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081 極限之境

是誰,敢如此呵斥殷鳳兒?
  人們愕然,抬眼望去,就看見在那極遠處的地方,正有兩道身影飛馳而來,一個眉眼如鋒,冷峻瘦削,一個錦衣貂裘,身姿瀟灑。
  正是排名第七的古玉堂和排名第五的羅子峰。
  兩者就在前不久,才分別刷新了在南梁青云榜上的名次,名氣斐然,再加上各自背后有一個大勢力支撐,想不讓人認識都難。
  看見他們二人,周圍強者咂舌之余,也不由恍然,也只有這兩位的身份和實力,才敢如此和殷鳳兒開口了。
  剛才說話的,正是古玉堂。
  見居然有人趕來阻撓自己向陳汐問罪,哪怕對方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殷鳳兒也是惱怒不已,一抬下巴,冷笑道:“怎么,你們要來勸解?”
  古玉堂眉頭一皺:“你這是什么態度?”
  殷鳳兒哼道:“想讓我態度好一些也可以,你們先呆在一邊,等我解決了這小東西,若心情好,說不定會跟你們寒暄寒暄。”
  這一下,羅峰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不悅道:“殷鳳兒,你姐姐見了我,也不敢如此話。”
  “那你還要讓我怎么說話?”
  殷鳳兒柳眉一挑,“你們羅家、古家和這小東西有關系嗎?為何前來破壞我好事?還說我過分,如果是你們兩家的族人受辱,你們能忍受得了?”
  潑辣!驕縱!
  這殷鳳兒果然如傳聞那般,性情孤傲,冷厲刁蠻。
  眾人看見一場爭執,竟是從陳汐身上,轉移到了聯袂而來的古玉堂和羅峰身上時,皆都有些暗自咂舌,很清楚這一切都在于殷鳳兒的態度著實太多驕橫了一些。
  古玉堂和羅峰前來,其實無非是想趁此機會拉攏一下陳汐,看是否能留下一段善緣,眼見他和殷鳳兒爭執激烈,自然存了一份息事寧人的心思。
  但卻沒想到,殷鳳兒居然會如此潑辣蠻橫。
  古玉堂的臉色一下陰沉下來,身為南梁青云榜排名第七的人物,身為古氏宗族頗具分量的年輕一代弟,自然有屬于自己的傲氣。
  當下他已是嘿然開口道:“好,你不是要挑戰陳汐嗎?要不咱們倆先練練手?”
  此話一出,滿場皆驚,皆都沒想到,古玉堂竟會摻合進這場紛爭來。
  就連陳汐也略感一陣意外,旋即他猛地想起一個月前第一次和古玉堂見面時,對方對自己的態度頗為熱絡,更是表示要和自己交個朋友。
  原本,陳汐僅僅只當做一種試探,或者說是一種拉攏的手段,可如今見他居然摻合進來時,登時對他態度略有改觀起來。
  沒有人注意到,羅峰一直在觀察陳汐,見他對古玉堂的態度似變得頗為和善,心登時暗叫一聲糟糕。
  他和古玉堂一樣,也對陳汐極為上心,想要將其從梁氏宗主內給拉攏過來,眼見古玉堂先下手為強,哪還能坐得住。
  “也算我一個,殷鳳兒你不是想戰嗎?我陪你。”羅峰灑然一笑,當即開口說道。
  眾人見此,又是一陣震駭,排名第五的羅峰居然也要摻合進來?
  其實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眼前局面大不簡單,在場四個年輕人背后,赫然有著梁古、羅、殷符道四大世家的影。
  這四大世家,儼然是南梁仙洲最頂尖的四大勢力,底蘊雄厚,勢力滔天,而如今,古、羅梁家的弟,卻為了一個帶有梁氏背·景的年輕人,不惜要和殷氏的殷鳳兒為戰,這局面可就太耐人尋味了。
  殷鳳兒也敏銳注意到了這一點,心微微一凜,嘴上卻冷冷道:“怎么,你們要以大欺小嗎?”
  這句話明顯有自認不如的味道在其,可她卻講的理直氣壯,驕傲如故,由此可知,其心態和秉性有何等刁蠻了。
  不過這話落入周圍眾人耳,卻皆都啞然不已,甚至有人心不免泛起幾分鄙夷,以大欺小?那你殷鳳兒不顧身份去挑戰陳汐又算什么?
  當然,眾人也只能在心想想,卻不敢付諸于口。
  但古玉堂敢,他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笑道:“以大欺小,虧你講得出口,那你為何要挑戰陳汐?”
  “殷鳳兒,勸你一句,還是現在離開,不要再胡鬧下去,否則對誰都不好。”羅峰在一旁淡淡說道。
  這一下,殷鳳兒總算看出來了,今天古玉堂和羅峰明顯是要幫陳汐的,這讓她疑惑之余,也不由泛起一抹惱恨。
  她疑惑的是,這兩個家伙吃飽了撐著,干嘛非要摻合進自己的事情,惱恨的是對方并不是幫助自己的,而是幫助那個名叫陳汐的小東西的!
