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78 殷老狗

劍吟如潮,響徹九天十地!
  似能穿金裂石,刺的人耳膜都隱隱作痛,靈魂如被針扎,泛起一陣顫粟的冰冷心悸氣息。
  這是劍的威勢!
  人們駭然,似沒想到陳汐居然也能拿出擁有這等威勢的仙寶。
  “那是什么寶物?”
  “只怕擁有玄靈上階的威能!”
  “該不會是梁家傳承下來的一件神兵吧?”
  議論聲響起,皆都看出,單憑寶物而論,那陳汐手中的古樸仙劍,竟是毫不遜色于殷萬尋手中的摧山斷魂刀。
  “那好像是……”
  與此同時,極遠處的古玉堂眼中爆綻精芒,似認出了什么,卻因為某些原因而不敢卻確認,顯得有些驚疑不定。
  “有趣,實在是有趣!”
  一旁,羅子峰也是眸光湛然,頻頻閃爍不休,目光緊緊盯著陳汐手中仙劍,竟是不肯錯過一絲一毫。
  鏘!
  一聲劍嘯,陳汐持劍,神色凌厲肅殺,宛如劍中皇者,橫空一劍斬出,熾盛浩瀚的劍氣沖霄而起,恰似倒卷星河,碾壓而去。
  砰的一聲,刀劍相撞,爆綻出億萬細碎刀氣劍芒,席卷八方,將整個煉武擂臺化作一片混亂之地。
  “小東西,你手中的仙劍似乎……”
  殷萬尋眸光森寒,透著一抹驚悸,竟似也從陳汐的劍箓中認出些什么,因而有些難以置信。
  唰的一聲,陳汐再次一劍斬來,根本就不給對方廢話的機會。
  這一劍和之前完全不同,蘊含著水火兩重法則,劍身火中有水,兩相交融,相互摩擦碰撞,爆綻出一片火海冰霧的異象,映照天地,蔚為壯觀。
  “哼!竟能把兩種不同大道法則相融,悟性不錯啊,可惜,力道還是太差!”
  殷萬尋冷哼一聲,感受著那一道劍氣中彌漫出的迫人力量,也再不敢分心,當即跨步出刀,猛地一振腕,一刀斬出。
  能夠清晰看見,這一刀斬出時,那摧山斷魂刀的刀身上,驀地亮起一個又一個神秘而繁密的符圖紋理,每亮起一個,刀身威勢就暴漲一重!
  而當亮起第五個符圖紋理時,整個刀身宛如裹挾無數符文運轉,竟釋放出一股瀲滟的水色雷電,幽藍妖異,炫亮刺目。
  “摧山斷魂刀上封印的九重秘力,如今已動用五重,這么看來,這殷萬尋倒也沒有小覷對方。”
  羅子峰輕聲點評了一句。
  與此同時,陳汐眼眸也是眼眸一瞇,倒不是被對方氣勢所攝,而是他從對方那刀身上分明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那是神箓的氣息!
  如果他沒看錯,對方的仙刀明顯也是一種類似“符兵道寶”的存在,而之所以說類似,乃是因為陳汐清楚,那并不是真正的符兵道寶,因為所封印的神箓,殘缺不全,且祭煉之法也不正確。
  “玄帝雷皇神箓嗎……可惜,祭煉手法太次了……”
  一眼窺出這些奧妙之后,陳汐心中又是一陣輕松,就將這一切拋之腦后。
  殷萬尋是殷氏子弟,其先祖乃是玄帝淵潯,自然懂得玄帝雷皇神箓的祭煉之法,這沒什么好奇怪的。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發生在一剎那間。
  下一刻,兩者已是再次交鋒一起,火海冰霧般的劍氣和刀芒相撞,聲震天地,余波如狂暴颶風呼嘯。
  一劍被擋下,陳汐毫不意外,再次劈出一劍,這一劍和之前又不相同,乃是蘊含了水、火、金三種大道法則力量。
  甫一斬出,冰火相融,更帶著一股凌殺無雙的金色鋒芒!
  三種法則相融?
  殷萬尋眼眸一凝,他早已了解到,對面那天仙境小子掌握了七種大道法則,可卻沒想到,他一擊之中,竟能同時蘊含三種法則力量了!
  同時運用三種法則,而不是分別運用,其中的難度之大,根本不是天仙境修為能夠辦到,可偏偏地,這種情況在眼前出現了,這讓殷萬尋如何不心驚?
  就連附近觀戰眾人也看得一陣心驚肉跳,法則之力秉承天道,最為難以御用,一些天賦極為厲害的天仙境強者,或許能掌握三種以上的大道法則,可是受限于修為力量,最多也僅僅只能同時施展出兩種大道法則。
  而能夠同時施展出三種的,也唯有玄仙境強者方才能辦到。
  可現在,陳汐居然以天仙中期修為施展出了三種大道法則,這未免就太過駭人聽聞了!
  “雷殛破空!”
  擂臺上,殷萬尋心驚歸心驚,動作卻是不慢,長刀劃空,刀身上再次亮起一道神秘玄妙的符紋圖案,整把四尺漆黑戰刀,瞬間被一股狂暴的幽藍色雷暴電弧裹挾,遠遠一望,仿似雷暴之源頭般,令人頭皮發麻。
  轟!
