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82 大山河印

殷妙妙和殷鳳兒相繼離開,但在場眾人的心情卻遲遲無法平靜。
  因為從今天起,殷家或許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在現實之中殺死陳汐,哪怕他如今戰力逆天,天賦耀眼無雙,哪怕他可以庇護在梁氏屋檐下,可他畢竟姓陳,而不姓梁!
  面對殷氏的怒火,梁氏又會采取怎樣的態度,是不計一切代價維護他,還是將其視作一枚利益博弈之后的棄子?
  沒有人猜得到。
  或者說,人們根本就不信,陳汐能逃過這一劫,無論梁氏有多庇護于他,可只要他還在南梁仙洲,在殷氏的勢力范圍內,終究不可避免會發生太多的意外。
  古玉堂和羅峰也是相繼離開,離開前皆都向陳汐坦言,若有需要,他們可以出手相助,陳汐只是點頭,并無表露什么尋求幫助的意思。
  他也從未想過要去求誰的幫助,因為正如梁冰所言,就是他捅破天,梁家都不會有任何的異議,更遑論放棄他不管了。
  所以對陳汐而言,殷妙妙和殷鳳兒的決定,明顯太過愚蠢和白癡,可笑之極,自不會產生什么絕望無助的情緒。
  ……
  ……
  果然如陳汐料想那般,當他從武皇域離開,返回現實之后,就看見陳汐早已在等待自己,見到自己的第一句話就是:“干的漂亮!”
  聲音毫不掩飾贊賞和喜悅之意。
  若被殷鳳兒看見這一幕,只怕非氣得吐血不可,就是殷妙妙見到,只怕也會感到一絲愕然吧?
  “這殷家還真夠混賬的,事情因他們而起,如今卻倒打一耙,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還真以為在南梁仙洲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梁冰明顯早已得知了發生在武皇域的一切,贊賞了陳汐一番之后,就眸光一寒,神色變得冰冷起來。
  對于此,陳汐只是輕笑道:“不用擔心,我不是活得好好的?”
  梁冰皺了皺秀眉,沉吟道:“算了,近段時間你還是莫要去武皇域了,殷家為了對付你,只怕會不擇手段,這次是戮神針,下次也不知會動用什么卑劣伎倆,萬一發生什么意外,那可就為時已晚。”
  陳汐怔了怔,道:“不必如此緊張吧?”
  在他看來,如果按照武皇域的規矩行事,任憑殷家動用任何手段,也是奈何不了自己。
  “萬一他們不惜破壞武皇域規矩呢?”
  梁冰冷然道,“對于殷家而言,能把你除去,就是破壞規則,也是利大于弊,更何況,破壞武皇域的規則,又不會死人,只是被強制驅逐出武皇域而已。”
  陳汐略一思索,當即也明白了這個道理,一時皺眉不已。
  就是泥人還有三分土性,而殷家把他逼迫到這一步,他心又哪可能沒有一絲惱怒,只是他清楚,如今的自己,還沒叫板殷氏一族的實力,否則只怕早就殺過去,鬧他個天翻地覆了。
  若非逼不得已,他的確不想就此終止前往武皇域的磨礪。
  因為在其的對決,直接關系到青云仙榜的排名,對于他能否進入道皇學院,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
  若非如此,別說武皇域,就是對青云仙榜排名,他也是興趣不大。
  “你擔心無法在南梁青云榜上更上一層樓?”
  梁冰一眼就看出了陳汐心思,不由輕笑道:“這又有何難,難道你以為青云榜排名的變變化都產生于武皇域的對決?”
