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80 交換代價

所有人都認為,陳汐中了戮神針,下一刻必然會落個神魂崩碎的結局。
  就連殷萬尋也是如此想的,畢竟那可是戮神針,斬戮神魂,鬼神不留,最是歹毒霸道,哪可能有復存的可能?
  可現在,原本佇立不動的陳汐,竟是睜開了眼睛了!
  眸光冷冽深邃,翻滾著懾人的神芒,這一剎那,殷萬尋驚得張大嘴巴,魂都差點飛出去。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只覺咽喉一緊,就被一只強有力的手掌緊緊箍住,令得他渾身一僵,任憑如何掙扎,也是脫身不得,一張臉憋得漲紅。
  眾人見此,皆都猛地從剛才的震驚清醒過來,不過當看見陳汐居然完好無損,且一只手將殷萬尋擒獲時,心又不免泛起一陣驚濤駭浪。
  居然還活著!
  這簡直比剛才那一幕更讓人難以置信,若非感知還在,他們還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咦!”
  “這家伙!”
  遠處,古玉堂和羅峰也是一愕,齊齊發出一聲驚聲,這的確太過出人意料,令他們也是差點不敢相信。
  “你……你……”
  殷萬尋咽喉被鎖死,憋得臉頰扭曲漲紅,神色卻盡是驚懼之色,死死盯著陳汐,打破腦袋也想不出,他怎么可能從戮神針之下活過來。
  噗通!
  陳汐手臂用力,猛地將殷萬尋按得跪倒在自己身前,“你不是很喜歡讓人下跪?你也嘗嘗這種滋味。”
  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受這種莫大的羞辱,直刺激得殷萬尋熱血沖頭,腦袋都直欲炸掉,怒吼道:“陳汐,有種你就殺了我!”
  “你以為我不敢?”
  陳汐一手死死按住對方頭顱,防止其借機逃走,令一手掌心一翻,呈現出一枚黑黝黝的纖細針狀法寶,赫然是那戮神針。
  看見這一幕,周圍眾人終于敢確信,陳汐真的是避開了一劫,并且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法,居然將戮神針也化為己用了。
  而當看見陳汐掌間的戮神針,殷萬尋的臉色一下變得驚恐之極,目眥欲裂,原本他有恃無恐,哪怕陳汐在這里殺死他,離開了武皇域,他照樣可以獲得風生水起。
  可如今則不同,若是被陳汐以戮神針對付他,那絕對會被抹殺掉神魂,就是能活過來,也只能淪為白癡一個!
  所以殷萬尋怕了,真正感到了一種瀕臨死亡的威脅。
  “放過我,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我可以對天發誓!”他面若死灰,艱難地從咽喉發出一道聲音。
  “你覺得可能嗎?”
  陳汐唇邊泛起一抹譏誚冷意,不再遲疑,抬手將戮神針一拍而下。
  “住手!”
  擂臺下發出一聲怒吼。
  可惜,陳汐卻是置若罔聞,只聽噗的一聲,戮神針已是刺入殷萬尋頭顱之內,然后一腳將其飛踹出擂臺。
  蓬!
  那殷萬尋的身影還未墜地,就在半空砰的爆炸而開,化作無數光雨,那是神魂碎片,如果就這樣,只要離開武皇域,倒是不虞擔心神魂隕滅。
  可惜,那戮神針力量太過歹毒,化作烏黑流光,猶如貪吃的蝗蟲般,在殷萬尋的神魂碎片甫一出現,就將其吞噬一空,而后徹底消弭在空,不復存在。
  見到這一幕,四周一眾強者都是一陣膽寒,倒不是感覺陳汐手段太過冷酷,而是有些忌憚戮神針所造成的毀滅力。
  “你……該死!”
  之前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充滿怨毒和憤怒。
  陳汐抬眼望去,就看見了人群的殷萬峰,此刻后者已是氣得渾身直哆嗦,臉色鐵青扭曲,目光怨毒無比。
  “你哥哥被廢,成了白癡,你身為弟弟,難道不打算幫他報仇?”
  陳汐平靜問道,對于滅殺殷萬尋的神魂,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反而猶自感覺心的一腔怒火還未發泄,于是將矛頭指向了擂臺下的殷萬峰。
  此話一出,眾人心又是咯噔一聲,暗自咂舌,這陳汐明顯也打算窮追猛打,一個也不放過啊。
  其實想想,他們也理解了陳汐心情。
  之前殷萬尋兄弟二人連連挑釁陳汐,不僅祭出戮神針,要將他神魂廢掉,甚至揚言要在現實還要報復于陳汐。
  在這種情況下,也難怪陳汐會做出如此舉動了。
  “你……”
  殷萬峰一呆,似是萬沒想到,陳汐會向自己邀戰,一時怔在了那里,神色變幻不定。
  “怎么?你難道連為你兄長報仇的勇氣都沒有?他可是為了幫你報仇,方才淪落到這般地步的。”
  陳汐依舊不疾不徐平靜說道。
  殷萬峰的性情最是受不得激,否則當日也不會被梁振和梁亮氣得神魂重傷,以一種丟人無比的方式退出武皇域。
  這一刻見陳汐連連提及他哥哥殷萬尋,登時令他熱血沖頭,再也按捺不住,怒吼道:“混賬東西,你以為本公怕了你不成!”
