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079 抽絲剝繭

全場震駭!
  一道蘊含四種法則之力的劍氣,就是玄仙強者中,也只有一些極為厲害的存在方才能施展出,而如今,居然出現在了一個天仙中期的年輕人手中。
  且這一劍,還硬生生將殷萬尋凝聚臻至完美的一刀給輕易破開,一分為二,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而對于殷萬尋而言,更是驚得渾身都是一陣冰冷,瞳孔擴張,毛骨悚然。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不——!”
  眼見那一道劍氣余勢不減,徑直朝自己劈斬而至,殷萬尋猛地發出一聲暴戾近乎瘋狂的咆哮,舞刀連連劈斬。
  然而,他剛才那一刀已耗掉他不少力量,面對這一道劍氣,竟是被震得連連倒退,雖說最終還是被他抵擋下來,可他人已只差一步,就將離開擂臺之上!
  噗!
  殷萬尋身影一陣晃動,猛地臉色一白,噴出一口血來,一張冷厲暴戾的臉頰已是變得猙獰扭曲一片,震驚寫滿濃濃的難以置信。
  眾人嘩然。
  玄仙期的殷萬尋竟然在這一擊落在下風!
  “同時施展出四種法則,這等資質,放眼整個南梁仙洲的天仙強者,又能尋找出幾個來?”
  古玉堂驚嘆,陳汐的表現同樣出乎他的意料,遇強則強,似永遠也讓人看不出其極限究竟在哪里。
  “或許,唯有四大仙洲的年輕一代,能夠尋覓出像他這般的人物,只是可惜,他怎么被梁冰給搜羅走了?”
  羅峰也是嘆息不已,心對陳汐的拉攏之意卻是愈發強烈。
  “小東西,你以為你贏了嗎?哈哈,我說過,要將你神魂打爆,徹底變作白癡,所以你今日注定難逃一劫!”
  擂臺上,那殷萬尋猛地發出一聲瘋狂大笑,掌心一翻,竟是祭出一枚黑黝黝的梭形寶物,纖細如針,泛著冰冷令人心悸的光澤。
  “這是……”
  “好滲人的氣息!”
  周圍眾人眼瞳一縮,從殷萬尋掌那一枚梭形寶物上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悸氣息,仿似只要被此物稍微碰一下,就會神魂隕滅一般。
  “那是戮神針!”有人認出,聲音已帶上一抹驚駭之色。
  “什么?傳聞此物不是早已隨著啖魂仙獸的滅絕,而湮滅消失了嗎?”
  “啖魂仙獸雖然滅絕了,可不代表戮神針就此消失,像殷家這等古老勢力,想要搜羅到戮神針也是輕而易舉。”
  “這下陳汐麻煩了,戮神針一出,除非將其崩碎,否則注定會被侵入神魂,將神魂殺戮一空,可怕無比,最是難纏。”
  “看來,殷氏是下定決心要斬草除根了,顯然認為,若任由這陳汐成長起來,來日必成殷氏的大患。”
  人們議論紛紛,皆都沒想到,殷萬尋居然早已準備了這樣一件歹毒無比的仙寶。
  戮神針,取自啖魂仙獸眉心的一根毒刺煉制而成,只要被其碰上一絲,神魂就會于一瞬間崩潰消亡,最是歹毒不過。
  不過早在數千年前,隨著啖魂仙獸被殺戮一空,徹底滅絕之后,戮神針也是就此消失,極少再出現過,誰又能想到,殷萬尋竟然能擁有此物?
  “殷家,有些過了!”遠處,古玉堂臉色一沉,冷冷說道,他很清楚,單憑陳汐之前所展現的實力而言,很難能夠擋得住戮神針的攻擊。
  “殷家也是擔心此成長起來,成為禍患啊。”羅峰看似是在幫殷氏說話,臉色卻也冰冷起來。
  武皇域的意義,在于錘煉武道修為,提升實力,像戮神針這等仙寶,若在現實之,那誰也不會說什么,可在這武皇域之,卻是禁物一般的存在,沒有誰愿意和擁有戮神針的對手為敵。
  “小東西,你以為得到梁氏的庇護,就可以無法無天了?現在給我跪下,磕頭贖罪,我可以免你一死!”
  殷萬尋一手掌控戮神針,似吃了一顆定心丸,重新變得暴戾囂張起來,看向陳汐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冰冷的不屑。
  陳汐之前并不清楚戮神針是何物,不過從周圍眾人的議論聲,他已明白此物的威力有何等的歹毒。
  不過他卻不畏懼,他的神魂有伏羲神像庇佑,其內更有河圖碎片循環其,若是那么容易被毀掉,那他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這般地步。
  就是退一萬步說,哪怕神魂滅了又如何?大不了施展“補天訣”從第二分身上再分離出一道神魂!
  在這種情況下,聽到殷萬尋竟口出狂言,以為戮神針在手,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時,心不由冷笑不已。
  “怎么?猶豫了?哈哈哈,原來你這小東西居然也會怕死?”