  陳汐一怔,猛地就反應過來,啞然失笑,自己的確是鉆牛角尖了。
  想當初,他在東澹仙洲時,可是從未進入過武皇域,可排名依舊躋身在了前二百的行列之,無非是因為自己當時殺了玄仙熊溟,證明了自己的戰力,于是在浮光仙壁前測探時,直接反映在了東澹仙洲榜上。
  簡單點說就是,青云仙榜存在的意義,就是對一名強者戰力層次的直接呈現,至于排名的變化,無論是武皇域,還是在現實之,只要擊敗更強大的對手,然后再通過浮光仙壁的測驗,排名就會產生新的變化。
  只不過武皇域唯一的好處就是,這種排名的變化,直接在煉武擂臺上完成了,而不必再通過浮光仙壁的測驗。
  見陳汐明白過來,梁冰這才笑說道:“近段時間你就呆在我梁家就行,想要靜修時,就呆在這密室之,想要切磋磨礪實力時,我會安排你在我梁家的練武場上,和梁家一些排名靠前的弟對決。至于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無非是多走一步,前往浮光仙壁之前,測驗一下而已。”
  陳汐聞言,這才輕松不少,梁家底蘊雄厚,絲毫不弱于殷家,其族內年輕一代自然也不乏極為驚艷的俊才。
  像眼前的梁冰,像那個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梁仁,皆都是南梁青云榜排名前十的存在,而像其他排名前一百的,肯定也不會少了。
  有他們作為自己切磋實力,沖擊青云仙榜的對象,倒也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
  當然,前提是必須得能戰勝對方。
  不過對此,陳汐卻并不擔心,有星辰世界為依仗,再加上蒼梧幼苗配合,他哪可能會畏戰了。
  “你戰勝了殷萬尋之后,排名已躋身第一百五十四位,更沖擊進入了青云總榜的千三百二十名之列。我會根據你的戰力,為你安排一些旗鼓相當的對手,什么時候切磋,囑咐我一聲就行了。”
  梁冰飛快說道,顯得周到細微之極。
  陳汐見此,心也是不禁涌出一抹暖流,感覺這段時間,梁冰幫了自己太多的忙,他又非鐵石心腸,焉能不感動了。
  “好了,不打擾你修行了,我得去見我父親一面,籌謀一下該如何應對殷氏針對你的行動,殷妙妙不是說要不惜一切代價讓你徹底失去我梁氏的庇護嗎?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施展出什么手段了。”
  梁冰又囑咐了一聲,便欲要轉身離開。
  陳汐突然道:“稍等。”
  梁冰一怔,疑惑望過來。
  陳汐想了想,說道:“能否讓我看看你的那件仙器,嗯,就是銀光梭。”
  梁冰又怔了怔,還是笑著掌心一翻,將那銀光燦燦的宙光級仙寶遞了過去,“怎么,你沒有趁手的仙寶嗎?要不我送你一件?”
  陳汐搖了搖頭,將目光落在那約莫二尺長,呈現梭形,通體銀燦燦的仙寶上。
  很快,他就注意到,那銀光梭身上,密布著無數細密的淡紫色符圖紋理,宛如一道道星辰運轉的軌跡一般,顯得神秘圣潔。
  “果然,和那殷萬尋手的摧山斷魂刀一樣,且都是一種類似符兵道寶般的仙器,只不過梁冰手這件,乃是宙光級仙器而已……”
  陳汐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依照他的目光來看,這銀光梭若是祭煉得當,威力還有大幅度的提升空間。
  見陳汐宛如化身煉器師一般,一副專注審視的模樣,梁冰忍不住問道:“怎么樣?”
  陳汐隨口答道:“這其上的東皇紫薇神箓明顯有極大殘缺,只能發揮出不到四成的力量,且煉制手法有許多錯漏之處,影響了威力的發揮。”
  說話時,他目光依舊緊緊盯著銀光梭,渾然沒有注意到,當聽到此話時,梁冰面露一抹難以掩飾的驚容。
  她是銀光梭的主人,自然對銀光梭的一切一清二楚,可以說,她能夠躋身南梁青云榜前十之列,銀光梭功不可沒,乃是她最得意的法寶。
  可她同樣也很清楚,這件仙寶煉制的并不完美,只能用殘缺來形容,可即便如此,當年為了煉制此寶,整個梁氏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費勁一切努力,方才讓銀光梭擁有了如今的威力。
  雖殘缺,但威力在宙光級之,也是極為出色的。
  有時候梁冰也時常感慨,如果銀光梭能夠完善一番,自己的戰力只怕會有更顯著的提高,可惜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因為銀光梭并非尋常意義上的仙寶,其煉制手法乃是一種傳承,秘而不宣,即便以梁氏的能耐,也僅僅只能琢磨出一個皮毛而已。
  這也成了梁冰心早已淡忘的一個遺憾,此時被陳汐一言指出銀光梭的弊端,登時令她重新回憶起了一切。
  旋即,她猛地意識到什么,眸光明亮,甚至帶著一絲激動,期許地望著陳汐,道:“你……可以完善它?”
  說話時,她已盡量控制聲音,可還是不免帶上一絲顫音,可見銀光梭在其心的地位有何等重要。
  陳汐聞言,目光依舊沒離開銀光梭,隨口道:“想要完善很簡單,將它用正確的煉制手法重新祭煉一遍就行了。”
  正確的煉制手法!
  聽到這句話,梁冰腦袋猶如劃過一道閃電,猛地想起了什么,道:“難道你還懂得符兵道寶的煉制之法?”
  說話時,她聲音已帶上一抹難掩的驚喜和激動,更有一絲難以置信。
  陳汐一怔,這才發現梁冰情緒有些不正常,當即將目光從銀光梭上移開,疑惑道:“有什么奇怪嗎?”
  見陳汐一副“我當然懂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模樣,梁冰當即一拍腦袋,懊惱喃喃道:“我怎么忘了,你可是神衍山的傳人……”