  刀吟如雷鳴,驚電閃碧空!這一擊,宛如從天道中落下的一道審判劫雷,欲要齏粉人間宵小!
  砰砰砰!
  劍氣和刀芒撞在一起,激烈對抗,宛如兩顆大星在殊死爭鋒,劇烈摩擦,產生一陣令人氣血翻滾,神魂直欲炸開的爆碎之音。
  最終,兩者寸寸崩碎,化作漫天光雨紛飛,消弭無形。
  “好恐怖!”
  “這一擊,只怕尋常玄仙初境強者都難以抵抗吧?”
  “厲害,這陳汐果然如傳聞中那般難纏,他才天仙中期啊,這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人們驚駭,直至此時方才敢驚呼出聲,望向擂臺上陳汐那峻拔身影的目光中,已是充斥著一抹震撼。
  “若你就這點能耐,那接下來你必死無疑!”
  殷萬尋目光有些陰沉,神色愈發暴戾。
  被一個天仙中期家伙糾纏到現在,令他也感覺有些臉上無光,這也讓他心中殺機不減反增,已是暗下決心,無論如何,今日也要廢掉這小子,否則若任由他成長起來,來日必然是一個大患!
  說話時,他不等陳汐出招,已是搶先出手。
  沓!
  腳步踏空而起,如履平地,震得虛空都產生一陣劇烈漣漪,而殷萬尋整個人已如蒼鷹掠起,雙手握刀,如掄破天之刃。
  嗡~~嗡~~
  一股股狂暴的波動從其體內涌出,灌入那刀身之中,寬有一掌的漆黑刀身上,符紋翻滾,飛灑一串串密集符號,能夠清晰看見,那第七個符紋圖案猛地亮了起來,如一顆耀眼的太陽爆綻神輝。
  而殷萬尋的氣息,也是隨之變得粗重許多,臉色微微泛白,顯然,這一擊所消耗的力量也是令他感到有些吃力了。
  “雷弧電刃!”
  猛地,殷萬尋一聲暴喝,聲如虎嘯震八荒,手中蓄勢許久的一刀轟然劈斬而出。
  這一刀,聲勢浩大狂暴到了極致,將雷霆、水行兩種大道法則妙諦完美融于一刀之內,甫一出現,將虛空都碾壓出一道狹長令人心悸的裂縫。
  這是真正的斬破虛空,也就是說仙界武皇域中的空間,竟是難以將這一刀之威束縛!
  當然,這也在于這煉武擂臺上的禁制有些單薄,畢竟是第五層中的擂臺,只適合玄仙初境強者在其上交鋒。
  不過即便如此,也足以彰顯出殷萬尋這一刀是何等的霸道和可怖。
  一剎那而已,圍觀一種強者皆都被這一刀氣勢所攝,身影不受控制地紛紛朝后閃避,一些修為稍差之輩,更是被駭的臉色煞白,渾身瑟瑟發抖。
  這一刀,太過狂放!
  “單憑這一擊,殷家此子足以沖擊南梁青云榜前一百名了。”極遠處,古玉堂神色認真說道。
  羅子峰深以為然,皺眉道:“我只擔心,那陳汐有些抵擋不住,若被傷到,可會重創神魂的,甚至有可能損傷自身天賦,淪為平庸之輩。”
  古玉堂張嘴正待說些什么,目光中猛地爆綻一抹神芒,遙遙鎖定遠處的煉武擂臺上,一直鎮定自若的神情中,竟是有著一抹驚色在蔓延。
  ……
  ……
  狂暴刀鋒破空而來,那凌厲的勁風吹得陳汐衣衫獵獵,濃密長發飛舞,這一股狂暴的刀勢,甚至刺激得他周身肌膚都隱隱一陣作痛。
  然而,在他臉上卻看不到任何的驚懼之色,目光反而愈發明亮,宛如熔漿火海在其中滾滾燃燒。
  那是戰意在沸騰!
  這一刀,徹底激發點燃了他內心的戰意,因為梁振、梁亮二人重傷而蘊積于心底的怒火,也是于此刻悉數爆發。
  轟!
  他周身綻放出無量光,一股沛然莫御的氣機直沖九霄,如一輪燃燒的烈日,欲要騰空而起,光照天地。
  仗劍。
  轉腕。
  一劍劈斬而出!
  三個簡單動作,一氣呵成,如行云流水,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嗡的一聲,劍吟如決堤洪水,洶涌轟鳴天地之間,與此同時,一抹瀲滟的斑斕劍氣于其中凝練而生,甫一出現,便彌漫出億萬符文盛輝,照亮九萬里山河。
  這一劍,時而青翠欲滴,時而熾烈如火,時而肆意如洋,鋒利金芒耀眼無雙!蘊含了四種大道法則,超出在場所有人想象。
  當這一劍橫空而現那一剎那,無匹的劍氣,竟將周天氣流絞碎,令天地失!
  哧啦!
  在一眾愕然失神的目光注視下,這一道劍氣,竟是輕易將殷萬尋那一道刀芒從中一斬為二,猶如撕裂一片布帛一樣,如此凌厲,如此輕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