  “這么說,今日我若要問罪于那小東西,你們一定會阻止了?”殷鳳兒聲音一寒,冷冷問道。
  古玉堂和羅峰互望一眼,正待說些什么。
  就在此時,一道清冽幽冷的聲音倏然響徹在場間,“鳳兒你且退下,若他們兩人想戰,我來奉陪。”
  這一道聲音太特別了,幽冷透著三分孤峭的韻味,在南梁仙洲只有一個人的聲音如此,那就是殷妙妙!
  這一剎那,包括古玉堂、羅軒在內的周圍眾人,也都紛紛將目光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果然就看見,在那遠處的一塊料峭巖石上,正佇立著殷妙妙那一道綽約身影,一襲黑紗,面容清麗,帶著一絲獨有的超然孤峭氣息。
  一剎那間,在場眾人神色皆都涌出一抹驚色,實在難以想象,殷妙妙居然也出現在了場間。
  這可是武皇下域,且僅僅是第五層煉武擂臺的一個,往日里別說見到一位排名前十的強者,就是前一百的都甚少能見到。
  可如今,卻匯聚了排名第三、第五、第七、第十一等頂尖強者!
  這一幕若傳入現實世界,恐怕光憑這種豪華陣容都足以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了。
  古玉堂和羅峰同樣微微一意外,旋即臉色一沉,殷妙妙剛才那一句話,明顯是針對他們的。
  可他們自忖,卻不敢如此莽撞應承下來。
  雖說他們彼此之間才相差幾個名次,可在排名前十的位置上,相差一名就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比之其他排名更要殘酷和嚴峻。
  在場之,唯獨陳汐沒有扭頭望向殷妙妙,因為他知道對方來了,為何還要扭頭再去望對方一眼?
  同樣,也唯獨他的神色最為沉靜,別說是殷妙妙,就是那藺浩仙君來了也枉然,因為這是武皇域,按照規則而言,他不懼一切。
  “呵,你們怎么不開口了?”
  見古玉堂和羅軒不言,殷鳳兒再難已按捺心的爽快,譏諷出聲。
  “蠢丫頭,我們的確忌憚你姐姐,可不是忌憚你,若細算起來,你問問你姐姐敢不敢現在去挑戰我兄長?”
  古玉堂不以為然冷笑道。
  他口的兄長,自然是排名第二的古月銘,比殷妙妙還要高出一個排名。
  殷鳳兒登時語塞,這的確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陳汐看見這一幕,心不由好笑,這便是家族弟,往往會拿身份、榮譽、名次、背·景來說事,實力當然也是重要一環,但在沒撕破臉皮之前,比較最多的,還是除了實力意外的東西。
  當然,他心并無貶低任何人的意思,只是他很清楚,這是他們大家族大勢力弟之間競爭的游戲規則,但對他并不適用,也從沒想過要去遵從。
  就在陳汐心感慨之際,那遠處的殷妙妙已是再次開口,“不出一年,你兄長古月銘必然不是我對手。”
  這是對古玉堂那句話的回應,明明說的是以后的事情,可卻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因為這是殷妙妙說的。
  現如今的她,已成了南梁仙洲最為炙手可熱的話題人物,宛如冉冉升起的一顆明星,璀璨奪目,由她說出的話,沒有誰敢不認真對待了。
  也正因考慮到這一點,古玉堂的臉色又陰沉了少許,最終冷冷說了一句“拭目以待”,便不再多言,他無法去否認殷妙妙的話,但卻可以表明自己的態度。
  “鳳兒,走吧。”
  對于此,殷妙妙渾不在意,只是囑咐了殷鳳兒一句,便要離開。
  “姐,那這小東西呢?”
  殷鳳兒哪可能就這么放過陳汐,當即就將矛頭又指了過去。
  “我會去和族長溝通,用盡辦法讓梁氏放棄對他的庇護,到時候……任由你處置。”
  殷妙妙說的輕描淡寫,像做出一個無足輕重的決定,自始至終也從未看陳汐一眼,但卻一句話像給陳汐判了死刑。
  眾人聞言,皆都心一驚,很清楚殷妙妙此話的分量有何等之重,可以說,她既然敢如此表態,那距離兌現時期已指日可待了!
  一時之間,眾人望向陳汐的目光,皆都充滿了感慨,有驚嘆,有憐憫,有幸災樂禍,不一而足。
  “也對,武皇域終究殺不死人,想要解決事情,現實才是最佳選擇。”殷鳳兒甜甜一笑,示威般遙遙瞥了陳汐一眼,便高昂著頭顱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