  說話時,他人已朝擂臺上沖去。
  “蠢貨!還不停下來!”
  便在這時,一聲嬌叱猛地響起,與此同時,一道火紅身影從遠處人群閃電般飛馳而來,赫然是那殷家的殷鳳兒。
  她出聲很及時,可惜卻沒想到,在盛怒之下,那殷萬峰早已被沖昏理智,瘋牛似的不管不顧,又哪會停下來?
  所以當她想要阻攔時,殷萬峰已是踏上了擂臺,縱身朝陳汐殺去。
  “蠢貨!蠢貨!一對沒用的蠢貨!”
  見此,殷鳳兒直氣得銀牙差點咬碎,飽滿的胸膛急劇起伏,不過她畢竟是殷家弟,自然不會看著殷萬峰去尋死。
  所以下一刻,她已是厲聲朝擂臺上的陳汐喝叱道:“陳汐,你給我住手!否則得罪我殷家,你必死無疑!”
  陳汐根本就沒搭理她,見殷萬尋主動跑上來,他哪會放過這等絕佳的機會?
  唰!
  下一刻,他毫不遲疑劈出一道煌煌劍氣,纏繞五種大道法則,已是動用了全力。
  這一剎那,劍氣縱橫,殷萬峰感受著這一股致命般的氣息,猛地就從那一股震怒清醒過來,戛然止步,心后悔不迭,自己這是怎么了?大哥都不是他對手,我又為何非要來報仇?
  “蠢貨,你愣在那里干什么,還不趕緊逃?”
  殷鳳兒的怒喝在耳畔炸響,殷萬峰面色驟變,知道心神紊亂,影響了自己反應,然而當他剛要閃避時,只覺眼前一陣刺痛,視野已是被一抹浩大煌煌的五色劍氣籠罩……
  噗!
  在一道道驚悚目光的注視下,殷萬峰像個失魂落魄的木偶一般,毫無抵抗,徑直被陳汐斬出的那一道劍氣一斬為二,化作光雨,消散在擂臺之上。
  這并沒有將其徹底抹殺,只是重創其神魂而已,畢竟這是武皇域,沒有戮神針這等禁忌歹毒寶物,誰也沒辦法將對方徹底抹殺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一擊足以讓殷萬峰躺在床上三五年了。
  “你……該死!”
  殷鳳兒見此,卻是柳眉倒豎,一對妙目直欲噴火,冰冷掃視擂臺上的陳汐,直欲用目光將其殺死一般。
  在自己眼皮底下,眼睜睜看著族人被斬,哪怕不是真正死去,這種感覺也令殷鳳兒完全無法接受。
  “我要向你挑戰,敢不敢接受!”下一刻,殷鳳兒已是深吸一口氣,冷冷開口。
  眾人嘩然,沒想到局勢會發展到這一步,這殷妙妙可是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十一的存在,居然要向天線期的陳汐發起挑戰?
  這可未免有些恃強凌弱了。
  “我說過,你姐姐可都沒有挑戰我的資格了。”
  陳汐的回答很簡單,卻耐人尋味,言外之意就是,就是你姐姐殷妙妙來挑戰,我都不接受,你覺得你配嗎?
  殷妙妙驕縱蠻橫,但人卻不傻,自然聽得出弦外之音,俏臉登時一沉,冷笑道:“我現在終于明白你當日為何說此話了,原來是擔心我姐姐有一天會找你算賬,所以故意這么說的,對不對,小東西?”
  沉默片刻,陳汐平靜道:“多說無益。”
  他的確懶得和對方胡攪蠻纏,有些事情,唯有做出時,才最具力量,單憑言辭,只會顯得蒼白和軟弱。
  “怕了就是怕了,裝什么裝?”
  殷鳳兒卻是不打算放過陳汐,冷然笑道:“不錯,這是武皇域,礙于規矩,我的確奈何不了你,可你別讓我在現實碰到你,否則你的下場只會比那梁振和梁亮更慘!”
  陳汐眼眸一瞇,泛起一抹冷冽鋒芒,沉默半響才說道:“這么說,你打算不死不休了?”
  “哈。”
  殷鳳兒像是聽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不屑笑道,“不死不休?你一個庇護在梁家屋檐下的小東西配嗎?”
  陳汐點頭道:“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眾人一頭霧水,猜不出陳汐究竟是什么意思。
  殷鳳兒也聽不出,但卻清楚,陳汐并未有一絲妥協或者示弱的意思,所以,她只能往壞處想,“你該不會是想一人和我殷家為敵吧?”
  聲音已是充斥著無盡的譏諷。
  “夠了!殷鳳兒,你們殷家今天可有些太過分了。”便在此時,一道清朗的聲音在遠處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