而來,宛如刀中戰神,氣勢無雙,霸道迫人。
  “如你所愿!”
  見此,陳汐也清楚,必須動用真正的力量了,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
  聲音未落,他那白皙修長的掌間,已多出一柄漆黑暗啞的古樸仙劍,劍鋒三尺,平平無奇。
  可落入陳汐掌間那一剎那,卻有一道震蕩九天的劍吟轟鳴響徹。
  已是產生一輪新蛻變的劍箓,于此刻——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