  見陳汐不言,殷萬尋愈發囂張,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其實若非逼不得已,他也是不會祭出戮神針,畢竟一旦施展,對他們殷家的名譽也有著不少的負面影響。
  不過,眼下他卻顧不上這些,為了幫弟弟報仇,為了在擂臺上,將陳汐徹底拿下,他只能不擇手段!
  周圍眾人都皺眉不已,感覺殷萬尋此舉有些過分,更有不少人替陳汐擔憂不已,畢竟這樣一個天賦超然的強者若是就此神魂被毀,那可就太可惜了……
  唯獨殷萬尋的弟弟殷萬峰站在人群冷笑不已,充滿復仇般的快感。
  “白癡!”
  陳汐終于看不去這家伙自娛自樂的模樣了,嘴輕飄飄吐出兩個字,與此同時,他隨手一揮,一道通天劍氣直接劈斬而去。
  “你……居然還敢動手?”
  殷萬尋一怔,笑容僵固,似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陳汐非但不求饒,反而還敢出言侮辱自己,登時臉色陰沉下來,泛起一抹狠色。
  嗤!
  他猛地一甩手,纖細如發的戮神針破空,化作一抹烏黑閃電,倏然消失,竟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穿過了陳汐劈出的那一道劍氣!
  下一刻,那一抹烏光已是憑空出現在陳汐頭頂上空,狠狠刺殺而下。
  眾人見此,心都不禁一揪,有人甚至已不忍睹視。
  嘩啦!
  陳汐劍箓橫空,劍身涌現出五道劍氣,分別代表金木水火土五種大道法則,交織循環一起,化作一個五色劍氣漩渦,橫亙在那戮神針之前。
  “同時施展五種大道法則!?”
  有人驚呼,猶如點燃了火藥桶,令現場炸開了鍋,這一刻,所有人臉上已是寫滿了毫不掩飾的震駭。
  他們終于明白,原來之前陳汐仍舊保留了實力!
  遠處的古玉堂和羅峰也是眼睛一瞪,差點咬破自己舌頭,這小,怎么擁有如此渾厚的仙道根基?
  他還是天仙期修為嗎?
  那可是五種大道法則,就是玄仙后期強者,若是天賦不夠強,也根本不可能施展而出啊!
  咔咔咔咔……
  烏黑若一縷閃電般的戮神針,被五色劍氣漩渦阻擋,彼此摩擦,發出一陣細碎尖利的爆音。
  這一幕,讓周圍的嘩然聲音變得沉寂,所有目光都緊緊盯了過去,陳汐這一擊,又能擋得下戮神針嗎?
  就連身為對手的殷萬尋,此刻心也不免有些緊張,又是嫉恨陳汐的天賦驚艷,又是擔心戮神針真被對方擋下,那今日的戰局又該如何善后。
  嗖!
  下一刻,在一眾神色各異的目光注視下,那一道烏黑的戮神針,竟是如瞬移一般,直接穿透五行劍氣漩渦,狠狠刺入陳汐的頭顱靈臺之內。
  “啊!”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令人措手不及,皆都失聲叫了出來,哪怕早知道戮神針極為霸道歹毒,但還是沒想到,它竟會如此可怖,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這……”
  一時之間,擂臺四周無言,沉寂一片,鴉雀無聲,都不敢置信,一個擁有逆天戰力,驚艷絕倫的年輕人,就這樣活生生在自己眼前被廢掉了神魂。
  “可惜了。”古玉堂和羅峰不約而同嘆息出聲。
  “哈哈哈,這就是報應!”
  唯獨那殷萬峰再也按捺不住心激動,發出一聲得意大笑,在這寂靜沉悶的氣氛顯得極為刺耳,惹來周圍一陣怒目,令得他笑聲戛然而止,登時閉嘴。
  不過他唇角那一抹冷笑和得意卻是怎么也掩蓋不住,暗道“你們這些蠢物,為一個毫無相關的小東西瞎操什么心啊,他神魂被廢,又與你們何干?哼,本公今日心情好,暫不和你們計較!”
  而此時在擂臺上,那殷萬尋也是暗自長松了一口氣,冷厲的臉頰上泛起一抹陰測測的笑容。
  “可惜,浪費了一枚戮神針,這可是任何仙寶都兌換不到的寶物啊……不過也好,今日除掉此,日后就等若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殷萬尋心飛快閃過各種念頭,看著遠處的陳汐呆立不動,他不禁又是一陣得意,當即走上前,一巴掌拍下,欲要將其震跪下,然后從其體內取回戮神針,看是否還能再用上一用……
  當然,還有陳汐手那柄古樸仙劍,他可是垂涎許久了。
  然而,就在他一掌還未落下,猛地,原本佇立不動的陳汐霍然睜開了眼睛,目光冷冽深邃,翻滾著懾人的神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